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七九章 值钱的东西

  “什么东西鬼鬼祟祟见不得光?”管芳仪狐疑,她施法查探了一下内部,确认有东西,却不是自己见识过的东西,不知是什么玩意。

  牛有道调侃道:“值钱的东西。”

  一听值钱,管芳仪来了精神,嘴上却不屑道:“能有多值钱?”

  牛有道呵呵:“知道你见钱眼开,放心吧,反正比那些飞禽坐骑加起来都值钱。”

  管芳仪吃惊,“真的假的,可别骗我。”

  “如假包换!回去看过后,你就知道了。”牛有道依旧是轻松调侃模样,也顺手将包裹递给了袁罡,叮嘱了一句,“东西收好,不能有失。”

  袁罡接手包裹才发现,同样的石头不止管芳仪手中一颗,包裹里还有一堆,心里有数了,估计道爷在哄那女人开心。

  不过能让道爷一直随身带着,应该也不是无用之物,系好包裹,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听说是很值钱的东西,管芳仪也随身收藏好了,期待着回去拆开看看是什么礼物,收好东西又问:“道爷,接下来怎么办?”

  牛有道:“既然我的死讯已经传出,那就先收拾人心,先处理紫金洞的事。”

  管芳仪:“如何去做?”

  牛有道:“先见见宫临策,先稳住紫金洞再说。”

  一旁两人同时吃惊,管芳仪急道:“道爷,你要露面见宫临策?你的死讯一到,他们是怎么做的,你也看到了,岂能让他们知道你还活着?道爷,太危险了!”

  牛有道:“趋利之人,必受利驱。放心,没你们想的那么危险,我自有办法应对。”

  袁罡沉声道:“道爷,你若乔装打扮,身份不明,经不起盘查,怕是没办法进入紫金洞去见他。”

  牛有道倒是很简单的样子,“那就让他出来见我。”

  管芳仪:“我们连他面都见不到,就算让人代为传话,凭他的身份地位,莫名之约恐也不会轻易赴险,要出来恐也会带一群护卫,岂能让太多人见到你?道爷,缥缈无孔不入,一旦惹疑,后果不堪设想,此事还需谨慎行事。”

  牛有道:“这点我早有考虑。你们放心,我自有办法,已有布置。他会来见我的,你们先回去,回头我再跟你们碰面。”

  管芳仪:“我们都回去,你一个人?”

  牛有道点头:“放心,不会有事。”

  没动用茅庐别院的人手,就能把宫临策给招出来,那就说明还有人在配合道爷行事。管芳仪和袁罡相视一眼,发现道爷越来越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道爷做什么事都不会无的放矢,向来是心中有数的,既然道爷这样吩咐了,两人只好遵命执行,就此离去。

  目送夜空离去的人,牛有道却没有离去,一轮明月下独守寂寥空山,再次将伪装覆面……

  回到紫金洞,将飞禽坐骑交还到了严立手中后,面见了牛有道心中大定的二人不再理会严立的脸色,知道后面的事情牛有道会处理,严立根本不是道爷的对手。

  不过严立的嘴脸确实让人恼火,二人倒是期待严立再蹦下去,想看看道爷怎么收拾这位。

  回到茅庐别院,二人各归各的庭院。

  安抚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人心后,管芳仪立刻钻进了自己的屋内,门窗紧闭,迫不及待要拆开牛有道送给自己的礼物。

  牛有道说这礼物很值钱,而且是比那些飞禽坐骑加起来还值钱,这一路上,一直被勾的心痒痒的,若不是牛有道交代了不能给其他人看到,她怕是在路上就打开看了。

  换句话说,见到了牛有道本尊,知道了牛有道还活着,茅庐山庄遇到的令人焦头烂额的麻烦已经被她抛到了脑后,没了任何担心,心思归于女人,放在了礼物上。

  对修士来说,这天下还有什么单件的东西能比茅庐别院的一群飞禽更值钱?

  月蝶光辉下,管芳仪捧着石头反复查看了一阵,真要那么值钱的话,岂不是说这块石头比一叠天剑符还值钱?

  究竟是什么东西?她双手抓住,施法破开,不敢发力太猛,若真是很值钱的东西,生怕给弄坏了。

  咔嚓一声,法力作用下,石头表壳裂开了,稍分开一点缝隙,就立刻有红光从缝隙中渗透而出,带着活性的蠕动感。

  一看这渗出的宝光,管芳仪已是两眼发亮,估摸着这次牛有道应该是没骗自己,还真有可能是什么值钱的宝贝。

  裂开的石头表壳慢慢打开,活动的红光,柔和着绽放扩大光照范围。

  “什么东西?”管芳仪嘀咕着,拿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东西,心脏形状,表壳如同荔枝外壳般粗糙,柔和光芒正是从此物内部渗透而出,且散发着淡淡幽香,这香气闻上一闻都提神。

  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有点搞不懂是什么玩意,但此物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东西。

  施法查探内部,发现是浆体。

  翻来覆去查看之际,目光顿停在了略显平底的部位,中间略凹,最明显的是,有类似果蒂的东西。

  “果子?这世上还有能发光的果子不成…”嘴里嘀咕着的管芳仪突然两眼瞪大,心虚了一声,“圣境的…”

  “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还有许老六的声音,“大姐,你没事吧?”

