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半夜被叫醒

  “姐,我……我没看错吧?这画里的将军的眼睛在动?”

  柳兮兮有些惊疑不定的揉了揉眼睛,对自己的姐姐不确定地说道。

  “原来你也是这种感觉,我也是!”

  听到自己妹妹的话,柳箐箐点点头说道。

  这是柳箐箐见过的第三幅给自己这种感觉的话,一副是世界顶级名画,这幅画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总会觉得这蒙拉丽莎说对着你笑的,眼神始终看着你。

  还有一副就是叶荣耀给自己画的那副肖像画画,那副画比这幅画更加地传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画着的自己都是像活着似得。

  第三幅就是这幅,画着这位将军的眼睛也是动的,你从哪个角度看他,他的眼睛就好像跟随你转动。

  “横看成岭侧成峰!这……”

  顿时柳老爷子的脸色一变,有些惊骇地自言自语道。

  柳云龙当然明白自己父亲的话。

  于是柳云龙不断地换几个角度看这幅画。

  “太神奇了!”

  柳云龙不由地感叹道。

  这种画技太神了。

  古往今来,能有这画技的人,可以说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女婿竟然能达到这样的画技。

  这已经不能有书画大家来称呼了,绝对的是书画宗师!

  “爷爷,这怎么回事啊?”

  柳兮兮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画着的人物的眼睛会动。

  “是光线!这画中人物的眼睛可以根据光线的不同,不断地变化。”

  柳老爷子解释道。

  这说的简单,可是要画出这样的效果,绝对很难,这涉及到这笔墨的用量和角度的运用。

  没有达到宗师级别的画师,根本就不可能画出这样的画。

  而此时,叶荣耀却已经画完了最后一笔。

  叶荣耀再次沾了些墨水,提笔在画上做题,又在上面写了一诗: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这诗完全就是点睛之笔,题上之后,立刻产生了一种神话般的效果。

  随着叶荣耀的落笔,这毛笔就如刀剑般,一笔一划间,铁画银钩,每动一下,给人强烈的心里震撼,笔尖着纸,动荡之间,势大力沉,仿佛这字能够穿透书桌似得!

  “这手字,我是自愧不如的啊,笔划动之间,有着完美的节奏,如行云流水之中,给人一种完美的感觉。”

  看着叶荣耀的字,柳老爷子眼睛一亮。

  柳老爷子一直觉得自己的书法不错,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啊!

  跟叶荣耀这毛笔字字比起来,自己的毛笔字真的登不上大雅。

  当这首诗的最后一笔完成。

  大家仿佛是穿越了历史,看到了那一幕幕壮怀激烈的场景。

  轰隆,轰隆,轰隆!

  地面隐隐传来一阵阵的颤动,同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声的轰鸣,仿佛是千军万马奔腾,挥军之下!

  用自己的生命,捍卫这片土地。

  一幅画,一个意境、一段历史故事!

  在大家一时之间全都沉浸此画中的时候,叶荣耀在这幅画右下角题款:桃源叶荣耀。

  “好,好,好!”

  柳老爷子会过神来,连连说了三个好字。

  “呵呵,献丑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这幅画实在太完美了,荣耀,你把这幅画送给我吧!”

  柳云龙对叶荣耀说道。

  现在柳云龙对叶荣耀的这幅真的爱不释手啊!

  作为军人,作为一个书画收藏者,柳云龙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这么一副画。

  柳云龙甚至都想好了,这幅画他要裱起来,挂着自己的卧室里,天天要看到它。

  “爸,你要是喜欢,你拿去就好了。”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好,好女婿!”

  柳云龙一听,叶荣耀真的把这幅画送给自己,立即高兴的合不来嘴了。

  “荣耀,什么时候也给爷爷画一幅。”

  柳老子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幅出自叶荣耀的,柳老爷子也很喜欢,可惜说晚了,被自己儿子给抢先了。

  “好,明天吧,今天时间不早了,还是早点睡吧!”

  叶荣耀说道。

  毕竟现在都都快凌晨了,自己年轻人到没有什么,柳老爷子岁数这么大了,就需要早点休息了。

  ……

  “砰砰砰……”

  “荣耀,赶紧起床!”

  半夜里,叶荣耀还睡的迷迷糊糊,就听到砰砰的敲门声。

  “是爸爸!”

  柳箐箐也被吵醒了,一听就听出来在敲门的人是自己父亲。

  “这都几点了,还让不让人睡啊!”

  叶荣耀拿起手机一看,凌晨三点钟。

  整个人都郁闷了。

  这个点人正睡的最沉的时候,被吵醒谁都有些不高兴。

  “老公,快起来,肯定是事情了!”

