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苦命鸳鸯

  “放手,我不喜欢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回家我就要跟她结婚了。”

  云涛皱着眉头说道。

  虽然心里在滴血,可是云涛清楚,为了程语嫣好,自己必须狠心地离开她。

  可以让她一辈子怨自己,恨自己,也不能让她这辈子不幸福。

  自从得了这病,云涛比谁都清楚,这其中的艰难。

  现在还好,有自己父母照顾着自己。

  可是父母会老去的,一切还得靠自己,以后的路将更加艰辛。

  云涛不想,也不愿意连累程语嫣,不想成为她的累赘。

  以她的美貌、才华,还有家世,绝对能找到比自己强很多的男人。

  自己不能耽搁她的幸福。

  有这么一段可以让自己回忆情感,云涛觉得已经满足。

  不想,也不愿意在奢求什么。

  放手,就要放手的干脆,只有这样,程语嫣才会去寻找真正属于她的幸福。

  云涛会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的。

  “不,你骗我,假的,云涛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程语嫣拉住轮椅不让云涛走。

  真的,程语嫣真的好爱云涛,真的不嫌弃他残疾的身体。

  “你放手,我真不喜欢你,以前也是骗骗你的。”

  云涛狠心地说道。

  “我不,我就不。”

  程语嫣还是拉着轮椅不让云涛走。

  程语嫣可以感受到云涛还是爱自己的。

  “放手!”

  云涛大声地喊道。

  “我就放,死也不放。”

  程语嫣哭泣地说道。

  爱一个人有什么错,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

  “放手,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云涛心里在滴血,可是为了不拖累程语嫣,还是狠心地喝道。

  “不放,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得到。”

  程语嫣还是死死地拉着轮椅不让云涛走。

  “两位,你们知不知道这样扰人清梦,可是很不礼貌的。”

  原本已经睡着的叶荣耀和柳箐箐被这两位情侣的吵闹声给吵醒了,叶荣耀有些郁闷地说道。

  这世界怎么了,到哪里都能遇到苦命的鸳鸯。

  “放手!”

  “我不放,打死都不放手。”

  两位情侣现在哪里会理会叶荣耀啊。

  “老公,你看能不能帮帮她们,真的挺可怜的。”

  柳箐箐听着都有些流泪了。

  女人是感性的生物,见不得这样伤感的事情。

  尤其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大学生云涛,虽然柳箐箐以前没有见过他,不过在读书的时候,也听过他的事迹。

  按学校的辈份算的话,他还是自己的学长。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作为旁观者,柳箐箐当然看出来,不是这个云涛不爱这个女生,而是太爱她了,不想拖累她,所以选择放手。

  这是一个真懂爱的男人。

  柳箐箐想让自己男人能帮帮他们。

  “咳咳,那个两位你们能不能先静静,听我说一句话啊?”

  其实不用自己妻子说,叶荣耀也想帮帮这对情侣。

  有句话不是说了吗?难得有情人了!

  叶荣耀从这个男生的眼里,可以看出来他真的很深爱着这个女生。

  懂得不去拖累自己爱的人,这样的男人,值得人钦佩。

  “你要说什么?”

  云涛转头看着叶荣耀问道。

  “其实你们也不需要弄得这样生离死别了,你这个病其实还能治。”

  叶荣耀笑笑地看着云涛说道。

  “你说什么?”

  “能治?”

  听到叶荣耀说这病能治,云涛和程语嫣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毕竟云涛这个病,已经看过很多医生,去过很多大医院,都说已经不能治了,要不然云涛也不会这么绝望。

  也不会怕拖累程语嫣而要让她离开自己。

  作为一个男人,硬是狠心地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离开自己,这是何等的痛苦的事情。

  如果能治好的话,就不会这么地痛苦了。

  “我说你这病能治。”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真的,你没有骗我?”

  云涛盯着叶荣耀问道。

  真的害怕叶荣耀骗自己。

  经历了太大的希望,最后都变成了失望,云涛自己都已经没有信心了。

  “我为什么骗你呢!”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放心,我老公说你这病能治,你这病就真的能治。”

  柳箐箐对云涛说道。

  “你是医生?”

  程语嫣看着叶荣耀问道。

  毕竟叶荣耀看起来还年轻,就三十岁左右,这突然开口说云涛的病他能治,程语嫣真的很怀疑。

  对于云涛的病,程语嫣其实比云涛还着急,查看了很多资料,也去请教了很多大医生,都说这病很难治愈,基本上等于“癌症”。

  “是的,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你们就去解放军总医院中医院去看病,相信不错一个月时间,你就能站起来走路了。”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个云涛的病,对于不会治的医生来说,这是绝症,可是对于能治的人来说,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过叶荣耀不会选择现在就给云涛治病的。

  其实叶荣耀现在就给云涛治病,云涛也不敢接受,怕遇上骗子。

  “解放军总医院中医院?”

