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九六章 愿陪郡主同往

  这般说法,商淑清倒是信了,家里都很要紧她的婚事,这样做一点都不奇怪。【】

  按下疑虑,商淑清又恢复了淑女本质,觉得刚刚对嫂子的语气不善颇为无礼,放缓了语气,问道:“嫂子可知茅庐别院的人在哪落脚了?”

  凤若男:“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只听你哥提了一句,说茅庐别院的人来了。清儿,你什么眼神,我没骗你,这种事有必要骗你吗?你都知道他们来了,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我骗的过去吗?”

  商淑清想想也是,行礼拜别,就要去找。

  凤若男喊住,“出门多带点护卫。”

  “知道了。”商淑清转身而去。

  凤若男快步出门喊道:“清儿,傅公子回去了吗?”

  “呃…”商淑清脚步一顿,尴尬回头,“还没,他还在后花园那边,我这就知会他一声。”

  凤若男一张脸瞬间黑了下来,这小姑子一听说茅庐别院的人来了,来的人里面还没有牛有道,就能连傅君兰那么一个大活人都能给忘落下了,这得是有多不上心?平常的表面不说,仅这一件事,就能看出傅君兰在这小姑子心中真正的地位如何。

  “唉!”目送商淑清离去后,凤若男又忍不住叹了声。

  她明白的,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她知道小姑子心里的苦,凭小姑子的学识、才华和眼界,知道傅君兰并非小姑子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可是没办法,小姑子就那条件,貌丑,年纪又大了,真是人中龙凤各方面条件都上上之选的男子,连王府都无需攀附的话,又怎么看得上她。

  面对家里的逼婚,小姑子被逼得没了办法,纯粹是矮子里面拔高个,选了一个将就。

  可家里也是为了她好啊,总比勉强上一个,将来在家里过日子受气的好吧。

  “去,速去通禀王爷一声。”回过神的凤若男忽紧急使唤一声。

  “是!”一下人领命,跑着离去了。

  后花园内,商淑清匆匆回到绿荫长廊内,傅君兰还在廊内老老实实等着,见她来了,立刻彬彬有礼拱手。

  商淑清回礼,“让公子久等了。”

  傅君兰微笑,“无妨。”继而又有所疑惑,“刚才郡主提到茅庐别院,又行色匆匆而去,可是有什么事?”

  商淑清这趟回来正不知该如何说这事,约了人家来见面,难道又因为自己想去见别人而找借口将他打发了,害得人家白跑一趟不成?

  这样做可以,傅君兰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自己说有事,傅君兰应该也不会继续磨蹭,也只能是离去。

  可这不是她的为人,这并非什么其他事情,面对傅君兰,她有她的想法。

  既然家中已经选定了这位,自己也决定遵循了,那这位傅公子就是自己将来的夫君,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人,她还是想坦诚一点的好,不想因为对方的家世门第、身份背景不如自己就怎样,不想有什么隐瞒欺骗对方的行为。

  然而她又真的按捺不住自己想去一见的心情,想与旧友相见只是一方面原因,另就是她有点疑惑,茅庐别院的人来了按常理会直接来王府,这次为何没来?

  还有之前就在这里,那两位修士为何说自己听错了?似乎在有意隐瞒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现在傅君兰主动提及了,她倒是好开口了,笑道:“也没什么事,我与茅庐别院的人相识,都是朋友,也已阔别许久未见。刚刚听说来了府城,念及旧友,想去一见,公子可愿同往一见?”

  没有瞒对方,首先是不想骗人家,其次是想到将来要跟傅君兰过一辈子,也想引荐茅庐别院的人认识一下,顺带提高一下这位的眼界也好。起码以后再见,也能不生分。

  她并不打算嫁人后就再也不跟茅庐别院的人来往了,在这乱世能让傅君兰认识认识那些人,对傅家没有坏处,那些人将来也许是能帮上傅家的。

  嫁入傅家后,她就真正成了傅家的人,跟在王府是两码事。

  王府掌握军政大权有自己的利益衡量,对于傅家最多只能是裙带关系上的帮衬,说到底王府还是王府,傅家还是傅家,一旦有事,傅家只能靠自己,王府是不会因为傅家而影响大局的。

  上上下下类似这方面的事情她见的太多了,譬如哥和嫂子家当年的那场惊变,嫂子若不站在商氏这边的话,商氏是容不下嫂子的,当年王府上下将嫂子逼到了什么地步?

  道理放在自己身上也是一样的,一旦卷入权势…娶了自己的话,傅家也必然会卷入权势。

  可以想象,下一步哥哥必然要授意蓝先生给傅君兰安排官职开始历练培养,不可能让她丈夫永远做个平民百姓,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时间久了,傅家到时候会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自己若不站在傅家那边,傅家上下也难容她!

