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七七章 与他素不相识

  远处被动静给惊的看向这边的宫女、太监和宫中侍卫都惊住了。

  尤其是守卫皇宫的修士,醒过神来后,纷纷飞掠而来,将袁罡给围了,有人杀了他们的长老,他们不可能没点反应。

  袁罡止步,横刀在手,冷眼环顾。

  众修士暂时也只是围着,没人敢轻举妄动,大多都不知道来人是谁,是什么底细,但对方刚才一刀便干掉了白上城的形他们却是看到了的,这实力谁敢轻易触及

  玉苍也被这群人给惹得回过了神来,赶紧上前,拨开包围的修士进入,喝道“你们干什么比武切磋,技不如人,有什么好计较的都给我退下”

  这是比武切磋么众人面面相觑,就这样算了大红脸是谁呀

  跟进来的独孤静左右连连挥手,示意众人退下,众人这才慢慢离开。

  袁罡抬手举刀,长刀反插回了后背自制后配的革内,又向之前出来的宇走去。

  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走了。

  敢在这个时候杀白上城,敢跑到人家窝里来一刀干掉白上城,他傻吗一点都不傻,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对方不敢把他怎么样。

  一个能策划某些行动,一个能揪出内部细的人,一个能让牛有道放心交付茅庐山庄事务的人,怎么可能傻,不但不傻,而且是具备相当能力的人。

  只是他有些时候所坚持的事,还有他为人处世的格,在牛有道那种聪明人看来,根本不值得坚持,在牛有道那种聪明人看来,的确是愚蠢的

  玉苍回头看了看血淋淋成两截的尸体,“唉”叹了声,朝独孤静挥手示意了一下,然而便快步向袁罡追去了。

  独孤静立刻招呼了两个人过来,让赶紧把白上城的尸体给收拾了,摆在这里实在是难看,自己随后也快步追去。

  袁罡登上台阶,庄虹母子在台阶上迎候着,双双见礼,“袁先生。”

  袁罡凝视,微微点头,毕竟是故人再见。

  夏令沛目光中闪过一丝崇拜,才发现这位原来这么厉害,一刀就把晓月阁的长老给斩了,而看晓月阁众人的样子,居然没人敢怎样,认识这么久才发现老师的兄弟也如此的不简单,老师的茅庐山庄果然是卧虎藏龙啊

  在他家里杀了晓月阁的长老,杀了他的人,他不但不难过,反而有一丝兴奋,实在是做晓月阁傀儡的时间太久了。

  真正让他兴奋的点就在对方杀了晓月阁的长老,而晓月阁还不敢怎样。

  “袁先生,老师的事我听说了,请节哀”夏令沛唏嘘一声。

  道爷没死,节什么哀袁罡也无意跟这两个傀儡母子啰嗦,漠然道“不关你们的事。”说罢便从两人边过去了,直接进了内。

  不愿跟他们啰嗦,固然是他格方面的原因,还有就是有些人他不愿深交,因为他不想欠一些乱七八糟人的人,他是个欠了人必还的人,也知道自己这种格容易被不轨之人利用,对有些人遂避免过多接触。

  母子两个赶来,想尽尽地主之谊,谁知脸贴了个冷股。

  不过两人认识袁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茅庐山庄就知道,袁罡就是这种人,因此倒也不见怪。

  上了台阶的玉苍见状,拱手道“太后,陛下。”

  庄虹看了眼收尸的地方,疑惑道“国师,袁先生为何杀白长老”

  这个让玉苍怎么说,叹道“约好的切磋,一时失手而已。太后,陛下,袁兄弟和晓月阁还有些事谈,你们先回吧。”

  庄虹“茅庐山庄故人来了,本宫设宴款待。”

  玉苍“待会儿老夫帮太后问问,看他意见如何。”再次伸手做出请先回的手势。

  母子二人略点头而去,临走前多看了眼内站立的袁罡。

  玉苍师徒进了大,看向袁罡的目光有些复杂,心里对待的态度也到了另一个层次,实力往往是博得人尊敬的最佳方式,那一刀的威力的确骇人

  玉苍还没开口,袁罡直接问道“什么时候去无边沙漠测试沙蝎是否能载人载物”

  玉苍面露牵强笑意,不牵强都不行,下面一个长老刚就这样被杀了,能真心高兴才怪了,挤出笑容道“这个随时可以,只是老夫有一事不明,还请袁兄弟解惑。”

  袁罡“能说的会说,不能说的不说,什么事”

  玉苍努力适应这位的德,疑惑道“老夫实在难以理解,袁兄弟为何会主动来帮我秦国,可是庸亲王的意思”

  袁罡“我说了,我是来帮罗照的,不是帮秦国。”

  “呃”玉苍不解,问“这有什么区别吗”

  袁罡“受人所托,这样解释,你满意了吗”

