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三八章 一剑,破天剑符

  

  扔掉天剑符,是不想与这些人纠缠,或者说是不想跟这些人耗下去,是想让这些人敢与他一战,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坚持不了多久。

  果然,见到他扔掉天剑符冲来,那长老咬牙一声,“找死!”

  他翻手亮出了天剑符,施法一振,磅礴能量汹涌而出,化作一道天剑罡影,如雷霆之势轰向冲来者。

  西门晴空骤化蓝光剑影,射出。

  落在众人眼中,恢宏天剑罡影如雷霆,蓝光剑影如锥,两相正面对撞而去。

  蓝光剑影不闪不避,而且是冲势再次加快,旁观者皆惊,这厮竟然要与天剑符硬碰硬?

  “无我!无剑!破!”

  声声荡荡,荡草原。

  蓝光剑影与天剑罡影冲撞的瞬间,蓝光中闪出犹如蓝宝石在阳光折射下闪耀的一抹瑰丽蓝华!

  蓝华如一道光芒,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爆发出来,瞬间贯穿了那道天剑罡影。

  脸上的伤疤刹那同时撕开了,直射迎向攻击威力的上半身,衣衫须臾间撕裂纷飞,束发崩解,赤着的上身伤疤如贴纸般被撕去,双手挥剑的西门晴空面目狰狞。

  毕生的修为,不计代价,不顾一切,心念与身,与剑,与全部修为,合而为一,刹那绽放在这一剑之上!

  这是他想好好活着时,不敢释放出的一剑,全部的一切皆化作了这一剑!

  一抹蓝华瞬间刺眼,如一颗瑰丽的蓝色流星一扫而过,又似惊鸿一瞬,贯穿了那道天剑罡影,惊艳了人的双目!

  “嗡”奇异刺耳的金属长鸣声荡出。

  那道天剑罡影似乎凝滞了,蓝华现形,一闪在那长老身后。

  西门晴空出现在了那长老的后,在那长老十几丈远的身后单膝跪地。

  单手杵剑,低头,剧烈喘息着,披头散发着,鲜血从口鼻间淅沥沥的流淌下来。

  赤着上身,身上皮肤,原本的伤疤皆化作了裂开的血淋淋的扯开的口子,能看到那下面一块块的腱子肉,皮肤就像块包不住东西的破布。

  拄剑的手在剧烈颤抖,整个人似乎一不小心就要扑倒在地。

  那施展天剑符的长老嘴唇哆嗦着,僵硬在原地,上半身突然冒出一条斜斜的血线。

  砰!突然间爆开了,与玉苍一模一样,斜斜的两截分离了。

  遭受奇异能量冲击而出现凝滞状况的天剑符罡影嗡声崩溃。

  轰一声,磅礴能量化作崩解的罡风四溢扩散。

  西门晴空如纸片般吹飞了出去。

  观战的所有人,却无一觉得他狼狈,反而是一个个面露惊骇神色,竟一剑破了天剑符!

  天剑符的威力人所共知,金丹境界内似乎无人能敌。

  今天,他们不但见到了一个金丹境界的修士硬抗天剑符,而且仅一剑便破了天剑符的攻击威力,并一剑诛杀了施符者,这对他们来说难以置信。

  这是西门晴空修为厮杀的特性,他厮杀打斗从没有缠斗这一说,出剑必犀利致命,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警告卫国三大派的人说:最好不要逼我拔剑!

  他一出剑,要么能挡住他,挡不住他就得死,没那么多花俏招式,往往都是一剑毙命!

  对在场的人来说,天剑符对付元婴以下修士的无敌神话破灭了,今天他们亲眼见证了这个神话的破灭!

  中毒了,不行了,还一剑破了天剑符,那岂不是说这家伙出剑的威力比天剑符更强大?

  没人去悲痛那位长老的死,似乎都忘记了,一个个皆难以置信地盯着倒地挣扎的西门晴空,都想到了他的名头,丹榜第一高手!

  这就是丹榜第一高手的实力?

  披头散发,一身是血,口鼻还在淌血的西门晴空最终还是慢慢爬了起来,杵剑而起,手还在剧烈抖动,几次欲倒下,可最终还是撑起了身子。

  慢慢挪步转圈,剧烈喘息着,环顾四周,最终锁定了另一位晓月长老,晃荡着身子走了过去,剑无力垂在地上,抓剑的手抖着,可仍死死抓着剑不放,剑是拖在地上一路拖过去的。

  所有人静静看着,那长老起先也以为他不行了。

  待到西门晴空渐渐跑了起来,并跑起了速度,剑也再次提了起来,他有些心慌了,亦抖出了天剑符。

  抖出了天剑符也怕出意外,结果左右一看,一群属下似乎已经胆寒,开始后退。

  于是还不等西门晴空接近,天剑罡影就已爆射而出,双手连击,导出一连串的天剑罡影狂轰滥炸。

  轰炸停歇,土石纷落,嗤!一柄从天而下的剑插在了地上,之后有血肉滴滴答答的打落在地。

  那长老,还有众人环顾四周,西门晴空的人影不见了。

  那长老沉默了一阵,慢慢走到那柄插地的剑前,伸手抓了拔起,横在手中看着,神色莫名。

  其他人也陆续围了过来,看着地上散碎的血肉,皆静默无声。

  死了?丹榜第一高手西门晴空就这样死了?

