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零二章 九圣齐聚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道君最新章节!

  是了!赵雄歌盯着他,也无力后退了一步,之前还只是猜测,可对方现在的态度,令其明白了,的确是那样。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多少风波,多少无奈,又多少血泪?

  赵雄歌亦无力跌坐在了地上。

  两个男人如同红了眼疾冲而来的公牛,猛烈对撞之后,伤人伤己,都撞倒了。

  赵雄歌亦惨笑:“你说是我害了圣女,你现在再说一次,究竟是谁害死了圣女?”

  南天无芳咧嘴露悲,“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我还以为天知地知还有我知,这个秘密永远不会再有人知道。”

  赵雄歌颓然着,“原来我并不知道,若不是牛有道带走了管芳仪,引起了你的一些举动…因为我知道你找圣女的情形,圣女告诉过我,而你不是那么莽撞匆匆做决定的人。结合大致的时间,还有当年魔教发生的事情,我才有了这个猜测。”

  南天无芳:“你真狠,有了猜测居然能一直忍住不问。”

  赵雄歌:“因为圣女临终前的托付,因为我有更重要的秘密守护,揭穿了你,对魔教,对我的守护都没有任何好处。我再狠,也没有你狠,你为了隐瞒真相,居然能眼睁睁看着她坠落风尘而不伸手去拉一把。”

  南天无芳哭了,惨笑着淌泪,“我没办法,我也不敢!”泪滴落,也垂下了脑袋,“当我找到她时,她正在山村溪边洗衣裳,当她抬头的一刹那…你不知道她当时有多美,后来,我情难自禁,玷污了她,我当时既后悔,又不后悔。”

  “后悔是因为她是符合条件的圣女,圣女啊,怎么能被玷污,让我怎么能把她带回魔教继承圣女之位?带回来了,我今后是要长期面对的,她看我的眼神是瞒不住其他人的,乌常又虎视眈眈,一旦暴露出来了,我自己难辞其咎都是其次,也会害了她。”

  “我不后悔是因为保住了她,我亲眼目睹了后来的圣女饱受了什么样的煎熬,越发不后悔!”

  “乌常盯着,我真的不敢去伸手,一旦被乌常发现她是我在乎的人,哪怕能瞒住她是遴选圣女的身份,你也应该知道她落在乌常手上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放任她坠落风尘,不出手,说明我不在乎她,也许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她本名叫做管红花,我觉得不好听,想到我自己的名字,给她改名为管芳仪,没想到她后来一直还用着这个名字!也许就不该给她改这个名字,她叫管芳仪,我叫南天无芳,也许取了那个名字就注定我要失去她,这是不是命?我没对她用真名,她不知道我的真名。”

  赵雄歌哼哼,“我对你的私情破事没兴趣。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害了多少人,她本不该是圣女,也就不会被害死。她若不是圣女,我就不会遇见她。我不遇见她,就不会卷入此事,我不卷入此事,上清宗就不会被乌常给逼到这个地步,宁王派系的人就不会遭受灭顶之灾,就因为你一己私心,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又害死了多少人?”

  南天无芳抬眼,“你想杀我报仇?”爬了起来,“还是想以此来要挟我答应让袁罡成为圣子?赵雄歌,没用的,我已经错了,不能再错下去,我是不会答应的!”

  赵雄歌低头一阵,最终深吸了一口气,也爬了起来,“我此时,的确是恨不得杀了你,但我又有什么资格杀你?我若不对她动情,上清宗等一系列的人不会遭遇惨变。但我遇见了她,不后悔!我犯下的错,我来赎罪!”

  “南天无芳,现在也不是跟你扯往事谁对谁错的时候。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不可能因为茅庐山庄和上清宗有关系,又因为袁罡和茅庐山庄有关…你觉得我可能因为这层关系而拿出我守护多年的东西去救他吗?”

  这么一说,南天无芳也冷静了,惊疑不定起来,“也就是说,传说中的魔典的确存在?”

  赵雄歌颔首:“是!但不在乌常手上,早已经交到了历代圣女等候的人的手中。”心里补了句,已经交给了牛有道,但牛有道这个被选中人不想袁罡死。

  南天无芳自然认为交给了袁罡,但不信,“袁罡怎么可能是你说的历代圣女等候的人?”

  赵雄歌:“历代圣女守护的秘密中,自然有遴选找到的办法,绝不会有错。现在的问题是,袁罡落在了九圣的手上,现在只有乌常才有可能救得了他。”

  南天无芳:“救了袁罡,而后将魔典交给乌常吗?”

