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八二章 沙漠之夜

  

  哪是好像,分明就是,玉苍在妖魔岭见过那黑衣人露面,就是天魔圣地的长老黑石。

  而稍微听说过一点消息的都知道,黑石就是天魔圣地主人的心腹手下,能让黑石如此恭敬的人还能有谁?

  法眼细看对方容貌,对方那垂视众生如蝼蚁般的气度,玉苍已经是暗暗心惊,没有接长老的话,确切的说是心惊肉跳不敢多吭声。

  同在一只体型较大沙蝎身上的袁罡亦抬头看了阵,他并不傻,只是某些方面与大多数人的想法不一样而已,听懂了身边两人的聊天内容,天魔圣地的长老,身份还用说吗?

  由此联想到了什么,问了句,“那披头散发光膀子的就是乌常吗?”

  直接问出这话来,并点出了名讳,玉苍与晓月阁长老越发心惊肉跳,恨不得叫他别乱说话。

  玉苍有些意外,也是岔开话题,问袁罡:“那么远的距离,你能看清?”

  来者所在的高度有相当远的距离,按理说不施展法眼只用普通肉眼的话,最多只能看到两个人影,是看不清穿着的。

  袁罡点了点头,表示能看清,之后继续盯着空中,那就是伤天害理、导致天下战乱不断的天下九圣之一吗?

  玉苍与身边长老面面相觑,真有点怀疑这位是不是修士,许多方面都有悖常理。

  两人没回答是不是乌常,没见过,也不敢乱说。

  只是这趟途中,空中屡次出现奇奇怪怪的人,横空而来,漂浮于天穹之上,让人看不清面目,但明显在观察下方,看过之后又唰一下如流星般消失在天际,那份修为实力已经远超出他们平常能接触到的修士。

  之前他们就已经有所怀疑是不是九圣出现了,而眼前这位则是明目张胆的降临,是出现后离他们最近的一位。

  玉苍隐隐意识到了,这次横渡无边沙漠的举动属于破天荒的行为,动静太惹眼了,也从未有过,此举很有可能是惊动了九圣亲临查看!

  他们猜的没错,来者正是天魔圣地的主人,原魔教右使,九大圣尊之一的乌常!

  乌常盯着下面查看一阵后,出声了,“哪个是他?”

  黑石指了一下,“就那只较大沙蝎身上,站了四个人的那只,前面背着大刀的红脸汉子应该就是。据下面人报,那个袁罡就是背个大刀的大红脸!”

  乌常目光立刻锁定了下面的袁罡,凝视了一阵后,问:“能一刀斩杀金丹巅峰的修士,确定他不是修士?”

  黑石:“这个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茅庐山庄那边的探子也能证明,此人长期修炼一门横练功夫,力大无穷!”

  乌常:“横练功夫能一刀将金丹巅峰修士给毙命,是不是已经超出了横练功夫的范畴?”

  黑石:“以凡夫俗子的实力来说,的确是强的有些过了,说是达到了血肉之躯的巅峰也不为过。”

  乌常:“这人的情况,我看到的似乎不多。”

  黑石:“据探子报,这人性格有点古怪,不太与人打交道,就连跟牛有道说话往往都是简单几句,而且警惕性很高,有野兽般的灵敏察觉力,这人不好接触,也就不好打探什么。”

  乌常:“他为什么能驾驭沙蝎?”

  黑石:“目前还不清楚。”

  乌常:“根据你们提供的情况,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东郭浩然临死前最后现身的那个小山村,懵懂无知的山村小子中出现了两个不一般的人,一个是牛有道,还有一个是他。”

  黑石:“可以这么说。”

  乌常:“你不觉得奇怪吗?”

  黑石:“圣尊的意思是指?”

  乌常:“东郭浩然和赵雄歌的关系,牛有道和东郭浩然、赵雄歌的关系,这个袁罡与牛有道的关系,这几者之间是不是有你们疏忽掉的什么关系?他这非同一般的横练功夫,还有这驾驭沙蝎的能力,难道是天生的不成?会不会和赵雄歌有关?”

  黑石惊疑不定道:“圣尊是怀疑这袁罡的奇门异术是来自魔典?”

  乌常:“否则如何解释?”

  黑石沉默了,盯着下方的袁罡,目光闪烁不已,“的确存在这个可能。”

  乌常:“这个人,我要了,把他带回圣地。”

  “这…”黑石一阵无语,最后不得不提醒,“圣尊,眼前您看,秦国的大军输送都要靠他,一旦把他带走的话,就等于是您个人未经其他人同意就擅自干扰了诸国战事。圣尊,九圣之间可是有约定的。”

  乌常:“那就等人马运送完成之后再把他带走。”

  黑石有些为难:“圣尊,那几位也关注上了这家伙,您一旦把人带走,他们一定会想知道是为什么,一旦光临圣地,您让不让他们见面?您若不让见面,他们认定了有鬼的话,就会非见不可。而一旦见面了,您对他的问话一旦暴露了出来,那魔典的事可就暴露了,这事不太好办呐。”

  乌常:“我不想听你讲问题,我要的是解决的办法。”

