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四百零一章 小肆儿要相亲了

  晚上,在五爷爷家吃饭,几人围着在桌子上吃起了有酒有肉的丰盛晚餐。卍§卐§◎

  “这米酒真不错,好喝!”

  柳箐箐高兴的一口将碗里的米酒喝完,不由赞叹的道。

  平时柳箐箐是不喝酒的,因为受不了酒的冲味儿,而米酒却是香甜可口,让柳箐箐喜欢上了。

  “箐箐,这米酒喝多了可是要醉的,后劲很大的!”五婆婆微笑地看着柳箐箐说道。

  米酒是香甜可口,喝的时候,跟喝饮料一样,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这后劲可不小啊,很容易让人喝醉。

  “额,这样啊,那我就不喝了。”

  柳箐箐听到五婆婆的话后,急忙放下手里的碗,里面还有半碗米酒呢。

  “老婆,你喝吧,喝醉了,有我在,我背你回去好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这米酒喝多了,就是醉了也没有什么,就是想睡觉而已,又不上头,睡醒后,也不会觉得头疼。

  这点可是比很多白酒强多了,市场上上百块钱一瓶的白酒,喝了后,也会上头了,让整个人头晕晕的,哪怕睡一觉,醒来,头也很疼的。

  “我才不喝醉呢,喝醉酒难受。”柳箐箐说道。

  “这米酒不上头,喝醉了也不会难受的。”

  叶向来说道。相对米酒,叶向来还是喜欢喝白酒,主要是这酒甜甜的,没有白酒那种浓烈的冲劲,这对喜欢喝烈酒的人来说,米酒也就偶尔喝喝的饮料而已。

  “喝一点就好,喝醉了,就不好看了。”

  柳箐箐说道。如果就自己和自己男人在的话,柳箐箐或许会放开喝,也不怕喝醉,可是在五爷爷和五婆婆两位长辈在,柳箐箐可不敢喝醉啊,柳箐箐可是很注意自己在外人面前的形象的。

  在柳箐箐看来。女人是自己男人在外面的脸面,可不能在外面给自己男人丢脸的,无论是喝醉酒,还是跟其他男人说笑。都是不允许的。

  “荣耀,那咱们俩喝,你喝这米酒啊,还是喝白酒啊,我这里可是有一瓶五粮液。可是天涯这小子送的,绝对是好酒。”

  叶向来觉得喝这米酒没有什么味道,想喝白酒来的。

  “五爷爷,你说喝啥,咱就喝啥,绝对陪到底。”叶荣耀笑笑地说道。对于喝酒,叶荣耀真是不怕谁来的。

  “还是荣耀你下子爽快,不比天涯,好不容易回一次村子,都不好好地陪我喝一回。”叶向开高兴地说道。

  这喝酒就喜欢找伴。一个人喝酒就一点意思的没有,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说一个人喝酒,就是喝闷酒。

  喝闷酒很伤身体的,因为喝闷酒,没有人说话,酒精一直都留在身体里,被身体吸收,很容易量,这酒一量,就对身体大大地不好了。

  而一帮人喝酒就不同。大家说笑风声,酒气很快就会随着说话,排出身体,所以喝酒的时候。一帮人喝酒,比一个人喝闷酒,能喝很多,也不容易喝醉。

  “三叔他酒量,哪里是五爷爷你的对手啊,肯定是不敢跟五爷爷你喝个痛快了。要不然五爷爷你痛快了,他就要趴下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叶荣耀也跟三叔叶天涯喝过几次酒,知道他的酒量,就一斤的白酒量,再多觉得喝趴下。

  “这倒是,这酒量,还是荣耀你厉害,村里现在估计没有人喝的过你了。”五爷爷说道。

  以前村里最能喝白酒的,就属村长叶向海了,不过那是老黄历,现在叶荣耀的酒量后来居上,已经远远过叶向海了。`

  这可是有事实依据的,上次在叶荣耀家,几个人跟叶荣耀拼酒,最后叶荣耀这小子屁事都没有,自己几个老哥儿已经七上八下,走路都摇摇晃晃了。

  “还行吧。”

  叶荣耀说道。自从自己的身体升级到一般精英级后,叶荣耀就没有喝醉过,五、六斤高纯度的白酒喝进肚子,跟喝白开水似的,就是醉不了。

  ……

  回家的路上,叶荣耀抱着酒瓮,柳箐箐走在身边,身后“小白”懒洋洋的迈动着四条腿跟在后面。

  回到家,叶荣耀先是手里抱着的酒瓮放到家里的厨房,这米酒最适合用来做菜的。

  加米酒做菜做出来的菜肴,味道香浓,特别地诱人味觉,很开胃的。

  这一坛米酒叶荣耀估摸着有五十斤重,就自己两口子的做饭使用的话,都可以用上半年了。

  当然要是家里办酒席的话,这米酒的用量就要大很多了,毕竟很多菜肴要想味道好,都要放些米酒,尤其是南方的菜肴,特别地喜欢放米酒这种佐料。

  ……

  正月二十一,叶荣耀家院子的前面的池塘,已经全部完工了,早上,大部分挖土机这些设备都已经撤离了,只留下一台小挖土机在做最后的修缮工作。

  因为挖出的池塘正好跟叶荣耀家后山的地下泉眼先连接,地下泉眼潺潺向外淌着水,这么一会儿时间已经积了一大滩水了。叶荣耀赶紧让村子里面泥匠师傅用砖在南边砌了一个出水口。