  柳箐箐急忙催叶荣耀起床,自己也马上穿上睡衣。

  “爸,什么事情?”

  穿好睡衣,柳箐箐就去开门。

  毕竟自己父亲敲门这么急,肯定是出大事情了。

  “荣耀呢?”

  柳云龙着急地问道。

  “在穿衣服呢!”

  柳箐箐说道。

  “爸,什么事情啊?”

  叶荣耀穿好睡衣,走过了问题。

  “没时间跟你解释了,跟我走,到车上我再跟你说。”

  柳云龙拉着叶荣耀就往楼下小跑。

  “爸,我这还穿着睡衣呢!”

  叶荣耀郁闷地说道。

  这大晚上的,为了方便,起床基本上都是穿睡衣的,因为在家里,也没有什么讲究。

  可是这要出门办事情,这穿着睡衣,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来不及了,就这样穿着吧!”

  柳云龙一边拉着叶荣耀走,一边说道。

  现在是人命关天,哪里还在意这个穿着啊!

  ……

  解~放军总医院是全军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医院,集医疗、保健、教学、科研于一体,是国家重要保健基地之一,负责国家领导人的医疗保健工作,承担全军各军区、军兵种疑难病的诊治,医院同时也收治来自全国的地方病人。

  这是全国最好的医院,这里医生大部分都是带有军衔的,虽然不能带兵打仗,可是享受的待遇跟军队里的军官是一样的。

  甚至这军衔跟医生的医术挂钩。

  这点有些像军队的文艺者一样,都属于文职将军。

  “有把握吗?”

  从车上下来,柳云龙再次对叶荣耀问道。

  “爸,我都说几次了,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我也没有见到人,我怎么知道有没有把握啊!”

  叶荣耀郁闷地说道。

  原来柳云龙急匆匆地拉叶荣耀来这里,是给他的老领导治病。

  可是到现在,叶荣耀都不知道自己老丈人说的老领导是哪位,也不知道那位老领导到底是什么病,就这么被自己老丈人赶鸭子上架了。

  叶荣耀的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你说你让我来给老领导治病没问题,你好歹也要告诉我,老领导得了什么病啊!

  一问三不知,这叫自己有什么把握治好那位老领导的病啊!

  其实这也不能怪柳云龙,毕竟这是太突然了,半夜里接到老领导病危,在解~放军总医院救治,至于什么病,对方也来不及说。

  所以柳云龙就急急忙忙地带着叶荣耀一起过来,毕竟叶荣耀的医术,柳云龙见识过,觉得带上他或许能帮上忙。

  “我跟你说,老领导可是对我有恩,你要是能帮上忙,一定要尽力。”

  柳云龙郑重地对叶荣耀说道。

  “明白!”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跟着柳云龙的后面,叶荣耀一路无阻地通过好几道守卫森严的关卡,作为一位武林高手,叶荣耀能感觉到这些在内部守卫的警卫,个个都是个以一抵十的高手。

  看来自己老丈人的老领导绝对是个了不得的高官,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外松内紧的严密守卫,而且好多都是带枪的。

  这一路上叶荣耀可以感觉到在明在暗最少不小于五十位警卫,这都快赶得上国家领导人的警卫配制了啊。

  经过最后一道,也是最严格的一道守卫后,叶荣耀跟着柳云龙走进一个非常大,而且很豪华的病房里。

  屋子里有二十来号人,基本上都是将军级别的人物,军衔都不比自己老丈人低。

  “老柳来了,这位是?”

  一位将军皱着眉头看着站在柳云龙身边的叶荣耀。

  毕竟这个场合,叶荣耀穿着一身的睡衣,显得有些不尊重,不严肃。

  “这是我的女婿叶荣耀,实在是来的急,都没有来得及换衣服。”

  柳云龙解释道。

  “带你女婿过来干嘛?”

  这位将军疑惑地问道。

  “我这女婿医术不错,是浙南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我带他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柳云龙解释道。

  毕竟眼前这位将军虽然军衔跟自己一样,可是职务却比柳云龙高一级别,是总参谋长严东城。

  “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严东城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叶荣耀,实在是有些太年轻了。

  当然严东城不怀疑叶荣耀的身份,毕竟柳云龙就算再想给自己女婿脸上贴金,也不会这个时候,撒这个慌。

  “老领导怎么样了?”

  柳云龙不安地问道。

  “还在里面救治呢!”

  严东城严肃地说道。

  毕竟这次老领导被送过来情况有些严重啊!

  再加上老领导都那么大岁数了,真的很危险,能不能挺过这一关,真的很难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