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倒霉的人

  “爸爸,他用球打我。”

  见自己父亲过来了,男孩子胆子也大起来了,指着卢德鹏,哭着对自己得父亲说道。

  “你打我儿子。”壮年盯着卢德鹏问道。

  “是他先用球打我的。”

  卢德鹏有些恐惧地看着壮汉说道。毕竟这样得身高,这样得体魄,对卢德鹏有很大的压力。

  “尼玛的,竟敢打我儿子,你找死。”

  壮汉一听,这个男子真的用球打自己的儿子,立即怒了,拳头直接挥向卢德鹏。

  本来就被叶荣耀踢的受伤不轻的卢德鹏哪里是壮汉的对手啊,很快被壮汉打倒在地上,身上穿着衣服看不是很清楚,可是脸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满是被打伤的乌青,鼻子里流着血。

  “爸爸真棒,把坏人给打倒了。”男孩开心地说道。

  “儿子,对这种人,就要拳头伺候,知道吗?”男子打完后,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嗯。”

  男孩子似懂非懂地应道。

  ……

  “看来霉运符开始生效了,只是这个效果很一般啊。”

  叶荣耀看着远处被壮汉暴打一顿的卢德鹏,有些不满意地想着,叶荣耀觉得就这样暴打一顿,好像不能太体现这霉运符的效果。

  看看脑海里的时间,倒计时,还剩下十一个小时二十九分钟三十一秒。

  很快,卢德鹏从地上站了起来,忍着疼痛准备往马路对面不远处的医院包扎一下,毕竟现在这样子,实在是有些太惨了,虽然没有受什么重伤,可是这皮外伤看起来也挺吓人的。

  “呜呜……”

  卢德鹏刚走道马路边,一辆撒水车转过弯,就从他身边开过,可能是被打了。脑子有些不好使,卢德鹏就傻愣愣地站在马路边,全身上下都被撒水车上的水给喷个“落汤鸡”的样子。

  这大冷天的,被冰水这么一淋。卢德鹏冷得有些发抖,赶紧往马路对面走去,在这样下去,卢德鹏觉得自己要被冻死了。

  要知道今天的正月真的还是很冷的,这室外的气温都只有三、五度的样子。全身湿透的卢德鹏,已经冷得快受不了了。

  不过卢德鹏的霉运还没有结束,忍着冰冷快步刚穿过马路,一脚不小心掉进下水道里面去了。

  原来马路边上的一个下水道上面的铁井盖,昨天晚上被小偷给撬了偷走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换上,为了赶路,卢德鹏哪里会注意到啊,直接就掉进了下水道里了。

  “有人掉进下水道了,快救人啊。”

  很快路人发现卢德鹏掉进下水道了。很快下水道井口围着一群人,大家都很着急,不过却没有人下下水道去救人。

  毕竟下水道那么地臭,现在还那么低冷,大家都不傻,都不愿意下井底救人,大家也清楚,掉进下水道,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反正都已经打电话报警和叫救护车了,大家都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

  很快警车过来了。不过警察也没有下井底就人,也就是跟卢德鹏喊了几次话,确定他在井底还没有死,声音还是很洪亮。一时半会死不了就可以了。

  对于警察来说,这种下井底救人的活,不是自己警察干的,是消防部门做的,自己不能抢了别人的饭碗呀。

  其实是警察们也嫌下水道脏臭,都不愿意下去救人而已。

  反正死不了人。警察们也不会当什么责任,就再等几分钟,消防部门的人就要来了。

  两分钟后,消防部门和救护车都过来了。

  消防部门的人倒霉,这种脏活他们必须干,只能忍着脏臭下井底救人了。

  大概过十几分钟,卢德鹏被绑在绳子上被拉了上来,全身上下脏的很,甚至身上还可以看到人的粪便。

  反正整个人很臭很臭,围观的人,都远远地避开,都不想闻他身上的臭味。

  “这个人太倒霉了,竟然掉进下水道,没有在下面被臭味熏晕真心不错啊。”一个围观群众说道。

  “是啊,看他身上都是伤,掉下去肯定伤的不轻啊。”

  “也不知道谁那么缺德,竟然干出这种偷下水道井盖的事情,真应该把这样的人抓起来枪毙了。”

  ……

  在围观的人们议论下,卢德鹏被抬进救护车往医院开去。

  叶荣耀赶紧坐上刚才就预定的出租车上,让出租车跟上前面的救护车。毕竟到现在霉运符的生效时间才过去一个小时三十一分钟四十秒,离最后结束的时间还远着呢。

  叶荣耀想看看后面还有什么霉运在这个卢德鹏身上发生。

  十分钟后,卢德鹏被带到医院了。

  “怎么回事啊?他身上这么臭。”

  急诊室里医生皱着眉头看着躺在推车上已经晕过去的卢德鹏问道。

  “他掉进下水道了。”

  车上下来得实习医生说道。这种出去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年轻的医生和实习生,有些资历的医生都不会出去干这种活的。

  “还不把他拉下去洗洗,这样臭怎么治疗啊。”医生皱着眉头说道。

  很快,卢德鹏被拉到医院的专门给动手术的人清理消毒的地方。

  清洗人员开始把卢德鹏洗干净后,往推车上一放,突然觉得肚子有些疼了,就出去上厕所了。

  “老刘,要做手术的人清洗好了没?”一位医院的护工走进清洗房间,喊了几下都没有人回应。

  “看来老刘出去了,算了,时间紧,还是赶紧把人推到手术室吧。”

  护工也毕竟着急,毕竟医院的手术室是很紧张的,每个手术都是有时间安排的,

  “你是不是叫卢德鹏?”

  护工对躺在推车上,身上盖着被子的卢德鹏问道。刚才给卢德鹏清洗身子的时候,卢德鹏已经清醒了。

  知道自己现在在医院,洗好澡就要去做检查了,卢德鹏现在也知道自己身上很多伤,是要好好地检查治疗下了。

  “我就是。”

  卢德鹏也没有多想这个护工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姓名,就应道。

  “那就对了。”

  说着,护工就推着卢德鹏往手术室走去。

  大概过了十分钟,卢德鹏被推进了手术室,很快又有护士跟他确定下姓名,确定无误后,让卢德鹏签字了。

  卢德鹏虽然有些云里雾里,但是也没有多问,毕竟今天发生很多让卢德鹏郁闷得事情,他都不愿意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