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御妖途 > 第三百零四章

  整个大山被分割成了无数块巨石,巨石夹带着树木泥土朝山下不断落去。岳白堪堪躲过了那击,只见冯炼和岳白不断踩踏着巨石,在石头间不断移动,两人身影在这之间不停交错,在两人中间挡住了一块大石,冯炼和岳白同时出手将这块石头击成粉碎!越过石头,冯炼与岳白再次正面相对,岳白手握成拳,一身神力运入其中,岳白一拳朝冯炼打去,同时冯炼的刀也砍向了岳白。

  山体崩塌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无数巨石就将山脚下的树林给覆盖,烟尘散去,只见冯炼和岳白相对而站。

  此时,岳白的拳从冯炼的脸颊擦过,冯炼的刀在岳白的脖子处停了下来。

  岳白冷冷道:“你为什么要停?”

  冯炼笑道:“你不也一样,为什么故意打偏?”

  岳白道:“因为你的刀比我快。”

  冯炼道:“所以见我停下,你也就故意偏了?”

  “嗯。”岳白直直的看着冯炼道:“为什么?”

  冯炼笑着道:“我说过了,因为你是我的挚友。”

  岳白眼中闪过一道怒意,他沉着声道:“我这一生只有一个挚友,但不是你。”

  冯炼不再继续这话题,问道:“你为什么要帮冯乐他们?”

  “帮?”岳白怒极反笑道:“当年我之所以帮他们,是因为要保护吾友,但他们却不讲信用,最终还是对他出了手将他杀死。我恨不得将冯乐他们全都碎尸万段!”

  冯炼闻言,平静的道:“那你现在之所以还帮他们,是为了进万化大道去复活你那位挚友?”

  “自然,等吾友重生之时,就是我将他们碎尸万段之日!最后,我会以死谢罪。”

  冯炼道:“你如果以死谢罪了,你那位挚友恐怕会很伤心。”

  岳白不答,而是冰冷道:“所以要么让开要么就去死!”说着,岳白的拳又动了!这次他没再留情,一拳朝冯炼的面门打去!

  冯炼也并不慢,接着出刀与岳白战作了一团。

  山塌了,但那黑色大门依旧伫立在那高空上,就在冯炼与岳白在地面上战斗的时候,飞山雪和满苍海却还在那山顶原本所在的高空处和冯乐他们打斗着。

  地面上那些烟云庄的妖怪依旧往冯炼身上输送着力量,而同样落了下来的断和烟虎儿则注视着冯炼和岳白。

  断握紧拳头,她头也不回的对烟虎儿问道:“他就是冯炼对吧?”

  烟虎儿低头不语。

  断道:“回答我。”

  烟虎儿艰难的回道:“他是烟云。”

  烟虎儿不敢去看断,低着头,头上冷汗直冒,他紧张得不行,她害怕断会接着问下去……

  断也没有去看烟虎儿,她神情平淡,紧握的拳头也松了开来,然后幽幽道:“知道吗烟虎儿,你说谎的技巧很烂。”

  烟虎儿脱口而出,“有吗?”说完烟虎儿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又垂下了头。

  断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就大步朝着冯炼和岳白交战的方向走了过去。

  烟虎儿连忙道:“断你要做什么?”

  断道:“我是他的缔结妖怪,如今炼在战斗,我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烟虎儿低着头小声道:“那是烟云……”

  断嘴角轻扬,“他说他是烟云那么他就是烟云吧。”

  冯炼那边,他和岳白战斗得激烈异常,刀来拳往,强大的灵力与神力不断交错,此时天地间的灵力依旧源源不断的朝冯炼的身体内聚集,此刻的冯炼哪怕不要烟云庄妖怪们的灵力供给,他自身就有着无穷的灵力,不止如此,他的灵力力量之强,早已超过十年前的他,而他的境界也不知什么时候再次突破到了神境,并且是神境的巅峰!

  他动用了这股力量却还没取胜的原因,却是他不忍对岳白痛下杀手。

  烟宝儿虽然不知冯炼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但她却看出了冯炼内心的摇摆。

  烟宝儿传音道:“老师,虽然学生不知他与您之前的关系,但现在他是敌人。”

  冯炼咬牙,心中回道:“可是我……”

  而就在这时候,无数把黑色武器朝岳白飞去!

  岳白见状连忙跃开,与冯炼拉开距离后,他就运起蓬勃神力将这漫天武器一一挡下,岳白边挡边对朝他和冯炼这边走来的断质声问道:“断,难道你不想进入万化大道了吗?!”

  “就不想,让少主他回来了吗?!!”岳白一声咆哮,他双眼变得通红。

  断一边走来一边道:“我想,我无时无刻都在想让炼回来。”

  “那你为什么还要阻止我!!”

  断不答,她漫步走到冯炼一旁,然后如同百花绽放般的灿烂笑容说道:“因为已经不用了。”

  冯炼怔怔的看着走到他身旁的断,而没多久冯炼他就反应了过来,摇头苦笑道:“好吧好吧,但我还是想说我不是他,我是烟云。”

  “我知道。”

  冯炼又是一怔。

  断看着冯炼嫣然笑道:“不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亲口告诉我所有事情的。”微微一顿,声音温柔的又道:“然后我也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

  冯炼摸了摸鼻子,笑得很是无奈。

  这时候对面的岳白已经处于暴怒状态,根本没有听见断和冯炼之间的对话,他神色扭曲的朝着断大吼道:“都是你的错,是你没有保护好少主,是你没有保护好他!断!!!现在少主死了,你居然又跑来阻止我,不让我去万化大道去请少主回来,你这该死的杂妖!!!”

  岳白的大脑被愤怒所充斥,这时候的他状如魔鬼般朝着冯炼和断冲了过来,就在冯炼要动手的时候,断握着白纸伞走在了冯炼的前面。

  断道:“现在的他是冲着我来的。”

  冯炼道:“当年的事不是你的错。”

  断松开白纸伞,白纸伞在她面前悬浮,断抽出白纸伞的主干,然后一阵玄光一闪,就见白纸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断手中的一把漆黑色的青铜古剑,古剑的剑身上刻满了现今没有谁能看得懂的上古灵纹文字,断握着古剑一步一步朝着向她冲过来的岳白走去。

  断平淡的说道:“但岳白说得没错,身为你……我身为冯炼的缔结妖怪,作为他的武器,我却没能保护好他。”

  岳白这时像是恢复了一丝理智,狂怒道:“武器是保护主人用的,而不是主人去保护武器!像你这种没用的家伙就该去死!!”

  断将青铜剑平平举起,“是啊,你说得没错,所以你恨我也是应该的,在这十年里我也不断痛恨着我自己,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弱小,保护不了他……”

  “……但也许是上天怜惜,让他回来了。”

  “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他!!谁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