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七九章 名满天下

  独孤静也很想问问,谈这种事情就不能借一步说话?当众说出来让罗照情何以堪?

  罗照已无二话,一句不需要帮忙就已经转身而去,他又怎么可能痛快领受这份情?

  虽然已经和冯官儿没了关系,冯官儿也认为自己是在帮他,可对他来说,却是天大的羞辱!

  早年就有谣言,说他年纪轻轻能稳坐宋国大都督的位置,就是仗了冯官儿凌霄阁的背景。

  当年可以付之一笑,此时此刻再遇这事,真是无法再洒脱了。

  玉苍立马扔下袁罡,赶紧追着罗照去了,追上罗照,将罗照拖开到一旁,劝告道:“老夫虽不敢确认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此时岂能意气用事?男子汉大丈夫首要的是建功立业,成了功业何患无妻?”

  罗照愤怒了,“国师,你莫非要我靠那贱人成就功业?”扔下话就走。

  玉苍又追了上去,袁罡远远看着,也不知两人在谈论些什么,不过能看出,最终似乎还是将罗照给说服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罗照不被说服也不行,是玉苍能放弃,还是他罗照能不答应?

  回来后的玉苍一脸无奈,面对袁罡他算是服了,经过一段时间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就这二不拉几的德性,痛快了事的性格!

  事情按照原计划进行。

  待到后续大军全部到齐后,袁罡由荒漠边缘走向了沙漠中,走上了一处沙丘,面对浩瀚无垠的天地张开了双臂,“嗬……”发出了持久的咆哮声。

  跟来的玉苍等人环顾四周,见到前方沙漠中开始有了动静,有零星的几只沙蝎捅破沙层钻了出来,头朝这个方向,竖起了尾巴急促颤动着蝎尾。

  这只是一个开始,空中巡弋的飞禽坐骑上的修士却见下方这情形如同涟漪般扩散,不断有沙蝎捅破沙层钻出,头朝一个方向震颤着蝎尾。

  此情此景一路远去,从空中看就像雨点打在了湖面上,越来越多的沙蝎浮出地面。

  干燥的风中,袁罡静默了好一阵后,又再次张开臂膀,发出持久的“嗬”声。

  震颤蝎尾的沙蝎开始朝这边飞速跑来,由近及远都陆续有了动作,都开始朝同一个方向集中过来。

  成群沙蝎密度集中后,空中看去就像是成群的蚂蚁,很是壮观。

  而地面上的人则感受到了来自沙漠的震颤,数不清的沙蝎冲来,令沙漠边缘的军士们脸上都渐涌起恐惧感。

  绷着一张脸的罗照亦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一幕,看向沙丘上那背对的高大背影,神色莫名,他突然很想知道,冯官儿之所以另投,是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比他更强大的原因?

  褐黄色的沙蝎军团密密麻麻集结在了袁罡的面前,看得人头皮发麻。

  停止了呼唤的袁罡,放下了双臂,转身面对玉苍道:“应该是够了。”

  玉苍问:“可以开始了吗?”

  袁罡点了点头,“抓紧时间。”

  玉苍立刻回头道:“快!”

  独孤静迅速飞掠到了罗照身边传达,罗照亦迅速下达军令,可这军令下达后军士们却无人敢执行。

  最终还是独孤静命一些修士做出了榜样,将士们才敢慢慢靠近那些面目狰狞的恐怖沙蝎。

  尝试着爬上沙蝎的后背,确认沙蝎温顺,这才带动了其他人敢为。

  大军立刻忙碌了起来,将各种物资分散绑缚在了沙蝎的身上。

  待到人和物资全部搭上了沙蝎坐骑,袁罡亦站在了一只体型较庞大的沙蝎身上,玉苍和独孤静守在他的身后,高度警惕着。之前也说好了的,必须要有人监督袁罡,防范意外。

  袁罡也能理解,担心他作乱导致秦军全军覆没在沙漠中,他心中无鬼,也无所谓。

  “嗬!”随着袁罡一声吼,座下大沙蝎撞开其他沙蝎,撞的其他沙蝎上的人心惶惶。

  冲撞到前后,袁罡等人领骑在前,向着无边无际的沙漠冲去。

  哗哗声起,成群沙蝎开始跟着往沙漠深处冲,坐在沙蝎背后的将士们既新奇又紧张,这一刻也必然终身难忘。

  高空看去,无比庞大的队伍在沙漠中驰骋纵横。

  这还仅仅是先期的五十万人马,秦国并未孤注一掷,这批人马算是先行探路的。

  而袁罡也不建议一窝蜂的上,考虑到了人员规模太过庞大的话,担心召唤的沙蝎数量未必周转的过来。

  他虽见识过沙蝎的强悍,可无边沙漠实在是太浩瀚了,全程一批的话,沙蝎体力未必吃的消。

  途中有来往无边阁的修士,见到这一幕,皆惊呆了停下,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途中不时有飞跃的修士停在沙丘上,怔怔看着这一幕,实在是太过奇幻……

  齐京皇宫,陶略步履匆匆闯进御书房,疾报:“陛下,确认了,秦军的确在借助沙蝎横渡无边沙漠!”

