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张缅淮头疼的事情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张缅淮头疼的事情

  “请进!”

  听到敲门声,张缅淮抬起头喊了声。

  这几天张缅淮的日子不好过啊,自从把小舅子从中医院的编制里清除出去后,家里的那位小娇妻直接把张缅淮给赶出家门,不让他回家住了。

  弄的张缅淮是有家不能回啊!

  如果就这样也算了,毕竟张缅淮清楚自己的老婆,最多生气三、五天,自己再说说好话,再想办法给小舅子找个正式的工作,她气也就会消了。

  最头疼的是那些被清理的人,关系复杂,就这两天,自己就接到不知道多少电话了,都是来说情的。

  甚至有些被清理出去的人,还来自己的办公室闹事,还打电话威胁,弄得张缅淮心情都不好。

  “呵呵,老张,没有打扰你办公吧!”

  叶荣耀推开门,笑笑地对坐在办公桌上办公的张缅淮问道。

  “院长,你这么来了!”

  张缅淮吃惊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可是叶荣耀第一次来自己办公室的。

  “没什么事情,就过来看看,你这个办公室不错啊,嗯,这幅字不错。”

  叶荣耀打量了下张缅淮的办公室,很快就被一副字给吸引住了。

  王国称多士,

  贤良复几人?

  异才应间出,

  爽气必殊伦。

  始见张京兆,

  宜居汉近臣。

  ……

  这是华夏古代著名杜甫的诗句,不过叶荣耀并不在意这首诗句,而是对这幅字很吃惊。

  这幅字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最末一行写歪了,歪得简直要倾倒,但这样的倾斜并不生硬,反倒更见自由,体现出张缅淮的任情恣性的一面,自成格调。

  字体取势险峻,结字造型或倚或正,或重或轻,给人一种“来如雷霆收震怒”之美。

  “好书法!”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幅画,在叶荣耀看了,真的很不错。

  对于不懂行的人来说,或许觉得这是一副字一般般,很多人都能写出来。

  其实如果就字来说,确实很多字写的不错的人,能写出在一般人看来很漂亮的字。

  可是书法这东西,不是说你字写的好看了,你的书法水平就高了。

  书法大师和普通人的字的区别,普通人的字没有神韵,给人的感觉,这就是一个字,是死的。

  可是书法大师写的字,却不一样,字中带有神韵,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这书法之中。

  虽然张缅淮还不是书法大师,可是叶荣耀看他写的字,一点都不比一些自称书法大师的那些人写的字差。

  这点真的让叶荣耀有些吃惊,没有想到想张缅淮这样脾气暴躁的人,竟然能写好这么一手好字。

  真的是让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啊!

  “没什么,写着玩的。”

  张缅淮有些得意地说道。

  对于自己的书法,张缅淮还是很自得的。

  张缅淮有这么好的书法,跟他小时候住的四合院有关系,当时住四合院的有一位书法大家,张缅淮跟那位书法大家学了两年的书法。

  再上从小到大,张缅淮一直就没有间断过练习书法,这书法水平,越写越好,都算得上书法家了

  这也是张缅淮最得意的地方。

  “很不错了,这字已经自成格调,神韵十足,可以称的上大师级别的佳作了。”

  叶荣耀肯定地说道。

  从这书法水平来说,这张缅淮的书法,比起自己岳父柳云龙的书法,要胜过一筹。

  “叶院长,你懂书法?”

  张缅淮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刚才张缅淮听叶荣耀夸自己写的这幅书法好,以为是客道之类的话,可现在一听,觉得叶荣耀好像是懂书法之人,毕竟不懂书法的人,很难说出这么专业的话的。

  “略懂一二,略懂一二。”

  叶荣耀谦虚地说道。

  “呵呵是同道中人,有机会叶院长也露一手。”

  张缅淮笑笑地说道。

  这人就是这样,一旦找到共同的爱好,这关系就能马上拉近起来。

  “没问题,到时候大家交流下,对了,张院长听说这几天你都睡办公室?”

  叶荣耀看着张缅淮问道。

  “最近事情比较多,没有都办公到深夜,就不回去了。”

  张缅淮脸微红地说道。

  毕竟被老婆赶出来,不让回家睡觉的事情,很丢人,张缅淮当然不会说出来了。

  可惜张缅淮不知道,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被老婆赶出家门,不让回家睡觉的事情,中医院里可是传遍了,大部分中医院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

  只是他自己自欺欺人,以为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工作固然重要,可这家庭更加重要,该回家的时候,就该回家。”

  叶荣耀说道。

  “等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我就回去。”

  张缅淮说道。

  自己妻子还在气头上,张缅淮有些不敢回去。

  “这这么行呢,工作再忙,晚上也要回去,这样吧,晚上我去你家做客。”

  叶荣耀说道。

  毕竟自己手下的人,连家庭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哪里有什么心情处理工作啊。

  自己作为领导,该关心下手下,要不然别人怎么会为你卖命呢。

  “这个……”

  张缅淮傻眼了。

  张缅淮没有想到叶荣耀会提出到他家做客。

  自己家的事情,自己知道,现在这家能回吗?

