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244章 邪不压正

  “这么说,悬棺女尸的发现跟你也没有关系了?”赵玉问了一句。

  “什么意思?”林承业顿感意外,“不是说什么,不小心被电线杆砸开的吗?难道……不是巧合?”

  “没什么,只是问问……”赵玉琢磨着解释道,“因为按照逻辑来讲,你需要先把悬棺女尸的事情挑明,让警方捉到岳永年,然后再派白朗去撞你姐姐。

  “所以,我以为,悬棺女尸的发现,也是你设计的呢!”

  “当然不是了!”林承业说道,“这件事只有我和白朗知道,我怎么可能再去雇佣更多的人?

  “在我的原计划里,本来是用匿名信的方式举报的,后面还想了几个方案,但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呢!

  “而且,当时我姐忽然去首都开会去了,时机不对!”林承业说道,“另外,我当时还有另一个打算,那就是岳永年会否为了我那一亿承诺,而铤而走险!”

  “岳永年?”赵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顿时引起了好奇。

  “警官,在你们起诉岳永年的时候,别忘了给他加一条罪名。”林承业说道,“为了让我相信悬棺厌胜术的威力,我姐前几次的生病,应该都是他们鼓捣的!

  “只不过,由于岳永年连白朗也没告诉,所以具体的实施手段,我不太清楚,但肯定是他们做的!

  “当时,我们刚刚放进第三具尸体,他们就对我姐姐动手了,害的我姐一连住了好几次院!”

  “哦……真是太阴损了!”崔丽珠气鼓鼓地说道,“这几次,你姐得的都是妇科暗疾……这帮人,实在太下三滥了!”

  “哦……”林承业也终于领悟,“怪不得,我怎么也打听不到,我姐到底得什么病呢!还真是……够下三滥的!”

  “所以……”赵玉双手拄着桌子,威严说道,“你设计悬棺案,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寄希望于,岳永年会为钱,而动手杀了你姐姐?”

  “是啊!”林承业看了陈律师一眼,“我和岳永年的交易,只是悬棺厌胜,却并不是买凶杀人!所以,如果他们真的动手杀了我姐姐,也没我什么关系!”

  “胡说!”陈律师实在忍不住,又激动地说话了,“怎么可能没关系呢?那一亿酬金不就是买命钱吗?不管事出何因,但最后的既定事实还是谋杀,你根本逃脱不掉的!”

  “可我,并不是这么想的,”林承业淡然地说道,“第一,我的钱,是用来买他悬棺厌胜的,虽然也是害我姐姐,但我并没有指示任何人去杀人!我有最好的律师团队来打官司,我不相信,法庭最后会按照买凶杀人的罪名判决我!

  “第二,我认为,就算岳永年真的想动手杀我姐姐,也必然会做得极为小心,没那么容易被警方抓住!

  “正因为这样,我更加不可能找人把悬棺女尸提前暴露出来了!”说到此,林承业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些失控了,只是自己还没有察觉出来……

  “当第6具尸体被放进悬棺之后,我曾考虑过许多种对策。

  “比如,先把白朗的妹妹送往英国,以此稳住白朗,再慢慢观察情况,制定更好的计划;亦或者,逼迫岳永年继续寻找第7具尸体,迫使他们铤而走险等等。

  “正因为这样,白朗当时还一直还在殡仪馆上着班,等待着我的指示。

  “但可惜的是,随着那个该死的电线杆砸开悬棺,露出女尸,我这些对策和计划全都泡汤了!

  “悬棺女尸一出,立刻轰动天下,警方甚至还派了你们刑事厅的人来调查。”林承业摇头言道,“唉!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选择铤而走险,让白朗去按照原计划行事了!

  “事情一直不顺,可我仍然执迷不悟!我这人就喜欢挑战,越是困难重重,我就越想大破困难,坚持到底。

  “于是,在悬棺女尸暴露之后,我便派了白朗去我姐常去的西餐厅那里守候,准备动手!

  “对于这一点,我一直做得非常小心,为了彻底撇清关系,在决定动手之后,我都再没和白朗联系过,只是一心想着如何控制住岳永年等人!

  “可最后……呵呵……”林承业一声苦笑,整个人颓废了下去,无力地说道,“岳永年竟然给我来了一招釜底抽薪,居然假扮警察逃脱了!

  “而你们特调组也是真的厉害,才短短几天,便查到了我的头上,不但抓住了岳永年,而且把我也关押了起来!

  “说实话,”他抬起头,表情复杂地看了赵玉一眼,“当时,在游艇上抽烟的时候,我的内心一直处于挣扎状态,我当时真想赶紧联系白朗,让他住手!

  “可是……可是……我害怕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而且,我……我……我还有那么一丝侥幸的希冀,希望,你们永远都怀疑不到我的身上来,”林承业惨笑着说道,“虽然充满了意外,但我始终觉得,我还能像以前那样,最终逃脱法律的制裁。

  “呵呵……想想看,”他惨然言道,“白朗担心他妹妹的病情,他是不可能对警方老实交代的!

  “而且,就算交代,也因为我们的敌对关系,无法成为有效供词,我想的……呵呵呵……是不是挺完美无缺的?

  “可我万万想不到,白朗居然也留了后手……这……这真的是命吗?”

  “这不是命,这是邪不压正!”赵玉淡淡地说道,“一个人不信鬼神,努力争取是没有错的,但至少要看看什么目吧?

  “像你这样,为了杀人而努力,怎么可能成功呢?”

  听到此话,林承业好像瘪下去的皮球,顿时萎靡。

  “再问你一个问题,”赵玉严肃冷冽地问道,“第7具女尸……真的和你们没有关系吗?”

  “嗯……至少和我没有关系!”林承业颓然地点头说道,“但岳永年和白朗,我就不敢保证了!”

  “那……”崔丽珠也好奇地问了一句,“既然整个悬棺厌胜的骗局,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为什么非要用女孩的尸体呢?

  “如果是任何人的尸体都行,那你的计划不早就完成了吗?何必非要等上两年呢?”

  “嗯……嗯……”闻听此言,林承业忽的睁开眼睛,忖思着说道,“还……还真是这么回事……我……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崔丽珠无语。

  “哦……”林承业想了想,这才领悟般地说道,“可能是,我觉得选用女孩的尸体,难度会更大一些吧?

  “或许,我觉得有难度的事情,才会让岳永年等人干得更加投入,更加卖力吧?如果钱赚的太容易,或许会让他们产生怀疑!

  “亦或者,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想要让悬棺女尸看上去更加完美?

  “也或许……”林承业痛苦地闭上眼睛,一滴眼泪,再次从眼角滴下,“我内心深处,并不想真的让我阿姐死掉,所以才拖延了那么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