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六五章 丁卫这次怕是要被你给害死

第一一六五章 丁卫这次怕是要被你给害死

  消息传到晋国后,晋皇太叔雄也被气得够呛,也气得砸了一堆东西。

  对太叔雄来说,有着比旁人更复杂的情绪,不管陈长功如何,毕竟已经将女儿给了他,女儿才刚委身于陈长功,尹除便将陈长功给杀了,让他将来如何面对那个女儿?

  他不仅只有一个女儿,有不少女儿,让其他儿女如何看他,是否会心寒?

  然而尹除就是尹除,这符合尹除的性格和作风,想当年太叔雄让尹除做邵平波的军事顾问,结果尹除就是看邵平波不顺眼,竟对太叔雄的旨意阳奉阴违,借故什么大雪压垮了军营,跑了,压根没遵旨照办。

  所以尹除能干出这种事来也不算意外。

  根据黑水台从西屏关那边传回的消息,某种程度上尹除的所作所为也能理解,秦军的攻击力出乎晋国这边的预料,若非尹除指挥得当,西屏关只怕已被秦军给一举攻破。

  秦军的攻击威力可谓给了尹除巨大的压力,一旦西屏关失守,尹除将成为晋国的千古罪人。

  偏偏陈长功这个时候反复唠叨着离开,需知西屏关还有卫国数万降军,陈长功的态度极易动摇军心,战事艰难正是要上下勠力同心的时候,这个时候尹除岂能让人动摇军心,一旦军心动荡必败!

  这世上有一种人最是输不起,为将者!

  一输,轻则全军覆没吃败仗,重则灭国!

  撞在这个口子上,凭尹除的性格,杀红了眼的尹除杀了陈长功一点都不奇怪。

  太叔雄能奈何?拿尹除一点脾气都没有,尹除率领将士深入敌后,正孤军坚守,这个时候能斥责尹除做错了吗?

  深入敌后,想脱身都难,一旦战败,尹除很有可能丢命,太叔雄想秋后算账都难。

  而尹除若守住了西屏关,那就是立下了大功,太叔雄也很难再算什么帐。

  没办法,邵平波的办法是最后的补救办法,发了一通脾气后的太叔雄也只能是按邵平波说的去做,全力隐瞒陈长功死讯,大力优待陈长功的家眷,给别人看。

  本来吧,已经和陈长功谈妥了的,公主不可能做偏房或为妾,陈长功是要和发妻分掰的,现在掰不成了,陈长功占了公主的便宜,太叔雄还得优待陈长功的妻子。

  太叔雄再怎么雄心壮志,毕竟为人父,皇帝的躯壳下多少还有颗人父之心,已经很对不起女儿了,他不想女儿再出事,西屏关乃死战之地,他想把女儿调离险地。

  加之女儿的母亲在他面前哭哭啼啼,遂安排接回女儿。

  然尹除竟然抗旨不遵,一句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尹除不肯放太叔欢儿归晋不说,还逼太叔欢儿强颜欢笑,经常在将士们面前露脸,表示与将士共在,利用太叔欢儿鼓舞军心士气!

  太叔欢儿不配合,尹除竟拔剑威胁,若不从,则杀之!

  太叔欢儿惶恐,陈长功之死历历在目,不敢不从,至此陪着晋国将士死守西屏关!

  太叔雄知情后震怒,却拿尹除没一丁点办法,血战之后,连随军坚守的器云宗修士都站在了尹除那边。

  器云宗修士首先是看到了情况,的确需要凝聚军心,尹除虽做得过分,却未必有错。

  其次尹除真的是杀红了眼,这个时候别说公主,谁敢抗命,尹除连器云宗修士都敢杀,器云宗修士这个时候谁还敢跟尹除对着干或把尹除给掀翻了不成?真要那样做了,军心必乱,西屏关也不用守了。

  消息传到器云宗掌门太叔飞华手中后,太叔飞华都保持了沉默,不敢强行从尹除手中要人,这个时候倘若把尹除给逼急了的话,太叔飞华也吃不消。

  尹除的态度很坚决,只要能守住西屏关,不惜代价,不惧一死!

  他敢杀公主未婚夫,又敢拔剑威胁公主,还敢抗旨,已经是豁出去了不怕死了,谁能把他怎样?

  邵平波知情后,动容,一声叹,“此乃壮士!难怪陛下一开始命他来守西屏关,有此人坐镇,西屏关已守住一半!陛下还是了解此人的,陛下还是会用人的。”

  他大概渐渐理解了尹除的心情,他和太叔雄从全局看觉得不该杀陈长功,但对陷入艰苦境地的尹除来说,大局就是狗屁,守住西屏关才是最大的全局,任何敢动摇西屏关坚守的因素,尹除都不会客气!

  太叔雄也只是一时盛怒,冷静下来后,儿女情长之事立刻抛之了脑后,秦军一击造成西屏关修士损失惨重,修士不足的话,西屏关是守不了太久的,急于协调晋国修士补充。

  面对齐、卫、秦三国联手,还有其他诸国暗中相助,晋国的修士调用上很紧张,最后连天地门也用上了,令狐秋也没办法,不得不带领天地门修士进入了卫国战场。

  残破农舍中,邵平波盯着地图叹了声,“我们该走了。”

  邵三省在旁道:“大公子欲去哪?”

