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一千九十五章 制符

  老丈人的书房里摆满了各种藏书,有各种名人的传记,书写的字贴,还有不少名人的字画。

  看来自己媳妇说的没有错,自己这位老丈人很喜欢书画,要不然这书房里也不会挂这么多书画。

  很多书画都有些年份了,拿出去拍卖的话,这价格绝对不会低于百万。

  书房的西侧有一张大红木桌子,桌上摆着文房四宝,紫毫笔挂在笔架上。

  整个书房显得典雅、古色古香。

  不过这些对于叶荣耀来说并不重要,叶荣耀今天来这书房的目的,是制作一些符咒。

  从乾坤戒里拿出一叠的黄表纸,这些纸是叶荣耀从特殊的商店买的,质量非常不错,除此之外,还有一包密封的朱砂等等行符的材料。

  叶荣耀把这些东西一一拿出来放到书桌上,调好朱砂,铺好黄纸,手握毛笔,暗暗平心静气,便开始在黄纸上龙飞凤舞写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符号了。

  每完成一个符咒最后一笔,毛笔端似乎隐隐有一点光亮起,叶荣耀明白,这是一张成功的符咒。

  当然也有些符咒,在最后一笔完成,没有发出任何的光芒,从“懒人系统”传给自己的信息里,叶荣耀明白,这是一张失败的符咒,也就是废符,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在道士和方士看来,符是沟通人与神的秘密法宝,所以不是随便可以乱画的,故有所谓“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的说法。

  画符的方法成百上千,有的要掐诀存想神灵随笔而来,有的要步罡踏斗,念动咒语……就是在铺纸研墨、运笔等方面都十分考究,其程序之复杂,方法之繁琐,足令人头晕目眩。

  自古以来,符咒派别不少,但各拜其祖师,有所不同,就因为如此其符头的暗号也有所不同。

  如许多符图上常见的“三勾”就是代表三清(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或三界公(城隍,土地,祖师)的记号。

  而叶荣耀现在的《祝由术》画的是符头是“三勾”,也就是代表着三清的意思。

  这符咒有三部分组成,除了代表派系暗号的“符头”外,还有“符胆”和“符脚”。

  而“符脚”,用以结束符胆,结束一张符的书写手续,也是判定一张符咒成败的关键,它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叶荣耀一口气连续画了十几张符咒,哪怕以叶荣耀这个的“精英级”的身体,画完这十几张符咒,整个人满天大汗,前后被都湿透了,整个人都虚脱了。

  毕竟这画符是非常耗精神力的,不允许有一点的差错,一点小小的差错,一张符咒就废掉了。

  数了数符咒,画成功的有十六张,废掉的有十张,可见这成功率还是不高的。

  当然这废掉的几张符咒,基本上都是后面画的,这画符跟精神力很有关系,到后面,精神力越来越不济,成功率也就越来越低了。

  看了陈凯博的死,对叶荣耀的冲击也很大啊!

  毕竟叶荣耀清楚,自己不是神,很多事情都不在他的掌控。

  这次死的是陈凯博,毕竟非亲非故的,对叶荣耀的打击几乎没有,最多就是有些惋惜而已。

  可是下次要是轮到自己的亲人怎么办?

  “平安符”、“一次性护身符”,那样逆天的东西,只能靠运气抽奖得到,这不是叶荣耀能控制的。

  可是会“祝融术”的叶荣耀,完全可以自己花一些符咒送给自己的亲人,在他们遇上紧急的伤害的时候,能起稳住病情的作用。

  不至于像这次陈凯博的事情,等自己赶过去的时候,他的尸体都已经冰冷了,就算是“大罗金仙”都未必能救了。

  稍微休息下,叶荣耀把废符咒撕碎后扔到垃圾桶,把画好的符咒放到口袋里,准备离开书房。

  “老公,你怎么了,满天大汗,脸色也有些苍白。”

  原本要到书房去叫叶荣耀下来吃饭的柳箐箐,见叶荣耀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吓人,不由地担心地问道。

  “没事,就是有些身体透支而已。”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身体透支?”

  柳箐箐有些不明白自己老公的话。

  毕竟自己老公身体多强壮,柳箐箐可清楚了,他就是在书房看书吗?怎么就身体透支了。

  “这些符咒你拿着,这些都是‘续命符’,只要不是立即致命的伤害,立即把这符咒吃下去,它能维持生命八个小时左右。”

  叶荣耀说道。

  别小看这八个小时,要知道很多人都是能救的,就是因为在送医院的路上给耽误了救治的最佳时间。

  有这种符咒的话,就等于多了八个小时的最佳救治时间,完全够医院的医生把病人给救活。

  哪怕是叶荣耀赶过来,有这八小时,也是够的。

  不为别的,就是想给家人多一份安全保障而已。

  “老公,谢谢你!”

