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九八章 此物杀机重重

  牛有道惊疑不定:“传说佛教兴盛时期的重地,后被黄沙淹没,这就是沉佛之地?也就是说,无边沙漠是通往第五域的地方?”在修行界多年,他丝毫未听闻过第五域。

  赵雄歌:“手札上这样写了,应该是吧。不过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估计和那个接引之物有关,找不到接引之物就进不了第五域。按照手札上所写,也就是说,要先拿到吞天环和山河鼎,才能找到接引之物。”

  牛有道迟疑着:“吞天环是卫国镇国神器,山河鼎是韩国镇国神器,能不能拿到另说,只是这无边沙漠能有什么接引之物?”

  赵雄歌:“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圣女临终前也未提及。按理说,无边沙漠里沙蝎横行,也难有活物能长久呆在那。还有,进入第五域应该有通道,我怀疑所谓的接引是不是就是指利用吞天环和山河鼎才能打开进入第五域的通道?”

  牛有道有所怀疑,“接引之物就是通道?能这样理解吗?”

  赵雄歌:“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修士来来往往不可能一直逗留在无边沙漠等人来持环敲鼎,无边沙漠除了人就是沙蝎,不是人也不是通道,难道还能是沙蝎不成?”

  “沙蝎…”牛有道突抬手,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连连闪烁着,“沉佛之地…”

  赵雄歌也看出来了,等着,不打扰他思考。

  好一阵后,牛有道徐徐道:“我想起来了,袁罡曾跟我说过,他曾驾驭蝎皇进入过无边沙漠底下,在那发现了黄沙淹没的佛教遗迹,难道接引之物就是蝎皇?”

  赵雄歌略琢磨,“这个,其他沙蝎也能遁入地下,未必是蝎皇吧?”见他面色略显凝重,不由又问,“怎么了?”

  牛有道:“我在想,若真是蝎皇,吕无双在无边沙漠露面,甚至直接找到袁罡要蝎皇,之后在圣境又抢着把袁罡给带走了…吕无双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抬头问:“这手札上的内容除了历代圣女和你,没其他人知道吧?”

  赵雄歌迟疑:“按理说,应该没有吧?”

  牛有道:“那乌常是怎么知道的魔典的存在?”

  说到这个,赵雄歌神色间有几分黯然,“他本就野心勃勃,圣女一次祷告的时候,被他给听到了,圣女开始并不知情,还是乌常后来索要魔典时自己说出来的。圣女的死,表面上是因为我,实际上是因乌常索取魔典,被乌常给逼死的。”

  原来如此,牛有道目光落在了金属卷轴上,解开了一些疑惑,但仍有惑。

  他大概明白了离歌为何不说明手札为何要给圣罗刹的主人,为何不说明镜中人是怎么回事。

  因为不需要说明,那本就不是其他人该知道的事情,守护手札的人只需照做便可,而镜中人来了后,见到手札自然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在保密,就是在预防守护手札的后人中会出现不轨之人,就是在保护镜中人!

  离歌大概也没想到,为了守护手札,守护人居然搞出了圣女的模式,以保持守护的纯洁性,以致于真的守护了这么多年。

  至于手札传承人不遵离歌之遗命,自有镜中人来诛,这是吓唬吗?这绝不是吓唬!

  这是离歌的手段,但凡看过手札的守护人,一旦乱来,必然是要害怕镜中人出现的,也必然是要与镜中人为敌的!

  而这个镜中人却是得到了商颂传承的人!

  虽然人算不如天算,但这个离歌果真是颇有心机。

  有一点牛有道不明白,离歌为何就笃定镜中人来后就一定会遵照手札上的去做?否则没必要非要将手札交予镜中人,不就是让镜中人遵照执行的意思么?

  没好处的事,镜中人为何要那样去做,为何要去断绝自己的修行向上之路?

  这一刻,牛有道似乎与离歌心意相通了。

  看到了这个,离歌似乎知道来人看到这手札后会明白什么。

  牛有道隐隐感觉离歌还留下了什么给他,而答案就在遵照执行后才能得到!

  到底是什么?牛有道被搞的有些心痒痒的,看到了这手札,就有集齐另七件镇国神器去解开谜题的冲动。

  “这离歌搞什么鬼,这不是搞事么…”牛有道嘀咕了一句。

  撇过有关圣女的负面情绪后,赵雄歌又道:“你已经看到了魔典,当知这东西的重要性,这东西一旦落在了乌常的手上,一旦乌常为了集齐八件东西,还不知会出现什么后果。”

  牛有道回过神来,叹了声:“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看这东西对野心勃勃的人来说,其实没什么用处,他集齐了八件东西又能怎样?他还能将五界通道给毁掉、断了自己修行向上的路不成?他舍得吗?在有些东西没搞清前,他也不可能毁了那八件东西。”

  赵雄歌略默,想了想,不否认,但还是提醒道:“这上面可是详细记载了鸦将炼制秘法,一旦让乌常得到,商淑清兵符的秘密怕是就保不住了,你可想过后果?”

