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二一章 这个人,我要定了!

第一二二一章 这个人,我要定了!

  元从“嗯”了声,惜字如金。

  在一起接触了,贾无群也看出来了,这位元从也跟他这个哑巴似的,平常很少说话。

  牛有道拱手拜别,元从手掌一摇,空中一只飞禽坐骑俯冲下来。

  元从一把抓了贾无群的胳膊,轻轻一送,两人一起飞身落在了飞禽坐骑身上,就此腾空而去。

  牛有道仰天目送。

  车帘拨开,管芳仪问了声,“就让他这样去和邵平波拼?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牛有道呵呵笑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腾空。兵贵在精,不在于多!卧龙出山矣!”

  管芳仪目光闪了闪,能看出这位笑声中颇为得意,更能看出这位对贾无群颇为期待。

  但更多的是好奇,如果这个贾无群真有道爷欣赏的那般本事,哪有那么容易招揽。可是,哪怕是跟在牛有道身边,她也没看懂是怎么回事,只见牛有道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莫名其妙的,这个贾无群就真跑来给道爷办事了。

  现在为止,她愣是没看明白贾无群从命的道理何在。

  当然,这也是她佩服牛有道的地方,不管平常嘴上服不服气,可许多事情大家少了这位掌舵还真不行,哪怕有些事情跟你讲明白了,你也学不会,这差距不服都不行。

  而牛有道也的确是有些自我得意,身边这么多人,招揽谁都没有比让他招揽到贾无群更有成就感。

  茅庐山庄一步步走到今天,人马都是他一步步拉拢起来的。

  南山寺的一群和尚,黑牡丹那群人,五梁山整个门派,扶芳园一帮人,留仙宗三派,渡云山群妖等,人虽然不少,可真正算得上是人才的有谁?

  有些话不好说出来,但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身边其实没什么人才,都是些平庸之辈,只适合听命办事,难有独挡一方的。茅庐山庄今天的局面,都是他用度有方、居中调遣出来的。

  对于这些人,牛有道不求别的,只求忠心和办事认真,其他的也勉强不来。

  要非说算个人才的,反而是袁罡那种,至于云姬这种人才更适合是保镖。

  当然,也许是他自己的要求过高,可是到了目前的地步,他没办法露面,必须要拎出能独当一面的人,袁罡和管芳仪等人虽然可靠,但根本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面对这般风云,把他们扔出去,只怕他们自己心里都没数。

  ……

  卫军王旗大帐内,首席大臣金令赞匆匆而入,一见玄薇,立刻拱手报道:“陛下,臣刚听闻消息,宋国贾无群来了。”

  正与玄薇谈事的三大派掌门一起回头看来。

  大乐山掌门骆言真问道:“哪个贾无群?”

  玄薇接话:“可是宋丞相府的那个贾无群?”

  金令赞颔首:“陛下明鉴,正是那个贾无群。”

  灵虚府掌门常临仙哦了声,“就是那个跑到缥缈阁妄言,被缥缈阁拔了舌头的那个贾无舌吧?”

  金令赞笑,“是他。”

  众人相视一眼,玄薇好奇道:“他来作甚?”

  金令赞:“陛下,并非来拜见,据探,可能是路过,如今去了宋国使团那边。”

  如今卫国都城弃守,各国使团的人都随着卫国弃守的朝廷奔波,也是挺辛苦的。可是没办法,职责所在,到了这个地步更要关注卫国这边的情况,越发不能弃之。

  当然,会不会因战事导致性命威胁,使团的人倒是不怕,两国交战不至于杀其他国家的使臣。

  常临仙道:“一个紫府家奴,值得金大人煞有其事亲自跑来通报吗?”

  金令赞道:“常掌门,这人可不是家奴,类似于紫府的供奉,传言号称是宋国丞相紫平休背后的‘隐相’。紫平休在宋国朝堂的影响力非同小可,牧氏被紫平休掀翻便可见一斑。而据传,这个贾无群对紫平休颇有影响力。这人,外人平常可不容易见到,若是能说服他影响宋国朝堂,宋国派兵援卫太过遥远不可能,但多派些修士来相助还是有可能的。”

  “还有,他现在去了宋国使团那边,很有可能就是为过问战事情况而来,他的回报态度也许对宋国是有一定影响的。”

  玄薇颔首道:“这个‘隐相’的大名,朕关注过,奈何深居简出,有关他的消息很少,但此人能得紫平休多年来以礼相待,应该不简单,既然来了,如此稀客,朕当亲自去拜访!”

  一听说是个可能对卫国有帮助的人物,三大派掌门都打起了精神,如今这边可谓是溺水垂死之人,哪怕是飘过一根稻草,都恨不得抓住,立刻跟了玄薇一起去拜见。

  然而他们还没见到人,就有人已经闹出了点误会。

  “站住!什么人?”

  贾无群领着元从,正在卫军军营内走动查看,突被上清宗当值弟子拦下,拦人者正是魏多。

  走动查看之人未吭声,魏多喝道:“军营重地岂是随意游逛之地,回话,什么人!”

