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九九章 谁见

  稍后待她回来,牛有道发现她神色间有几分古怪,不由问道:“怎样?”

  云姬似带玩味道:“那位郡主不肯走了,人家地盘上,又不好强行逐客,红娘也拿她没办法。”

  “不肯走?”牛有道奇了怪了,“什么叫不肯走,这由得她想不走就不走吗?红娘怎么回事,干什么吃的,连打发个人都打发不走吗?”

  云姬提醒:“红娘说,之前逛着逛出事了。”

  “逛出事了?能出什么事?”牛有道有些不解,“什么意思?别有一句没一句的逗我,我没跟你开玩笑,说清楚。”

  云姬瞪了回来,“开什么玩笑?我没跟你开玩笑。红娘说了,逛着逛着,那丫头发现了不对劲,逛了一圈下来,发现茅庐别院的人似乎倾巢而出了,尤其是看到五梁山连大量飞禽都带着呢,不像是过境南州,说是问了几句话,得不到真实答复,就找尽理由赖着不走了。”

  “恰好之前王妃说什么要设宴,要给大家接风洗尘,那丫头逮住了这个借口,说什么一定要的。红娘说,没办法硬赶啊,硬赶的话明显不正常,越会引起怀疑。你还别说,那丫头以前看着斯斯文文的一个人,还挺有心眼的。”

  牛有道越发不解了,“怀疑什么?”

  云姬:“我哪知道怀疑什么,红娘说那丫头开始疑神疑鬼了盯的紧,不便回避太久,匆忙几句交代的话,我不清楚,她说的也不清楚。不过,还能怀疑什么,怀疑你是你呗。红娘说了,让你别露面就行了。”

  “……”牛有道牙疼了,不吭声了,暂时也只能是回避了。

  正这时,外面的琴声突然停下了,接着响起一阵怂恿鼓舞的动静。

  屋内两人相视一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皆忍不住了外出一观,走到凭栏处眺望。

  只见还是亭台楼阁聚集处,傅君兰已经从琴台处站了起来,连连朝众人拱手,一副求饶的样子。

  从众人起哄连连的杂七杂八声音中可以听出,是要傅君兰再弹奏一曲。叫好叫的最响的是王妃凤若男,最强烈要求傅君兰再展现一曲的也是凤若男,似乎就是想让傅君兰尽量展现才艺给众人看,证明傅君兰并不差。

  至于其他人纯粹是捧场叫好。

  牛有道嘀咕了一句,“琴技一般…看来这个王妃对这个妹夫还算满意。”

  “不敢,不敢,小生才疏学浅,在郡主面前已经是献丑了,郡主的琴艺才是真正高超……”鼓励声中隐隐约约传来傅君兰求饶的声音,将矛头引向了商淑清,让大家请商淑清来演奏。

  他再三请辞之下,管芳仪这边显然是无所谓的,可能巴不得这些人早走才好,只是陪笑而又不失热情而已。

  见他实在推辞,凤若男倒是豪气,喊了声,“清儿,傅公子有请,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一人一曲,相得益彰,正好般配!”

  商淑清似乎也没那雅兴,在那摆手,也连连推辞。

  凤若男的劲头顿时上来了,竟然从案后走出,亲自上场将商淑清拉了起来,硬是将商淑清推上了琴台,硬给摁坐下了,那意思仿佛是你今天必须听我的,必须演奏。

  她其实是心里有心气劲儿想发泄,茅庐山庄的男人看不上我家妹子,我就让你们看看我家妹子如何,不能以貌取人。

  她最讨厌人家以貌取人,因为她自己长的也不怎么样,觉得天下有眼无珠的男人太多了!

  之前主动让傅君兰展现才艺,也是想让茅庐山庄的人看的,我这个妹夫也不差!

  商淑清有时候真受不了自己这个嫂子,譬如换衣裳,你不换,她能强行扒你的衣服,你换还是不换?

  一淑女,哪较劲的过这沙场女将军出身的人,别说她,连她哥也得被她嫂子给揍趴下!

  此时被硬赶上架,无奈之下对众人略欠身,只能是献丑,否则她那嫂子是不会罢休的。

  “咚…”纤纤玉指在琴弦上勾动了一下,荡出悠悠悦耳声,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叮叮咚咚的琴音也逐渐在她指尖流淌出来,时而如叮咚泉水,时而又如高山流水,时而云卷云舒,给人无尽遐想。

  倾听中的云姬忽微微颔首,“嗯,这个郡主的琴艺的确是比那男的高明不少,琴声中刚柔并济,弹指间藏有意境。”

  牛有道默不吭声听着,微闭目赏听。

  在场观众虽非人人精通此道,但好坏或者说好不好听还是能听出来的,也渐听入了神。

  在座的傅君兰,此时神色异样,目中略有倾慕神采。

  众人听着听着,心情忽跟着韵味渐变的琴音也渐渐惆怅起来,曲风已变,曲调亦不知不觉变了。

  而不知何故,商淑清似已成了曲中人,不知不觉轻转歌喉,竟缓缓歌唱了起来。

  歌声清婉,柔美动听,令牛有道也不禁闭紧了双眼,侧耳细听婉转歌词:

  山不言,沧海间。

  见谁徘徊?

