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妇 > 第1576章

  “一个,我的。”

  平平再指指安安手上的,“安安的,一个。”

  这个熊孩子还真的是很会抓语病,龚瑞妮真的是要气的吐血,可是偏偏还不能说他说的有问题。

  “呀,你让安安选。”龚瑞妮示意赵旭然继续把平平抱走。

  龚瑞妮是好声好气的和闺女商量,“安安,这个不好,我们重新选。”

  “选个安安你自己喜欢的。”龚瑞妮想要把东西从安安的手里拿走。

  不得不说平平这小子还算是靠谱,没有给安安选个离谱的东西。

  可是寓意不错,也不是安安选的。

  安安紧紧的抱着东西,不停的摇头,不管龚瑞妮如何说,这丫头就是不放手,可把龚瑞妮给气的。

  “安安。。。”唉,闺女啊就是不能出口狠狠的说一通,如果是平平的话,龚瑞妮是绝对不客气的骂一通,然后把东西拿走。

  但是换成自家俏生生的闺女,龚瑞妮可不敢。

  无奈的龚瑞妮也只能示意赵旭然上前劝说。

  不知道是安安大概觉得再坚持不好,还是她比较喜欢赵旭然的关系,竟然真的就这么的把东西放了下来。

  龚瑞妮那个酸啊,明明是她生的闺女啊,明明是她陪的时候比较多,可是为何就是喜欢赵旭然。

  难道是同性相斥的关系?就在龚瑞妮心里要多酸就有多酸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

  安安竟然在赵旭然把东西放好后,再次扑了上去,拿在手上。

  这是啥意思?这丫头都学会用曲折的手段来完成她的目的吗?

  龚瑞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真的是让人太惊讶。

  “安安,这个。。。”合着折腾了半天,最后还是这样,真不知道当初那么坚持干嘛。

  “安安喜欢,哥哥选的。”安安委屈的站在桌子上,可怜巴巴的看向大家。

  啊啊,怎么闺女会说话了,龚瑞妮惊呆了。

  赵旭然抱着平平的手也差点一松,要不是想起手上还有平平,真的会手一松。

  “安安,你会说话了。”龚瑞妮那个激动,之前她还在担心自家闺女咋不说话,真的急死人。

  哪怕赵旭然不停的安慰说等安安会说话,指不定就是说句子,可是那时候包括赵旭然都没有当真。

  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就在安安一周岁的时候说的,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惊喜。

  “安安,喊妈妈。”龚瑞妮激动的扑了上去,也不管闺女拿的东西是平平选的这事。

  抓周有安安会说话重要吗?绝对没有安安会说话重要。

  “安安,喊爸爸。”

  “安安,喊舅舅。”

  就连在拍录像的龚嘉欣也忍不住了,“喊我大姨。”

  说了那么句话后,安安竟然再次哑巴起来,不管龚瑞妮如何劝,她就愣是不愿意再说话。

  要不是有录像,外加有这么多人听到,龚瑞妮都以为是她的耳朵再次出现幻听,不然怎么之后就愣是没有再出声。

  “安安。”既然知道闺女会说话,龚瑞妮是狠狠的发扬了一边狗皮膏药的特征,拉着安安就是不停的说。

  只把小丫头是气的直翻白眼,“妈妈。”

  “爸爸。”

  “舅舅。”

  “大姨。”

  “累,不想说话。”说完,安安就趴在龚瑞妮的怀里闭眼。

  这次不管龚瑞妮他们如何折腾,她就是不睁眼,而龚瑞妮他们都惊呆了。

  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安安不愿意说话,竟然是觉得说话累。

  “这个丫头。。。”龚瑞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都是自家闺女,难道她非要说自家闺女是个懒闺女吗?

  “你啊。”龚瑞妮那个无奈,“你总不能总让你哥哥当你的翻译吧。”

  龚瑞妮很是无力,你说男人宠闺女就算了,怎么平平也是这么的宠安安。

  不管龚瑞妮如何说,安安就是趴在龚瑞妮的怀里不说话,大有一副不管你们如何,我就是不说话的架势。

  龚瑞妮眼神示意赵旭然把这个任务给接了下来。

  “那个闺女会说话就成了。”赵旭然听到闺女开口说话都不知道开心成啥样。

  “懒的说话真的问题不严重。”赵旭然耐心的劝龚瑞妮,“其实今天咱儿子表现的不错。”

  “你看他抓了一个算盘,是弄钱的好手,正好契合咱家的身份。”

  “咱闺女抓了一套彩色笔,以后正好可以当画家,和她妈妈一样厉害。”

  这话说的真的不是一般的甜啊,不过么,抓算盘的寓意是不错,关键的问题是对平平来说,这个算盘应该有别的用意。

  龚瑞妮示意赵旭然去看他儿子此刻在干嘛,这一看赵旭然真的是控制不住。

  “我总算明白为何选这个。”赵旭然意味深长道,“我就说这个抓周真的没有意思。”

  “啥未来的前途如何,我看纯粹就是选个他喜欢玩的玩具而已。”

  “预计这个算盘没有多久就要散架。”看了眼此刻在儿子手上好好的算盘,赵旭然表示真的不看好这东西在儿子手上存活的日子。

  “能过今天就不错了,唉,也真是的,不知道这孩子的战斗力吗?”

  “真的应该给他买个纯金打造的金算盘。”

  纯金打造的,自家姐姐还说低调,这哪里是低调啊,害死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我是土豪我是土豪的气息。

  “纯金的太奢侈,就平平那个力气,哪怕是石头打造的,我预计也存活不了多久。”

  “还是木头的好,坏了也就坏了,如果是金子,到时候滚的到处都是,那可都是钱。”

  “卖了这小子都赔不起。”赵旭然一点都不看好自家儿子,真的不是一般的败家。

  “等他再大大,给他买的玩具,要告诉他钱,然后坏了一个就要让他赔钱。”赵旭然现在没有想过要去纠正儿子这个习惯,反正再过些日子就会让他哭不出来。

  我的妈啊,龚瑞智之前就在疑惑怎么平平这么不停的破坏玩具,姐夫那头竟然没有半点意见,合着是在这里等着平平。

  “如果不够赔咋办。”至于是否会让上面的老佛爷他们同意,龚瑞智真不觉得这有难度,只要是姐夫他们执意要做的事,还真的没有搞不定的。

  “有欠条。”赵旭然老神在在,“顺道算上银行同期贷款利息。”

  “复利计算。”

  我的妈啊,龚瑞智惊呆了,这当爹的真的不是一般的狠啊。

  重点是自家老姐都没有意见,这年头啊,当个孩子真不容易,直接经济制裁就够他们喝一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