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魂帝武神 > 第三千一百二十九章:攻守兽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萧逸心头惊骇连连,短短时间,竟是屡落下风,甚至数次致命危机。

  换了个别的同层次修为实力武者,绝对做不到这只狰狞妖兽的地步。

  萧逸再不敢放松半分警惕。

  瞬间结束战斗,只会是如今唯一的办法。

  这里是萧家族地内,并不适合这个层次的战斗,他也因此畏手畏脚。

  这头狰狞妖兽,又诡异如斯,凶悍到极点。

  如今,哪怕发生任何意外,都绝对是他不愿承受的。

  “冰鸾剑。”萧逸眯着眼,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大不了这一二年的修炼付诸东流。

  亦大不了自己拼个垂死之伤,付出极大代价。

  心中这道念头刚闪过,空气中,那抹惊人的危机感忽然间消散须弥。

  那狰狞妖兽,竟是再度止步于原地,僵硬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鲜血。

  那是从萧逸腹部中抽出所沾染的血。

  凶悍的目光,再度抬起,看向萧逸。

  僵硬的话语,亦再度响起,“小…主…人…”

  狰狞妖兽,仍旧是凶光毕露,可眼中却再无半分凌厉和战意。

  “什么?”萧逸眼中冷意不减。

  即便这头狰狞妖兽古怪地停下了攻击和散去了气势,但妖兽向来狡猾,萧逸自不会有半分放松警惕。

  锵…

  萧逸仗剑而出。

  在冰鸾剑至这头妖兽身前一瞬,他便会调动剑内力量。

  如此,可以缩短冰鸾剑带来的反噬时间,自己也少遭些罪。

  但,萧逸的剑,却猛地一顿。

  冰鸾剑锋利的剑尖,已然抵在这头妖兽的咽喉之前。

  以冰鸾剑的无坚不摧之神兵锋芒,,瞬间便可取这头妖兽性命。

  可,这头狰狞妖兽却是不躲不避,甚至毫无动作。

  那铜铃般的骇人眼眸看着冰鸾剑,一如之前,带着忌惮和畏惧。

  “当真不躲?”萧逸眉头一皱。

  昂…

  一声厚重吼音。

  那是巨象法像的声音。

  “你说它没有骗我?”萧逸未重蹈覆辙转移目光,仍旧凝视这头狰狞妖兽,疑惑而问。

  巨象法像点了点头。

  萧逸略微退后一步,冰鸾剑剑尖也退了些许。

  狰狞妖兽,此时方有了动弹,但却不是攻击,而是转过身,僵硬地走回至中心范围。

  一如之前,伫立如雕像。

  萧逸愣了愣。

  但,剑未收,亦仍旧未敢放松半分警惕。

  心神中,传来巨象法像的传音。

  萧逸皱着眉,“你说它叫攻守兽?是你的近亲?你没有认错?”

  萧逸眉头皱得紧了些。

  说起来,这妖兽雕像,确实有些像猛犸法像。

  巨象法像,是他从巨象老妖尊手中得到。

  但从巨象老妖尊口中所说,这些法像,原本并不属于他们的巨象一族,反倒是来历神秘。

  这些法像,是圣器,但却也是活物。

  巨象老妖尊所说,乃是可以当它们是有生命的圣器。

  如今,这头妖兽雕像也是如此。

  在他的判断中,这妖兽雕像,里头充斥着生机,明显是活物。

  但静立时,又生机全无,宛若真切的雕像,乃是一死物。

  这和巨象法像根本一模一样。

  萧逸皱眉思索着。

  巨象法像,哪怕最巨大的那头猛犸法像,也不会说话,只能依稀僵硬地吐出一两句。

  但巨象法像早已认萧逸为主,还‘住’到了他的小世界中,故二者有所联系。

  萧逸也可凭此知晓巨象法像的意思。

  此时,巨象法像传音不断。

  萧逸微微点头。

  半晌。

  萧逸大致明白了这只妖兽雕像到底是什么东西。

  攻守兽,最珍稀的存在,比它们巨象法像还要珍稀得多,世间寥寥无几。

  “攻守兽,沾血即疯?”萧逸听着巨象法像的一句传音,吓了一跳。

  萧逸踏前一步,谨慎问道,“你确定这东西不会再攻击我?”

  巨象法像点了点头,传音中充满了肯定。

  萧逸眯着眼,走到妖兽雕像之前,一手仍旧紧握冰鸾剑,敲了敲。

  剑身,在雕像之上敲出几声锵鸣。

  妖兽雕像,并无动弹。

  “还真的没有反应。”萧逸一手握着冰鸾剑,剑身架到了妖兽雕像的脖子上,这才缓缓伸出另一只手,伸向妖兽雕像的头颅。

  嗤…

  指尖上,一道剑气凝聚,划破了手指些许,滴落几滴鲜血。

  鲜血,落入雕像头上。

  哗…

  妖兽雕像之上,再度妖气惊人,一双凶悍眼眸再次有了生机。

  且这一次,妖兽雕像的气势比之前强了数倍不止,一双眼眸更是泛着猩红血光,骇人莫名。

  萧逸吓了一跳,紧了紧冰鸾剑。

  若有异状,他也不介意直接劈了这妖兽雕像。

  但,妖兽雕像,仍旧没有动弹。

  反倒是萧逸脸色一惊,“嗯?认主了?”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和这头妖兽雕像有了联系,他甚至能通过这份联系将这头狰狞妖兽的里里外外看个透彻。

  如今,在这头狰狞妖兽泛着血光的眼眸之内,躯体之中,一滴鲜血,正缓缓流淌。

  鲜血上散发着的,是他萧逸的气息。

  这是他刚才滴落雕像脑袋随后隐没不见的鲜血。

  鲜血,缓缓而流;雕像之内,此刻还有一团鲜血。

  “那是?”萧逸皱眉感知着。

  哗…

  缓缓而流的一滴鲜血,最终落到了这团鲜血之上,竟是就此融合。

  “融合了?”萧逸眉头一皱,“这是谁的血?”

  那一滴,是他的血。

  那原本在这头妖兽雕像体内的一团鲜血,是谁的?

  萧逸取出了一块玉佩。

  那团鲜血的气息,和这块玉佩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是那家伙的血?”萧逸皱着眉。

  这玉佩,是他那挂名父亲的魂玉。

  萧逸来不及多想,在血液融合那一瞬,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对这妖兽雕像有着更紧密的联系。

  他甚至能凭此知晓这头妖兽雕像的心念,知晓它在想什么。

  萧逸感知了一下,眉头紧皱,“怎么回事,好混乱的思绪。”

  在他的感知中,这头妖兽雕像的心念,一片混乱。

  只有数道声音,喃喃重复响起。

  “小…主…人…”

  “守护萧家。”

  “守护小主人。”

  这头狰狞妖兽,如今一如以往,静立如雕像。

  但它心头所思所想,却毫无保留地出现在萧逸感知之内。

  “你守护萧家?那刚才还攻击我?”萧逸问了一声。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