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圣手国医 > 第962章 这是你家姑娘?

  “现在,你们居然不要新鲜的蟠桃,而是去要那三百万美金!一群煞笔!三百万美金很多吗?一枚新鲜的蟠桃,在华夏国武修两道,别说三百万美金了,五百万都不一定买得到!”

  “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厉害吗?”

  “实话告诉你们,我去翻那些华夏人佣兵团的垃圾桶了!”

  “我捡了他们两个桃核吃!嘎嘎嘎!”

  众人:“……”

  捡了两个桃核吃!就值得这么大张旗鼓的宣扬出来?!

  疯了,简直是他吗疯了!

  “我必须要换到一枚蟠桃,一枚新鲜的蟠桃,谁阻挡我,就是跟我过不去!”

  “挡我者死!!”布莱克挥动长刀!

  几乎相同的场景,在全世界每一个角落中陆续出现。

  足足持续了半个月左右,这场针对白狼帮的大屠杀,才算是渐渐走进尾声。

  而秦北付出的,不过是自家树上长出来的几枚蟠桃而已。

  “十五个,十六个……”

  十棵蟠桃树,每棵树上结了十来个果子。

  最多的一棵树,结了十八个果子。

  仅仅是一次收获,就足够秦北把整个国际佣兵界折腾的天翻地覆了。

  “可惜,这么多蟠桃,那个喜欢吃蟠桃的侯雨薇却已经不在了。”

  一边采摘蟠桃,秦北的心思,开始飘忽起来。

  “一时间也用不了这么多,留下一半给老唐吧,也算是有个念想。”秦北把一半的蟠桃放在七星梧桐树下。

  佣兵界的混乱局面,秦北暂时还并不知情。

  而真正的大混乱局面,也是在阿娇发出悬赏令之后十天左右的事情了。

  现在,阿娇才不过刚刚发出悬赏令而已。

  悬赏令发布的时候,阿娇问起秦北,用什么当彩头。

  秦北随口就说了个蟠桃,说完之后,便跑进自己的芥子戒空间之中,亲自采摘收获来了。

  而这时候的秦北,还没有想到,作为悬赏彩头的蟠桃,会引发这么大的动荡。

  在秦北看来,用蟠桃做彩头,大概会有一些武道修道中识货的,会去追杀白狼佣兵团的成员,但却从没有想到,为了一枚蟠桃,会引发如此巨大的动荡。

  整个佣兵界彻底混乱了起来。

  事后统计,白狼佣兵团总计一百零八人,全员覆灭,无一生还。

  但直接间接因为这场动荡引起来的,其他佣兵团的伤亡,达到了一千三百二十九人!!

  这一千三百二十九人之中,只有不到五十人,是因为和白狼佣兵团的对决中死掉了的。

  其余的,都死于自己人的暗杀,以及来自其他佣兵团成员互相之间的刺杀!

  而白狼佣兵团成员的脑袋,黑市价一度飙升到一千二百万美元一颗!

  甚至,还因此滋生了一种“钓鱼招募”的古怪事件!

  首先发明钓鱼招募的是来自白俄的“黑熊佣兵团”,白狼佣兵团出事的时候,正好恰逢黑熊佣兵团每年一度的“招新”工作,有一个负责“招新”的家伙突发奇想,把自家招募的招募书改成了白狼佣兵团的,忽悠人在上面签署名字之后,又把人杀了,用人头骗了美金七百三十万,不过可惜很快就被人拆穿,那负责招新的家伙,到手的美金还没有来的及花销出去,就被人砍了脑袋……

  这些都是后话,准备完了这些之后,秦北又约见了这座城市地下势力的领头人乔志远——而这时候,秦北还并不知道,乔志远就是曾经白狼佣兵团的退役团长,乔志远也还不知道,白狼佣兵团正在面临一次团灭的危机。

  当然,也正是因为乔志远已经过腻歪了佣兵团的生活,选择了在这座城市隐居起来,也因此侥幸逃了一命,当真是福祸相依。

  秦北交代乔志远保护一下张翠花母子,乔志远自然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秦北想了想,取了一枚蟠桃,送给了乔志远。

  “只要张翠花母子二人平安,以后每五年,便会有一枚蟠桃相赠。”

  秦北叮嘱说道。

  “蟠……蟠桃!!!”乔志远眼珠子都瞪圆了,双手捧着接过来,兴奋的差点当场晕过去。

  只可惜乔志远并不知道的是,五年一枚蟠桃,就让他兴奋成了这个样子,而这些蟠桃,却不过曾经是侯雨薇平时吃着玩的水果而已。

  至于韩冰雪那边,反倒是不用去刻意叮嘱了,韩冰雪以及韩冰雪的手下们,早已经知道张翠花的男人田扒光,其实是雕龙局总部四爪三星级别的高级领导,对于这种级别的领导家属,雕龙局支局的成员,自然是要多加保护,甚至还有可能因为张翠花的存在,这座城市的雕龙局支局,还有可能升格为雕龙局分局也说不定。

