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四一章 强借山河鼎

  

  “好!”川颖欣然应下,诸人一起通往。收藏本站

  巍巍皇宫之下,有地下宝库一座,皇帝与贵客亲临,地宫大门开启。

  一行进入地宫,外有守卫不说,内部亦有轮值守卫。

  地宫甬道重门,层层开启,进入真正的藏宝重地后,内里并无守卫,只有罗列着各种奇珍异宝的架子。

  步入宝库的川颖看了看脚下,发现地面由铜汁铁水浇筑。

  “都是一些世间俗物,与圣地仙阁之物相比,粗陋不堪。”聂震庭挥手指了指,有邀请观赏的意味。

  川颖在其陪同下穿梭宝库之中,发现的确都是些俗物,大多都是金银财宝,熔铸有大块的金砖存此,再就是一些所谓的珍贵器皿,还有字画和一些灵草。

  将宝库内部转了个遍,停步在一座色彩斑斓的玉雕前,川颖环顾四周,貌似有些诧异,“皇宫藏宝就这些东西?”

  聂震庭矜持陪笑,“是简单了些,让川颖先生见笑了。”

  池清丽亦道:“自然是不能与冰雪阁相比。”

  川颖摆了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依我看,陛下应该还有宝物不愿给川某看见吧?”

  聂震庭一怔,对方话中明显透着不快,忙道:“川颖先生,宫中珍藏都在这里,再就是各宫的一些摆设,那些东西皆不如这里的珍贵。当然,若先生想看,也可挪步一观。”

  川颖摇头,“我说的不是那些俗物。”

  聂震庭疑惑道:“除了这些,宫中的确再无其它珍藏。”

  川颖哈哈一笑,“陛下这是在当川某无知么?”

  聂震庭忙道:“岂敢岂敢…”

  川颖声音略大了几分,“镇国神器山河鼎呢?”

  此话一出,有资格进来的一群人皆鸦雀无声,诸人面面相觑。

  聂震庭愣了会儿后,试着问道:“难道先生想看山河鼎?”

  川颖:“陛下说宫中再无其它珍藏,难道山河鼎也不算?莫非山河鼎就在这些陈设中,只是在下眼拙?若不在这些陈设当中,陛下的意图很明显,要么是不愿给川某看,要么是欺川某无知。”

  聂震庭忙挥手道:“先生误会了,绝无怠慢之意,绝无此意!”说话间向池清丽使眼色。

  池清丽当即帮腔道:“川先生,山河鼎乃韩国镇国神器,实在是不便轻易拿出。”

  川颖面色渐泛冷,“不便拿出直接说不便拿出即可,为何说宫中除了这些再无其它珍藏,不是欺我无知是什么?”

  这话说出来,搞的一帮人很是尴尬,又很不安,明显能看出,已经将这位给惹怒了。

  谁敢欺冰雪阁的人无知?大家似乎也能体会到他话中深意,对方貌似误以为他们在嘲讽他入赘冰雪阁,其实并不懂什么。

  有人暗怪聂震庭不该说话没分寸。

  聂震庭被搞的有些惶恐,连连摆手道:“川颖先生,误会了,真的误会了,山河鼎乃例外,不在所谓的藏宝之列。”

  川颖一句话顶了上来,“那不知陛下可愿赏脸给川某一观?”

  “这…”聂震庭此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山河鼎轻易拿出给人看不合适,不拿出给这位看的话也不合适,又被对方冷眼盯着,左右为难之下看向了池清丽。

  三大派里,目前这位天女教的掌门在此是地位最高的,想请她拿主意。

  池清丽也有些为难,然最终还是牵强笑道:“陛下,既然川颖先生想看,看看也不妨事,不如拿出给川颖先生一观。”

  聂震庭还能说什么,亦牵强笑道:“也好!”继而朝池清丽拱了拱手。

  池清丽转而对川颖伸手,“川先生,山河鼎在宝库密室内,开启之法只有陛下知晓,我等不便旁观,还请暂移步外面,容陛下开启宝库密室。”

  “好说!”川颖点头,直接转身而去。

  一群人也都自觉离去,聂震庭向大内总管昌德略给了个眼色。

  昌德会意,躬身退后几步后也出去了,不过到了内库门口时,却将大门给关了,并亲自挡在门外,盯着门外诸人,不让任何人靠近。

  宝库内孤零零的聂震庭“唉”叹了声,摇了摇头,一脸无奈。

  之后顺手从一旁架子上拿了只雕花银壶,来到一口水缸前,俯身灌水。

  装了一壶水,捧到墙角处立着的两只木几前,两只木几上又摆着两只透明的水晶瓶。

  聂震庭将壶中水慢慢倒入一只水晶瓶中,小心斟倒,待到水线满至瓶雕山水画的一座山头时,及时停止了倒水。

  只见这木几连同水晶瓶开始缓缓下沉,沉到一定位置后停下了。

  聂震庭这才又走到一面墙壁的字格前,伸手在上摁下了几个字,立听墙体内咔嚓一声细响。

  地宫正门对着的那道铁幕发出轰隆声,嘎吱吱着向两旁敞开了,露出了一间隐透宝光的密室。

  聂震庭又快步走回水晶瓶前,将瓶里的水倒回了银壶中,之后又小心将两只水晶瓶摆放的位置做了置换。

  这才转身回到水缸前,将水倒回,拿着空的银壶摆放回了原位。

  最后到了宝库门口,喊了声,“昌德,请川颖先生入内。”

