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三六章 宝冢

  万丈深渊之下,三人走了一遭,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似乎就是一处被大力斩开的地方而已。

  之后又回到了山巅,再环顾这个世界,三人发现越探索越疑惑,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也不知是何时发生的。

  总之三人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变故应该发生在非常遥远的从前。

  从一些沧桑痕迹来看,远超武朝时代,只是不知商颂夫妇和这些有无什么关联。

  “那块匾额处理下。”站在山崖思索了一阵的牛有道忽回头提醒了一声。

  袁罡懂他的意思,乌常以后可能会来这里,那两块匾额不处理的话,稍有经验的人便能看出有人来此动过。

  处理这些,袁罡有经验,转身执行去了。

  而牛有道则在山顶废墟中寻找,最终找了截断裂的石柱,进行打磨、刻字、雕纹。

  东张西望的云姬走来,发现他在干这个,瞅了阵,不解道:“你在干嘛?”

  “做点小玩意。”牛有道专注,随口回了句。

  云姬细看他在搞什么鬼,看不懂在搞什么鬼,只看懂了上面刻的两个字:宝冢!

  再看他雕刻的花纹,是一幅幅图画,连着看就是一些人在搬运什么东西埋葬,结合“宝冢”这个名字,顾名思义,在埋葬什么宝贝。

  云姬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位还会这种精巧手工活,只是越看越糊涂了,忍不住再问了句,“你究竟在干嘛?”

  牛有道:“你会明白的。”

  没多久,袁罡回来了,见状亦问,“道爷,这是?”

  牛有道:“给你的。”

  袁罡愕然:“给我?”

  说话间,牛有道已经完工了,起身之际拍了拍那一截石柱,“带走。”

  又看了看四周,“看来看去,也就这样了,问题应该不大,外面我们离开太久不合适,走吧,回去吧。”

  袁罡也没二话,扛了那截石柱在肩头,撮唇发出“呜呜”声。

  落在远处的三只雪羽飞禽皆振翅而起,朝三人这边掠来,三人跳了上去,顺势腾空远去……

  一路飞跃千山万水,再次抵达了沙漠边缘,也看到了地面那座显眼的高台。

  临近之际,牛有道纵身而下,云姬随后跳下。

  袁罡则驾驭着雪羽飞禽俯冲。

  牛有道落在了金字塔顶部,云姬也跟着飘落,雪羽飞禽掠过时,袁罡顺势跳落在两人身边,又仰天长啸一声,三只雪羽飞禽迂回升空,就此自由离去了。

  目送后回头,发现牛有道又在伸手查探顶部的凹槽,云姬心惊肉跳道:“你又想干嘛,还没被雷劈够是不是?”

  哪壶不开提哪壶,牛有道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她,继续伸手摸探。

  袁罡却从他的手法中看出了是在做尺寸丈量。

  稍候,牛有道伸手要了那截石柱,就架在了顶端的方石上,拔剑在手,丁零当啷的逮住断裂的一端雕琢。

  云姬和袁罡起先不懂什么意思,看到后面雕琢的轮廓出来了,两人方明白过来,这厮是在对照凹槽做对接的卡榫。

  这是要把这截柱子给立在这上面吗?云姬目光闪烁,再想到石柱上雕刻的图画,还有“宝冢”二字,忽明悟,讶异道:“牛有道,你又想害谁?”

  原因很简单,谁若来此,看到石柱上的雕刻,误以为这高台是埋藏宝贝的地方后,非得强行打开不可。

  而强行打开的后果是什么,从牛有道被雷劈过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云姬:“你想引诱什么人前来,然后利用此阵的威力将其诛杀?”

  牛有道边忙边冷笑道:“我吃饱了撑的还差不多,你说引谁?”

  云姬:“乌常?”

  牛有道:“乌常不用引,他知道进来的办法,他也知道这高台是什么,这一手对他没用。九圣其他人暂时也不便告知,否则不管谁进来都要经过猴子,这是把猴子往鬼门关前送。”

  云姬狐疑:“那你神神鬼鬼的弄这个干嘛?”

  牛有道:“云大姐,我发现你是越来越像红娘了。多做一手准备,以防万一。”

  云姬还是不解。

  将石柱上的活做完后,牛有道将石柱抱立,修正出来的卡榫对着凹槽部位慢慢镶入,放手后大小正合适,约三尺长的石柱稳稳立在了塔顶方石上。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牛有道又将石柱拔起,突顺手一拨,石柱立刻倾倒。

  云姬和袁罡愣住,眼睁睁看着石柱在塔阶上一路咚隆翻滚而下,最终惯性下翻跳着砸落在了沙漠中。

  两人回头看向牛有道,不知他究竟在干什么。

  牛有道却对袁罡说道:“记住落点位置。”

  袁罡不知何意,但知道他这样做必然有原因,遂对比着观察了一下石柱的落位,确定后点头,“记住了。”

  牛有道扫清现场遗留的石渣,一个飞身而起,从天而降,轻飘飘落在了沙地上,又抱起了那截本就斑斑沧桑的石柱,再次下功夫,对石柱进行做旧。

  云姬和袁罡先后来到了边上看着。

  看了阵后,云姬纳闷道:“手法看着像个老手,你以前在村里莫非学的是石匠?”