  牛有道亮了亮手中东西,“我仔细看了,兵符不一定要种在脸上,我的手艺改改这个,乌常未必能看出来。”

  赵雄歌目光一亮,“你是说你有办法弄份假的魔典给乌常?”

  “假的?”牛有道反问一句,忽而好笑道:“你当乌常是傻子么?他会去核实验证的,是真是假,他一试便知,假的能糊弄过去吗?只能是给他真的,我只是想将个别字进行修改而已。”

  赵雄歌面色凝重,“你既然是接收东西的人,按理说,东西给了你,我不该干涉什么,可你要想清楚了,我还是那句话,东西落在乌常手上,还不知会出现什么后果!你一贯冷静理智,为了一个袁罡,这样做值得吗?”

  牛有道晃了晃手中东西,“有些东西,捏在自己手里未必能发挥最大的价值。相信我,离歌不是善予之辈,留下的并非祥瑞宝物,此物杀机重重,只有愿意遵从遗命者才是它真正的主人,这不是乌常应该持有的东西,乌常无福消受!”

  赵雄歌凝视了他一阵,最终叹道:“但愿你说的是真的,你准备如何与乌常做交换?”

  牛有道:“自然是你去。”

  赵雄歌愕然:“我去?”

  牛有道:“你不去谁去?难道还要我去不成?其他人都不合适,你是持有它的人,你交出去自然才是最合适的。等我修改好了,你去跟他谈。”

  赵雄歌:“我谈什么谈?我凭什么拿出魔典去救袁罡,这漏洞太大了,肯定要引起乌常的怀疑。”

  牛有道理所当然道:“袁罡之所以能无牵无挂的离开小庙村,因为他是孤儿,而东郭浩然临终前之所以跑到小庙村去,原因很简单,因为袁罡是你儿子啊!”

  “我儿子?”赵雄歌茫然,“什么意思?”

  牛有道:“为了救你儿子的意思!”

  “……”赵雄歌满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不清楚没关系,牛有道自然会让他搞清楚,下定决心开始,一切就都已经计划好了。

  ……

  回到南州府城,牛有道便钻进了密室内,让管芳仪悄悄准备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管芳仪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东西,牛有道却不让她看。

  次日,云姬又递来一封密信,莎如来传来的消息。

  莎如来告知,袁罡杀了吕无双的徒弟华美如,幸好被雪婆婆及时给救走,如今袁罡人又被关押在了问天城,正在接受缥缈阁的审讯。

  这次九圣达成了协定,没有九圣的一致同意,任何人不得再提走袁罡。

  “混账东西!”看过信的牛有道又气得拍了桌子,他这里已经在想尽办法去救,袁罡却杀了华美如,现在连他也不知道乌常该怎样才能摆平这事。

  九圣之一吕无双的弟子,岂是能任人随便杀害的?只怕九圣中的其他人也说不过去。

  他就奇怪了,袁罡被抓的情况下,华美如那个蠢货怎么会被袁罡给杀了?

  没了办法,他现在没办法从九圣手上捞人,只能是寄希望于乌常,相信乌常会为了魔典而不择手段,也应该会不择手段,这事要加快了,起码得给乌常争取反应的时间。

  目前这事九圣已经达成了协定,恐还得给乌常争取点借口。

  ……

  大罗圣地,轩阁内,王尊将一封密信交到了莎如来的手上。

  端坐案后的莎如来打开一看,只见信上只有两个字:尽快!

  正因为简单,他才感受到了这两个字的份量,深吸了一口气,问:“那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尊:“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莎如来:“没问题就开始吧,小心行事。”

  ……

  天魔圣地,魔宫内,乌常站在了洞口的悬崖峭壁上。

  黑石来到,行礼。

  乌常头也不回,“情况怎么样?”

  黑石:“嘴硬的很,已经折磨的不成人样了,什么都不肯说。缥缈阁准备动用苦神丹。”

  乌常目光远眺,“不能提人,这事麻烦,妄动又怕引起那群老鬼的猜疑。”

  正这时,有人送信来到,黑石接了信,看后讶异,抬头道:“圣尊,妖魔岭传来消息,赵雄歌说要见您,还要您尽快!”

  乌常长发一甩,霍然回头看来,目光幽幽闪烁,忽一个闪身射向了天际……

  PS:感谢新盟主“天之目”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