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一二章 丹榜第一高手的实力

第一三一二章 丹榜第一高手的实力

  弓弦一松,嗖嗖骤响,箭矢出,半路崩溃于无形,化作无数牛毛针射出。

  砰!西门晴空脚下却如惊涛骇浪般,土层轰然掀起,龙卷风般一卷又一荡,轰向四面八方。

  特制的无数牛毛针虽能破无形罡气,却经不住有形之物的侵袭,瞬间被喷薄的狂暴土石给扫清了。

  剑架在昊丞脖子上的玄薇揪心着,她听说过晓月阁的天机破罡箭,也听说过能破修士防御,一见晓月阁的人亮出弓箭来,立马担心上了西门晴空,因此才冒险跑了出来。

  却不知后方已有修士接近,一个闪身而出,欲擒下她。

  晓月阁是要杀玄薇不错,但玄薇手上的东西他们还是挺感兴趣的,掌握着苦神丹的晓月阁自然是要一试。

  喷爆的土石中一道蓝光闪出,圈外一名修士挥剑就劈。

  当!剑飞走了,蓝光一过,整个人匀称着对半劈开了。

  蓝光剑影从玄薇上空闪过,偷袭玄薇者,连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一分两半飞走,当空爆出一滩血水。

  玄薇回头一看,身化蓝色剑罡的西门晴空已现身在她身边,一把掐住了昊丞的后脖子,喝斥道:“谁敢妄动,他便死!”

  炸开的土石中冲出的独孤静落在了屋顶上居高临下,一看现场情形,皱了眉头。

  只不过眨眼的工夫,两名金丹修士就已命丧在西门晴空手中,就凭这实力,他不得不暗赞一声,丹榜第一果然并非浪得虚名!

  目光再盯向被挟持的昊丞,心头沉重。

  在一群修士面前,玄薇还想挟持人质,未免有些可笑,但西门晴空出手则不一样了,想在西门晴空手下偷袭得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前来的百余名晓月阁人员已经错落分布四周,将现场包围了。

  “独孤先生,救我,救我。”昊丞脸色都吓白了,落在玄薇手上他还没那么害怕,认为这女人有所顾忌,但落在西门晴空手上后,他是真的害怕了。

  尤其是眼睛一眨,西门晴空就已在他面前连杀两人。

  目光晦明不定的独孤静忽咬牙道:“昊丞皇子是西门晴空杀的!”

  此话一出,玄薇面浮怒容,懂了对方的意思,这是要不顾人质的安全,栽赃到他们的身上。

  晓月阁的人也听懂了,这是让大家放开手脚,无须顾虑昊丞的死活。

  谁知有人更快动手,玄薇手中剑一收,忽一个突刺,一剑扎入了昊丞的后背,贯穿了昊丞的心窝。

  昊丞低头看着胸口冒出的剑锋,还有冒出的血,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独孤静一怔。

  西门晴空也有些意外地看向玄薇,自从卫国惊变后,这女人一直在患得患失中,卫国战败后也一直在自责中,然这一瞬间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杀伐决断之能。

  “走!”玄薇撒手松剑,喝了一声。

  西门晴空当即不再迟疑,一把捞了她腰肢,一个闪身冲天而起。

  一群晓月阁修士从四面八方跟着冲天而起,十名弓箭手凌空挽弓,以一人间隔一人的方式放箭,保持射击的持续性。

  箭矢从四方嗖嗖而来,途中崩溃成牛毛针,蜂拥向西门晴空和玄薇。

  西门晴空宝剑归鞘,一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下了玄薇身上的外套,顺手兜转于脚下如伞碟,急促的噗噗声中挡住了下方斜射而来的无数牛毛针,至少挡住了射向他们两人的。

  然而晓月阁刺杀极有经验,配合极为默契,一圈间隔的弓箭手中未发者借他人之力再次加速上冲,追平了高度,五人同时从四方放箭。

  无数牛毛针从四周覆盖而来,不像下方斜射而来时挡住一面就行,西门晴空手中外套翻飞,挡住了玄薇身后,抱着玄薇快速旋转的同时,不惜以后背为玄薇遮挡另一面。

  身上衣裳如气囊般鼓起,砰一声爆开了,以炸开布片的方式抵御着密集的牛毛针。

  然射来的牛毛针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只能用“见缝插针”来形容,背面依然中了几十支。

  见弓箭手一波箭矢尽,西门晴空单臂一挥,一臂之力将臂弯中的玄薇一举抛向了高空。

  玄薇四肢摆动着,整个人翻飞着,向高空而去,身不由己。

  西门晴空顺势回手身后,宝剑出鞘,身剑合一,化作蓝色巨型剑影,如一道闪电般在空中闪过。

  “啊!”当空一声惨叫,带着一蓬血雨落下。

  蓝光闪电在空中犹如活物,来回不规则去向地闪烁着,每次的闪烁终点就是一人,每次的终点皆是一声惨叫。

  法眼细看之下的人能看出端倪来,杀一人,西门晴空现形之际手摁所杀之人一推借力,又身剑合一奔另一人而去。

  快如闪电,被杀之人无一人能挡!

