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少林拳对空手道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少林拳对空手道

  “山田一郎,你是来踢馆的吧,来,我还真的不怕你!”

  孙越远盯着山田一郎说道。

  大家打交道这么久了,彼此了解,对于这个山田一郎,孙越远还是很有把握打过他的。

  这柿子挑软的捏,这是古训,孙越远是习武之人,当然要遵守这条古训了。

  “#@%……%”

  小坂正雄走过来,对着孙越远就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句。

  “他说什么?”

  孙越远不懂日语,不明白这小坂正雄说什么来的。

  “社长,他说你是懦夫,有本事跟他打!”

  一位懂日语的女学员立即说道。

  “尼马的,欺负我不懂日语啊,真是龟孙子养的,你才懦夫呢。”

  孙越远时习武之人,被这日笨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说成懦夫,哪里受得了啊,立即反击地骂道。

  “八嘎!”

  明显这位小坂正雄听懂汉语,闻言瞳孔猛地一缩,立即发怒,整个人已经如箭般朝孙越远袭来。

  这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啊!

  “小心!”

  “无耻,竟然偷袭!”

  ……

  见小坂正雄突然出手攻击孙越远,大家立即紧张地喊起来。

  还好孙越远有所防备,左手横臂准备挡住小坂正雄的进攻。

  见孙越远摆出守式,这位小坂正雄嘴角勾起一抹残酷不屑的冷笑,立即化掌为拳,快速地向孙越远的脸面袭来。

  这是要致孙越远死路的打法啊,这要是真的被他击中脸面,孙越远绝对会毁容。

  这么多年的武术也不是盖的,孙越远的反应也非常地快,立即转守为攻,也捏紧拳头向小坂正雄袭去。

  这是要比谁的拳头硬啊!

  “砰!”

  一声响起。

  孙越远的拳头和小坂正雄的拳头撞击在一起。

  立即,一股大力从小坂正雄的拳头上传来,孙越远顿时感到手臂如断了一般,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如雪。

  整个人坚持一、两秒钟,就再也站不住了,整个人往后连着倒退了一步,才勉强站稳。

  “不会吧?”

  “社长这要输吗?”

  “这日笨男子也太厉害了吧!”

  ……

  见这个场景,大家都不由地紧张起来了,刚开始交锋,孙越远明显弱了一筹。

  “再来!”

  这次换成孙越远先出手了。

  孙越远是少林寺出身的,会的功夫也是少林功夫,现在使得是少林拳。

  少林拳的特色是突出一个‘打’字,身之收放,步之进退,手之出入起落,一气合成,手法简洁,清晰明了。

  套路完全从实战出发,拳打一条线,拳打卧牛之地,曲而不曲,直而不直,滚出滚入。

  攻守呼应,吞吐相合,拳如流星眼似电,腰如蛇行步赛粘。

  少林拳也是流传最广的少林功夫,只要是去少林寺学武,做俗家弟子,都会教这少林拳。

  这少林拳在少林功夫里,属于那种比较普通的功夫,主要是用于防身之用,就算是练到大成,也就是能打过七、八位成年大汉。

  这个孙越远其实在少林寺里只是学了些皮毛而已。

  小坂正雄使用的是空手道空手道的打法讲的是直线运动,快打快收,出拳如风,收拳如钟,从某种角度上讲,两者有相近之处。

  “嘭嘭嘭……”

  双拳不断地交击,传出阵阵的拳头撞击的声音。

  那个速度快的,让众人眼花缭乱,眼睛有些跟不上拳头的速度。

  不过明显的,孙越远处于下风,现在的孙越远已然挥汗如雨,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那位小坂正雄在步步紧逼,而孙越远却一直在后退。

  “难道要输了吗?”

  “完了,完了,这次输定了!”

  ……

  明眼人都看出来,孙越远处于下风,他不是这个日笨男子的对手。

  而且那个差距还很大。

  武社的人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甚至有些绝望了。

  毕竟社长孙越远时整个“华夏武术社”功夫最高的人,这里很多人都是他的学徒。

  现在师傅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这学徒再多也没有用啊!

  “给我去死!”

  孙越远也知道这样打下去,自己必死无疑,所以集中全身的力量于拳头上,准备跟这小坂正雄最后一博。

  小坂正雄也没想到孙越远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改变了打法,神色微变,也捏着拳头向孙越远的拳头袭去。

  两人这是要一拳定输赢了。

  “砰!”

  一声巨响。

  孙越远刹那间脸色变得惨白如纸,豆大的汗滴滚滚而下,但却愣是强忍住几秒钟后,再也忍不住了连连后退,最终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啊……”

  “社长……”

  “师傅……”

  见孙越远瘫坐地上,武社里的人都纷纷着急起来。

  “越远,你没事吧?”