  赵雄歌:“魔典存在,你就应该知道传说是真的,你不要低估了离歌的智慧,一切她自有安排。”

  南天无芳:“魔典中究竟记载了什么?”

  赵雄歌:“不该知道的人就不该知道,无须多问。魔教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合乌常救人!”

  南天无芳大手一挥,“我不管什么离歌,也不管什么魔典,我只知道魔典一旦落在了乌常的手中,魔教随时会万劫不复。你守护魔典,我守护的却是整个魔教,你明不明白?”

  赵雄歌:“你跟我叫嚣没用!你抗拒的了吗?乌常已经知道了魔典的下落,你不配合的下场才是真正让魔教万劫不复!”

  南天无芳腮帮子紧绷。

  赵雄歌走动,与之错身,眺望远方,“你放心,魔典才是枷锁,拿到了魔典,他才是作茧自缚,才不敢轻举妄动!他也清楚,可他无法抗拒魔典的诱惑!至少,在他的野心欲望没有达成之前,不敢轻举妄动。”

  这是牛有道对他说的原话。

  ……

  天魔圣地,天魔宫深处的一个洞窟内,袁罡依然被铁链束缚着,整个人吊挂在幽暗中,如同一只死狗般吊着。

  因为已经知道了他的能耐,故而没有拔掉他身上的钢针。

  天魔宫正殿内,却是贵客齐聚,天下九圣齐聚一堂。

  没有座位,乌常这里不设座,一群人只能站着。

  “元色,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不妨让大家查清楚,你心里若没鬼,还是把丁卫给交出来吧。”

  “是啊,元胖子,我们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面对大家的反复逼迫,胖硕身躯显眼的元色终于不耐烦了,两手一摊,“既然大家非要这样说,我也没意见,可丁卫那厮早就不知道去了哪,我也正想找他问清是怎么回事。”

  “不如这样,大家帮我一起找找,找到了知会我一声,找到了随便你们怎么审,我这样表态了,你们可满意?”

  闻言,吕无双嘴角勾起一抹莞尔,元色这样说,她就放心了。

  而余者,或脸色略沉,或面无表情,估摸着元色的那个徒弟丁卫是没办法再从这世上找到了。

  元色心里清楚,人找不到了,只会更加坐实了大家的怀疑。

  可他没办法,一旦被抓到了实证,只怕被赶出无量园都是轻的,若有人趁机搞事,被联手做掉都是有可能的,只能先过一关算一关。

  九圣对天下人来说,看似高高在上,彼此间的处境却没外人想的那么好。

  为了转移注意力,元色指向了乌常,“乌常,大家今天来,是来找你要人的,你已经坏了规矩,你今天若是不给大家一个交代,今天你怕是过不了这一关!”

  乌常冷眼瞅去,“元胖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元色:“怎么,你还想一个人对抗我们八个不成?来,试试看!”

  乌常没有接受他的挑衅,“我带走人自然有带走人的原因,原因已经摆在了这,风声你们也听到了,有人图谋不轨,我岂能放心让图谋不轨的人再接触到他?”

  元色:“少来这套!向大家通气,把人抓来的是你,突然抢着要人的人也是你,这当中的事情你不给大家一个交代怕是不行。”

  乌常盯向吕无双,“我看抢着要人的是吕无双吧?沙漠里就盯上了,第一时间又到问天城把人给要走了,吕无双,你不打算给大家一个交代吗?”

  吕无双顿时翻脸,“少在这里血口喷人!那个袁罡敢对我无礼,我第一时间把人给提走教训教训有什么问题吗?乌常,我看那股歪风就是你放出来的,就是为了掩饰你抢人!”

  乌常:“说话,要有证据!”

  “不急,今天既然大家都聚齐了,事情就一件一件来解决。”雪婆婆突然乐呵呵出声了,拄拐走到了吕无双面前,“吕无双,什么教训不教训的,这套说辞就别在我们面前晃了,现在大家只想知道一点,你为什么想要蝎皇?”

  众人目光齐刷刷盯向了吕无双,冷眼旁观的人都想知道答案。

  吕无双看了看众人的反应,也知道不给交代不行,冷哼道:“我要取蝎皇的内丹!”

  雪婆婆不解,“取蝎皇的内丹作何?”

  吕无双:“我自然有用,我个人的隐私不关大家的事吧?我承认提袁罡就是为了蝎皇,你们若是有意见,我不要便是。”

  众人目光互相碰了碰,究竟怎么处置,谁都没拿定主意。

  双手抱在腹部的罗秋出声了,“乌常,你呢?为何要抢人,说什么怕人图谋不轨怕是说不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