  转眼间,十名高低错落升空的弓箭手无一人存活,皆命丧西门晴空之手。

  西门晴空大开杀戒,下方观战的独孤静倒吸一口凉气,发现竟无一人能挡西门晴空一击,这份实力只怕远超自己师傅玉苍先生。

  这就是丹榜第一高手的实力吗?独孤静第一次见识,面色凝重,亦升空而去。

  他不出手不行了,西门晴空一开杀戒,其他升空的人都胆寒了,纷纷躲避,无人敢靠近西门晴空,靠近了就是找死,又不是木头,谁不怕?

  而西门晴空杀最后一人后,亦升空而起,宝剑归鞘,双手恰好接抱了落下的玄薇。

  落入她怀中的玄薇凝视着他,微微一笑,果然还是她心目中的那个盖世英雄!

  西门晴空却无心与她情意绵绵,只见下方磅礴能量翻滚,冲来的独孤静已施展出了天剑符。

  西门晴空单臂搂人,单手抖出一张天剑符来。

  咣咣咣……

  当空一连串密集爆响,巨大的天剑罡影对天剑罡影,接连撞击抵消,动静震撼天空。

  一轮天剑符对轰之后,西门晴空翻手又是天剑符在手,不止拿出一张,又一下拿出了五张。

  这都是多年来玄薇给他置办的防身物。

  下方的独孤静一惊,一个闪身向下斜飞而去。

  西门晴空不再恋战,搂着人唰一声向远方掠去。

  “追!”落地的独孤静怒吼。

  也的确是愤怒,这么多人,有天机破罡箭,有天剑符,还有这么多人,居然还让西门晴空轻易就带着一个累赘跑了,这样回去的话,他没办法向玉苍交代。

  一群人纷飞而去,追着西门晴空的去向而去。

  有一人转身隐没在墙角,没有跟着离去,待人远去后,迅速搜寻这座庄园。

  找到活口,问出了玄薇的居住地,一剑抹了对方脖子灭口,发现见到他的活口立杀。

  此人直奔玄薇的房间,找到了梳妆台,目标明确地摸向了玄薇的台式梳妆铜镜,这是玄薇随行携带的梳妆用具。

  此人一把从镜座上掰下了镜子,又一掌将中间镜面给拍飞了,剩下了一环在手。

  施法扯掉了环上的金属饰物,又施法持环抖了抖,抖掉了环上的漆,一只浮雕云纹的精美圆环现出真容。

  转身扯了块布,将圆环一包,迅速脱身离去……

  落地的西门晴空再起,一路疾飞,凭着御气如剑的法门,哪怕带着一人,亦逐渐拉开与后者的距离。

  “传讯招飞禽坐骑来!”追赶中的独孤静狂躁大喊。

  玄薇一只手在西门晴空身上及后背摸了摸,“听说天机破罡箭能破修士护体罡气,还喂有剧毒,你没有被射中吧?”

  西门晴空明白了她在摸什么,他被射中了,不过早已经被他施法逼了出去,口中回:“没有!刚才太过仓促,你没有被毒针钻空子射中吧?”

  玄薇:“还好,有你在,没有。”实际上她一只脚的脚踝上来一点点的位置,还插着三支牛毛针,东西太过细小,加之所在部位,西门晴空一时没发现。

  她已经感觉到一股麻痹感在从脚踝位置慢慢蔓延上来。

  她双臂圈住了西门晴空的脖子,颈项依偎在西门晴空的肩头,与之交颈,似温存,似享受,“西门,是我对不起你,我一直知道我错了,应该早点跟你走的。可那是我弟弟,卫国是我家,弟弟又不懂事,父亲临终前托付,让照顾好弟弟,让看好家,为了儿女私情不管不顾的离开,我做不到啊!我真的不是恋栈权势。”

  西门晴空:“不用解释,我明白。”

  玄薇:“我也不想来齐京受昊丞胁迫,可不来这边的话,我们能去哪?卫国的朝臣都在这里,扔下他们逃跑了意味着什么?离开了这里,除非我交出雾府名单,否则跑到哪都会被人追杀的。偌大的一个家,最后的家底了,我真的不甘心拱手让人,我不对齐国抱幻想的话,就真的没了希望,一辈子就只能是躲躲藏藏了…真的只是幻想,昊云图还是把我给卖了。卫国,生我养我的家,我日夜翘首眺望,就在南边,如今不离开她、不走都不行了。”

  见到独孤静杀来的那一刻,她就梦醒了,彻底不抱幻想了,故而果断一剑将亵渎她的昊丞杀之!

  ps:八万五千票加更奉上。感谢新盟主“挽起裤脚”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