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三百四十章 祭祖

  大概半个时辰后,桃源村叶氏一脉的车辆开进了叶氏宗祠所在的地方。

  叶氏宗祠位于邻镇观音庙旁的西边,是一个四合院的结构。宗祠大门上书对联:“行云本是人创造,骨肉全凭天降来。十魁儿允文允武,三进士宜子宜孙。”

  由于叶氏祠堂前面的路上已经停满了一排长龙似的车队,现场有几个人负责安排车辆的停靠,按着要求桃源一脉的车辆按顺序排到车队的后面。

  等叶荣耀几个人从车子出来,一位负责安排车停靠的人,在小肆儿的车窗上贴上139的数字编号,拿一根小三角形的红色小旗子给小肆儿,上面有一个黄色的大字“叶”。

  “荣耀哥,这是干什么啊?”

  马琳好奇地问道。在京城可是没有这样的祭祖的方式的。马琳有些不明白这老人给小肆儿旗子干嘛。

  “这旗子是要卡在车窗上的,这样可以向路边的人显示这是我们叶氏在扫墓祭祖,也可以防止车队走散了。”叶荣荣说道。

  其实叶荣耀有一点没有说,那就是显摆,这么多车都挂上叶氏家族的旗子,一路大摇大摆地开过去,让沿路的路人们都高看叶氏家族,知道叶氏家族人丁旺盛。

  “哦。”

  马琳点点头应道。算是明白了。

  “荣耀哥,我们进去吧。”

  小肆儿把小旗子在车窗上插好,回头对叶荣耀说道。

  “走吧。”

  叶荣耀带头带着大家往前面叶氏宗祠走去,现在叶氏宗祠外面的人很多,基本上都是叶氏宗祠的人,平时里宗祠都是很安静的,一年中最热闹的就是今天。

  进得门来,是一个很大的铺砖明堂,有松柏参天,两旁是厢房,正北是三开间的大堂。宗祠后面是个小花园,有杏树、果树、核桃数、榆树,冬青、牡丹、月季和芙蓉等花木。

  大堂是最高大的建筑,堂内正北墙上一张明朝叶氏先祖的画像,穿着官服,只要当什么官,叶荣耀就不知道了,画像下一排靠墙的供桌,桌上摆满了祖先牌位,从明朝的祖先开始依次排放。

  供桌前,是三尊敬香火的青铜大鼎,再前面,是七个一排的棉纱方垫子,前后总共两排。

  西面墙壁上是祖训,无非就是一些诸如此类的,不赌、不抽大烟、不准汹酒、不忘祖、重人才、找机会、办事中庸、做人仁厚;为人随和、对人行善,信奉义信利等道理。

  东面墙上是祖先的一首词:一潭水,洗濯世代尘灰;半山碑,呵护庇佑后辈。云转峰回,日斜霞飞,方圆恬适美。功名利禄勤勉追,平淡生活不受累。守常规,循环理精微。

  叶氏宗祠的开支都是靠叶氏各支脉供养的,当然也有叶氏家族里财力雄厚的人捐献的。

  叶荣耀带着四人在宗祠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祭祀的开始。

  上午快九点钟的时候,整个宗祠里,已经有很多人了,叶荣耀大概估计了下,最少不下于八百来号人。

  叶氏宗祠里连接着叶氏七条支脉,主要是以始族下面的七个儿子,每一儿子下面的后代为一个分支,现在人丁多了,分散的厉害,又出现了几个小分支。

  在旧时代,还有主脉和支脉之分,进入新社会了,主脉人丁不旺盛,慢慢地被各支脉给盖过去了,现在也没有主脉和支脉之分了。

  九点钟整,随着宗祠的铃声敲响,本来还有些吵闹和来去走动的人,都安静下来,静静地等待祭祀的开始。

  今天的祭祀的主祭由现在的叶氏宗祠的主事叶德源,他是整个叶氏宗祠的负责人,德高望重,叶荣耀听说他在五十岁的时候,就搬到宗祠里住,平时打理宗祠的事物,已经有二十年了,现在七十来岁,身体还非常地硬朗。

  祭祀开始前,让宗祠的派人从前院水井中吊水上来,再到入铁皮脸盆中,每个族人都要洗脸净手,洗涤后,祭祀开始了。

  先是各支脉的主事的男人出面,双手前伸恭敬地先将供品摆上供桌。供品主要是水果、吃喝、纸钱、肉类、烟酒茶等。

  各支脉的主事的男人各点燃了三柱香,跪在祖先牌位供桌前的棉纱垫子上,抬头仰脸,双手高举着香火,叶德源开口述说给祖先的祭文:

  “我们叶氏的祖辈各位先人,你们的子孙后代,今天聚集在一起,该来的和能来的都来了。”

  “大家来孝敬你们了,来看望你们了,给你们送钱来了,给你们送吃喝了,给你们表表子孙后代的孝顺来了。我们时刻都惦念着你们好生养育我们的恩德,培养我们的功劳。”

  “尽管子孙后代不成器,没有做出给你们长脸的大事,但我们也没有给你们做出丢脸的事。虽然我们没有成为国之栋梁,衣锦还乡,没有象您们出过进士、文武的举人,官至皇亲贵宾、知府、知县,干出了许多的丰功伟绩,恩泽乡亲,但我们也是尽力而为,并且正在不断努力创造着。”

  “子孙后代虽说没有你们那么大的能量和机遇,但是我们也在努力奋斗着,每天都在牢记着您们的教诲,时刻都在辛勤劳动,勤俭持家,严于律己,宽松待人,严格教育和要求我们的后代,使他们不忘祖辈的家训和遗愿,将我们叶氏家族的精神、品德,代代传承,发扬光大。”

  “诸位先祖们,蒙受你们的阴间关照,子孙后代过的踏踏实实、平平安安、人口兴旺、健康长寿,不欺外乡贫病之人,同乡里和睦相处,不怕权贵恶霸的迫害。”

  “但是,眼下子孙们的日子过得还不是太好,我们还远未成大器;你们不要生气,希望祖上在阴间保佑我们,在上苍诸神灵前替我们祈祷好的未来,望我们在将来过上富足安乐的日子。”

  “今天给你们送的钱财较少,粗茶淡饭,请不要嫌弃;来年日子过好了,我们会孝敬你们更多更好的,这个,你们放心。”

  “接下来,让你们的子孙们给你们说说心里话,话好话糟不要计较,不管你们要打要骂,但是你们不能不祝福,他们将日子过到人前头,那才是你们有脸面。”

  “我们有决心,也有能力,将未来的日子过好。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印证祖先求得的卦相,大师查核出来的祖坟脉气,你们的子孙后代一定会借你们的东风,做出更大的功德,过上更好的生活,给你们脸上增光的。”

  “一切的一切,都拜托祖先了!”

  叶德源讲述完祷告的文词,一起同各支脉的主事们向祖宗牌位跪拜了三拜,双手高举过头,面色和悦的将点然的香,插入供桌前的大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