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大力士叶荣耀

  “嗯,很好吃。”

  一口糯米饭进肚子,柳箐箐点点头说道。柳箐箐也不会第一次吃糯米饭,不过以前吃的糯米饭都是加其它配料的。

  不像现在这碗糯米饭,什么都没有加,就是很纯正的糯米饭,那味道清香自然,别有一番风味。

  “老公,你也吃。”

  柳箐箐用筷子夹了些糯米饭到自己男人的嘴边,喂自己的男人吃。

  “真香。”

  一口吞下糯米饭,叶荣耀有些回味地说道。这味道,就是自己小时候喜欢的味道,勾起叶荣耀童年的记忆。

  叶荣耀小的时候,那时候,整个桃源村都很穷,平日里,吃的白米饭都是和番薯一起煮的,别说想吃这糯米饭。

  也就是每年家里做糯米酒的时候,叶荣耀才能吃上糯米饭,记得叶荣耀有一次吃了太多的糯米饭,肚子胀的,整整一天都吃不下饭。

  ……

  过了二十分钟后,大陶盆里的米饭没有那么烫了,叶向来便从屋里拿着一块白中泛黄的东西走了过来,用木杖将这东西碾碎之后,开始将这东西的碎末倒入糯米饭中,用木杖均匀的搅拌、撒匀。

  “老公,五爷爷在干嘛啊?”

  柳箐箐疑惑地看着五爷爷的动作,好奇地对自己男人问道。

  “五爷爷这是在撒酒曲,米酒就是靠这酒曲才能发酵,才能做出美味的米酒。”叶荣耀说道。

  这做酒,这个酒曲非常地重要,酒曲是在经过强烈蒸煮的白米中,移入曲霉的分生孢子,然后保温,米粒上即茂盛地生长出菌丝,就是人们说的酒曲了。

  酒曲是酿酒必不可少的东西,没有这个酒曲,米饭就不能发酵,也就做不成酒了。

  “是不是所有的酒酿制都需要酒曲啊?”柳箐箐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白酒和啤酒酿制都需要酒曲。”叶荣耀想了想说道。

  五爷爷搅拌了一会儿后,便将大米饭稍微压实一点儿,而后在中间挖了一个洞,撒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凉白开水。在大陶盆上盖上了大木盖子。

  必须用白开水,而不能使用普通的水,白开水是经过高温烧沸的水,里面的微生物和细菌基本上都被杀死了,不会影响酒曲的发酵。

  “荣耀。过来搭把手,咱们把这大盆抬到外面的大锅里去。”叶向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对叶荣耀道。

  “好。”

  叶荣耀连忙走到大盆跟前,和五爷爷合力将大盆抬了起来。

  大陶盆很沉,足足有三百多斤之多,叶荣耀这头是轻易地抬了起来,可是五爷爷那头才刚刚抬离地面,就放下了,实在是抬不动了。

  “老了,真的老了。就这么点重量都抬不起来了。”

  叶向来不由地叹气地说道。年轻的时候,叶向来力气也很大,那时候跟着村里的长辈们到邻县扛木头卖,扛的都是两、三百斤重的木头,满山地跑。

  那时候,国家不允许私人买卖树木,可是那时候,大家穷的都快活不下去了,哪里还顾得了这些啊。

  都跑到邻县的大山深处,向山里的那些村民买大树头。买来后,就扛着木头在大山里的小路上一路偷偷地往家的方向而去。

  国家不允许私人买卖树木,肯定是有木业部门的人员在查的,大山上也是有巡逻的队伍。一旦遇上他们的话。

  大家就扛着木头分开往大山的各处跑,大伙跑散也是经常有的事情,有的人在大山里迷路了,绕了十几天才从大山里出来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过再怎么地也比被木业部门的人抓住的强,那时候被抓住了,也不会判什么刑的。最怕就关个三、五天。

  最要命的就是,你买来的木头,肯定是要没收了,要知道一根木头从大山里扛出去,到手一卖,就能挣个几十、百把块钱,在那个还在使用几分钱的时代,这是一笔不小的钱,够一家老小过三、五个月的生活开支的。

  这被收走了,连本钱都赔进去,家里的几口人半年的生活都没有着落了,只能靠借钱过日子了。

  那时候,叶向来还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有的是一身的力气,扛着两、三百斤的木头一走就是小半天,都不带歇息。

  可现在老了,竟然连一个三百斤的东西,跟别人一起扛都扛不动了,真是不认老,都不行了。

  “五爷爷,要不我一个人来。”叶荣耀说道。

  “你一个人,这么大的盆子,三百来斤重的东西,你怎么拿动啊,我还是出村里叫年轻小伙子过来帮忙吧。”