  秦月跑到孙越远的身边担心地问道。

  “我没……噗……”

  孙越远刚想说“我没事”,还没有说完,一口血没有压住,直接喷出血来。

  这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啊!

  “越远,你……你不要吓我!”

  见孙越远都吐血了,吓得秦月都哭起来了。

  “为师傅报仇,跟他拼了!”

  几位穿着华夏字样练武服男学员,见自己的师傅被打成这样,顿时个个气愤填膺,嚷着就冲上去,要跟这小坂正雄拼了。

  那个小坂正雄见状却只是冷冷一笑,跃身而起一个旋风腿,立时有几人闷哼一声,被踢飞倒地,一时半刻再也起不来了。

  顿时,其他还想上前的人,都如被浇了冷水,都没有勇气上前了。

  这差距实在太大了,上去也是受虐的份,人多根本就没有用。

  “#@%……”

  小坂正雄鄙视地看着大家说道。

  “他说什么?”

  这日语懂的人太少,大家都不知道这小日笨说什么。

  “他骂我们是东亚病夫!”

  那位懂得日语的女学员立即翻译道。

  “什么?敢骂我们是东亚病夫,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拼了!”

  “就是死,也不做东亚病夫!”

  ……

  一听这小日笨骂大家是东亚病夫,武社里的所有学员和教练都炸开窝了,群起激愤啊!

  “怎么,你们华夏人输不起,想要群攻吗?”

  “看来,你们华夏武者太让人失望了,我一个女人,都瞧不起你们,就你们这样不是东亚病夫?是什么?”

  “技不如人,打不过,就想以多欺少了?”

  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观月亚希子这时候,一脸鄙视地看着大家说道。

  “你……”

  被这观月亚希子这么一说,原本要一起跟这些日笨人拼了的学员和教练们,也哑了!

  技不如人,这脸是丢到姥姥家了。

  竟然还被一个日笨娘们看不起。

  这郁闷可想而知。

  “叶大哥,越远他没事吧?”

  秦月紧张地向叶荣耀问道。

  因为知道是这叶荣耀治好自己爷爷的病,秦月自然清楚叶荣耀的医术很厉害。

  “受了些内伤!”

  叶荣耀皱着眉头说道。

  这受内伤,某种程度上说,可比外伤难治多了。

  “严重吗?”

  秦月不懂什么内伤、外伤的,就想知道到底严重不?

  “我等会给你推拿下,再吃点中药,静养几天也差不多好了!”

  叶荣耀对孙越远说道。

  对于别人来说治疗内伤毕竟困难,对于叶荣耀来说,这真的不是什么事情。

  这就是医术高低的区别。

  “华夏功夫不过如此,大家还是转学我们空手道,大家都看到了,这空手道才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功夫,大家不愿做东亚病夫,就赶紧学空手道,现在报名,可以打八折优惠。”

  山田一郎这时候开始宣传空手道了。

  踢这“华夏武术社”的目的干嘛,不就是为了学员吗?

  山田一郎当然不会忘了自己的目的。

  “学尼马的逼!”

  “呸!就是死也不跟你们小日笨学!”

  “空手道,还不是华夏流传出去的不入流的功夫。”

  ……

  学员们都不客气地骂这些小日笨。

  由于历史原因,很多华夏人都有些仇日的情绪,这日笨人不但踢馆了,还这样无耻地招生。

  大家会对他们客气才怪。

  “八嘎!¥#@……”

  那个小坂正雄受不了被人指骂,开始叽叽呱呱地叫起来了。

  “这日笨人说,有本事跟他打,没本事就是孬种,是东亚病夫!”

  这回都不等大家问,那位懂日语的女学员主动翻译了。

  “什么?”

  “还敢骂我们是东亚病夫,可恶!”

  ……

  “你们华夏不是有句古话叫胜者王败则寇吗?嘴上逞强却是没用,有本事就手底见真章吧。”

  观月亚希子冷冷地看着在破口大骂的学员说道。

  顿时大家都安静下来了。

  大家也想上前打啊,可是不是对手啊!

  “跟你拼了!”

  一位教员再也受不了这样一而再地被侮辱了,立即冲过去要跟这位小坂正雄决斗。

  “钱教练好样的!”

  “钱教练是真汉子!”

  ……

  见武社的钱教练明知不敌的情况下,仍然挺身而出,立即获得大家的喝彩。

  “你不行!”

  让大家意外,没有想到那位日笨男子会讲汉文。

  “行不行,打了才知道。”

  说着,钱教练立即先出手。、

  双拳瞬间化为鹤嘴,一手鹤啄缩在自己脸,引而不发,像是防守又像是伺机而动,另一手鹤啄发劲,直插小坂正雄的右眼。

  这是白鹤咏春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