  的确是死了,西门晴空已经无力再战,根本挡不住刚才的天剑罡影狂轰,连法力都无法再凝聚起来,自然是连一击都挡不住,又何况是十二记天剑罡影连击。

  从他一剑将玄薇化去后,一剑将自己的一生挚爱肉身给毁灭后,他就已经死了。

  风中尚有细微血雾荡过,他和玄薇身碎于这片草原,这里很辽阔。

  长老转身四顾,找不到剑鞘,似乎也被天剑符给轰碎了,于是剑就这样提在了手中,这把剑,他自己留下了。

  尽管晓月那边还有一把西门晴空原来的佩剑,但这把他自己私留了。

  他走向了另一位长老的尸体,招手示意人来收拾后,又向玉苍的尸体走去。

  在玉苍尸体旁,他看到了西门晴空丢弃的那张天剑符,再看看玉苍的尸体。

  晓月主也死了,针对西门晴空布下的围杀还没派上用场,结果就成了这样,什么致命的天机破罡箭,什么致命的天剑符,结果就是这样。

  消息传军营,罗照目瞪口呆

  联军,齐军军营内,闻知消息后,查虎走到了帐外,手里拿了壶酒,静默了好一阵,忽举壶向天遥祭,“西门兄,世间难得两全法,但愿你和玄薇能在地下相逢,但愿来世你能如愿,不送了!”执壶来将酒水倾洒在地。

  后方帐内,坐在案后的呼延无恨盯着他的背影,沉默着。

  其实有时候呼延无恨会想,这些修士就不该卷入俗世的纷争。

  齐国皇宫内,三大派掌门联袂直奔御书房,昊云图与三人见礼后,四人站在那都有些沉默。

  都很意外,没想到玉苍居然会被西门晴空给杀了,身在大军中,身边有那么多高手保护,怎么会被西门晴空给杀了?

  这里倒不是悲痛玉苍的死,这边是不希望目前的局势下因为玉苍的死秦国那边会出什么乱子

  闹中取静的庭院内,负手站在屋檐下的无心沉默着。

  台阶下陪同的颜宝如和郭曼亦沉默,这边好不容易救活了两次的人,终究还是殉情了。

  若非殉情,凭西门晴空的实力,难能那么轻易被杀,这是跑去报仇送死去了。

  在女人的眼里,这种男人的这种死法,令她们颇为感伤。

  这里之所以知道消息,是因为丹榜排名再次变更了,也列出了变更的原因,已是天下人尽皆知。

  丹榜排名首位的,第二位顺进,颜宝如成了丹榜第一高手!

  二三四五都前推了一位,玉苍一死,第七名之后的所有人则前推了两位排名。

  “真没想到,他竟能一剑破了天剑符,这实力确实恐怖!可惜却唉!”颜宝如忍不住摇了摇头。

  郭曼忽牵强笑了笑,“如今颜姐姐可是丹榜第一高手了呢。”

  颜宝如苦笑,“我算什么丹榜第一高手,丹榜之外的真正高手谁知道有多少,譬如那个牛有道,有多低调,你觉得他该在丹榜上排第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曾败在过他的手上。”

  郭曼目光略闪,“不用担心,牛有道不是已经死了么。”

  颜宝如:“你以为就没其他人了?譬如齐国上将军呼延无恨身边的贴身护卫查虎,那就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传闻西门晴空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我很有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站在课堂窗外,看着里面教书先生正在给学生上课,邵平波算是旁听了一阵。

  这教书先生是他请来的一名年纪大的退休小吏,据说在底层民治方面很有一套,如今正在向学生们传授自己的经验。

  他不管什么出身来历,只要能教给学生有用的东西就行。

  旁听了一会儿后,发现的确有一套,也就放心了。

  太学馆所还没完全改建完成,但他等不及了,一边改建,一边先招来先生和学生先行开始。

  刚转身离开没走出多远,邵三省快步来了,将收到的消息告知了。

  停步在花圃前,邵平波有些讶异,“西门晴空竟能杀了玉苍?”

  邵三省:“是啊!前番他杀了驻齐国的使臣,陛下还震怒呢,不想一转眼就这样了。大公子说的没错,这种人没救了。”

  邵平波默了默,问:“掌柜的那边还是没消息?”

  邵三省:“发出的消息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音讯复,看来是想切断和我们的联系。”

  邵平波不屑一声,“由得他吗?跟我接触了这么多,经历了这么多事,他以为他不暴露身份我就不知道他是谁了?”

  :感谢“一地鸡毛”和“bvnnn”的小红花鼓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