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千两百章 道爷在圣境是否安好?

第一千两百章 道爷在圣境是否安好?

  

  至于背着的双手,继续背着不是,放下也不是。

  楼窗口,侧身半露脸的云姬,屏气凝神悄悄看着下面水池边的一幕,目光忽闪忽闪。

  袁罡虽在警戒,可真正保护牛有道的反而是云姬,这也算是牛有道跟在云姬身边的一个原因。

  目前的情况下,茅庐别院大多人都不知道牛有道的身份,包括巫照行,不会把牛有道列为保护对象,作为知情的云姬是最好的保护牛有道的人选。

  水池边的两个人站的很近,男人看着水中月影一动不动,女人站在后面看着他后背,两人只有两步之遥。

  “先生!”商淑清语气似有不安的尝试着唤了声,最终还是她先打破了沉默。

  牛有道缓缓深吸了一口气,转过了身来,讶异模样,拱手行礼,“见过郡主。”之后不解道:“郡主不在前厅饮宴,何故黑夜来此?”

  商淑清半蹲行礼,起身后盯着牛有道双眼,柔声道:“清儿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先生。”

  牛有道苦笑:“郡主,我是渡云山的人,对茅庐别院的情况实在不清楚,郡主找错了问话人,想问什么,找红娘最佳。”

  商淑清:“先生还不知清儿要问什么,怎就先不知了?”

  牛有道略顿,“那敢问郡主有何吩咐?”

  商淑清:“茅庐别院驻扎紫金洞,我观此次绝非一般外出,而是倾巢而出,似已撤离紫金洞,先生可知是什么原因?”

  牛有道一问三不知,“郡主见谅,在下只是云山主身边的跑腿的,从不远离山主身边,只办事,不多话,也不乱打探,实在不知郡主所问。山主打坐修炼应该快醒了,我候点的差不多了,郡主若没其他吩咐,在下先回去了。”转身就走。

  商淑清突然失礼,竟急忙伸手一拦,挡了牛有道去路。

  牛有道沉声道:“郡主还请自重,你郡主的身份可吓唬不了我!”

  商淑清放手了,却挪步挡在了前面,“还有一事请教先生。”

  牛有道明显不高兴的样子,“说!”

  商淑清:“我知修行中人有法力之便,善于改变容貌,观先生面部表情生硬,不知是否有易容,若有,相识即是有缘,清儿能否有幸请先生一展真容?”

  这点她说的没错,假面这东西一般凡人想戴的逼真颇费事,但对修士来说却比较简单,贴戴时能施法吸附到位,细微不妥处感察便利,抻拉调整起来很迅速。

  摘下假面?这简直是开玩笑,牛有道怎么可能在这场合摘下假面来,沉声道:“个人隐私,郡主未免强人所难,请让开,否则别怪我得罪!”

  商淑清:“先生恕罪,实在是先生很像清儿的一位故人。”

  “道爷?”牛有道好笑道:“莫非郡主还觉得我像牛有道不成?”

  商淑清:“难道先生的真容见不得人吗?”

  牛有道:“我说了是个人隐私,不便露面。郡主,你不觉得你这个想法很可笑吗?牛有道已经死了,难道死人还能复活不成?我还真不知道世上谁人能有这本事。”

  “……”商淑清愣了一下,忽颤声道:“你说什么?牛有道已经死了?”

  这次反倒是牛有道一愣,奇怪道:“牛有道在圣境遇难,已经死了,难道郡主不知道?”

  商淑清有点恼怒,“你胡说!先生,你这样咒人,不觉得不妥吗?就算是你们云山主,也不会这样咒道爷吧?”

  这下牛有道还真是奇了怪了,有没有搞错,这女人真不知道?正因为如此,那他反而要借此撇清了。

  之前还以为商淑清知道,而看到他后怀疑他没死,以为要被识破,吓得够呛。现在方明白商淑清根本不知道牛有道的死讯,他当然要趁机脱身,“郡主,牛有道已死在圣境,此事修行界应该是人尽皆知。”

  “正因为牛有道死了,紫金洞才容不下茅庐别院的人,才把茅庐别院的人给赶出了紫金洞,否则茅庐别院的人又怎会集体出现在这里?这事王爷他们都知道,你为何还要装糊涂?”

  “你胡说…”商淑清反驳,拒绝相信,可脸色已经变了,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她又不傻,现在联想到王府那边之前的异常举动,似乎是在有意隐瞒茅庐别院的人来到,越想越觉得蹊跷,隐隐间似乎印证了什么,真相让她感到惶恐,且不愿接受。

  她现在宁愿嫂子凤若男之前在王府说的都是真的。

  牛有道继续道:“这种事一问便知真假,我怎么可能胡说?我也正是因为茅庐别院有变,山主为了防变,才临时将我调来身边。我很奇怪,这么大的事,郡主怎么会不知道,反而胡乱纠缠于我?”