  叶向来摇摇头说道。倒不是叶向来不相信叶荣耀拿不起来三百来斤的东西,毕竟上次村里摸鱼的活动时,叶向来就看出来,叶荣耀的力气很大。

  可是力气大,未必能拿的起这个大盆子啊,主要是这大盆子大,不好拿,一个人很难使得上力气。

  要想一个人拿起这个三百来斤重的大盆子,这人就最起码地也要双手能轻松地扛起四百多斤重物的力气才行。

  可是能扛的起四百多斤重物,叶向来认为整个桃源村都没有人有这么大的力气。

  要知道现在的人不如以前的人力气大,以前的人经常干活,扛重物,身上都有两、三百斤的力气,可是要想过四百斤的力气,确实是很难,叶向来这辈子,也就在年轻的时候,见过一位有这样大的力气的人。

  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的越快越好,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干不了力气活了,这力气也越来越小了。

  “五爷爷,不用去叫人了,我一个人行的。”

  叶荣耀说道。虽然说这个一个人大盆不好拿,但是力气足够大的话,还是能很轻松地拿起来的。

  “真的,可不要逞强啊,闪到腰就不好了。”叶向来有些不放心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毕竟三百多斤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万一闪到腰的话,可是很麻烦的事情,这可是跟伤筋动骨一样的,可是要静养很长时间的。

  “五爷爷,我力气大着呢,这点重量,还真难不倒我啊。”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那你试试,可不要逞强啊!”叶向来说道。

  叶向来还真担心叶荣耀这个年轻人,不知道轻重,为了表现,逞强要搬这么重的东西。

  “知道。”

  说着,叶荣耀就弯下腰,双手拿着盆子的两个手柄处,一使力里,大盆子就离地而去,因为盆子比较大,叶荣耀不能直起背,只能弓着背端着大盆子。

  “荣耀,你没事吧?”

  叶向来虽然很吃惊叶荣耀的大力气,还是不放心地问道。毕竟这么重的大盆子,就是两个成年大汉抬都有些费劲,叶荣耀一个人端着,还拿那么高,叶向来真的不放心啊。

  相对于叶向来的紧张,柳箐箐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男人,柳箐箐可是比谁都清楚自己男人的力气有多大。

  柳箐箐自己好歹也又九十来斤体重,可是在自己男人的手里,简直就是跟没有重量似的,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自己男人都可以轻易地办到。

  “没事,不是很重,我完全可以拿着动。”

  叶荣耀说完,就端着这大陶盆抬到了院子里事先就用砖叠起来的灶台,叶荣耀把大陶盆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大铁锅里。

  “老公,喝水。”

  叶荣耀把大陶盆放好后,柳箐箐就端来一碗凉白开水给自己的男人,并用纸巾给自己男人擦擦额头上的汗。

  虽然说这大陶盆的重量难不倒叶荣耀,可是一个人实在是不好拿啊,哪怕以叶荣耀现在的力气,还是额头有些冒汗。

  当然也跟今天的天气有些关系,现在气温开始升高了,中午室外温度,都有二十度了。

  之所以要把这陶盆放到铁锅里,也是有讲究的。

  米酒的最佳发酵温度可是有讲究的,温度高了不行,温度低也不成。三十到三十二摄氏度左右是最好,高了容易变酸成米醋,低了则是没有酒味。

  现在虽说中午室外的温度都二十度了,可是到晚上,这温度就低下来了,也就十度左右,这可不利于米曲发酵来的。

  所以把这个陶盆放到铁锅里,在大锅里慢慢的烧着火保持着温度,有一个白天加一晚上的功夫,到了第二天傍晚就可以出米酒了。

  “五爷爷,这就好了吗?”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差不多了,放到明天晚上出酒就行了。”叶向开说道。

  “还要等明天晚上啊?”

  柳箐箐以为马上就可以出酒呢,没有想到,还要等明天晚上才行。

  “这酒发酵也是要时间的,等明天晚上,你和荣耀就过来喝米酒,吃酒米饭吧。”

  叶向开拿起桌子上的粗瓷大碗上的凉白开水一口喝干,笑着点点头对柳箐箐说道。

  在农村,最好的饮料就是白开水,村里人不论在家里,还是出去干活,都会装一瓶凉白开水,口渴了,就喝上一口,即健康,又省钱。

  在农村人眼里,多喝白开水,比吃什么药都好,对身体健康有好处,而且这白开水不用花一分钱到外面买,每天就是用自家的柴火烧上几个开水瓶,就够一天用的了。

  “什么是酒米饭啊?”

  柳箐箐没有吃过,也没有见过酒米饭,不由地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