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一八章 冷血

  正文

  密室内,盘膝而坐的牛有道手把玩着一只镯子。

  玩着玩着,斜躺下了,单手亮着,看着,略有凝视。

  云姬提醒道:“镯子里面有东西。”

  “我知道。”牛有道回了句,盯着,“没说是什么东西?”

  云姬:“没有郭曼的任何附属书信,传来的消息你也看到了,只说郭曼将东西交付的紧急,之后便见郭曼被晓月阁的人给抓走了。”

  牛有道:“刚好在玄薇出事的当口,玄薇又死在了那里,而这镯子明显是女人的东西,再看这做工,明显不是一般人的东西,有彰显卫国皇族的纹饰。我手的很有可能是玄薇生前佩戴的遗物。”

  “郭曼交付的紧急,晓月阁的人又抓了她,看来这东西搞不好是晓月阁想要的东西。”

  云姬:“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有这可能。”

  牛有道:“玄薇的遗物突然到了我手里,这镯子也不知在那女人手戴了多少年,怎么感觉怪怪的。”

  云姬:“能到你手里,还不是你提前布局的原因。你手可伸的够长的,居然在鬼医弟子身边安插了人。”

  她也是接手了袁罡的事才知道,鬼医弟子一出山被这位给盯住了,那个无心身边唯一的心腹女从郭曼居然是牛有道的人,颜宝如也是后过去的。

  接手了袁罡的事才知道,无心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位的掌握下,无心要干什么、会干什么,甚至是想干什么,稍露端倪,这边都能提前知道消息。

  前些日子,她看到郭曼传来的消息,说无心突然问及了一次知不知道那个假冒的牛有道去了哪。

  她这才知道牛有道是怎么在圣境诈死的,原来是利用了无心整容的医术。

  而牛有道这边回复的意思是,说牛有道的死讯一出,那位假的便被茅庐别院的人给杀了。并安慰郭曼不会有事,真的假的都死了,事情牵涉到圣境,有些事情无心也不敢过多追究。

  不过有一点强调了,无心不追究则罢,一旦发现无心有追究意图,立刻报,必要的情况下,将无心给做了!

  云姬这才明白,无心的小命其实一直捏在这位的手!

  “未雨绸缪罢了。”牛有道翻身,双脚落地,起来了,走到案旁坐下了,双手在镯子施法细细查探一番后,找到了机关,旋转着拧开了取下了一段,从镯子里面抽出了一小卷绢布。

  抖开薄绢一看,发现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地点和名字,字迹很小。

  细看名字和所在地的附属关系,还有联络方式,牛有道明白了,“这应该是卫国雾府在各地潜伏探子的骨干名单,雾府的人应该远不止这些…能被玄薇秘藏,看来只要掌握这些人,能掌握住整个雾府的情报络!”

  云姬感慨摇头:“这下又被你捞着了。你准备怎么处置?”

  牛有道:“我这里不敢随意动用,谁知道这些潜伏人员有没有晓月阁的人,不能冒这个风险。要用也是给王爷用,我们不便直接掌握。”

  “也还得看郭曼那边的情况,她现在落在了晓月阁的手,若是扛不住,招出了自己是茅庐山庄的人,那这东西倒是能直接给王爷用。若是没招出,那说明她还安全着,她还能继续潜伏在无心的身边,那这东西不如抄一份交给贾无群,让贾无群去操作,暗配合这边,茅庐山庄这边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不管怎么说,郭曼立功了,她的安全还是要想办法保障的。”

  云姬:“你担心晓月阁会对她不利?”

  牛有道:“按理说,玄薇死了,晓月阁如果要找这东西,首先要撬开的是西门晴空的嘴巴。西门晴空那死性子,恐怕是不会招的,他越不招,晓月阁越怀疑他知道东西的下落。在西门晴空招供前,郭曼包括无心他们都是安全的,根据那个鬼医的往事来看,鬼医应该不会对自己徒弟的处境置之不理吧?”

  “现在的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事发当时的情况,也不知道镯子为何会到郭曼的手,他们追捕郭曼,是不是因为已经知道了郭曼拿了此物?可按理说,若知道的话,郭曼很难从那宅院逃脱,而郭曼还能在街明目张胆的跑动,那说明她知道晓月阁暂时还不知道她拿到了重要物件。”

  “还有,倘若晓月阁已经知道东西在谁手里,连玄薇都死了,应该不会留下西门晴空这个后患,难道还要给西门晴空报仇的机会不成?西门晴空没死,那这事有点说不清楚了。”

  “先不管这些,郭曼有功,这些年也用心了,功劳、苦劳都有,她这条命我是要保的。让红娘通知齐京那边可靠的人,直接以海如月的名义找到晓月阁要人!威胁晓月阁,不给人的话,金州要挑起燕国对秦战事!先吓唬住玉苍不敢乱来再说。”

  云姬错愕,“以海如月的名义?”

