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李八万被吓坏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李八万被吓坏了

  “老公,这位就是郑大师吗?”

  王莎莎这时候也从院子里出来,看着李八万身边的一位穿着旧道袍的老人,对李八万问道。

  “对,这位就是郑大师,郑大师……郑大师……”

  李八万要给郑大师介绍自己的妻子王莎莎,却发现郑大师的目光不在这里,而是看四周的环境。

  “郑大师,这里风水有问题吗?”

  李八万见郑大师表情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立即不安地问道。

  “大问题到没有,只是这别墅的位置风水不怎么好。”

  郑大师谈谈地说道。

  按照风水学来说,住在这个位置的人家,大的问题是没有,就是不能大富大贵。

  “不好,不是背靠山,有靠山,这风水很好吗?”

  王莎莎愣了下,疑惑地问道。

  上次自己闺蜜请来的那位赖大师可是说了,这别墅正背靠山,有雄厚的“靠山”,住在这里肯定会飞黄腾达的。

  要知道那位懒大师可是华夏有名的风水宗师赖布衣的弟四十五代嫡传弟子来的。

  “不错,风水学中楼房后面的玄武位有高楼或山,称为靠山,如果没山或楼房,就是没靠山,可这也要看情况的,你们看到你们别墅正对面的楼房没?”

  郑大师指着别墅正对面的那一栋几十层高的住宅楼对李八万夫妻说道。

  “看到了!”

  王莎莎点点头说道。

  “这栋别墅背后的靠山比这前面的楼房要低很多,这是靠山无力的意思,还有这前面的高楼,正对着你们的别墅,这煞气直冲别墅而来,压制着别墅,完全无视后面的靠山,长期住在这里,这靠山不是要倒了,就是离你而去。”

  郑大师严肃地说道。

  “不会吧,这……”

  王莎莎听到郑大师的话,脑子乱了,不明白到底是谁在骗自己。

  难道自己好闺蜜请来的那位赖大师是个骗子?

  这怎么可能呢?

  自己那位闺蜜可是对自己誓誓旦旦地告诉自己那位赖大师可是国内非常厉害的风水大师,要不是跟她有些亲戚关系还请不过来呢。

  “不说这靠山了,在风水上也又左青龙,右白虎,你们看这别墅右边有是高层住宅了,这就意味着白虎挡道,在风水上来说,长久以往,这会有两个后果,第一,不利财;第二,不利健康。”

  郑大师继续指着别墅右边的高层住宅楼对李八万夫妻说道。

  “这么严重!”

  李八万吓了一大跳说道。

  怪不得叶荣耀让自己再请一位风水大师来看看,这不,马上就看出来不同的地方了。

  尼玛的,还好……还好叶荣耀提醒自己,要不然自己真的要被自己老婆那位闺蜜请来的风水师给害了。

  李八万觉得那个风水师肯定是个骗子,把大家都骗了。

  “也不是很严重了,毕竟有些距离,影响也是局限的,不过有一点非常肯定,就是这栋别墅的位置非常不好。”

  郑大师很肯定地说道。

  “郑大师,您请到屋里看看。”

  李八万有些着急地说道。

  这别墅的外面的风水那么差,这屋里的风水,李八万也没有信心了。

  “好。”

  郑大师跟着李八万走进别墅大门。

  “这……”

  在别墅大门口,郑大师脸色大变。

  “大师怎么了?”

  王莎莎紧张地看着郑大师问道。

  记得昨天晚上,叶荣耀叶大哥也是站在这个位置愣了下,还皱起眉头,难道自己家里有问道。

  “好重的煞气啊!”

  郑大师脸色凝重地说道。

  毕竟这么强烈的煞气,一般情况下不可能出现在人们居住的房屋里,除非两种情况,一种就是这房屋建在墓地或者不祥之地上方,还有一种是风水阵。

  如果这别墅是建在墓地或者不祥之地,自己刚才在外面应该会感应到的,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屋里有制造煞气的风水阵。

  “煞气!”

  李八万和王莎莎吓得一跳。

  什么是煞气,两人上次可是听那位赖大师说过,说起来很渗人了。

  可是自己这屋里完全是按赖大师的要求布置的,而且他都亲自检查过的,怎么可能有很重的煞气呢?

  “进去看看吧!”

  郑大师没有多说,就率先走进这别墅。

  “这鱼缸!”

  一走进客厅,郑大师就注意到沙发后面的鱼缸了。

  “这鱼缸有问题?”

  李八万紧张地问道。

  “嗯,这鱼缸摆放的方位不对,摆在房屋的吉地位置了,还有……”

  “难道鱼缸不是摆在吉方位置吗?”