  又让赵海涛用挖土机挖了一条通往村里小河的排水沟,请村里几个泥匠师傅把前几天就做好的闸门给装了上去,以后池塘要放水的话,也很方便,直接打开闸门就可以了。

  最后叶荣耀让小肆儿去买来一大串的鞭炮,燃放之后就算是池塘挖成了。

  这天下午,叶荣耀就把工程款全部付清了,又跟前来帮忙的村民结了工钱。总共是十一天的时间,又花钱了十几万块钱。

  不过这些都是该给的钱,对于该给的钱,叶荣耀可是不会犹豫,不会故意卡一段时间,叶荣耀现在不差钱,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不爽快的人,所以完工当天,就把所有的货款一次性付清了。

  给村民钱的时候是和村长一起的,他那里记录着这次帮忙之人的名字。每个人能领到两千块钱,在池塘里干活的三十号人,一共花钱了六万块钱,还给每一个村民了一包华夏烟。

  这些过来帮忙干活的人,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实在人,这些天可没有偷懒过,干活那是没得说的。

  每个人拿着叶荣耀的钱和烟,都乐的开怀,一个劲地夸叶荣耀会做人,有本事。

  “荣耀哥,你这是干啥啊?”

  小肆儿接过叶荣耀给他的红包,疑惑地问道。

  “呵呵,这些天你不是辛苦了吗,个红包给你。”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叶荣耀对跟着自己的人,还是很好的。

  “荣耀哥,我干活,你是给工资的,我怎么能拿你的红包呢。”

  小肆儿推辞地说道。小肆儿真的觉得不好意思,给荣耀哥干活,不但有工资拿,还时不时地,荣耀哥给自己烟抽。

  别人家烟是一根一根地,自己荣耀哥烟,最少都是一包一包地,这大气呀,给荣耀哥家干活的人,哪个不说荣耀哥做人地道,爽快,大方啊。

  小肆儿真的不好意思再拿荣耀哥的红包了。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听你妈说,最近在给你找对象,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叶荣耀说道。这红包里叶荣耀包了两千块钱,多了,小肆儿也不会收的,少了,叶荣耀又有些拿不出手,这两千块钱刚好。

  “我妈都跟你说这个事情了。”小肆儿红着脸说道。

  小肆儿过完新年都二十五岁了,在农村里,结婚都比较早,加上现在的没有结婚的男孩子,比女孩子多的多。

  而且这种男女比例失调,在未来会越来越严重,越到后面,男人越娶不上媳妇。

  所以现在的女方可挑剔了,男人条件不好的,没有工作的,基本上都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给的。

  小肆儿的父母这几年一直给小肆儿张罗亲事的事情,可惜很多女方都嫌弃小肆儿没有工作。

  毕竟女方的家长也不傻,不会让自己家的闺女嫁给一个游手好闲,没有工作的小子。

  那样的话,以后两口子靠什么过日子啊,那可是害了自己的闺女,就算自己家的闺女喜欢,她们的家里都不会同意自家的闺女嫁给一个不务正业的人。

  几次没有成功后,小肆儿的父母都着急死了,这不,过年的时候,听自家儿子说,以后跟叶荣耀混,叶荣耀一个月给自己儿子开五千块钱的工资,可把老俩口高兴的都一夜没有睡觉。

  第二天小肆儿的母亲就跑到叶荣耀家里核实这个事情,当叶荣耀告诉他们是有这样的事情后,乐的小肆儿的母亲当天下午就把家里攒下来的土鸡蛋,给叶荣耀家里拎过来的。

  硬是说给柳箐箐补身子用的,怎么推辞都推不掉,给钱也不要。

  自从小肆儿给叶荣耀家干活后,小肆儿的母亲就三天两头来叶荣耀家,帮助柳箐箐干些活,当然是不要钱的那种。

  关于这段时间给小肆儿张罗亲事的事情,当然也告诉了柳箐箐了,柳箐箐告诉了自己男人。

  叶荣耀也就知道小肆儿最近要相亲的事情了。

  “你妈跟你箐箐嫂子说的,你箐箐嫂子告诉我的,女孩子怎么样啊?”叶荣耀笑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