  邵平波:“西屏关,攻防大战,正面战场全靠将士用命,我们留在这没任何作用。卫军目前的状况,根本不是我晋国的对手。西屏关内的战事即将全面展开…”抬手指向地图上的行军态势标示,点了点呼延无恨的大军,“真正的威胁是呼延无恨,若能找到机会把呼延无恨给解决了…与其在这里没什么用耗着,不如跟随主战场,看能不能找到下手的机会。”

  邵三省点了点头,“老奴这就去让黑水台的人进行安排。”

  邵平波回头,“慢着。掌柜的那边还没回复吗?”

  邵三省止步,回道:“老奴接连传讯,一直没有答复。”

  邵平波转身,“连回信都没有吗?”

  邵三省摇头,“没有。”

  “我急于见他,他当知有要事,连音信都不回…”邵平波沉吟着,“难道缥缈阁那边出什么事了?”

  ……

  山中,峡谷内,蒙在黑斗篷里的莎如来现身在以前与牛有道会面的老地方,只不过这次是白天。

  急于见面,时间上没有讲究太多。

  他刚现身,附近山壁凹处便冒出了一人,莎如来骤然回头看去,只见一缥缈阁装扮的人走来,不认识。

  来人发出熟悉的声音笑道:“不用紧张,是我。”走近之际,抬手撕下了脸上的假面,正是牛有道。

  莎如来松了口气之余,依然有些惊疑不定,等对方到了跟前后,绕着对方转了几圈,不时上下打量。

  “干嘛?”牛有道奇怪,“不认识了?”

  莎如来停在他正面,“我见过两个,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

  牛有道哂笑,“怎么,难道你也认为我真死了不成?”

  莎如来:“你先证明你是你。”

  牛有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莎先生,别闹了,这个玩笑不好笑,除了我,谁还能知道跟你的秘密联系方式,我总不能把这个秘密也告诉假的吧?”

  莎如来瞬间冒出几分怒意,“你也知道这个玩笑不好笑?牛有道,你究竟在搞什么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了以后就不能再露面了?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是不是该跟我商量商量?”

  牛有道叹道:“就是怕你不会答应,所以才没跟你商量。”

  莎如来:“你如果继续这样玩下去,总想着自己掌控局面,随时会把我置于险地,咱们就没办法再合作下去了。”

  牛有道:“我不得已而为之!要怪就怪你老婆,我一进圣境,你老婆就针对我搞事,已经害得我被各方盯住了,害得我想低调都没办法低调。莎先生,从我第二次进圣境开始,我就做出了决定,我必须死上一次!各方势力都盯上了我,我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我已经处在了九圣的关注之下,你觉得我在九圣的关注下还能折腾多久?”

  “莎先生,在他们的关注下,我的处境很危险,随时都会有暴露的可能,难以有所作为。想摆脱这种局面,唯一的办法,也是最好的办法,我死!只有我死了,我才能摆脱这重重危机,否则根本不可能脱身!也是为你好,我死了,就断了你夫人找到我引起的他人猜忌!”

  此并非虚言,从他第二次进圣地时,他就做出了重大决定,所谓重大决定便是这一死了之!

  莎如来默了默,“你的死已经惊动了九圣亲自出马,正在查你的死因。你让我帮你盯玄耀的动静,莫非对你下手的就是玄耀?”

  牛有道笑了,“除了他,还能有谁?”

  莎如来:“你死就死,跑去无量园折腾是什么意思?”

  如今,九大圣地都掌握到了情况,牛有道死之前曾兴师动众督查过无量园,对九大圣地的高层来说,这已经不算什么秘密。至于牛有道是去查内奸的事,已经被九圣联手封锁了消息,目前连他都不知道。

  牛有道:“既然要死,不妨给他们留些麻烦,让九圣内部搞起来不好吗?”

  莎如来:“督查无量园就能让他们内部搞起来?”

  “我设局之后,把矛头引向了丁卫……”牛有道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隐瞒了盗取无量果的事,暂时还不打算让莎如来知道这事。

  “……”莎如来哑口无言一阵,旋即皱眉,“也就是说,九圣必然要怀疑丁卫,可查你死因的事,九圣却交给了丁卫来负责…”略默,徐徐摇头,“九圣用心险恶,丁卫这下麻烦大了!”

  负手叹道:“玄耀对你动手,肯定是动用了丁卫一系的力量,加之丁卫此时执掌缥缈阁,别人查的话,兴许查不出来什么,丁卫一查,必然会发现端倪。丁卫之前若知道玄耀对你动手,他就是主谋之一,就会帮忙隐瞒。丁卫若不知道玄耀对你动手,一旦被他查出是玄耀干的,他瞒还是不瞒?问题是他还不知道你向九圣栽赃了他丁卫,更不知道九圣已经把他给盯死了,不管他瞒不瞒,他都很难再洗清自己。丁卫这次怕是要被你给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