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三三章 探寻新世界

  对云姬,他不好勉强,对袁罡,他显然没这方面的顾忌。

  他非要这样,袁罡好尴尬,但清楚道爷不是无理取闹的人,道爷这样吩咐必然有原因,只是,去尝试雷劈未免也太惊悚了一些,胆子再大也…这和胆大不胆大没关系,关键是让雷劈,心理那一关难过。

  若是其他什么事都好说,哪怕是让他去拼命送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这招雷劈的事,的确容易动摇人的意志。

  别说云姬这个蛇妖,任何生物心底都畏惧天雷,人也一样。

  不过牛有道的话对他还是挺管用的。

  袁某人也的确是条好汉,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转身了,向金字塔走去。

  亲眼目睹的云姬神情略有抽搐,抬头看了看上空,下意识后退了几步,确切的说是离牛有道远了些,算是怕了这搞鬼的家伙,不知道这说一不二的厮又要玩什么,躲远点免得被牵连。

  左右都躲不过道爷的逼迫,袁罡干脆把牙一咬,突然加快了速度冲去,纵身跳上了台阶,开始一级级快速往上爬。

  “你给我站住!”站在下面双手叉腰的牛有道突然吼了声。

  攀爬中的袁罡停下,回头看向下方,有点意外,大声问:“不打了?”心中暗松一口气,以为道爷改变了心意。

  谁知牛有道大声道:“谁让你往上爬的?下面,就下面试试就行。”伸手指了指金字塔下面的底层。

  下面?袁罡一愣,又回头看了看塔顶部位。

  云姬也有些意外,不是打上面,打下面?

  袁罡明白了,道爷果然另有用意,应该是在做什么测试,当即连连跳下,最终跳落在沙地上,转身指了着第一层台阶,回头问:“这里?”

  牛有道点头,“嗯,这里也行。”话毕,也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天雷的滋味不好受,被劈出了心理阴影,现在浑身上下的表皮还火辣辣的痛,袁罡的肉身比他能抗揍。

  他那后退的动作令袁罡有些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突然打出一拳,啪!

  牛有道抬头看天,没发现任何动静,忽道:“再大点力道!”

  砰!袁罡果然加大了力道,重重一拳。

  天空还是没反应,牛有道吼道:“你挠痒呢?”

  袁罡深吸了一口气,前面两拳因为心有顾虑,的确没敢用什么力,这次整个人都摆出了沉凝的气势,突“嗨”一声,吐气开声,嚯一拳轰出,咣!打出一声震响来。

  这一拳把自己拳头都给打痛了,发现这石头果然是坚硬,不像是一般的石头。

  嗡嗡!天空又出现了昨日才有的轰鸣声,似乎来自冥冥之中的动静。

  云姬咦了声,“不仅仅是上面,击打下面也有反应,你怎么知道的?”

  牛有道不理会,向袁罡招手道:“看你一副贪生怕死的德性,行啦,行啦,回来吧。”

  云姬上下审视他,眼神怪怪的,心里嘀咕着,你自己躲在后面,还好意思说人家贪生怕死?

  袁罡这次是真的松了口气,走了回来后,知会道:“道爷,这石头的确很坚硬,我虽未尽全力,但换了一般的石头一定会被砸出拳坑来。”

  头发曲卷,红脸怪似的牛有道嗤了声:“知道你皮糙肉厚力气大。”说罢又抬头看了看天空。

  袁罡问:“道爷,你是不是想测试什么?”

  牛有道叹了声,“咱们好久没干那活,有点大意了,这座遗迹,确切的说是这座大阵,设有自我保护功能。”

  云姬:“你是说之前的霹雳打下,是为了保护这座高台?”

  牛有道颔首:“你之前也说了,这座高台有天地元气波动,我之前连连击打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异常。知不知道那道雷为何只劈我不劈你们?”

  两人皆摇头,都等着他的答案。

  牛有道解释道:“我用力越猛,随反馈之力而来的荡涤我身的元气波动就越厉害。一旦惹出天雷,我身上荡涤的不知什么属性的波动元气就是招雷的引子!”

  云姬明白了,“也就是说,只要天雷一出,谁击打了这座高台,天雷就要劈谁?”

  牛有道颔首:“破坏力越强,招来的天雷攻击就会越强。之前我出手力道不大时,只是招致了警告,待我发力一猛,那就不是警告了,而是直接的攻击。”环顾四周,“这片沙漠里蝎皇级别的大家伙太多了,这高台立在这里这么多年没被这群沙蝎给损毁,估计就是因为有这层保护。”

  抬头看向塔顶,“这是切断五界联系的中枢阵眼,为了避免人为的破坏,布阵的人设置了强大的保护措施,谁敢破坏,立刻会招致天谴!也就是说,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这座阵眼不被人给破坏。”

  指了指塔顶,“幸好咱们不是抱有歹心而来的,否则昨天恐怕就不止那一道雷那么简单了,搞不好要被闹个灰飞烟灭!”

