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踢馆

  “你们要什么酒?”

  孙越远向大家问道。小

  “你们男士喝吧,我们女士不喝酒!”

  秦月摇摇头说道。

  “叶大哥,要不喝红酒?”

  孙越远看着叶荣耀问道。

  因为叶荣耀比孙越远大两岁,所以孙越远就称叶荣耀为“叶大哥”。

  “中午就不要喝酒了。”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那就不要酒了,来几杯果汁吧!”

  见叶荣耀不喝酒,孙越远一个人喝酒也没有意思,所以也不要酒了。

  “好的,请稍等。”

  ……

  这家西餐厅的上菜度很快,没有多久,大家点的东西都上齐了。

  说起来,这西餐的种类很少,无非就是牛扒,沙拉、意大利面、鸡肉这些主食,还有的就是红酒,甜品饮品,所以西餐制作过程稍微简单,这度也要比做中餐快上许多。

  甚至很多东西都不是人工制作的,而是机械制作的,跟肯德基一样。

  不过西餐的每一份食物都有好几种搭配和做法,比如说牛扒就有很多品种的牛肉做成的牛排,每一种牛排的味道,又有新不一样。

  意大利面那样式就多了,就上百种,当然跟华夏的面的种类和样式是不能比的,不过在华夏的西餐厅只会推出一、两种样式的意大利面。

  不过无论是那种意大利面,都缺少不了番茄酱,没有番茄酱,那就称不上意大利面了。

  “好久没有吃到学校里的牛排了,味道还是这么地好!”

  柳箐箐吃了一口牛排,开心地说道。

  自从离家出走后,柳箐箐这是柳箐箐第一次回自己的母校,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味道,让柳箐箐有些激动。

  可是陌生的人,一张张新的面孔,让柳箐箐也明白了,一切都在变化。

  “要是喜欢,晚上我们也在这里吃!”

  叶荣耀宠爱地对柳箐箐说道。

  “不啦,老公我知道这大学外面有一家店的菜肴非常好吃,晚上咱们去哪里吃。”

  柳箐箐摇摇头说道。

  其实这家西餐厅的西餐再好吃,也没有自己男人做的西餐好吃,柳箐箐吃的只是一种回忆而已。

  一次就够了,吃多了回忆,就成了多愁善感了。

  “有好吃的地方,可要带上我们哦。”

  孙越远笑笑地说道。

  大家都是年轻人,不存在什么代沟之类的,很快大家就熟络了。

  岩烧店的烟味弥漫

  隔壁是国术馆

  店里面的妈妈桑

  茶道有三段

  教拳脚武术的老板

  ……

  这时候,孙越远的手机响起。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孙越远说了声,就当着大家的面接电话。

  “什么?有人踢馆?”

  ……

  “日笨人!”

  ……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孙越远挂掉电话后,脸色有些不好。

  “怎么了?”

  秦月疑惑地看着自己男朋友问道。

  “有人踢馆,我先走了。”

  孙越远说道。

  原来孙越远是一位功夫迷,小时候在少林寺学过几年功夫,在读京城大学后,就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成立了一个“华夏武术社”,喜欢华夏功夫的人都可以加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在这京城大学里也一样,在京城大学除了“华夏武术社”这个社外,还有“跆拳道社”、“泰拳社”、“空手道社”等等武术社。

  这武术社多了,难免出现竞争。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习武之人骨子里比常人本就多了些争强好斗性格。

  于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不免会出现踢馆子的事情。

  当然这种踢馆子的事情,也不可能天天生,要不然大家都不用办这武术社了,一般情况下,每年就一次向其它武术社提馆子,来提高自己名气的机会。

  当然这踢馆子也是很有风险的,踢对了,踢赢了,这名气自然大振了,可是要是踢到铁板上,输了,那自然是囧死了,落得名气大落。

  所以虽然每个社每年都有一次向其它武术社踢馆的,一般情况下,没有十足的把握,都不会去干这踢馆的事情。

  这次竟然“空手道社”社竟然派个日笨人来踢馆,绝对是来者不善啊,事情似乎不简单,作为华夏武术社的会长,孙越远心里不由地有些不安。

  “踢馆?”

  秦风愣了下,有些不安地向自己男朋友问道:“不会有事吧?”

  “怎么会呢,一个小日笨而已,我过去把他打个爹娘不认,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

  孙越远在自己女朋友的面前当然不能弱了势了。

  “日笨人!”

  叶荣耀不由地眼睛一亮,立即兴奋起来。

  叶荣耀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跟别人打过多少次架了,可是就是没有打过小日笨,现在一听有小日笨来踢馆,叶荣耀突然觉得有些手痒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

  秦月有些不放心自己男朋友。

  “这个……你不是要陪叶大哥他们吗?”