  昊云图案后站起,吃惊道:“果真有如此神奇之事?”

  陶略:“千真万确,派去的人亲眼核实了,在沙漠中浩浩荡荡前行,行军速度快过陆地行军,估计再不出三日,秦军就能抵达我齐国境内。”

  昊云图振奋道:“好,立刻按照和秦国商议好的接应,战马等物资及时准备到位!”

  战马等东西无法经由沙蝎运来,这个需要齐国这边供应,而齐国也答应了,只要能击退晋军,齐国不缺战马!

  ……

  帐内地图前,高品绷着一张脸,地图上标示出了预计的沙蝎行进路线,预计的抵达目的地自然也标出来了。

  如此大的动静,已经轰动了整个修行界,凭晋国的消息渠道,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现在的问题是,秦军的目的地不是晋军目前能触及的,就算齐军一路敞开了让他们赶路,也无法及时赶到拦截。齐军又怎么可能让他晋军畅通无阻,晋军若敢深入,呼延无恨必然趁机痛击。

  可一旦让秦军进入齐国境内集结完毕,晋军就不单单是要对付齐军,还要分出重兵来对付秦军。

  想不到,做梦也没想到,秦军居然会以这种方式来行军介入。

  面对这种情况,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帐外一将大步而来,其副将闯入禀报道:“大帅,陛下来消息了。”

  高品面对地图沉声道:“说!”

  副将道:“朝廷已经探明了,秦军之所以能横渡无边阁沙漠,是得到了燕国南州茅庐山庄的协助,茅庐山庄原牛有道的心腹手下袁罡,已确认是此人能驾驭沙蝎。前些日子,此人在秦宫内刀斩了晓月阁长老白上城,黑水台未能及时判明情况,已遭陛下斥责。”

  高品徐徐沉声道:“确认了又如何?现在说这个不稍嫌太晚吗?”

  副将:“目前运送的仅仅是秦国的先期人马。陛下告知,器云宗已组织了高手赶赴截杀,只要杀了这个袁罡,秦国大部人马就无法入齐,定能大大减轻大帅的压力。”

  高品叹了声,“秦国和齐国此时岂能不知这个袁罡的重要性,必然全力加以保护。居然到现在才知有这么一个人存在,晋国的情报方面出了这么大的漏洞,究竟是怎么回事?黑水台失职,以器云宗为首的修士势力也有失察之责…唉,但愿能成功吧!”

  ……

  中军帐内,听完禀报的呼延无恨若有所思,嘀咕自语,“袁罡?是他?”

  一旁的查虎微笑道:“是啊,当初将军很是看好他,想招揽,还将三吼刀赐予了他。听说他正是用将军赐予的三吼刀斩了晓月阁的长老,真是没想到啊,他居然还有这本事。说来还是将军有眼光,若非将军当初高抬贵手放了他,若是将他杀了的话,又岂会有今天的秦军来援,可谓因果善报!”

  呼延无恨摇头,“那小子的性格在世俗中是不讨好的,直性格适合在军中厮混,却在牛有道身边寂寂无名,可惜了。”

  查虎:“可如今已是名满天下,一刀斩杀金丹巅峰,足以引人注目!”

  不远处的另一座帐篷内,玄薇一拳砸在了案上,用力过度,拳头上皮破血流。

  她一手揪着胸口衣裳,似有无尽懊恼,“怎就忘了他?”

  西门晴空默默走到她跟前,抓了她的柔荑,帮她处理伤口。

  玄薇却顾不上痛,反而是一副痛心疾首模样,“西门,别人不知道还情有可原,我们是亲眼目睹了他驾驭沙蝎的啊,怎就没有想到他头上去,若早想到,若秦军早日横渡西进,我卫国又岂会落到这般田地?”

  西门晴空:“是看到了,但我们也不知道他能驾驭沙蝎运送兵力,都已经这般,后悔这个没必要。玄薇,不要再自责了,你每日都活在自责中,看看自己都快成什么样了?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的错!”

  玄薇悲声道:“是我无能!”

  ……

  齐国方向的沙漠边缘,沙蝎停止了前进,体躯甲壳怕水,畏惧沙漠之外的陆地。

  几乎未曾好好休息过的将士们也极度疲惫了,从沙蝎身上爬下来后,依然忙碌,要卸载物资。

  齐军已经来了一支人马接应,双方互相打过了招呼,协商安排休整事宜,此事自有罗照去处理。

  玉苍等人则与齐国派来的修士会面了,稍候带了一群人过来见袁罡。

  而袁罡身边已经聚集了一群晓月阁的高手,虎视眈眈地警惕着四周,晓月阁已知动静太大,无法再隐瞒,集中了一批力量保护袁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