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一六章 香消玉殒

  见到台子上躺着的玄薇,还有歪坐在旁的西门晴空,玉苍笑了,也放心了。

  无心只是偏头看了眼,见到硬闯进来的人,而且是一群男人,表情略有愤怒,需知现在的玄薇近乎赤体。

  可他现在真的无暇太多,继续头忙自己的,一支支银针蘸药,不断在玄薇心房部位和头部下针。

  不断下针,又不断拔针,在针上补药后又刺要位。

  此时的玄薇基本上已经死了,他正在想尽办法护住玄薇最后一丝心脉不被毒性攻破,也在抵御毒性对玄薇脑部的侵蚀,否则玄薇就算救活了也将成为一个傻子。

  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尽力成功,否则对他来说是对他这方面能力的亵渎。

  他现在正在玄薇身上和死神进行最后的较量,哪敢有丝毫的大意。

  可外人不知,还当他好大的脾气。

  看了看白布半遮却插了不少银针的妙体,玉苍避嫌,他这点风度还是有的,没有多看玄薇的身子,而是走到了无心对面,“无心先生,不用忙了,人交给我带走便可。”

  独孤静和郭行山手持天剑符在他左右,高度戒备着颜宝如。对他们来说,颜宝如是最大的威胁。

  继续忙碌的无心就一句话,“滚出去!”

  被屡屡喊滚,玉苍脸上有些挂不住:“无心,就算是你师傅鬼医来了,擅自插手诸国间的事,他也得掂量掂量。诸国间的事,连九圣都尽量不介入,你未免太过自大了些。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我不想为难你,但你自己也得识相。这道理就算是你师傅来了,也讲的过去!”

  无心没空跟他啰嗦,既然赶不出去,他就只能是先顾眼前人的性命要紧,其他的头再说。

  可他这不理会的态度却激怒了玉苍,玉苍沉声道:“把人带走!”

  一群人立刻逼来,颜宝如顾不上了西门晴空,怕无心因专注而起的倔强会出事,抢步上前,一把拉开了无心。

  突然被打扰的无心愤怒了,头怒视颜宝如,手就是一巴掌,啪!

  一记耳光清脆响亮,颜宝如被打的一愣,但却无奈,也没生气。

  她理解无心对医治的态度,可无心却不知道这些人既然敢闯来意味着什么,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市井无赖之徒能比的,惹火了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人。

  这一巴掌,也令玉苍愣了愣,见颜宝如居然被打的没脾气,还真是一副贱婢模样,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干什么?”无心头,见到晓月阁的人拔玄薇身上的银针,顿时暴怒如雷,“住手!”

  颜宝如却拉着他不放,保护无心的安全是她首位的。

  晓月阁的人拔针也不是故意的,而是玄薇身上插满了针,不方便带走,自然是随手除掉。

  见到定在要位上的银针没了,无心瞪大了双眼,整个人瞬间如抽空了一般,怔怔着,两腿一软,往地上一坐。

  发现哪怕自己医术再高明,在强权面前亦如此的渺小,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幸好颜宝如拉着他,没让他倒下。

  这一幕,玉苍也看出了不正常,突疾声道:“解药,快,护住她心脉!”

  他要把人带走,想要撬开玄薇的嘴得到想要的东西,自然是仗着手上有天机破罡箭剧毒的解药,用不着无心费力。

  立刻有人上手,一个施法而为,一个摸出解药捏开了玄薇的嘴巴。

  然嘴一捏开的瞬间,玄薇乌青的嘴唇中涌出了一股血水,可这边还是强行把药丸纳入了玄薇的口中,强行施法导入其腹内,欲施法帮忙炼化药丸,尽快催化药性。

  施法护住玄薇心脉的那人嘴角忽抽搐了一下,慢慢抬头看向玉苍,尴尬道:“阁主,死死了!”

  玉苍一惊,一把拨开他,亲自上手检查。

  检查过后,整个人亦懵住了,慢慢抬头看向了转眼已变得一脸萎靡的无心。

  这一刻,玉苍意识到了什么,意识到自己的自大可能犯下了错误,也许就该老老实实等着,等无心救完了人再说。

  他忽头,看向了昏迷中的西门晴空,指着喝道:“快!解药!”

  玄薇死了,可西门晴空也许还知道什么,费了这么大的工夫总不能白忙一场。

  立刻有人手忙脚乱的去救西门晴空,去给西门晴空解毒。

  而无心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怔怔盯着台上安详静躺的玄薇,其他的,或救西门晴空之类的,他已经无所谓了,死一个和死两个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吗?