  程语嫣念了下,对于解放军总医院,程语嫣是知道的,这是军队医院,主要是为军队的病人服务的,当然现在也面对普通人开放。

  整个医院的实力,在整个京城,都是可以排行前三的存在。

  “对,你们要是相信我的话,就去看看,会有惊喜的。”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机会已经给他们了,他们怎么选择,就看他们自己了,叶荣耀不会多说什么的。

  “云涛?”

  程语嫣看着云涛问道。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程语嫣都不会放弃带云涛去看的。

  “那我们去解放军总医院看看。”

  不管怎么样,云涛还是想试试。

  没有人能理解云涛想站起来的心,哪怕一次次失望,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云涛都会去试试。

  在云涛看来,不去看医生的话,永远不可能治愈,去看医生了,虽然治愈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可怎么说,还是有希望的。

  虽然这希望有些渺茫,可总是有个盼头。

  “记得是解放军总医院中医院,不要走错了,不然看不好就不要怨我了。”

  叶荣耀对云涛他们交得了下了,就拉着自己老婆离开这个凉亭了。

  反正现在也没有办法睡了,就带着老婆去逛街好了。

  ……

  在京城文津街,李大狗在这里修理自行车已经有五个年头了。

  按道理说这京城作为华夏的都,这里的有钱人也是全国最多的,人们应该都不骑自行车了,都开轿车,最不济的也开电动车了,就像李大狗家乡盂南县。

  在盂南县县城里,基本上都很难看到自行车了,现在的人都比较有钱,加上买小轿车都可以按揭付款了。

  只要稍微有些钱的家庭,都买小轿车了,差一点的,也买电动车代步了。

  这让原本在县城里开自行车修理店的李大狗都生存不下去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一位来修理自行车的驴友说,在京城,骑自行车的人很多,去京城开修理店肯定很挣钱。

  于是就带着妻子来到京城开了这家“大狗自行车修理店”。

  还别说,这大城市里骑自行车的人真多。

  用京城人的话说,这叫环保。

  甭管环保不环保的,这骑自行车人多了,自己这家店的生意好了,有钱挣了,才是实在。

  这五年下来,李大狗还真的挣了不少钱,甚至都在京城买起了房子,虽然只是一百平方的房子,跟自己农村一个大院子,几百平方不能比。

  当这个价值就不一样了,家里的院长虽然大,可不值钱啊,这京城的房子,可是堪比金子啊,一平方两、三万。

  这也是李大狗最得意的事情,每次回老家,别人一听自己在京城都买房了,那个羡慕,让李大狗心里特别地得意。

  “不好了,车着火了。”

  “快快救人啊!”

  “快跑,这车会爆炸!”

  ……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陈惊恐尖厉的叫声,惊动了李大狗,一大狗急忙跑出店铺,往外一看,立即吓住了。

  只见一辆大巴停在路中央,,车厢里满是浓烟和呼呼的火苗,满车乘客正疯似的拉车门、砸车窗。

  怎奈此时车起火,自动控制的车门已经失灵打不开了。

  人们用拳头砸车窗的玻璃,可怎么也砸不开,火越来越大,人们的脚下开始烫,车里很多人都已经绝望了,哭泣、尖叫声、求救人不断地响起。

  也有人试图打开窗户把车里面的人救出来,可是都没有成功,看着火越烧越旺,好多人都已经不敢靠近大巴了,怕大巴爆炸,自己救人不成,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李大狗很快就回过神来,直接从自己店里拿出一个大铁榔头,飞奔往大巴而去。

  “让开!”

  李大狗对车里的人大喊一声,就快地拿着大铁榔头对着车窗玻璃猛砸过去。

  只听“哗啦”一声响,车窗玻璃碎了。

  当李大狗拿着大铁榔头把最后一块车窗玻璃打碎的时候,车内的人已经逃得差不多了。

  逃了命的乘客站在十几米外,惊恐地看着客车被浓烟烈火一点点吞噬着。

  突然,一个妇女疯似的哭喊着向“火”车跑了过去,边跑边撕心裂肺地哭喊:“我孩子搁里呢,我孩子搁里呢!”

  原来,这个妇女在慌乱中被别人揪着逃了出去,而她两岁的孩子没有出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