  突来的动静令管芳仪惊魂,立刻手忙脚乱起来,赶紧用裂开的石头外壳将果子给重新合了起来,光芒顿消。

  手里拿着石头,管芳仪一脸慌乱,东张西望,似乎不知该往哪藏好,最后快步到榻旁,一扯被子,盖住了石头。

  “大姐!”许老六见里面没回应,加大了敲门动静。

  “来了。”管芳仪应了声,边走边扯乱了自己衣裳,还解下了腰带,并扯乱了长发,开门后现身,已是一副刚宽衣解带欲休息的样子。

  门未全部打开,只露了半边身子问外面,“什么事?”

  许老六狐疑着从门缝看了看屋里,多瞅了两眼。

  管芳仪立刻骂道:“鬼鬼祟祟看什么,想看老娘脱衣服不成?”

  外面院子里立刻传来扶芳园几个老人的窃笑声。

  许老六一脸尴尬,忙摆手道:“别,您这话我可消受不起,我可没那雅兴,想看女人脱衣服我自会外面找去。”

  管芳仪两眼一瞪,咣,门彻底打开了,“老六,你什么意思,觉得我还不如那些青楼女子是不是?瞎了你的狗眼!”

  看也不行,不看也不行,跟女人没法讲道理,许老六立刻拱手求饶,“大姐,嘴下留情,我刚才见窗户纸上有红光渲染,担心有事,问一下而已,担心你安全而已,没别的意思。”

  “关你屁事,滚!”怒斥的管芳仪顺手咣一声关了门。

  许老六闹了个没趣调头离开,挠了挠头。

  一旁有人凑近,戏谑道:“看到红娘脱衣服了?好看不?”

  “滚一边去。”许老六没好气的踹了一脚。

  屋内的管芳仪却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心房,好紧张的样子,快步走到榻旁坐下了,又伸手摸了摸被子覆盖的突起物。

  比一群飞禽坐骑加一起还值钱的东西,会发光的果子,而且是来自圣境,还不让给外人看见。

  管芳仪心跳加速了,大概怀疑上了是什么东西。

  嘴里发干,又起身走到门口,从门缝看了看外面,确认无异样后,方回到榻旁,掀开被子一角,竟伏低着身子钻进了被子里,那情形恍如敖丰初见类似东西的反应,简直是一模一样。

  摸黑着在被子下摸了摸那石头,再次打开了,红光绽放在了被子里。

  东西看了又看,闻了又闻,反复确认后,再次心跳加速,嘀咕自语,“那坏人不会是送了颗无量果给老娘吧?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弄到无量果?”

  有没有可能弄到,她也不敢保证,牛有道的能耐她是知道的,别人弄不到的东西,真不敢保证牛有道也弄不到,茅庐别院那些飞禽是怎么来的?不就是牛有道变不可能为可能弄到的吗?

  但确实没见过,这种禁物长什么样也没听说过,实在是不敢做最后的确认。

  可手中的东西,从种种迹象来看,加之牛有道的提点,简直太有可能是那禁物了。

  “王八蛋,什么东西也不说清楚……”捂在被子里的人嘀嘀咕咕咒骂个不停。

  若真是那禁物的话,那这礼物还真是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

  就因为这惊喜,她知道自己今晚注定要胡思乱想一整晚,休想再好好休息了,压根无法安神。

  对她来说,若真是无量果,突破什么元婴都是其次的,无量果传说中的功效能长生不老啊,不老能驻颜啊,真要是无量果的话,再也不怕容颜继续衰老了。

  若是无量果的话,这东西该怎么吃,又该怎么用呢?那坏人也不说清楚,简直太可恨了!

  这一晚真正是太折磨人了,东西藏好了也不放心,她在榻上翻来覆去,尽想那有的或没有的,真是那东西吗?他真能弄到那东西吗?一颗果子比一群飞禽坐骑加一起还值钱,除了那种果子还有别的东西吗?

  “啊…”被子捂面发出哀嚎,被害惨了的模样,她不敢相信自己这辈子能得到无量果啊!

  总之,她很想快点再见到牛有道,想确认清楚了到底是不是那东西,千万别害得自己空高兴一场。

  长夜漫漫,受尽煎熬,越想越百爪挠心,时而爬起来回走动,时而又躺下翻来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