  云姬与袁罡相视一眼,终于明白了这位的测试目的,这是在以身试法啊!

  搞懂了意思,云姬不免惊叹,“竟能布置如此玄妙大阵,这商颂夫妇该是何等的大能者,如此大能,不知如今的仙踪又在何方。若这夫妻二人归来,人世间的乱象只怕顷刻间就能平定。”

  牛有道略叹,“在我等的眼里也许是大能者,但宇宙之浩瀚,无奇不有,我等之世界观恐只是沧海一粟,恐怕是一山还有一山高,那夫妻两个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云姬一愣,试着问道:“你的意思莫非是他们已经遇难了?凭他们的修为,还有什么人能为难他们不成?”

  “我只是猜测而已!”牛有道苦笑摇头。

  他看过魔典,大概知道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知道离歌留下手札不是不想回来,而是做了回不来的准备。

  至于是什么原因回不来,不可臆测。

  但这里有离歌夫妻的子嗣,过了那么久都不回来探望,任由兵变屠戮,可见是遇见了什么变故,是真的难回来了。

  “好了,不管他们夫妻了,他们夫妻的事也轮不到我们来操心,我们也没那操心的能力,还是先顾好我们自己吧!”牛有道重拾了心绪环顾四周,“这个世界不止眼前,既然来了,当再探上一探,看有无其他利害蹊跷。”

  回头又看向了云姬,“在这里,你应该可以飞行无忌了,不用担心被其他人看到。”

  云姬:“你不会是想让我拖着你们两个飞遍这个世界吧?我的修为虽高于你,但拖着你们两个大活人飞个不停,时间久了也吃不消。”

  牛有道:“想多了,这里不是有许多飞禽坐骑吗?喏…”朝袁罡偏头示意了一下,也问到了袁罡头上,“这里的飞禽坐骑都没有驯服过,你有把握驾驭吗?”

  云姬懂了他的意思,先由她带两人找到飞禽坐骑。

  袁罡:“没正儿八经试过,尤其是这个世界的,但可以试试。”

  牛有道当即对云姬笑道:“试试吧,走吧。”

  云姬环顾四周,似有顾虑,“也不知这一界有没有修士存在。”

  牛有道:“看看再说,总不能因为担心就这样缩回去吧?”

  云姬也没了其他话,左右手各抓一人胳膊,嗖一下腾空而去,去的方向就是之前一大群赤猎雕扑来的方向。

  飞出沙漠,立刻进入了一望无际的绿野范围,才发现沙漠似乎就像是生命禁区,也许是因为沙蝎的存在。

  此时的下方,山川河流起伏无尽头,鸟雀自由翱翔,一派生机勃勃景象。

  “这么好的生存环境,能没人?”提着两人飞行的云姬有所怀疑。

  牛有道指了河流,“下去看看。”

  唰!三人落在了河边,将一窝类似鼠类的小动物给惊的仓惶逃窜而去。

  牛有道指了指水,袁罡懂他意思,试试这里的饮水适不适合饮用。

  遂走到了河滩边蹲下,正欲蹲下取水之际,袁罡手势忽凝,紧盯水中似乎发现了什么。

  牛有道和云姬立刻关注上了。

  哗啦!水中一头尖嘴獠牙的水怪骤然冲破水面,獠牙大口一口咬向袁罡。

  咣!袁罡一拳砸出,正中水怪侧脸,爆出血来,能听到头骨碎裂的声音。

  水怪丈余长的身躯翻飞而去,砸落水中,溅起猛烈水花,翻着肚白随着水流去向飘去,慢慢下沉。

  牛有道闪身到了袁罡边上,既是负责警戒,也在打量水中情形,忽不知发现什么,渐渐弯了腰。

  袁罡留心到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瞅了瞅他看的地方,也没发现有什么。

  牛有道忽伸手,施法静止了脚下的水面,低头了,脑袋左偏右偏的似照镜子,另一手还拉着曲卷的头发看了看。

  云姬和袁罡顿时反应了过来,这位应该是发现了自己现在的长相问题。

  两人顿时各忙各的,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对着水面照了一阵的牛有道抬头了,半边眉头挑着,盯盯这个,又瞅瞅那个,最终冒出一句,“被雷劈成这样,有灼伤的状况很正常,需要这样大惊小怪吗?”

  云姬回头,貌似意外道:“谁大惊小怪了?我们有说什么吗?”

  PS:感谢新盟主“on_Fker”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