  “最近有些方便!”

  张缅淮顿了下说道。

  自己都进不了家门,哪里能带叶荣耀去自己家里啊!

  要是被叶荣耀知道自己是被老婆赶出家门的,还不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这样的事情,张缅淮可不想干。

  “怎么了?”

  叶荣耀装作不知道地问道。

  “没什么,媳妇最近闹情绪,你过去,我怕她会给你脸色看。”

  张缅淮摇摇头说道。

  自己家的媳妇,自己知道,就那个小脾气,年轻又有些不懂事,这叶荣耀过来,自己媳妇会给他好脸色看才怪。

  “没事,女人就这样,喜欢耍小性子,哄哄就好了,听说你妻子才二十多岁?”

  叶荣耀问道。

  对于老夫少妻的现象,叶荣耀倒没有什么反感。

  毕竟古往今来,老夫少妻现象多得是,在古代有钱有权的男人,大多都有几个老婆,好些都是比男人年轻几十岁的年轻女子。

  其实叶荣耀自己也是老夫少妻,毕竟柳箐箐可比叶荣耀年轻将近十岁啊!

  “是啊,她原本是我妻子的表妹,我妻子过世后,她就嫁给我了。”

  对于自己娶上一个比自己年轻二十岁的妻子,张缅淮还是很自得的,跟一些拜金女不一样,自己这个妻子是真心喜欢自己的。

  前妻的表妹柳宁从小就崇拜自己,在自己前妻过世不久后,她就主动追求自己,那时候,张缅淮还拒绝过好几次,可是柳宁还是不放弃地追求。

  张缅淮是男人,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妻子的离世,张缅淮需要另一份感情的藉慰,而这时候年轻漂亮的柳宁的倒追,让张缅淮的很是心动。

  拒绝几次无效后,张缅淮也接受了这份感情。

  为了这份感情,柳宁顶住家里的压力,依然跟张缅淮领了结婚证。

  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年轻女子,嫁给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这是要顶住多大的世俗的压力,可是她不顾家里的反对,一心地嫁给张缅淮。

  这让张缅淮很感动,一直以来都很宠爱她,对她有种对女儿和妻子的爱。

  对于这位小娇妻,张缅怀从来没有对发过火,说过重话,这要是叶荣耀过去的时候,自己妻子跟叶荣耀吵架的话,或者给叶荣耀脸色看,自己该怎么办啊?

  毕竟自己妻子刚刚大学毕业,还是孩子,不懂事啊!

  张缅淮可舍不得对自己妻子红脸。

  更何况把自己的小舅子第一个开除掉,面对自己妻子,张缅淮理亏啊!

  这让张缅淮很头疼。

  “呵呵,老张,你这是好福气啊,就这样,晚上我就到你家里拜访。”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好吧!”

  既然叶荣耀这铁了心要到自己家里做客,张缅淮也无奈了,只希望自己老婆到时候不要不给开门就好了。

  说真的,连续在办公室里睡了两天,张缅淮还真的挺想念自己的小娇妻了。

  ……

  从张缅淮的办公室走出了,叶荣耀想了想,给柳箐箐打了个电话。

  “老婆,在干嘛呢?”

  叶荣耀问道。

  “跟妈妈和姑姑她们逛街。”

  柳箐箐说道。

  “逛街?挺好的,你买一件年轻女人喜欢的东西,晚上送人。”

  叶荣耀愣了下说道。

  “送谁啊?”

  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毕竟自己老公让自己买一件礼物送年轻的女子,柳箐箐当然要问清楚了,女人对这方面的事情可是很敏感的。

  “晚上我带你一起去一位同事家里坐客,这位同事的妻子这两天跟他闹情绪,我们过看看能不能调和他们,你也知道,我这个领导也不好当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别人都把一个单位的一把手称为大家长,这大家长的活,真的不好干啊!”

  叶荣耀有些苦笑地说道。

  自从得到“懒人系统”后,自己是过上了幸福悠闲的生活,可现在看来这个“懒人系统”,可不是让宿主变成懒人,而是要让懒人成就一番事业来的。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