  商淑清没再纠缠于他,他话一落,呼吸异常急促的商淑清立刻扭身走了,是提着裙子跑掉的。

  天黑,遇台阶不平处还给绊倒了,摔倒在地也顾不得身上是否脏了,夜色下急奔而去。

  牛有道目送,人不见了,骤然冷眼扫向袁罡的藏身处,凝视了一阵扭头,甩袖转身,径直登上了楼,入了屋内。

  倚靠在窗口,云姬若无其事的样子,刮着自己的指甲,偶尔抬眼,瞟上一眼静默无语而立的牛有道,静悄悄的。

  稍候,脚步声来到,袁罡推门而入,又关门,静悄悄走到了牛有道身后,面无表情硬生生笔直站着。

  一阵平静后,牛有道突然转身,盯向云姬。

  云姬貌似搔首弄姿的样子掩饰着不自然,顺口回了句,“我耳朵张着呢,有人靠近能发现。”

  牛有道这才盯向了袁罡,“猴子,来这边久了,你的弦松了。”

  袁罡沉默。

  牛有道:“刚才,你在边上盯着吧?”

  袁罡:“是!”

  牛有道:“那么一个大活人靠近我,且不是修士,凭你的警惕性,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没看见。”

  袁罡:“看到了。”

  牛有道:“凭你的本事,挡不住她?”

  袁罡:“挡的住。”

  牛有道:“那你为何不阻拦示警?”

  袁罡:“因为她在怀疑你。她太清楚咱们内部的关系了,表面上我跟你没什么关系,我若亲自出面阻止她跟你见面,我凭什么亲自出面为了你阻拦她?我若那样做了,越发会引起她的怀疑,所以没有阻止。回答完毕!”

  牛有道两眼一眯,“狡辩!你想干什么?”

  袁罡又沉默了。

  牛有道抬手,一指戳着他的胸口,反复戳着,“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毛病在哪?容易头脑发热,喜欢管不该管的事,两世为人,就你最多事,我给你擦了多少次屁股?你知不知道这次有多惊险,一旦暴露,你知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我告诉你,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了摆脱纠缠,我会杀她灭口!你应该知道,我做得出来,你也拦不住我!”咣!一拳擂在了对方胸口。

  袁罡踉跄后退两步,又站的笔直道:“是!下次一定注意。”

  “你…”牛有道指着他鼻子,被他理直气壮的回复给气得够呛,又拿他没脾气,挥手喝道:“滚!”

  袁罡利索转身,就这样走了。

  “唉,不也没什么事嘛,你平常挺冷静的一人,今天发那么大脾气干嘛。”云姬在旁站着说话不腰疼。

  牛有道骤然回头盯去,“咳咳”云姬干咳两声,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了窗外,夜色不错的样子……

  宴会厅内,众人推杯换盏,酒兴不错。

  一喝酒,王妃凤若男的豪爽劲又出来了,若除去一身红妆,堪比男儿,正拉着管芳仪灌酒。

  王妃如此模样,傅君兰今天算是见识了。

  拉拉扯扯中,管芳仪被凤若男搞的哭笑不得,不断找各种话推辞,“王妃,天色晚了,你的随扈法师还在外面等着呢,差不多了,王爷该担心您了,该回了!”

  “不差几杯酒,让他们等着!”凤若男一句话甩过,拽着管芳仪胳膊不放,非要对方喝下这杯不可。

  突然,厅内一静,见管芳仪也怔怔看着一个方向,凤若男回头看去,只见胸脯急促起伏的商淑清站在了门口。

  衣裳有点脏破,脸色也很难看,好像出了什么事的样子。

  “清儿,你怎么了?”凤若男诧异问道。

  商淑清没回,众目睽睽之下走了进来,直奔上首而来,绕过桌案,直逼管芳仪,问:“道爷在圣境是否安好?”

  这话问的,让管芳仪有些措手不及,干笑道:“安好!”

  一旁的凤若男也被这一问给惊着了,攥着酒杯的手僵住了。

  商淑清步步逼近,“紫金洞为何要将茅庐别院给驱离?”

  “这…”管芳仪被逼得步步后退,已经意识到了点什么,有些心慌意乱道:“只是转移而已。郡主,是不是有人胡说了什么?”

  商淑清厉声道:“我问你,道爷在圣境是否安好?”

  咣!管芳仪后背撞墙了,已经是退无可退,强颜欢笑道:“我不是说了安好么?”

  商淑清:“那你怕什么?”

  “我怕?”管芳仪两手一摊,左右顾盼,风情万种的咯咯笑道:“郡主说笑了,我哪有怕什么?”

  “清儿,不得无礼!”凤若男上前将商淑清拉开。

  商淑清衣袖一甩,挥开她手,转而逼向了她,“嫂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我…我能瞒你什么?”凤若男也心虚了,也被逼得步步后退。

  ps:大家怜我,忽打赏飘红四起。一些新面孔若推堆感谢怕对不住厚意,容我一个个一章章附言感谢。谢新盟主“神最无聊”捧场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