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二一章 丹榜二三四

  徐邦:“如此甚好。”

  车内老沉声音,“可以走了吗?”

  “放行!”徐邦朝城门内的守军喝了声,待人让开了路,又对马车伸手示意道:“请!”

  车夫手中鞭子一甩,马车再次不疾不徐前行。

  于擦身而过的马车,徐邦多看了眼那戴着斗笠的车夫,闻到了车夫身上有股怪味,不知这又是什么人,从对方稳坐的动态中能看出不是一般的人。

  两骑随后,入城渐远,徐邦抬手招了人过来,吩咐道:“立刻去通知掌门。”

  “是!”弟子迅速闪身而去。

  后方一阵叽里呱啦声,徐邦回头看去,发现一群士兵围在一起不知在说什么,问了声,“何事嘈杂?”

  一群士兵又立马静下了,一小将禀报道:“刚才盘查时,卑职手下看到了那车夫的脸,吓到了。”指了指自己手下。

  徐邦上前两步,哦了声,问那军士,“为何?”

  那军士忐忑,“回长老,那车夫的脸长的很古怪,像鬼似的,骤一见,着实吓人。”

  徐邦皱眉,又回头凝望向马车离去的方向,想不起修行界有这号人……

  马车入城后不久,街道旁有人快步走到马车旁伴行,并拱手道:“先生,确认了,人还在扶芳园。”

  车内老沉声音道:“那就通知大家去扶芳园吧。”

  “是!”来人领命,继续徒步伴行在旁。

  ……

  湖畔轩阁内,昊云图正与三大派掌门议事。

  轩阁外,步寻与来报者问答一番后,转身快步入内禀报,“陛下,三位掌门,西城门徐邦徐长老派人传话,鬼医从西城门进城了。”

  “哦!”三大派掌门陆续站了起来,昊云图也慢慢起身了。

  宇文烟问:“可有把人给请来?”这边也期待见见这个传闻中的鬼医。

  步寻:“徐长老有请过,对方说井水不犯河水,为私事而来,不肯入宫来见……”把传来的详细情况说了遍。

  三千里又问:“此时人在何处?”

  步寻回:“据报,说是在城中兜转。”

  昊云图:“让人继续盯着,有异常立刻来报。”

  “是!”步寻领命。

  昊云图转而对三派掌门道:“这个鬼医召集了一群修士聚集在京城,如今他本人也到了,不要出事才好。”

  这是提醒三大派要做好准备……

  扶芳园,地下室内,玉苍依旧在旁观对西门晴空的审讯。

  结果依然令他失望和愤怒,苦神丹能摧毁西门晴空的肉身,却无法摧毁西门晴空决意的意志,恐怖而强大的意志,摧残不屈。

  正因为如此,他越发不可能放过,这种人放掉了必成后患!

  “师尊!”郭行山匆匆跑入地下室内,拱手禀报道:“师尊,鬼医来了!”

  玉苍猛回头,“已经进扶芳园了?”

  郭行山立马知道他误会了,忙纠正道:“进城了。刚得到消息,已经进城,随行护卫的是朱剑和尤佩佩。”

  鬼医终于来了,已经让玉苍心弦绷了起来,又听说丹榜排名第三的朱剑和排名第四的尤佩佩成了鬼医的护卫,神经越发紧绷,这两位在丹榜的排名皆在他之上。

  排名也许说明不了什么个人的实力问题,但能说明鬼医的能量。

  玉苍目光闪烁不定,“人如今在哪?”

  郭行山:“行踪不定,目前尚在城内转悠。”

  玉苍沉声道:“继续盯着,有异常立刻来报!另外,若发现在哪落脚了,立刻来告知。”

  “是!”郭行山领命快速离去。

  玉苍回头看向痛苦哀嚎在地上翻滚的人,咬牙道:“给他解药!”

  鬼医已经来了,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再审下去,中止了审讯,给解药是暂时还不能让西门晴空毒发而亡。

  之前反复皆如此,毒性快将西门晴空给逼死时,立马给解药。待西门晴空身体好转后,又再次催发毒性折磨审讯。

  出了地牢后,玉苍抬手叮嘱独孤静,“命人加强戒备,不得有任何疏忽!”