  牛有道嗯了声,“差不多吧。”

  袁罡嘴角牵强着勾了勾。

  待到活完,牛有道扳着立柱站起了,盯向了袁罡,“你这里,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吕无双。我不知道她对这里的事究竟知道多少,但我知道她一定会想尽办法针对你下手,凭她的势力和力量,许多事情难以预测,也许是防不胜防。你如今不在我身边,我未必能顾你周全,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听我一句劝!”

  “还是那句我反复跟你说过多次的话,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兄弟,不是什么事都需要那样去硬杠的,万一被逼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切记视情况审时度势。万一被吕无双找上了,不要凭一腔孤勇去做无谓的牺牲,不要轻易去拼死,切记这里还有一条后路,也许能保你一命!死很容易,活着不容易,一旦情况合适,不防服个软,屈从一二谋生,别让我白跑这一趟,你听明白了吗?”

  云姬明白了,神色动容,肃然起敬,发现这位为了这弟兄也真是操碎了心。

  袁罡脸颊略绷,点了点头。

  “那就记好了,记住这东西的位置!”牛有道突一声喝,抬掌一拍。

  砰!石柱唰一声被他一掌给打的插入了沙地中,没顶了。

  袁罡盯着石柱沉没的位置,再回头看向金字塔的塔基,数了一下块垒正对埋藏之地的位置和距离,最终回头点头,“记下了!”

  牛有道大手一挥,“走吧,回去!”

  ……

  军营大帐内,地图前,罗照亲自为玉苍等人讲述当前敌我态势。

  帐外,郭行山大步入内,快步到玉苍跟前禀报道:“师尊,探子报,西门晴空来了!”

  “哦,这么快?”玉苍回头转身,颇有些意外,“他伤好利索了?”

  罗照停下了,看着,有关齐京发生的一些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郭行山:“不清楚。”

  “来了多少人?”

  “就他一人!”

  “一人?”玉苍负手踱步,“如此迫不及待,看来我们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早就该让他知道玄薇已死,一具尸体足以将其摆布!”停步回头,“罗将军,悍不畏死的人来了,你们谨慎准备一下,别被误伤了。”

  回头又对郭行山喝道:“通知沿途人员,放行,让他过来!”

  “是!”

  大营十几里外,一骑如风,一袭灰色斗篷在马背翻飞,满脸伤疤的西门晴空孤身疾驰而来。

  联系了附近一带的雾府探子,摸准了敌军中军位置所在,便孤骑而来。

  草原上缓坡无数,地势起伏不定,四蹄快奔如影,四周偶尔能见秦军巡逻小队,越是接近秦军大营,见到巡逻小队的频率越高。

  大军云集之地,亦渐渐出现了在了视线中,越来越近。

  军营外,一排排拒马桩拦着,站在营内坡地上的玉苍眺望着,微笑着,被鬼医救走的人,这么轻易就主动送上门了。

  “让路!”玉苍喝了声。

  门口守军得令,跑出一群人,将拒马桩给搬开向两旁。

  刚挪开,西门晴空已孤骑纵马直接闯入。

  远处另一坡地远观的罗照,轻叹一声,“好胆色!”语气中多少有几分惋惜,怜惜是条好汉。

  坐骑奔速渐被勒停,停在坡下,端坐马背的西门晴空面无表情着扫了眼四周,发现早已布置森严。

  目光最后落在了玉苍脸上,落在玉苍脸上之前,在独孤静脸上多停留了一阵。

  玉苍哈哈大笑道:“西门兄,恭候多时了。”

  西门晴空:“玄薇在哪?”

  玉苍:“我要的东西在哪?”

  西门晴空:“我要先见到人!”

  “好说!”玉苍挥手示意了一下,后面立刻有人抬来一板,板上覆盖着一块白布,白布下明显覆盖着一人。

  人抬到了他面前,玉苍亲手揭开了白布一头,露出一人面目,正是面目栩栩如生的玄薇,安静闭目着。

  板略倾斜,将面目露给了西门晴空看。

  玉苍手掌在玄薇唇上虚抓,玄薇缓缓张口,口中一颗晶莹剔透冒着寒气的珠子浮空。

  PS:感谢新盟主“暴走风霜”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