  玉苍当然不满足,“不知受何人所托”

  袁罡“不便告知。我本直接去找罗照,然而有些事罗照无法做主,只好来找你。你若是觉得不妥,那就当我没来过。”

  “不不不,老夫不是这意思。”玉苍忙连连摁手稳住他,“无边沙漠测试的事,我命人即刻做准备。”

  袁罡回头看了看外面天色,问“明天大早启程,行不行”

  玉苍一口应下,“好,就明天一早启程,我亲自陪袁兄弟前往”

  袁罡提醒一声,“此事,暂不要泄密。”

  玉苍“不劳提醒,自是明白,袁兄弟放心,大军出发前绝不会让人知道,不过等到大军真正要横渡沙漠时,动静太大,怕是想瞒也瞒不住了,所以”

  袁罡懒得跟他废话,连话都没听完,就直接走了,“明早出发时联系我。”

  “”话憋在嘴里的玉苍哑了哑,之后忙对独孤静挥手道“快,你亲自去安排袁兄弟歇脚的地方。”

  “是”独孤静赶紧跟了去,追到外面招呼道“袁先生,请跟我来。”

  内安静了,玉苍才反应过来,庄虹托他说设宴款待的事还没说。

  这事也暂时抛在了脑后,先布置明天去无边沙漠的事比较要紧。

  等他这里布置好了,独孤静也回来了,禀报道“已经安置好了,不过这位实在是有点不通理。”

  玉苍叹道“只要他老老实实把事办成,只要不是跑来耍我们的,这些都是小事。”

  独孤静颔首,继而又低声道“那把三吼刀”

  玉苍“那个就别惦记了。西无仙当年花三年时间炼制出此刀所放狂言,三只虎啸的说法只是能表明用刀者的实力而已,是把宝刀不错,但也不是什么宝贝,还得看用的人是谁,你得到了也没什么用处,这个时候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唉,招诸位长老议事吧,白长老的事还得跟大家解释一下。”

  “是”独孤静领命而去。

  当晚,庄虹还是派了人去请袁罡赴宴,然袁罡只是口头谢过,不去

  次大早,玉苍一行连同袁罡悄悄出发了,行动隐秘。

  不隐秘不行,事干系重大,一旦让晋国知道了的话,晋国必然要想尽办法杀了袁罡,掐断秦国的沙漠通道。

  而这也是玉苍费解的地方,袁罡为了帮这边,令自己承担那么大的危险值得吗这可不是说渡过了沙漠事就能过去的,将来不管谁占了西边都容不下这位

  南州,静室内,徘徊着的牛有道愕然回头,“一刀斩杀了晓月阁长老白上城”

  管芳仪连连点头,“是啊就一刀,白上城未能挡住,被猴子一刀给劈成了两截,当场毙命,这事秦国皇宫里好多人亲眼目睹,已不是什么秘密。根据探子报,进去没多久两人就交手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边虽然嘴上说让袁罡走了就别回来,可私底下还是关注的,袁罡一走,就让秦国那边的探子关注了。

  牛有道淡然道“听猴子说,苏照本名叫白苏,死的时候是被她伯父亲自带人追杀的,而她伯父就是晓月阁的长老。”

  管芳仪恍然大悟,“白上城就是杀死苏照的伯父难怪了啧啧,这红脸猴子还记仇的”

  牛有道负手嘀咕着,“居然能一刀杀了晓月阁长老,实力又猛进了,蚩尤无方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他以前也经常拉袁罡陪练,然进了圣境后没机会,目前的况也不适合再拉袁罡陪练,两人已经许久没交过手了。

  管芳仪不知他嘀咕个什么名堂。

  西屏关东边,秦国大军联营,中军帐有客到,独孤静来了,直闯中军帐,看到地图前正发愁的罗照,招呼道“将军。”

  罗照回头一看,讶异,“独孤先生怎么来了”

  独孤静道“传国师法旨,请将军尽快布置大军撤离之事宜。”

  “撤离”罗照惊讶。

  独孤静回头左右,挥手示意不相干的人退下。

  罗照挥手,示意帐内其他人照做。

  人都出去后,独孤静方凑近他耳边嘀咕了一阵。

  罗照面露惊喜,难以置信道“当真”

  独孤静“国师亲自去看了,我也在现场亲眼目睹,绝不会有错。此事事关重大,事前不得泄密关键,所以国师亲自让我跑一趟。”

  罗照兴奋击掌道“好我这就照办,立刻布置撤退事宜。”

  “不急”独孤静摆手,又凑近他耳边低声道“国师让我来,还有一事问将军,那个袁罡口口声声说是来帮你的,国师想知道,你二人有何渊源,他竟承担如此巨大危险来帮你”

  “帮我”罗照愕然,满脸雾水,“我与他素不相识啊”

  ps月票四万加更奉上。感谢新盟主“莫殇”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