  “是!”独孤静应下,神情也很凝重。

  回到正厅的玉苍徘徊着,等候着,等待那个鬼医上门,这种等待的滋味不好受,也不知那个鬼医会不会登门。

  “叮滴滴…叮滴滴……”

  马车上的铃铛一路摇晃出怪响,去向并非扶芳园,而是在偌大个京城街道兜起圈来。

  铃声似乎是约定好的召唤信号,不断有修士露面走向街头,向马车拱手行礼,“黑离先生。”

  伴行之人代为回话,“先往扶芳园外稍候。”

  “黑离先生。”

  “先往扶芳园外稍候。”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鬼医已经来齐京的消息渐渐在京城的修士圈里传开了,不少人纷纷闻讯去看热闹。

  街头,马车所到之处,连来往的城中百姓都发现了不对,发现不少携带刀剑的人士排靠在两旁商铺屋檐下,目光皆盯着那辆马车。

  也不时出现身配武器的人走向行走中的马车,行礼答话后便离开了。

  一条巷口,一个拄拐的老太婆等候着,等到马车来到后,突然拐杖一扔,一把扯掉了头上的伪装,露出了美貌真容上前。

  “颜宝如!”尤佩佩讶异一声。

  来者正是颜宝如,闻言点了点头,之后伴行在马车旁拱手道:“黑离先生,我乃无心小先生身旁随从颜宝如,小先生宅院遇难时,小先生命我先行脱身,脱身后无法再与之联系,等待至今…”

  车内老沉声音发话打断道:“坐吧。”

  坐?颜宝如边走边左右看了看,坐什么?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哒哒!戴着斗笠的车夫,挥鞭敲了敲车辕。

  颜宝如立刻反应了过来,略喜,这是把她当做了自己人,顿时一个闪身,落在了车辕的另一边,盘了一条腿侧坐在车辕上,与车夫并排而行。

  朱剑和尤佩佩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的古怪,丹榜排名二、三、四的高手此时皆护卫在了这马车旁。

  修行界除了九圣,只怕天下各大派也难把他们几个给聚在一起听命。

  虽然只是一辆马车还有区区几人,可街道两旁观望的修士中已经开始出现窃窃私语。

  神情一肃者有之,面露艳羡者有之。

  ……

  英王府,大丘门的车不迟匆匆入府,直达府内,对楼阁内抱着小儿玩耍的昊真道:“王爷,鬼医来了,进城了。”

  附近假山旁闲聊的天火教高渐厚、玄兵宗谢龙飞皆闻声回头,皆转身走了过来。

  一旁陪同的邵柳儿一怔,试着问了句,“无心先生的师傅来了?”

  车不迟略点头。

  昊真把怀抱的小孩交给了邵柳儿,而邵柳儿又迅速招了奶娘过来把孩子给带走了。

  “也就是说,鬼医亲自出面救无心先生来了?”昊真问。

  车不迟:“怕就怕不仅仅是救人那么简单,丹榜排名第二的颜宝如、排名第三的朱剑、排名第四的尤佩佩都现身了,皆在鬼医身边护驾!城中的修士陆续赶去见驾后,又陆续奔赴扶芳园,大量的修士已经开始在扶芳园周围聚集。”

  昊真:“弄这么大阵仗,想干什么,难道还想在京城开战不成?”

  高渐厚道:“传闻这个鬼医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

  谢龙飞亦微微点头,“玉苍一开始没怎么把鬼医给放在眼里,不放在眼里也就罢了,竟然还把鬼医的亲传弟子给抓了,这下他自己怕是也头疼了。”

  邵柳儿试着给了句,“放人,息事宁人不行吗?”

  车不迟摇头,“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放人也得有个由头,这种被逼迫的情况下,让他怎么放人?他现在放人也不是,走人也不是,鬼医二话不说直接硬顶上来,摆明了就是要给玉苍颜色看。玉苍这回失算了,估计一开始没把这个无权无势的鬼医放在眼里,没想到鬼医能如此强势,玉苍现在是自己把自己给搞了个进退两难。”

  昊真双手兜在腹部,“如此说来,鬼医从头到尾就没有与玉苍洽谈放人的意思,而是直接要与晓月阁硬碰,这鬼医还真是好大的脾气。目前的情况,不知三大派那边是什么态度?”

  三大派的三人相视一眼,车不迟代为回道:“似乎是要静观其变。坐山观虎斗,也是最稳妥的办法。”

  昊真微微点头,“老十七的死,父皇那边对玉苍好像也有点意见。”

  邵柳儿担心的却是别的,听了一番议论后,又试着问道:“鬼医亲自出马,能救出无心先生吗?”

  昊真目光瞥去,“能不能救出已经不重要了,这个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你也不要掺和。”

  ……

  聚集于扶芳园周围的修士越来越多,基本上已经把整个扶芳园给围了。

  郭行山匆匆跑入正厅,脸色不太好看,拱手禀报道:“师尊,外面的人越来越多,初步估算了一下,怕是不下于五千人之众,已将扶芳园给团团包围!”

  其实鬼医也没招这么多人来,但是听闻动静跟着跑来看热闹的人更多。

  然玉苍这边哪搞得清,谁也搞不清哪些人是欠了鬼医人情而来的,哪些人不是,按鬼医的规矩,欠了他人情的平常都不声张的。

  ps:感谢新盟主“y氧气瓶”和“一生何求飞天”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