  嗡!宝库大门再次开启,德昌在门外请进,聂震庭也在门内伸手邀请,“川颖先生,请跟我来。”

  入内的人都看到了敞开的密室大门,川颖点头,跟了他去。

  一进宝库密室,发现里面的宝光乃左右摆放的几颗夜明珠所散发,正中台上摆放着一只一尺见方的黑色铁鼎。

  川颖快步上前,绕着台子盯着那只鼎看,发现上面正是山河浮雕,雕工气势雄浑,颇有几分山河以此鼎祭的味道。

  看过之后,伸手在上触摸了一阵,方抬头问:“这就是山河鼎?”

  聂震庭挤出脸笑意道:“不错,正是山河鼎。”

  川颖双手比划了一下,惊奇道:“这么小的一方鼎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山河鼎?”

  池清丽笑道:“未见过的人可能会觉得有多神气,可实际上,的确只有这么点大。”

  川颖又双手抱鼎捧了捧,颔首:“看着小,乌光黑溜不显眼,却是份量十足!”

  众人陪笑着点头。

  抱着鼎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川颖又道:“传说此鼎乃武朝商颂遗留下来的八宝之一,能被当做镇国神器,想必有什么不凡之处,诸位可知有何不凡?”

  池清丽道:“其实就是一方小鼎,八宝原本就在几位圣尊的手上,圣尊们应该也反复查验过,并无什么不凡,想必更多的是象征意义。诸国分据武朝领地,持武朝信物为凭据的意思。”

  川颖哦了声,又翻来覆去看了看,略摇头道:“依我看,应该没那么简单。”

  池清丽笑问:“愿听先生高见。”

  川颖琢磨了一阵,“我现在也说不出什么,待我带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看能不能找出什么名堂来。”

  “……”众人瞬间凝噎无语,池清丽有些傻眼道:“带…带回去研究?”

  川颖抬头,问:“不行么?”

  聂震庭瞠目结舌之余,忙对池清丽连连使眼色。

  池清丽干咽了咽口水,忙劝阻道:“川先生,这不合适,此乃韩国镇国神器,按缥缈阁的规矩,此乃韩国立国之本,实在是不便让人带离,还请先生见谅。”

  川颖:“池掌门和陛下大可放心,川某只是带回去看看,回头必然丝毫无损原物奉还。”见两人还想阻止,又打断道:“放心,就当是我代表冰雪阁暂借,难道你们还怕冰雪阁言而无信借了东西不还吗?”

  池清丽一脸凌乱,“川先生,这…此物真不合适外借。”

  “我说合适就合适,就这样定了。”川颖扔下话,就这样抱着鼎大步而去。

  也由不得对方拒绝,他知道这样有些不讲道理,可他也是没了办法,也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让韩国借出此物,正常方式来借的话,他也不可能借到。

  他也是被逼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能将此物借到手,后果是他无法承受的。

  “……”全场皆懵,就这样把韩国的镇国神器山河鼎给拿走了?

  聂震庭慌了,池清丽亦快步追上川颖,“川先生,这样不合适,请听我一句,这样真的不合适。要不先容禀缥缈阁,若是缥缈阁同意了,我等绝无二话,川先生想带去看多久都行。”

  川颖捧着鼎,边走边说道:“缥缈阁若追究起来,你们就说是我代表冰雪阁借走的便可,直接往我身上推。”

  一群惊慌错乱的人快步跟在川颖后面,真是恨不得将他给摁住,或直接将东给抢回来,可也只能是心里干着急,谁能对这位干出硬来的事?

  被逼得没了办法,眼看出了地宫的川颖就要走人,池清丽突大喊了一声,“川先生,你若非要把东西给借走,我等不敢阻拦,可你起码得立下一份字据,证明是你代表冰雪阁借走了此物吧,否则回头何以证明是你借的?倘若东西有个什么意外,我等可如何是好。先生若不留下借据,我等实难从命,只能是拦下先生等候缥缈阁的吩咐。”

  话说到这个地步,川颖停步了,凝视了池清丽一阵,最终颔首道:“好!”

  ps:感谢“手机号0040”和“段水衣”的小红花鼓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