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打八仙

  “什么是‘打八仙’啊?”马琳好奇地问道。`

  “这个‘打八仙’是玟州地区戏剧演出的一个特点,现在在大剧院里已经看不到了,只有在农村里还是能看到的,很有意思的,等会你就知道了。”叶荣耀笑着对柳箐箐和马琳几女说道。

  虽然柳箐箐嫁到农村快两年了,也是第一次在农村里看戏,毕竟桃源村已经很多年没有起戏了,在叶荣耀变好之前,柳箐箐又没有出过桃源村,所以也没有看过农村放戏,她和马琳一样特别地感兴趣。

  “是啊,箐箐姐,琳琳,农村起戏的场戏是‘打八仙’,特别有意思,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农村放戏,尤其是‘打八仙’,会往下面撒糖,小孩子都很喜欢,你看戏台边上围着很多小孩子,都是在等八仙们糖呢,我小时候也是围在那儿等糖。”

  叶舒婷一脸兴奋地对马琳和柳箐箐说道。村里放戏,让叶舒婷回想起自己小时候有趣的事情。

  “老公,你小时候是不是也围在戏台边上等糖。”柳箐箐看着叶荣耀笑笑地问道。

  “对啊,那时候村里都还很穷,小孩子很少有糖果吃,难得有这样的好事,大家肯定不会放过的,那时候,附近几个村子,只要有起戏,场戏‘打八仙’大家都不迟到的,都会早早地在戏台边上等的八仙撒糖。”叶荣耀点头说道。

  “荣耀哥,要不我们也去抢糖?”马琳提议道。

  “老公,我们也去吧?”

  柳箐箐看着叶荣耀说道。柳箐箐也想体验下抢糖的乐趣。

  “你们去抢吧,我就在这里看着就好。”

  叶荣耀说道。毕竟现在叶荣耀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这脸面比以前薄了很多,现在怎么说自己也是村里的一号人物,这种丢份的事情,叶荣耀可不好意思去干。

  “箐箐姐,马琳,我们去就好了。你看戏台下面可是有很多村里的妇女,她们也是要抢糖的,大家都说这八仙撒的糖可是幸运糖,吃了能走运的。”叶舒婷说道。

  “荣耀哥。你不去?”马琳看着叶荣耀问道。

  “你们去就好了。”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叶荣耀可是很大男子主义的,这种丢脸的事情,叶荣耀是坚决不做的。

  “我们走了,老公,你帮我们看好位置哦。”

  柳箐箐站起来对叶荣耀交代一句后。§◎就拉着马琳和叶舒婷她们往戏台前面走去。

  七点钟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戏台四周围满了人,整个戏台上下都热闹的很。

  头场戏“打八仙”,讲的是王母娘娘举行蟠桃盛会,王母宴请各路神仙。最先出来是四值功曹四位天神。

  然后6续上来如玉皇大帝,王母,福、禄、寿三星。送子娘娘,魁星,小刘海,财神,关公等等。

  然后,依次坐在戏台上摆好的几张很高的椅子上后,唱着一段戏文,完毕,小刘海上来了,是十来岁的小孩子扮演。不过这个角色也相当辛苦,要在台上原地翻好几个跟头。之后再各路神仙一一还礼,走向幕后。

  然后由单人上来了,先是魁星出场。魁星是主管功名科举的神,戴着面具,一手拿毛笔,一手拿墨斗,这个要在戏台上跳的,还要时不时拿着笔在空中写着什么。这也是人们向往一种加官考取功名的愿望。

  接着出来的应该是天官吧,也戴着面具,面具为白色,笑脸状。每一位上场后面的节奏音乐都不同的,都是有固定的。

  这位天官上来后,向几个方位先鞠躬,然后再拿起桌上放好的字,向大家展示,一般是“五谷丰登,丰调雨顺”等字。然后又放回桌上,再鞠了一躬,慢慢走向幕后。

  接下来上来二位仙姑,扮演的是哪位神仙叶荣耀也不太清楚,要表现似乎像磨米,织布等动作,然后又一位抱起小孩,一位又拿着一顶状元帽。

  叶荣耀看不大懂,不过大概能估计出意思,就是送子和考状元的意思,古代人很重视传宗接代和金榜题名的。

  接下来后面的音乐变的异常高涨,手端金元宝的财神上来了,身穿黑袍,戴面具。

  很有意思,他会故意指着台下的观众然后伸出手似乎说把元宝给他,又马上收回。

  这样来回几趟后,他会挥手向在一旁等候的人叫上来,,在农村“打八仙”都是有人包的,包的人才可以上来拿这元宝,然后得给扮演财神的人红包换取元宝。

  然后,扮演财神的人会拆开红包,一张张地拿出钱,数给大家看,然后二袖一卷,走向幕后。

  这包“打八仙”的人,一般都是村里有钱的人,毕竟当着这么多父老乡亲的面,这红包里的钱是要一张张数给大家看,没有三、五千的,都不好意思包这个“打八仙”了。

  要不然会被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笑话的,今天包这个“打八仙”的人,叶荣耀也认识,是叶荣楷,是村里很有钱的人,在外面办工厂,家产听说都有上千万了,早就在城里买房子了,都住在城里,这次过年回家陪老人过年,刚好遇上村里起戏,这包“打八仙”被他给预定了。

  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特别地在意这种吉祥的事情,从刚才“财神”数的钱数看,有八千块钱,算是个不小的红包了。

  接下来就是打八仙的最后一个项目了,拜堂,是两对新人,戴凤冠霞帔,生宫花纱帽、红官衣向观众行拜堂礼,然后把早已摆于台前的水果,啤酒,糖等各类吃的端走。

  当然还有红包,也要拆开,一张张地给观众看,这个红包跟刚才的红包不一样,这个红包是给拜堂的新人的,一个红包有八百块,两个红包一千六百块钱,是村里的老人协会出的。

  然后就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环节,就是分糖,这里要把糖拆了,两对新人把糖散向下面的观众。

  此时下面围满了十来岁的小孩子,个个都跳着,上面洒下糖后,个个抢的不亦乐乎,也有很多妇女也在抢糖,倒是没有什么成年男人去抢糖,毕竟男人都好脸面。

  叶荣耀关注着自己的老婆她们,只见她们在戏台下面抢糖抢的不亦乐乎,比那些还孩子们都活跃。

  ~~~

  今天家里请客人酒喝多了,晚上又到姑姑家喝酒,更新迟了些,请见谅。还有一更,因为现在时间已经十点多了,第三更估计要到十二点以后了,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