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公开课

  “中医基础知识公开课?龙龙,我们去听吧!”

  在医学院的操场上,几个中医班级的学生在操场角落打羽毛球,其中一个男子对身边的高壮的大学生说道。

  “民间中医?有点意思!”

  那位叫龙龙把手上羽毛球拍往胳膊上一拍,绕有兴趣地说道。毕竟作为浙南大学医学院大四的学生,在医学院都四年了,还是第一次听什么民间中医到医学院来上公开课来的。

  “我现在都后悔选中医这个专业了,太冷了,现在的人,都信西医,没有几个人选择看中医了。”李可说道。

  “李可,那你怎么选择中医系的啊?”马旭斌问道。

  “还不是我那个操蛋的愤青情怀啊,当时抱专业的时候,脑子一热,想着咱们华夏人学什么西医啊,当然是支持华夏的中医的,大笔一挥,就选择了中医,哪里知道现在中医那么不吃香啊!”

  “这倒是事实,我可是听说了,咱们中医系前几界的学长,学姐们就业情况很不理想,没几个进大医院的,好多找不到好的工作,都跑到药店当服务员了,一个月就两、三千块钱的死工资。”马旭斌说道。

  “说这些没什么用,既然选择了中医专业,现在想换都难了,咱们等会去听听民间中医的讲课怎么样,很多小说里不都说中医高手在民间吗?”龙龙说道。

  “你们说这位民间中医长啥样啊?”李可问道。

  “还不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啊,电视剧里那些老中医不都那样吗?”

  龙龙想了想说道。毕竟在龙龙的印象中,医术有些水平的中医,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几个人也不打球了,都坐在地上休息,讨论着即将要去上的中医基础知识公开课,毕竟学校请民间的中医来讲课,对大家来说都是第一次,大家都有些兴趣。

  整个医学院院校里,好多人也都听见了这广播。

  “杨梅说咱们系的事情咦?”杨雪说道。

  “我知道啊,来新老师了?”杨梅说道。

  “要不我们也去听听,民间中医,我还真没有见过民间中医讲课噢,你说他长啥样啊?”杨雪有些兴奋问道。

  “还能长啥样啊,肯定是老头一个,你还想是大帅哥不成?”

  杨梅笑道。在杨梅看来,能到学校里讲课的中医,肯定医术很厉害,中医的医术是靠年龄积累的,医术厉害的中医,基本上都是老头,老太太了。

  “你说的也是,肯定是老头子,真的没有意思。”

  杨雪说道。在医学院,尤其是杨雪报的中医系,基本上的老师都是上了年龄的人,大部分都是老头,老太太,年轻一点的,也是中年大叔级别的人物来的。

  “要不是我家里开药店,家里人都让我读这个中医的话,我才不会报这个中医专业呢,你看医院里那些中医科的主治、主任医生有几个年轻的,再看看西医那些科室的主治、主任医生,好多都很年轻的。”

  杨梅一脸郁闷地说道。本来杨梅想要报的是西医的那些专业,可是作为家里的独生女,作为家里大药店的继承人,最终的选择权不在她手里,是家里一帮大人决定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去听听吧,看看这民间中医跟学校里的这些教授们的讲课有什么不一样,看能不能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杨雪说道。

  “嗯。”

  杨梅也想听听民间中医的讲课水平怎么样。

  ……

  “呵呵,你们听听,中医系真的是没有什么人才了,现在都落魄到请民间的赤脚医生来讲课了。”

  “现在有几个人学中医的,就那些脑子进水的人才报中医系的,你不知道,好多中医系的学生都后悔死了,不少人在找关系,想转到咱们西医这边的专业来呢!”

  “谁让现在学中医的工作难找啊!”

  “也不能说中医不行,实在是中医太杂了,很多都是靠个人经验,没有个十几,二十年的工作经验,很难有所成就。”

  “十几,二十年,有那个时间,咱们这些学西医的,早就是主治,主任级别的医生了,混的好的话,都专家级别了。”

  “现在中医不行了,水平太次了,早晚是要被淘汰的。”

  “我也这么认为,要不是国家这些年扶持中医,我觉得中医估计都快退出历史舞台了。”

  “你们要不要去听课啊?”

  “我们是学西医专业的,去听什么啊?中医的课程,跟之呼者也似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啊。”

  “去啊,为什么不去啊,咱们也去瞧瞧民间中医的水平,看看他有什么水平,竟然能让学校请过来讲课的。”

  很多不是中医系的学生,都在讨论中医系请民间的中医到学校讲课的事情,毕竟请民间的赤脚中医到学校讲课,在浙南大学还是第一次。

  倒不是民间的中医的水平不行,而是民间的中医的文化水平大多不高,很多都是小学文化了,叫他们给人看病可以,要是叫他们给大学生们上课,真是难为他们了。

  ……

  医学院西面第二栋教学楼第五层楼。

  一间大阶梯教室里,陆续来了很多学生,大部分都是中医系的学生,当然也混有少量来看热闹的西医个专业的学生。

  虽说是大阶梯教室,实际上也不是很大,满打满算,也就能容纳下三百来号人,不过学中医的学生人并不多,加上很多学生看不起民间的赤脚中医,都没有来,所以现在离上课时间还不到十分钟,这个可以容纳三百来号人的阶梯教室,还显的很空荡。

  大家三三两两地坐到阶梯教室的中间及后面,前面几排基本上没有几个人坐,尤其是第一排,简直就是禁地,根本就没有人坐。

  没办法,那个位置距离老师的视线太近了,一举一动都在老师的监控之下,让这些大学生们觉得压抑。

  大家聊着天说着话,却迟迟不见神秘的民间中医老师。

  “怎么还没有来啊?”

  “还没有到十点呢!”

  “要不我们到厕所再抽一根烟?”

  “好啊,烟你出。”

  不过就在这两位中医系的学生刚站起来,要去厕所抽烟时候,教室大门走进一群人,吓得两个学生立马老老实实地在位置上坐好。

  只见由医学院院长杨纯洁带头,几位副院长,教务主任,还有很七、八位中医院的老教授,甚至还有两位西医专业的教授,一行人走进教室,在阶梯教室的第一排的位置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