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二零章 鬼医黑离,驾到!

  他并非怕了鬼医,但面对鬼医的名声和强硬态势,也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鬼医显然并未将他晓月阁给放在眼里,因此令他感受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压力。

  他本也没把鬼医给放在眼里,谁知突然蹦出一堆说欠了鬼医人情的人出来,这还是过来打招呼的自己人,以前怎么没一个吭声的?而没来打招呼的还不知有多少,搞的他现在隐隐有些后悔了,感觉一时冲动给搞得有些骑虎难下了。

  他现在倒希望鬼医让人传个话来,给出明确态度,说只要你放了我的人,这事就过去了,那他也就顺坡下了。

  见鬼的是,鬼医压根不来这套,现在让他怎么办,放人还是不放?问题是放了你还搞事的话,那我放来干嘛?

  手上捏着人,万一有事,也是个好说话的筹码。

  而这边已经给了燕国金州回复,说并无他意,扣留无心等人只是有话询问。

  先稳住燕国那边再说。

  相对而言,玉苍更怕燕国那边,鬼医只是让人搞不清深浅有些忌惮,燕国的兵锋才是实打实的威胁。

  ……

  一时间,修行界关注战事之外的目光纷纷盯向了齐国京城。

  而齐国京城这边也感受到了一股风雨欲来之势,开始有乱七八糟的人往齐京集结,尤其是平常修士来往之地,人数明显出现了增量。

  “聚在这里干什么?”

  山腰一处修士往来的客栈,一队玄兵宗弟子直逼客栈外聚在一起的一群人喝斥。

  一人回道:“并未干什么,莫非齐京连见面聊个天也不行吗?”

  玄兵宗弟子沉声道:“最好不要闹事!”说罢领了人进入客栈盘查。

  齐京不正常的气氛令齐国三大派也略绷紧了弦,加派了弟子不断前往各修士聚集地盘查,也可以说是威慑警告,防范有人在齐京大规模集结捣乱。

  三大派不怕鬼医乱来,鬼医按理也不会介入诸国之争,怕的是外敌趁机煽风点火作乱。

  三大派的目光,校事台的目光,警惕着京城的各个角落。

  察觉到了大量的修士渐渐往齐京云集,扶芳园内也有些不安了起来,玉苍表面上淡定,实际上却急调了晓月阁的不少人马赶来,暗中拱卫在扶芳园的四周。

  玉苍有离开齐京的冲动,下面也有长老劝过,觉得没必要惹这种事。

  可玉苍真正是骑虎难下了,怎么走?被鬼医给吓跑了?控制着整个秦国的晓月阁被一个鬼医给吓跑了,那不成了笑话吗?今后还如何号令秦国境内的各大门派?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大清晨的,城门刚开启不久,一辆马车从远处雾霭中慢慢行来,犹如从幽雾中突然出现一般。

  进出城的行人都感觉有些古怪,下意识两边回避开,因为觉得马车上的铃铛有点古怪。

  车棚的一角,悬挂着一只铃铛,晃荡之际发出奇怪的声音,“叮滴滴…叮滴滴……”

  铃声一声脆,又两声哑咽,反复如此,那声调莫名给人一种奔丧的感觉。

  马车行走的速度不快,不疾不徐,车辕上坐着一个看不清脸的赶车人,戴着一顶黑布垂挂的斗笠。

  赶车人坐的很稳,似乎不受马车颠簸的影响,又似乎因他而压制着马车的颠簸幅度,令整辆行驶的马车显得很沉稳。

  车轱辘咕咕着,马车后面两侧有两骑相随,两个骑手,手稳稳牵着缰绳。

  一个相貌平平的妇人,双目时常微眯着,眼缝里的目光有冷厉闪烁感,似乎在警惕着四周的一切。

  另一个是老头,双眼大而圆,炯炯有神,也在不断打量着四周,神色中似有苦笑感。

  马车抵达城门口,守城士兵觉得古怪,拦下了盘查,要看车内是什么人。

  车辕上盘腿而坐的人突然挥鞭,拦住了欲挑开车帘之人。

  欲检查的军士顿时恼了,指着车夫怒斥道:“什么人鬼鬼祟祟,摘下斗笠接受检查!”

  车夫默不吭声,似乎不理。

  军士越发恼怒,一挥手,城门口的一群士兵立刻将一行给围了。

  那恼怒军士手中枪一抬,欲挑掉车夫的斗笠,车夫手中马鞭一压,顿让军士手中枪无法再动弹分毫。

  那军士一惊,知道遇上了不好惹的人。

  马车后方两侧的骑手相视一眼,也没什么过多反应。

  车厢内,忽传来老沉声音,“不是来闹事的,要看就让他们看吧。”

  车夫手上马鞭顿时一撤,得了轻松的军士看看身后同袍,最终还是壮着胆子伸出了枪头,慢慢捅向了车夫斗笠下遮面的黑色垂布。

  枪头拨着黑布慢慢上撩,没了之前的放肆,动作带了几分小心。

  然斗笠下的黑布一挑起,斗笠下的目光只瞅了他一眼,那军士立刻吓得“妈呀”一声,踉跄后退着将一伙同袍给撞了个乱七八糟。

  同袍纷纷问,“怎么了,怎么了?”