  风磨岩,雨恋檐。

  见谁徘徊?

  青草知风语,碧湖涟漪雨,窈窕是淑女,岁岁芳华去。

  空山浅幽若,在龙渊,谁见?

  山不言,沧海间……

  歌喉婉转,翻来覆去唱的就是这段词,管芳仪渐渐听明白了歌中意味:你可看见那个在天地间徘徊的孤独身影?风一直吹拂着岩石,岩石却是那般的铁石心肠不为所动。雨眷恋着屋檐,是那样的依依不舍,可终究还是要滴落,你可看到那个在屋檐下独自徘徊的身影。

  青青草儿尚知风儿的心思,碧湖上之所以有点点涟漪,那也是感受到了雨儿的点点情意。窈窕淑女也不会青青永在,会随着岁月渐渐老去的。一句“在龙渊”点出了所在环境,想做空谷幽兰,哪怕未有人识,也能安静自在,却生长在步步惊心风云跌宕的人家,而身不由己,你可看见?

  渐悟曲中意的管芳仪眼眶红了,忽慢慢回头,看向了凭栏处的某人,很想问问他,你可听明白了?

  某人闭目不语,无动于衷,不知是否听明白了。

  傅君兰怔怔看着抚琴吟唱的商淑清,不知她为何突然如此的忧伤,为何如此的惆怅。

  凤若男眼眶也渐渐红了,注意到傅君兰的反应后,忽站了起来,喝声打断道:“大家正高兴,唱的哀哀戚戚的,好了,别唱了。”

  商淑清闻声,也从琴曲中回过了神来,歌声停,十指摁在了弦上,静住了琴弦余音。

  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站起,面对众人欠身,表达歉意。

  她刚走出琴台,傅君兰站了起来,问道:“郡主,此歌曲甚是好听,可有歌名留念?”

  商淑清牵强笑道:“即兴之作,难登大雅之堂,当不得傅公子夸,未有歌名。”

  傅君兰不以为然的摇头:“并非谬赞,确实好听,若成无名曲,岂不可惜,还请郡主为即兴之作留名!”

  管芳仪忍不住斜眼瞅于他,心里嘀咕:说话文绉绉的,受不了,哪配得上商淑清,跑来个什么东西!

  见他当众有所求,商淑清不好让他当众没面子,略思索后,回道:“就叫吧。”

  “谁见?”傅君兰略一品味,忽兴奋不已,击掌道:“好,,好名字!回头词曲我定默写下来。”

  默写下来能卖钱还是怎的?管芳仪心里又嘀咕了一句,之前还觉得蛮不错的年轻人,此时忽莫名觉得有些看他不顺眼了。

  “谁见…”凭栏处缓缓睁眼的牛有道也嘀咕了一声。

  云姬回头看去,只见他默默转身走开了,默不吭声的回了屋里。

  附近角落里抱臂而立的袁罡也回头朝凭栏处看了一眼。

  似乎被商淑清的曲子扫了兴,凤若男再也热闹不起来了,终于不再鼓动了,消停了……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凤若男为这边接风洗尘的宴席也展开了,又是一番热闹。

  前面热闹,后面安静。

  水池月影,临池静默的牛有道又忘了云姬的交代,负手而立,垂视水中月,怔怔出神中。

  不过也没关系,在云姬身边时,身为一个跟班背个手的确不合适,会搞的云姬像个跟班。此时云姬不在,孤下一人背手又有什么关系?

  站在阴暗角落里的袁罡,高度警惕着四周。

  因知道道爷身份的人少,这里的护卫力量不会重点保护道爷,真要那般布置的话,别人想不怀疑道爷的身份都难,他亲自在暗中上阵了,负责警戒。

  忽一人影从前院出现,在月色下款款走来,明显是个女人。

  暗中的袁罡定睛细看,结果发现居然是商淑清,跑到后院东张西望的,不知在找什么。

  商淑清是借故出来方便,临时离席的,至于找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最终目光定格在了临池身影上,默了默,还是朝牛有道走了过去。

  袁罡迈出一步,想上前阻拦,也当是向牛有道及时示警,他知道牛有道此时不想见商淑清,容易出事。

  然不知什么原因,袁罡眉头皱了一下,迈出的那一步居然收了回来,居然眼睁睁看着商淑清走向了牛有道。

  这若是让牛有道知道了,非震怒不可,如此事情岂能儿戏?

  不过牛有道的一身修为不是摆设,开始只是因为走神没留心而已,待到脚步声靠近焉能无察觉。

  然而这脚步声他很熟悉,安静早晨听了多少年的脚步声,焉能听不出?人已经近距离站在了他的身后,他僵硬在那一动不动,不敢动了。

  :黄六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