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八零章 这点破事

  “袁兄弟,这是经晓月阁协调,齐国派来的大丘门、玄兵宗、天火教的高手,都是来保护你的。”玉苍热情介绍。

  一群来人皆拱手打招呼,堂堂齐国三大派的人似乎放下了倨傲。

  袁罡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只是冷冷扫了众人一眼,没兴趣搭理这些人。

  不愿搭理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擅长经营人脉关系,会弄巧成拙。

  齐国三大派人员倒是不以为怪。

  相处了一段时间,玉苍算是摸清了袁罡是个什么性格,事先跟三大派的人通气了,你们非要见面打招呼我不阻拦,不过这人性格有点古怪,先做好不要见怪的准备。

  尽管如此,三大派的人还是准备来热脸贴冷屁股,都想看看能驾驭沙蝎的奇人长什么样,尤其是听说这位一刀便斩了晓月阁的长老。

  能一刀斩杀一位金丹巅峰修为的人,在外人看来,也的确是有自傲本钱的。

  此时见到本尊,一看样貌,果然非同寻常,身材高大不稀奇,居然长着一张很特别的大红脸!

  袁罡自己也不想长这么惹眼,可这不是他能控制的,中了次毒以血肉之躯自行化解后就成了这样,似乎永远都恢复不了从前的正常。

  玉苍有些无奈,人家是来保护你的,你居然连声感谢都没有,让他说什么好呢,只能对齐国众人抱歉一笑,又对袁罡道:“袁兄弟,这里交给罗将军来处理,我们返回去接另一批人马吧。”

  袁罡:“不急!”

  玉苍面色凝重道:“袁兄弟,这不是急不急的事,消息已然瞒不住,已经扩散开了,晋国那边定会有所动作,你现在不宜在此久留,而且还要绕道返回,以防途中有埋伏。”

  袁罡抬手指去,指向还在卸载东西的军士。

  众人一看,顿时明白了,这位一旦走了,沙蝎万一不受控了,未卸载的物资会有损,会白白运送这么远。

  玉苍当即回头交代,“让他们加快速度,先把东西解下来,回头再慢慢运出。”

  “是!”独孤静领命传达去了。

  一声令下之后,众将士当即快速解下沙蝎身上的东西,直接扔地上。接触了这么久,倒也不再恐惧这些怪物了。

  待到沙蝎身上的负重都没了,袁罡再次面对沙漠张开了双臂,“嗬!”一声吼。

  沙蝎顿时躁动,似失去了束缚一般,皆陆续转身了,或快或慢着涌向了茫茫沙海深处,或遁入沙中消失,或疾行奔驰远去。

  齐国众人面面相觑,觉得很是神奇。

  之后,晓月阁和齐国三大派的一群人纷纷驾驭飞禽坐骑腾空,护着袁罡离去,足足三十多只飞禽坐骑护送。

  并未集中在一块,而是前前后后分散开了,警惕有人接近……

  南州,修炼静室内,管芳仪又来打扰了,牛有道盘膝静坐无语。

  管芳仪等了一阵,试着再次提醒道:“第一批人马已经成功横渡了,还要进行第二批,若按第一批规模的话,恐要进行好几次的运送。连我们都知道了消息,晋国怕是要对猴子不利。”

  牛有道冷冷道:“那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我能找谁去保护不成?是万兽门能去,还是天行宗能去,或是灵宗能派人去,这三派去保护他正常吗?派一两个人去有用吗?难道要紫金洞为了一个他派出大量高手单独一家和晋国杠不成?宫临策要做这决定都没办法说服下面人。若是连晓月阁的力量都保护不了他,派咱们茅庐山庄的人去有用吗?自己找死,还想连累别人送死不成?”

  说到这个他就有些火大,驾驭沙蝎运送人马的事,若是失败了还没事,如今成功了反倒让他恼火。

  别说他说的这些人,就算有能力保护的钟谷子和云姬他也不便派出,两人能公开出手吗?

  更让他情绪不佳的是,贾无群那边已经探知了冯官儿被软禁的原因,就是因为冯官儿想跑去秦国帮罗照而被软禁的。结果很显然,袁罡剃头挑子一头热,一头撞过去了,冯官儿没了办法才求了袁罡。

  什么叫怕罗照步田正央和马长安的后尘?晓月阁杀罗照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可牛有道太了解袁罡了,一个是袁罡答应了就会去兑现,二是袁罡那人做不了亏心事,遇上机会了自己也想帮罗照一把,知道怎么劝都没用。

  那女人害了他兄弟,他居然还要帮忙把那女人从软禁中给捞出来,这叫什么事。

  一旦袁罡真要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还捞人?他恨不得弄死那女人!