  这并非薄情寡义,哪个家都容不下一个人心向外的人,此乃外贼!

  为人妻者,若想不通这个道理,只能是婆家和娘家两头不讨好。

  她在茅庐山庄多年,多少知道那些人的一些行事,那些人的能量不小,是能对抗朝廷的人,凌驾于南州之上,控制着好几个州府的势力,结交这些人对傅家大有裨益!

  目前其他方面的眼界提高,譬如南州的军政方面,涉及军政机密,不宜冒然带傅君兰去见识,规矩在,她也不能那样做,去见识一下茅庐别院的人还是可以的。

  若傅君兰怯生,不愿去见的话,自己也不勉强,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傅君兰也自会告退,会自己回去,这样也算不上是自己有意中断约会撇开他。

  傅君兰的性子还算可以的,挺爽快道:“愿陪郡主同往。”

  商淑清微笑点头,伸手道:“请!”

  郡主要出行,加之凤若男事先知会了商朝宗,既然商淑清已经知道了,商朝宗也不好再阻拦,只能是注意安全,王府内立刻调配了随扈法师和车驾,多加人手保险出行。

  车马是从王府后门出去的,出去时马车内坐了什么人,外界并不知晓,能避免目标明确的刺杀!

  略显摇晃的马车内一男一女对坐,相敬如宾,不敢有丝毫无礼逾越。

  尽管傅君兰表面淡定,但商淑清还是能看出他有些紧张,遂试着问了句,“公子可知你我此去要见的是什么人?”

  傅君兰:“能和郡主结识的朋友自然不是一般人。”

  果然是因为这个而紧张,商淑清笑道:“之前公子说没听说过茅庐别院?”

  傅君兰摇头:“的确是未听说过,只听说过茅庐山庄。”

  商淑清:“敢问公子对茅庐山庄知道多少?”

  傅君兰正色道:“民间传闻,茅庐山庄是王爷背后的强援,山庄主人牛有道乃修行界的高人,叱咤风云,神龙见首不见尾,且为人仁慈,南州没有其他地方的那些苛捐杂税,能日渐昌盛,百姓能安居立业,传言都有赖于他。不少人家立他长生牌位,视他为南州守护神!”

  商淑清莞尔一笑,感觉地方百姓都将道爷给神话了,不过总体来说并未错,当然,此中也有哥哥他们宣扬的功劳。

  有些事情没办法的,商氏毕竟是道爷一手扶持起来的,吃人家的饭,自然要端人家的饭碗,百姓有这方面的需求,乱世中需要一个“神”来慰藉自己内心的不安,难道还要让南州百姓拜别路神仙不成?

  当然,对于傅君兰所言中的荒谬,商淑清暂未过多解释,提醒道:“茅庐别院就是茅庐山庄,茅庐别院是茅庐山庄中人搬迁地址后的改称,其实都是同一群人。”说的比较简单易懂,未说什么搬到紫金洞什么的,那样对方听不太懂,会越解释越啰嗦,只能以后慢慢来。

  “啊!”傅君兰吃惊不小,他哪知道这些,南州寻常人家哪会知道这个,茅庐山庄发生过什么,为何搬到紫金洞,紫金洞的哪座庭院叫做茅庐别院,这都不是放在世俗大肆议论的事,让百姓沸沸扬扬讨论谁错谁对谁该死不成?

  世俗百姓顶多捕风捉影议论些不着调的传说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郡主!咱们这是要去见那个传说中的茅庐山庄的主人吗?”

  这次明显有些不安和紧张了起来,连见商朝宗都能感到压力和不安,如今要去见比商朝宗更高高在上的人,他如何能不紧张。有些话不好当着商淑清的面说出来而已,传言商朝宗如今的一切都是那位给的,这种人物,带给他的压力可想而知。

  他有点后悔了,若知是见那些人物,就不该来。

  由此,他也越发感受到了与商淑清之间的巨大差距。

  商淑清柔声安抚:“山庄主人道爷暂时不在人间,如今在另一个世界修行,我们要见的是他的手下。公子不用担心,他们除了能力高于常人,日常行事和常人其实并无太大区别,外貌上、人心思想、言行举止都和常人是一样的,都不是坏人,不会凶神恶煞一般。公子平常心对待,只要不失礼便可。”

  PS:感谢新盟主“Sean_孙奇”捧场支持!昨熬的晚了,没休息好,精神不佳,想细致写好这一段剧情,补了一觉,耽搁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小说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