  贾无群还是没吭声。

  恰逢玄薇等一群人来到,金令赞正指点着贾无群,示意那人就是贾无群。

  元从眼睛余光发现一群人的到来,当即出声道:“先生不便说话。”

  魏多喝斥,“什么不便说话,哑巴了吗?”

  此话一出,陪同而来的众人皆一惊,贾无群可不就是哑巴吗?这厮是在揭人短呐。

  随同前来的唐仪更是吓一跳,大声道:“师兄,不得无礼!”闪身而出,拉住了魏多。

  魏多却指着贾无群道:“掌门,此人面生,到处游逛,问话不答,恐是奸细!”

  “不得无礼!”快步前来的玄薇也喝止了一声,到了跟前笑着询问:“敢问可是宋国贾无群贾先生?”

  正这时,惊动的卫国使团那边的人跑了过来,之前贾无群说随便看看,不让跟着。

  先前隔的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到玄薇露面了,立刻跑来介绍。

  获悉是宋国女皇,贾无群拱手给礼,依然是一声不吭。

  宋国使臣当即解释道:“女皇陛下见谅,贾先生身体有恙,不便说话。”

  玄薇笑道:“理解。此地不是交流之地,还请贾先生移步王帐一叙。”

  贾无群摇了摇头,卫国这边的人顿时尴尬了,不好交流啊!

  金令赞当即凑到宋国使臣身边,低声询问:“贾先生平常如何与人交流?”

  谁知贾无群突抬手指了指魏多,然后收手,手指落在了元从背后书写,元从当即盯着魏多道:“我身边正缺一跑腿打杂之人,与你有缘,今后就跟我吧。”

  所有人一愣,都看出来了,这位说话的在为贾无群代言。

  感情能说话啊,却不回玄薇的话,这分明是不把玄薇给放在眼里。

  别人不说,西门晴空脸上浮现冷意。

  唐仪一愣,开什么玩笑,上清宗弟子给你跑腿打杂?

  众人一时间无言以对。

  贾无群轻轻拍了拍元从肩膀,元从当即上前道:“跟我走吧。”走到魏多跟前,伸手就要去抓。

  边上突然横插出一手,挡住了元从的胳膊,正是西门晴空。

  先是恼对方的无礼,更何况他跟魏多颇有交情,当初在天都秘境两人朝夕相处了差不多一整年,魏多的结巴还是他调教好的呢。对方指明了要魏多,分明是因魏多失言骂了他哑巴,这要是去了,岂能有好果子吃?

  如今对方竟要当着玄薇的面把人带走,简直是太不把这边放在眼里了,西门晴空岂能坐视。

  两人胳膊当场较劲在了一起,元从冷眼一扫,西门晴空双目对峙。

  竟有人强行阻拦?贾无群目光一闪,他受过牛有道的叮嘱,非必要不能轻易暴露元从的实力。

  本以为最多有人拿话阻止,不想遇到个强行阻拦的,出了点意外,但牛有道能请他出山不是没原因的,区区小事,他自有办法应对,抬手“啪啪”轻拍了一下。

  元从胳膊一抖,震开了西门晴空的胳膊,旋即后退开来。

  西门晴空目中闪过惊疑不定神色,迅速退守到了玄薇身边,摆明了是警戒护卫状。

  这一幕三大派掌门自然是察觉到了,西门晴空骨子里是个很傲的人,能让这位不出声,并如临大敌般的模样…在场修士立马意识到了,贾无群的随扈法师可能不简单!

  元从退来,贾无群的手指又落在了他身后,元从转而对宋使道:“这个人,我要定了!你负责和卫国协商,要不到人,你就不要回宋国了!”

  放下手的贾无群转身,风轻云淡而去,元从亦转身离去。

  “是!”宋使一脸尴尬着拱手领命,这位‘隐相’他还真不敢得罪,他能任宋使没有紫平休同意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紫平休掌握着他在宋国的前途。

  目送的玄薇,心中是愤怒的,形势不如人,竟连一个哑巴先生也不把她这个一国之君给放在眼里。

  可又能如何?为了不坐视晋国坐大,宋国目前多少还是给卫国提供了帮助的。

  丢了这个面子的玄薇不得不忍气吞声,亦愤而转身离去。

  三大派掌门也有点火大,对方这行为同样摆明了是不把他们给放在眼里,然而还是那句话,形势不如人,这个时候不宜得罪宋国。

  “金大人!”宋使笑嘻嘻凑到了金令赞跟前,一副有求于人的样子。

  金令赞绷着个脸。

  回到帐内的玄薇收了愤怒表情,转身对尾随进来的西门晴空道:“你没事吧?”

  相处多年,西门晴空是什么样的人,她很了解,之前那一下交手,她也看出了不对劲,只那一下就令西门晴空收敛了傲劲。

  西门晴空沉声道:“没事!不过贾无群的那个随扈非比寻常,我修为竟难撼动他半分,这人很危险,真要交手,胜负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