  那军士喉结耸动,左看看,右看看,再看看稳坐如山的车夫,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

  城头上,天火教长老徐邦踱步走出了楼阁,问了声:“下面何事喧哗?”

  眼前齐京的气氛诡异,各城门入口,三大派都派出了长老来轮流坐镇。

  翘首下看的天火教弟子回头一看,忙拱手道:“不知何事,好像是来了比较奇怪的人。”

  徐邦走到箭垛前,也探首往下看了看,目光落在马车后面两骑手的脸上,忽一怔,继而闪身而起,轻飘飘落下了,落在了被围的马车旁。

  他一下去,立刻有一群天火教弟子跟着飘了下去。

  “都退下。”徐邦向守军挥手示意了一下,围着的人立刻退开了,他这才盯着马背上二人道:“朱剑,尤佩佩,是你们两个!”

  其他天火教弟子不认识二人,但是这名字却是听说过的,丹榜排名第三的高手朱剑和丹榜排名第四的高手尤佩佩。

  都有些意外,之前有个丹榜第二高手在齐京为奴,后有个丹榜第一高手被抓,如今又来了丹榜第三、第四的高手,这转眼间丹榜前四的高手都在齐京聚齐了。

  “徐长老。”马背上的老头正是朱剑,拱手打了声招呼。

  马背上的妇人正是尤佩佩,却只是点了点头。

  徐邦下意识看了眼马车,想不注意都难,看朱剑和尤佩佩的样子似乎是这马车的护卫。

  各大派的人虽然不把什么丹榜高手放在眼里,可丹榜上的顶尖高手也未必会屈从于各大派,能名列前茅的丹榜高手多少都有几分自傲之处,而能同时令丹榜第三、第四高手做随从的人,这马车内的人也不知究竟是何方神圣。

  最近的风声,还有齐京内逐渐云集的修士,令他对马车内的人隐隐有了猜测。

  一边打量着马车,一边问道:“你们两个算不上朋友吧,当年为那第三,还你死我活过,如今怎么一起来了?”

  尤佩佩不吭声,朱剑微笑道:“车内的是黑离先生,我二人暂为护法!”

  鬼医?一群天火教弟子略惊,鬼医的名字就叫黑离,这马车内的就是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

  一时间,都想见见长什么样。

  果然是鬼医!徐邦心头一紧,他刚刚就所有猜测,没想到还真是的,这鬼医果然被玉苍给惹出山了,这一出山的派头还真不小,竟然招了丹榜第三和第四的高手做随行护卫,再加上城内云集的修士,看样子是真没打算跟玉苍善了。

  人未到,席卷向齐京的气势却是先到了,再加上传说中鬼医有仇必报的性子。

  虽只是区区一辆马车及两名随扈而来,可他却意识到了,玉苍这次多多少少的恐怕是真惹上麻烦了。

  没那个底气,人家能这样找上门?

  实力往往是让人尊敬的最好事实,比对两位丹榜顶尖高手客气,徐邦朝马车拱手道:“原来是黑离先生法驾亲临。鄙人天火教长老徐邦,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有缘幸会,不知可否拨冗一见?”

  车内老沉声音传出,“区区一游脚郎中,不敢高攀天火教高上。”

  徐邦又道:“先生医术高超,受世人敬仰,徐某略有医道难题,正欲请教。城头备有香茗,可否请先生上城一叙?”

  车内老沉声音道:“徐长老何苦勉强?”

  徐邦摆手道:“黑离先生误会了,仅仅是久闻大名,渴望一见。”

  车内老沉声音道:“小徒在齐京遇难,忧心忡忡而来,暂无雅兴。敢问徐长老,老夫可以进城了吗?”

  堂堂天火教长老如此客气,这般降贵纡尊的邀请,还被人给拒绝了,多少感觉有些没面子,不过也发作不起来,话锋一变,“听闻黑离先生要来,齐国三大派掌门皆在宫中等候,还望先生不要让三位掌门久候。”

  车内老沉音:“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再勉强下去就没意思了。今番一点私事而来,就不要惊扰三位掌门了,还望徐长老代为向三位掌门抱歉一声。”

  徐邦脸颊绷了绷,“黑离先生的来意,我略知一二,只是我三大派不免要提醒一声,这里是齐京,先生最好不要乱来,否则大家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车内老沉声音,“老夫一介游医,无意也无力卷入天下纷争,此番只为解决私事而来,只要三大派不插手,老夫也不是不识相的人,不敢冒犯三大派威严。”

  ps:感谢“牛就得有个牛样”和“henduer”的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