  柳箐箐感动地说道。

  现在柳箐箐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男人现在看起来这么虚弱,脸色苍白的吓人,原来是在书房里画这个符啊!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作为叶荣耀的妻子,对叶荣耀最了解的人,柳箐箐非常明白这些符咒的珍贵。

  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啊!

  任何一张拿出去拍卖,都能买上上亿元的价格。

  当然这前提别人要相信这符咒是有效果的。

  “好了,我去洗澡了。”

  说着,叶荣耀就去洗澡了,这全身湿哒哒的,特别地不舒服。

  ……

  晚饭前。

  “爸,这个给你!”

  把一个小布袋递给柳云龙说道。

  “什么东西啊?”

  柳云龙接过小布袋疑惑地问道。

  “这是符咒,是我老公画的,你戴在身边,可以保平安。”

  柳箐箐解释道。

  为了怕这符咒进水或许丢失了,柳箐箐特意用这种防水的小布袋装着。

  “这叶荣耀,还搞封建迷信来的,箐箐你也真是的,都上过大学的人了,怎么也信这个东西啊!”

  柳云龙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自己这个乡下女婿,竟然花符咒送自己这个老丈人,这都什么事情啊,再说了,这符咒有用吗?

  “爸,你就随身戴上吧,就算是我和荣耀送给你的贴身礼物。”

  柳箐箐说道。

  毕竟有些事情,柳箐箐也不好解释。

  有些事情,太神秘了,柳箐箐也解释不了。

  “好吧!”

  不管是不是搞封建迷信,这都是自己女儿和女婿的一片孝心,而且这小布袋也很漂亮戴在身上也挺不错的。

  “爸,这东西可不能进水,一定随身携带……”

  柳箐箐很认真地对自己父亲说道。

  “知道了!”

  柳云龙无奈地说道。

  看来自己这女儿在农村里待久了,也迷信了。

  “反正你记得就是了。”

  柳箐箐说道。

  柳箐箐清楚,自己说得再多,自己父亲都不会相信这符咒有什么效果的,柳箐箐也不准备跟自己父亲说这符咒的使用方式,只要他随身携带就好了。

  具体的使用方式,什么情况下使用,柳箐箐准备交代自己父亲的秘书。

  ……

  晚上饭桌上。

  “小凤呢?怎么没有不出来吃饭?”

  柳老爷子皱着眉头问道。

  对于自己这个小女儿,柳老爷子是又疼,又无奈啊!

  都快三十的人了,都还不结婚。

  这让柳老爷子很头大,跟她谈了好几次了,一点作用都没有。

  柳老爷子真的很担心,自己哪一天走了,自己这个小女儿都还没有结婚。

  “她心情不好,晚饭不吃了!”

  欧阳丽珠说道。

  至于柳小凤差点遇上车祸的事情,欧阳丽珠当然不会告诉老爷子了,而且还跟家里其他人交代了,不能让老爷子知道。

  主要是老爷子岁数大了,不能受刺激了。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心情能好吗?你这个做大嫂的,要多上上心,给她多张罗张罗。”

  柳老爷子有些不满地对欧阳丽珠说道。

  “爸,我知道了。”

  欧阳丽珠郁闷地说道。

  不是自己不给这位小姑子介绍对象啊,实在是这位小姑子太挑剔了,京城内外的优秀男人,她就没有看上的。

  这能怨自己吗?

  “荣耀……”

  柳老爷子对在低头吃饭的叶荣耀说道。

  “爷爷,怎么了?”

  叶荣耀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柳老爷子问道。

  现在叶荣耀肚子饿的很啊,早餐没有吃,中午忙着处理陈凯博的事情,也没有吃多少饭,现在肚子空空的呢。

  “没有人跟你抢,吃慢点,小心呛到。”

  柳老爷子亲切地对叶荣耀说道。

  对这个孙女婿,现在柳老爷子那是满意的很。

  现在叶荣耀在柳老爷子的心里,可比他的几个孙女的地位高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柳兮兮会说,“爷爷眼里就只有姐夫了”。

  “谢谢爷爷!”

  叶荣耀不好意思地说道。

  现在叶荣耀也觉得自己吃相有些吓人,跟几天没有吃过饭的人似得。

  “老公,喝口汤!”

  柳箐箐勺了一口汤,温柔地喂叶荣耀。

  “我不吃了!”

  见自己大姐和姐夫亲密的动作,柳小辉吃不下饭了。

  死姐夫、臭姐夫,抢走自己大姐不说,好天天在自己眼前秀恩爱,虐死自己了。

  ~~~~~

  推荐好友Sy梦飞扬的新书《梦醒飞扬》,这是一位老作者的新书。

  高考前夕,一场突如其来的瞌睡怪病,改变了一个普通学生的一生。

  古典的仙侠世界,超现代的科幻梦境,万马奔腾的古代战场,都是任由翱翔的新世界……

  在无穷无尽的梦境里,他无所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