  台上的女人,安静无声,身上只有薄布略遮挡,面目如花。

  一代权相,末代女皇,曾是那般的高高在上,风光无限,万人敬仰,无数人拥护着。

  也曾那般的无奈,只因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在苦苦中挣扎,欲挽救她的国家,可终究是没做到。

  就如眼前人想挽救她的性命,也终究是没做到。

  那座王冠似乎就是一道无形枷锁,当她苦苦挣扎不愿解脱时,似乎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和她的国家一样同朽,国没了,家没了,她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当临死前,意识到那座王冠已经不存在了,幡然于执迷中醒悟时,明白了苦海无边头是岸时,似乎已经晚了。

  面容依然如花似玉,只是乌青的嘴唇,还有口中淌出的那抹血迹,令面容透着一股诡异。

  末代女皇最后命丧在异国他乡,而且是死在这小小的充满药味的房间内,盯着她面容的玉苍也莫名有些心情沉重,静默无声。

  通过刚才的情形,玉苍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中终结了这位七国中唯一一位女皇的性命,知道这女人会死在他手中,因为就没打算放过,只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莫名让人心烦,至少他想知道的东西还没让这女人开口。

  蹲在地上的郭行山从西门晴空身边起来,过来禀报道:“师尊,应该没事了,待毒性全面解除了,应该就能醒来了。”

  玉苍松出一口气来,“搜一下!”

  有人立刻对西门晴空进行搜身,玄薇的遗体也没放过,施法检查了她体内有没有藏东西,连头发都没放过。

  连死了都不得安宁,这是许多帝王的宿命。这算好的,自古以来,不乏埋后还被挖出来鞭尸的。

  颜宝如目光转动,看着这些人的举动,看看台上遭受亵渎的玄薇,再看看昏迷中的西门晴空,一生一死都在一间屋内,生者却不知斯人已逝。

  她听说过西门晴空对玄薇的痴情。

  她也亲眼见到西门晴空抱着玄薇闯入此地噗通跪下哭着相求的情形。

  她不知道当西门晴空醒来获悉玄薇已经死了,会是个什么反应

  结果是什么都没搜到,只从西门晴空身上搜到了一些天剑符和财物、丹药之类的。

  玉苍绷着脸,环顾四周,不肯有失,喝道:“把这座院子仔细搜一遍!”

  一群人顿时翻箱倒柜,瓶瓶罐罐的倾倒不说,各种药物更是弄了一地。

  渐渐缓过神来的无心冷冷盯着玉苍。

  到了这个地步,玉苍才不会管他高兴不高兴,若不是看无心还有点背景,宰了他的心都有!

  这里地方虽不大,但仔细搜查下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工的事。

  玉苍冷目扫向无心,“为防有失,在我找到的东西没有找到前,劳烦诸位先跟我们走一趟,东西找到了自然会放诸位平安归来!”

  颜宝如怒了,“玉苍,你别过分了!”

  她懂对方的意思,这是担心死者将东西交到了他们的手上,为了以防万一,要先把他们给控制住。

  也就是说,如果从西门晴空嘴中问不出什么,就该轮到审问他们了。

  “什么丹榜第二,没资格在老夫面前撒野!”玉苍心情不好,怒斥,指向西门晴空,“不想成为第二个他,就老实配合!”言下之意,连丹榜第一高手都这样了,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颜宝如愤怒之极,冷静下来的无心却拉了她一下,在她耳边嘀咕,“带着我是累赘,不要管我,你先走,门口屋檐下的铃铛”

  察觉到两人在耳语的玉苍怒指,“你们在嘀咕什么?”

  颜宝如深吸了一口气,突一个闪身而去,后背撞上了墙壁,咣!整个人破墙而去。

  砖石头崩飞,外面的人也很突然,只见人影一闪而出。

  打翻几人的颜宝如落在大门口抬头一看,却发现一直挂在屋檐下的铃铛不见了。

  “拦住她!”玉苍的喝声传来。

  颜宝如内心焦急,但对方人多势众,又有天剑符和天机破罡箭之类的杀手锏,没必要吃眼前亏,只能是一个闪身而去。

  颜宝如跑了也就罢了,还有一个人也不见了,那个郭曼。

  “人呢?”庭院中的独孤静问话。

  一人道:“走了。”

  独孤静怒斥:“谁让你们放她走的?”

  这就尴尬了,只知是来抓西门晴空和玄薇的,没说要针对无心等人,加之鬼医的名头,这边算是眼睁睁看着郭曼离开的,也可以说没把郭曼当事。

  获悉情况后,独孤静指着外面怒吼,“还不给我去找!”

  跑了一个人,谁敢保证玄薇的东西不在跑掉的人身上。

  找人的找人,在宅院内翻箱倒柜找东西的继续找东西,无心也被押了出来。

  倒没有对他太过份,没有绑或硬抓之类的。

  被压着走出大门的无心抬头看了下,见到屋檐下的铃铛不见了,也没说什么,默不吭声的跟了缥缈阁的人离去。

  :感谢新盟主“絃斷有誰聼”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