  王莎莎疑惑地问道。

  “谁告诉你的,这鱼缸要摆在吉方位置的。”

  郑大师皱着眉头看着王莎莎说道。

  实在是这客厅的摆设,到处都犯了风水的大忌了。

  一般的老百姓能摆出这样的差的风水阵,可能性微乎其微,郑大师很疑惑这李八万怎么会摆出这样的风水阵来的。

  “是一位姓赖的风水大师。”

  王莎莎有些迟疑地说道。

  “那他是不是跟你们家有仇啊!”

  郑大师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

  王莎莎摇摇头说道。

  这时候王莎莎也记起来叶荣耀也说过这样的话。

  难道是那个赖大师真的要害自己家,可是自己家跟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这么做。

  王莎莎有些想不明白。

  “大师,这金鱼缸有什么说法没?”

  李八万紧皱这眉头问道。

  现在李八万现在有些肯定那位懒大师不是骗子,而是专门要害自己家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巧,这么摆放最差,就这么摆放。

  能做到这点的人,不懂风水之术才怪呢。

  “从风水的角度来说,这鱼缸不能犯‘没顶’,就是鱼缸水位高过正常人身高,将使一家人的运势反而转不开,受到压抑……”

  郑大师详细地跟李八万夫妻解释道。

  “混蛋!”

  李八万气愤地骂道。

  “郑大师,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骂你,我是骂上次那个骗我的混蛋风水师。”

  李八万见郑大师看向自己,知道他误会了,急忙解释道。

  “是该骂!”

  郑大师点点头说道。

  作为风水师,利用风水阵害人,其心可诛啊!

  “对了,鱼缸里养的金鱼也不对,养黑色的金鱼,那不是招财,而是招小人、招是非”

  郑大师走进鱼缸,看里面一大群黑色的金鱼,皱着眉头说道。

  “嗯。”

  “这厕所的位置也不对,不能对着卧室门。”

  “我的天啊,这卧室这床摆放的位置,竟然床尾与卧室门正对,墙角跟床角有重叠,这是大忌啊……”

  ……

  一圈看下来,郑大师都后背冒冷汗啊,还好这李八万一家住的时间不长,这要住上三、五个月,真的很要命了。

  “郑大师,这屋里的风水是不是很差!”

  这时候,王莎莎要是不明白自己被自己那位好闺蜜给害了,她都可以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不是很差,是非常差!”

  郑大师皱着眉头说道。

  这么差的居住风水,郑大师这辈子里还是第二次见到。

  “住在这屋里会有什么后果?”

  李八万表情凝重地问道。

  “住在这样的房子的人,不出三个月,就会生病,半年内这家人事业衰败,一年内估计会妻离子散,甚至要了性命。”

  郑大师严肃地说道。

  “啊……”

  “我的天……”

  李八万和王莎莎吓的脸色都发白了。

  这实在太吓人了,还好昨天晚上叶荣耀给自己提醒,要不然……

  想想两人后背都发凉。

  ……

  下午,院子里。

  叶荣耀和小肆儿一起支起一个大铁锅,把刘婶她们洗干净的番薯都倒进大铁锅里煮。

  叶荣耀今天准备制作一些番薯片,过年的时候当年货吃。

  实在是现在的食物安全让人堪忧啊,叶荣耀今年不想再外面买太多吃的零食,不卫生不说,还很不安全。

  既然不准备在外面买,叶荣耀就准备自己制作一些零食当年货。

  而这个番薯干就是其中的一种。

  叶荣耀今天要做的这番薯干是选红心番薯做的,这种番薯干保留着自然的色泽和品质,颜色黄中透红,看着都很有食欲。

  用大火煮开后用中小火一直煮到个大一点番薯用筷子轻易扎破,这番薯就煮好了,几个人把这些煮好的番薯拿出来放到大点的簸箕里,这是需要把这番薯凉到第二天。

  “老婆,来吃一个番薯。”

  虽然现在不能制作番薯干,但是这要煮熟的番薯吃起来也是非常的美味的,在大街上这样煮熟的一个番薯都能卖你五块钱。

  “嗯。”

  柳箐箐接过煮熟的番薯吃起来,这种煮熟的番薯味道非常好,不过不能多吃,吃多了容易放屁。

  ……

  晚上吃饭的时候,李八万打来电话。

  “荣耀,谢谢你。”

  在电话里,李八万感激地说道。

  要不是叶荣耀的提醒,谁能想得到自己妻子的闺蜜,竟然会联合那个风水大师要自己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

  最毒妇人心,现在李八万算是明白了,有些女人嫉妒起来,心肠恶毒的狠啊!

  “请风水师看过了?”

  叶荣耀问道。

  “看过了,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得我全身发凉啊!”

  李八万现在都有些后怕地说道。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