  可话又说回来,袁罡倘若出事了,袁罡的遗愿,他做还是不做?

  就为这事,想来想去,把他给恶心的够呛。

  “唉!”管芳仪也无奈了,知道牛有道的难处,叹了声便转身走了,看出了牛有道在火头上,再多话搞不好又要挨骂。

  然离去没多久又回来了,手里拿了份消息,递给,“贾无群又回信了。”

  牛有道接手查看,贾无群在信上的意思是,想把冯官儿给弄到南州来不难,小事一桩,很简单的事情,直接派人去接人便可,只是想无后患的话,怕是要让冯官儿难堪。

  无后患,这本就是牛有道的意思,算袁罡狠,他终究还是要把冯官儿给捞出来,不捞也不行,袁罡为了冯官儿竟干出这种事来,不把这女人给弄过来,那就是让别人掐住了袁罡的软肋。

  所谓无后患,就是不想凌霄阁或他人再有利用这女人的机会,为此他把情况详细告知了贾无群,贾无群对宋国那边的情况浸淫多年,应该比较了解,让贾无群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妥善的办法。

  为了袁罡这点破事,牛有道也算是闹够了心。

  看过贾无群提供的办法后,牛有道一声冷笑,他需要在乎冯官儿会不会难堪吗?手中信一扔,“去安排吧,就照贾无群的方法去办!”

  管芳仪迟疑道:“可猴子和冯官儿的约定是事成之后才跟猴子走,这样合适吗?”

  牛有道眼睛一斜,“你脑子进水了吧?猴子傻了,你也傻了?只有猴子那种蠢货才会跟别人去定这种死活不知的约定!猴子还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我管他们什么约定,我也不管那女人愿不愿来,总之先把人给老子弄来再说!去,让段虎和吴三两亲自去接人!”

  管芳仪苦笑,转身去了。

  ……

  离沙漠边缘几十里外,大片的黄土沟壑,一名修士闪身落入一道沟壑中,拐入了一处土洞内。

  洞内聚集了七八人,见到来人入内,立刻有人问道:“情况怎样?”

  来人道:“袁罡一行已经回来了,大军正在做出发准备,可大军戒备幅度太广,空中还有巡弋戒备,根本没办法靠近摸排情况,目前目标的具体情况不明。”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伙人正是晋国派来刺杀袁罡的人,集结了器云宗、摩天宗、清月山庄等五十余名高手。

  为了杀个袁罡,三大派各出动了一名太上长老,余者也皆是金丹巅峰的修为。

  器云宗太上长老太叔广,问:“你们怎么看?”

  摩天宗太上长老铁浩东沉声道:“有些麻烦,根据黑水台之前传来的情报,齐国那边迎接秦军的时候,有人亲眼见到齐国三大派以及晓月阁共出动了三十多只飞禽坐骑的护卫力量,也就是说,起码得有上百高手随行保护,而秦军人马中还有大量修士,不好办呐。”

  太叔广:“我们这次集结了二十张天剑符,只要想办法接近到,立刻不惜代价将其击杀便可!”

  清月山庄太上长老卢征摇头:“大军戒备幅度太广,无法接近,一旦强行接近,立马会被发现,连目标在哪都不知道,打草惊蛇后万一找不到人,难道我们要在重重包围中杀来杀去找人吗?”

  太叔广:“我不是这意思。根据黑水台的情报,他们上一趟在沙漠中倒换了八次沙蝎坐骑,还在沙漠中休息了一晚,这趟想必也差不多。依我看,可摸清他们的行进路线,藏于沙漠下埋伏在他们的必经路线上,待目标一到,立刻冒出突袭,以天剑符狂轰,不怕他不死!”

  卢征:“确定路线容易,如何确定目标在大军中的位置?这要是差距太远的话,人家往沙地里一躲,可就找不到了。”

  太叔广:“可让人佯装成来往无边阁的修士,人马经过时,大可大大方方停下观察,判明目标位置回头及时告知。也可让人在途中放出联系信号,这么多人马中肯定有黑水台的眼线,待人马在沙漠中休息时,可设法和黑水台的探子取得联系,让其指明目标位置,再伺机下手。”

  铁浩东略颔首,“在沙漠中下手还有个好处,一旦得手,那这批人马怕是走不出沙漠。”

  太叔广看向另一人,“卢兄意下如何?”

  卢征叹道:“目前也没别的办法,也只能是这样了。”

  太叔广:“好,那就这么定了!”

  PS:月票四万五加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