  次日。

  休息了一个晚上,秦北带着阿娇两人,离开了这座城市。

  中午时分,两人到了京华市。

  “这就是你下山之后到达的第一座城市啊。”

  阿娇四下里打量着,一切都显得那么新鲜。

  和张翠花蜗居的那座小县城不同,京华市相当繁华,和京都市,京门市三市,并称为华夏三京,其中京都又名燕京,乃是三京市之中最为繁华的一个,京门市有着优良的海港,商业气息十分浓郁,至于京华市,是三京市建成时间最晚的一个,但却有着全世界最大的科技产业园区,而且近年来一直在扩建,从来没有停止扩建的脚步。

  秦北这次是悄悄的过来,并没有通知任何人。

  回想起来,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回来看看了。

  细细想来,真要是想着通知什么人的话,还真没有几个能够通知的。

  二十七岁了依旧喜欢穿校服,喜欢去中学校园里泡妹子的苏小贝——也不知道现在这个爱好改变了没有。尤其是苏小贝的哥哥苏百岁,也不知道神智恢复的怎么样了,是不是依旧还只有小学生水平。

  医学大拿,发表柳叶刀文章就像是逛自家后花园的顾倾城,现在人应该在米国,和白兰度博士,做“基因剪刀”和“华夏中医药”融合方面的研究,顺便还得抽时间照顾法国的葡萄酒庄园。

  曾经的小警员苏琳琅,现在已经摇身一变,成了雕龙局的首座,掌控着偌大的局面。

  苗疆蛊王谷苗苗,天生歌者侯羽倩,都在山南省荷花山邀月峰的山南白家驻地,勤加修行。

  现在,留在京华市主持秦北的生意的大局的人,只剩下一个唐吟月,唐啸天唯一的妹妹!

  当然,除了这几个女孩子之外,秦北还是需要去拜访一些人的。

  第一站,秦北就率先去拜访了顾倾城的爷爷,顾云川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精神状态还算不错,儿子儿媳历经波折,都已经回到国内,现在已经被聘任为京华大学医学院的教授,秦北过来的这个点儿两人都去上班了,并没有在家。

  巧的是高三登那个老货,一如既往的在顾老爷子家蹭吃蹭喝,秦北敲门进来的时候,两个老人家正在院子里下棋呢。

  见到秦北过来,两个老人自然是欣喜不已,拽着秦北非要他留下来吃午饭不可,秦北推脱不掉,便留下来共进午餐。

  看到秦北过来,顾云川和高三登两人棋盘一推,棋都不下了,拽着秦北评理。

  吵闹了一番之后,秦北好不容易才听明白了这两个老爷子在吵些什么,原来,平时以收集整理古方为主业的高三登,不知道从那座老坟头里扒了一本古籍出来,记载了一些从没有在历史记载中出现的中医古方。

  高三登如获至宝,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的研究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最后在一个方子上卡住了,那个方子的主药,写的是“龙鳞三片,龙涎一两”!

  高三登拿着这个方子和顾云川一起商量,顾云川表示,所谓龙鳞,应该是蛇蜕一类的东西,龙涎大概是龙涎香的简写方式,对此,高三登暂时表示同意,便按照顾云川的说辞,用蛇蜕和龙涎香配置了一份药物出来,结果药性方面,非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还引发了不小的副作用,导致以身试药的高三登足足住了半个月的ICU病房,差点把自己小命都交代了。

  高三登痊愈出院之后,顾云川表示,这本古籍肯定是假的,是人为做旧,弄一些似是而非的方子骗人来着。

  但高三登却觉得这本古籍应该是真的,之所以配置的药物出现了问题,应该还是在“龙鳞”和“龙涎”两种主药上面,高三登说,龙鳞绝不是什么蛇蜕,龙涎也不可能是龙涎香,古人不至于在这么关键的地方出现这种差错。

  顾云川就说那你去找龙鳞和龙涎来啊,有本事你就找来配置一个啊!

  高三登就傻眼了,这玩意你让他上哪儿找去?

  “所以我就说,这方子绝对是骗人的。”

  “不会不会,最主要的原因我觉得还是没有配置药方的主药!”

  两个老爷子一边说着,再次争吵了起来。

  “秦北你评评理,谁说的对!”两个老人针锋相对。

  秦北道:“这个简单啊,做一份出来试试药性不就知道了?”

  “说的轻巧,你去找龙鳞和龙涎啊!”

  “可以啊!”秦北随口应道。

  “看,你也……你说什么?你确定你能找到龙涎和龙鳞?!”两个老爷子都有些傻眼了。

  “找个碗来。”秦北说完,顾云川已经示意家里的保姆去取一个碗过来。

  “这是你家姑娘?”顾云川有些迷茫的看着和秦北同来的阿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