  黑石忙道:“属下倒有一个想法,其他几位肯定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您稍微跟他们通个气,缥缈阁完全可以出面把人给带走,到时候您再从缥缈阁把人给提去,也就顺其自然了。”

  乌常:“就这么办。一群爬虫,没什么好看的,走。”

  “是!”黑石应下,就此驾驭飞禽坐骑而去。

  下方的玉苍等人见到空中两位走了,可谓大大松了口气,突然跑来,还离得这么近,担心不知道要出什么事,走了就好,没事就好。

  袁罡目送空中那只飞禽远去,他看到了,乌常的目光盯了他好久,两人目光甚至有某种程度上的对视……

  连日行军,哪怕是不用步行,敖久了将士们也疲惫了,这一轮载人载物的沙蝎也疲乏了,需要更换。

  夜幕降临时,大军跳下沙蝎,将承载的物资卸下后,随着袁罡一声吼,大批的沙蝎离去。

  半夜时分,皎洁明月照耀整片沙漠。

  大军一角,一阵叽里呱啦后,一名小校接班,轮值带班一片戒备哨区。

  将这片的哨点检查一遍后,小校走到大军驻扎区外围,站在沙丘上,似乎在查看外界情况。

  手上实则摸出了一支火折子,小心吹亮后,背挡着,放在胸口对外,手掌在火星上反复遮挡。

  套上火折子后,他又折返了驻扎区内。

  约莫半个时辰后,他又回来了,对戒备的军士乐呵呵道:“去方便一下。”

  有人笑问:“大的还是小的。”

  “大的。”

  “这里逆风,走远一点,痛快了记得埋好,别一晚尽闻你的味。”

  小校回了个代表脏话的手势,又再次走出了驻扎区,爬上了前面的一座沙丘顺势滑了下去。

  落在沙丘凹地四处看了看,在月光下打出了一个手势。

  立刻有轻微的哗啦声传来,凹地阴影中有人冒出了半个身子,来人回应了一个手势。

  小校一看手势信号就是自己人,迅速四周看了看,然后走到来人身边脱裤子。

  肩膀以上在沙地外的人愕然,“你干什么?”

  小校已经脱了裤子蹲边上,“万一有人来,我得能解释自己在干什么,还有上面,有修士巡弋。”

  来人表示了理解,但依然是一脸别扭,摁下负面情绪,问道:“帮我查一个人。”

  小校:“什么人?”

  来人:“袁罡,那个能驾驭沙蝎的人,找到他在大军中的位置。”

  小校:“那人叫什么我不知道,上面似乎有意保密。”伸手在地上画了个圈,表明东南西北后,手指在一个位置点了点,“大概在这个位置,这里有十几座帐篷是靠一起的,但那个大红脸不在这里,那都是摆设,离此大概三十丈远的西边,一个单独的帐篷,目标在这里。”

  来人:“能确认吗?”

  小校:“今天在路上看到有人打出碰头信号,我就猜到你们是为这事,这个时候急着联系我,我想除了这事也没别的事,所以我事先有所准备,找机会主动帮着上官跑了几趟腿,提前留心到了,放心,能确认,不会有错。”

  来人:“好!若是没错,你这次立大功了。”

  小校:“功不功的再说,我说,上面不会是想搞刺杀吧?”

  来人:“这不是你该问的。”

  小校:“我是想提醒你们,这不现实,目标在这么大范围的内部,到处是戒备,空中还有修士巡弋,就算是法力高深的修士,也没办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靠近目标。”

  来人:“我们会想办法。”

  小校:“你急什么…走的时候带我一起走,你们直扑目标的话,军中肯定会怀疑是有人通风报信了,我这种出来过的难逃嫌疑,留下是找死,带我一起走,我有办法帮你们靠近。”

  来人一喜,“好!只要你的办法有效,不但带你走,而且为你请大功!”

  小校:“一个时辰后,我找个借口,带个十人小队出来巡逻,你们就在这附近埋伏,痛快点把人给解决了,换上衣服假装成士兵,我直接带你们走进去。”

  来人:“直接走进去?你这什么蠢办法?”

  小校:“有时候蠢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军中这么多人,大家哪能都认的完,我知道口令,有办法带你们接近。放心,我在这边厮混了这么久,什么情况比你们熟悉。”

  来人:“这个我做不了主,等我上报。”

  小校:“你们看着办,总之我一个时辰后带十个人出来溜一圈,不管行不行,只要你们今晚动手,就得派人来接应我。”

  来人:“才十个人?太少了。”

  小校:“你还想我带多少?小队巡逻我只能带这些,人再多的话,反而会惹人怀疑,带着一堆人往里闯,那像是巡逻吗?谁见谁怀疑,怎么靠近目标?你先回去上报吧。”说完,下面一个响屁。

  半藏沙地的人顿时一脸惊恐,“你干什么?”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小校:“屙屎啊!这个借口出来的,当然得做实了。我说兄弟,你哪个司调教的,干咱们这行的,还怕这个?”

  什么哪个司?来人压根不是黑水台经过特训的人,而是器云宗弟子,犹如活见鬼了一般,迅速缩进了沙地里,浅层遁离。

  PS:这章算昨天的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