  牛有道:“海如月出面才名正言顺嘛,无心救过海如月母子的命,以她的名义去救无心主仆二人才正常。”

  云姬:“那是不是要跟海如月先商议一下?”

  牛有道:“来不及了,玉苍那老东西敢直接闯去抓人,鬼医的名头怕是震慑不住他,拖久了,郭曼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为以防不测,先第一时间让玉苍不敢乱来最重要。海如月那边回头再慢慢商议。”

  云姬:“怎么商议?海如月一定会怪南州这边怎么会想着保无心,还帮她挣人情?”

  牛有道:“这个好办,让王爷表示想趁机结交鬼医或无心,郡主的脸不是有问题嘛!王爷操心郡主的事,人尽皆知,合情合理的很。”

  云姬凝噎,这什么人呐,坏水一套接一套的,不过又问:“倘若郭曼已经招了,玉苍已经知道了东西在南州手呢?”

  牛有道呵呵道:“想什么呢?知道东西在南州手又怎样,东西在南州手又怎么了,凭什么只能他得,南州不能得?玉苍也敢欺负欺负鬼医,他现在敢招惹南州吗?南州只要摆出进攻态势来,他得乖乖跑来求和。”

  “别操心这个了,郭曼那边情况较急,赶紧先让红娘去办这事。”

  云姬转身走了。

  牛有道看着手刚得到的东西,玄薇的死也令他颇为感慨,某种程度他还是挺佩服这女人的,没想到以这种方式结束了一生。暂时也没了修炼的心情,出了密室,了楼阁眺望,舒旷心情。

  没多久,见管芳仪和云姬一起回来了。

  牛有道估摸有事找自己,看了看四周,转身先回了屋里。

  见面后,云姬告知,“红娘已经照办了。”

  而管芳仪又扔了封信给牛有道,“贾无舌的来信,那个魏多开始找事了,问你怎么办。”

  “魏多找事?”牛有道有些意外。

  管芳仪摇头,“说西门晴空对他有恩,获悉西门晴空有难,希望贾无舌帮忙搭救,都跪在了贾无舌跟前哭鼻子,搞得贾无舌感觉难办。贾无舌的意思,他动用宋国的力量去搭救西门晴空有点说不过去,似乎没那个意愿,但又搞不清魏多和这边的关系。”

  牛有道接信到手一看,的确是这么回事,不禁眉头一皱,随手把信往桌一扔,“这事倒是提醒了我,我让赵雄歌看住猴子,也不知照做没有。立刻联系赵雄歌,告诉他,西门晴空的事,务必对猴子封锁消息,不要让猴子知道,否则猴子还不知道要干出什么事来。”

  云姬瞄了他一眼。

  管芳仪一怔,你不救也罢了,还要阻止别人去救?

  牛有道懂她那眼神,起身了,打开了窗户,负手看向了窗外,好让外面的人看到,能让管芳仪忌惮不好开口。

  可管芳仪还是过来了,不过却对外掩饰在了窗户一侧,问:“你跟西门晴空有仇?”

  “没仇。”牛有道淡定回复了一句。

  管芳仪:“那你干嘛巴不得他去死?”

  牛有道:“哪来的巴不得。怎么,你看他了?”

  管芳仪:“少来。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有情有义的男人少见,我的确很欣赏他,都快绝种了,留下一两只也没什么不好吧,你当是看个新鲜不行么?”

  牛有道:“他那叫有情有义?我看是糊里糊涂不知所谓。什么叫你欣赏,我看你是想满足你女人的幻想吧。别啰嗦了,我没办法救。”

  管芳仪:“他为了玄薇,落到这个地步,已经够惨了。什么叫你没办法?我看你救郭曼不是利落的很么,只要你出手,我不信你没办法,顺带救救他怎么了?”

  牛有道:“郭曼是我的人,我当然要救,西门晴空…我凭什么救他?”

  管芳仪顿时来劲了,对方要是不说出阻止袁罡的话来,还没多想,可现在心里是不舒服了,因为她不希望自己追随的人是这样的人,“当是为了我不行吗?”

  牛有道默了默,忽微微摇头道:“红娘,他已经是个死人了。玉苍是不会放过他的,因为玉苍很清楚,一旦放过,玄薇的死,西门晴空必然要找他拼命,谁能开那口保证西门晴空不会找他麻烦?谁能?你能还是我能?如所言,算救了他,他还是要去送死的,这个人废了,活不了的,不值得我们付出任何代价去冒险、去节外生枝,明白吗?”

  管芳仪沉默了,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可还是忍不住盯着他,这位的理智程度有些时候真的是太冷血了!

  ps:月票九万五加更奉。感谢新盟主“公孙失策”和“夏日雨11”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