  孙越远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次“空手道社”竟敢来踢馆,肯定是有依仗的,请来的小日笨肯定也很不简单。

  孙越远没有十足把握能打赢,所以有些不想秦月一起去。

  这万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自己在秦月面前威武无敌的形象,岂不是全部都毁了吗?

  “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过踢馆的事情,我们一起去吧!”

  叶荣耀兴奋地说道。

  “好吧!”

  见叶荣耀都开口说话了,孙越远也明白自己是没有再拒绝的理由了,只能无奈地答应了。

  于是付了账,大家就走出西餐厅。

  这西餐厅离孙越远的“华夏武术社”还有不远的距离,靠走路可要不少时间的,不过还好孙越远是开车过来的。

  所以大家坐孙越的车,很快就到了“华夏武术社”的位置。

  这“华夏武术社”位于京城大学西南角的一栋大型建筑物理,除了“华夏武术社”外,其它不少学社的活动地点也在这里,像“空手道社”就位于这里。

  因为靠得近,在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观念下,这两学社的学员经常生矛盾,出现打架的事情,也经常有的事情。

  当然不能说打架了,要是打架,学校是要管的,是要处分的。

  所以大家都美其曰:“切磋”。

  无论谁输,谁赢,哪怕被打进医院躺个十天半个月的,都不能告诉学校,告诉家长,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

  当然很多时候,这医疗费基本上都是学社里出的。

  有句话说的,“穷文富武”,这学武的人都是有钱人,根本上不缺这个钱。

  就拿孙越远的这个“华夏武术社”吧,这入会就一年就要交一万块钱的入社费,这不是一般有钱人能玩的起的,这还不包括其它的费用。

  可见这利益有多大了,所以在京城大学里,各武术社的关系都非常差,因为都是竞争对手,你多拉了一个会员,自己这边就少了一个会员。

  这都是钱啊!

  ……

  走进“华夏武术社”,只见地上躺着好些位穿着带着华夏字样练武服的年轻人。

  不用看,这些人就是“华夏武术社”的。

  还有很多穿着华夏字样练武服的年轻人,有男,有女,都两眼两眼喷火地盯着正气焰嚣张,目中无人地站在练武场中间的三人。

  这三人有两人,孙越远认识,一位是“空手道社”的社长山田一郎,是地地道道的日笨人,是从日笨过来留学的大学生,是日笨武术世家的子弟。

  按照华夏人对日笨人的理解,这位山田一郎是他母亲在山田里怀上了他,又是在山田怀上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就取名为山田一郎。

  京城的这家“空手道社”不是他建立的,是他从上一任日笨留学生手里接过来的。

  而站在山田一郎边上的一男一女,岁数都在二十好几的样子,男的长得很魁梧,神情倨傲冷漠,眼神凌厉,一看就是个高手。

  这男子叫小坂正雄,是山田一郎的师弟,虽然是师弟,可是功夫却比山田一郎高一大截。

  至于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的和服面容娇媚,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不给那个冰冷的眼神看着让人不舒服。

  这是“柔道社”的幕后老板之一,叫观月亚希子,是日笨一个武术大家族的子弟。

  “孙社长,我以为你不敢过来,要当缩头乌龟了。”

  山田一郎看着孙越远走进来,笑嘻嘻地说道。

  “山田你什么意思?”

  孙越远怒视地看着山田一郎问道。

  这个山田一郎太可恶了,竟然把自己武社这么多人打伤。

  真是欺人太甚啊!

  “你武社的人实在太没有教养了,我帮孙社长教训他们一下,你不用谢我,谁让我是活雷~锋呢?”

  山田一郎笑笑地说道。

  “无耻!”

  “臭不要脸!”

  “就会欺负我们这些学员,我们社长来了,立即就陪笑脸,犯贱!”

  “社长你要为师兄们报仇,让这些小日笨们知道华夏的武术是何等的博大精深,不是他们这些小日笨可以挑衅的!”

  “对,打他们成爹娘不认样!”

  ……

  见社长孙越远来了,原本士气低落的“华夏武术社”的人,立即气势高涨起来了。

  大家相信武功高深的社长,肯定会把这上门挑衅的几个小日笨打的屁滚尿流,滚回日笨去。

  可惜他们低估了来势汹汹的三位日笨人。

  最起码的,现在孙越远看着这三位来者不善的日笨人,心里有些打鼓,最让孙越远忌讳的就是站在山田一郎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从气势看,这绝对是一位高手,在他身上,孙越远感受到深深的威胁感。

  习武之人的直觉是非常敏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