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零九章 晚打不如早打

  卫国姐弟二人争权导致卫国内部大乱,天下震惊!

  至少初始时在外人眼里是这样的,是姐弟二人争权所致。

  而玄薇屠戮卫国后宫,更是向卫国内外发出了强烈的信息,卫君已经约束不住了她,她已经正式控制住了卫国,并取得了卫国三大派的支持。

  随着陆续的情况透露出来,加之晋国及时集结的虎狼之师,诸国都意识到了,卫国内乱是晋国搞的鬼,一直令诸国忌惮的晋国终于又露出了狰狞獠牙。

  只是这次的晋国与以往的强势攻打风格不同,先用狡诈手段搞乱了卫国内部,大军随后直扑!

  雾府探子一天几连报晋国大军的动向,令卫国神经紧绷了起来。

  玄薇已是第一时间紧急安抚军方,表示之前的一切乃晋国阴谋,只要同心协力抗敌,之前的一切都不予追究,急命大军备战。

  可南仁玉的死,以及一些卫国得力战将的死,终究是给卫**方的战斗力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临时提拔补位面临许多问题,千丝万缕方方面面的巨大问题。

  玄薇治国有方,不代表她统御大军征战有方。

  而邵平波蛰伏这么久的精心准备之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借助晋国力量的支持,给予卫国的是致命一击。

  一出手就是针对卫国连绵而紧凑的扼杀,玄薇想安抚军方,哪有那么容易。

  卫国各地人马的主将要么被血洗,造成军心动荡。面对紧接而来的谣言,执行圣旨的人担心玄薇那边事后算账,人心惶惶。

  而面对血洗强势抗命不遵圣旨侥幸逃过一劫者,又被邵平波安排的人第一时间介入之下给劝降了,说白了就是被劝反了,某种程度上等于被邵平波变相给挟持了。

  能侥幸躲过一劫的基本上都是具备一些自保实力的人,都有一些修行门派的支持,与支持自己的门派多年来利益一致,因此才有抗旨的实力。

  面对皇帝的圣旨,直接抗旨都是轻的,有些为了自保甚至把来此坐镇的三大派的人都给干掉了,为了保命,为了保自己的命,为了保家小的命,什么干不出来?

  在这些人一时间不明情况下,还以为朝廷要对付自己的情况下,邵平波安排的人及时介入,害得这些人都陆续公然表态了,很难再回头。

  他们也是没办法,看情况朝廷似乎要杀他们,他们能怎么办?

  凭他们的力量很难对抗朝廷之势大,晋国在这个时候及时伸出援手,表示愿意支持,并许诺将来给予一方诸侯的利益,让他们怎么抉择?哪怕只是因为眼前也不难做出抉择,压力之下都陆续表态了。

  等到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明白了是晋国的阴谋时,已经晚了,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公然反叛的消息已经发出了,公开发布的反叛之言把朝廷给骂的像堆臭狗屎似的,朝廷派来的地方官员已被他们杀了不少,有些连三大派在这边坐镇的人都杀了,谁敢保证朝廷事后不会算账?

  而朝廷此时表示不追究,还要他们调集麾下大军去参战,谁知服从调遣后会不会落入朝廷清算之中,类似的例子自古以来比比皆是。

  整个卫**心大乱,又缺南仁玉这种在卫**方有威望的人来协调,玄薇已是焦头烂额,不得不第一时间紧急向齐国求援,寻求齐国的支持……

  灯火通明的朝堂大殿内,玄薇并未去坐那皇帝的宝座,只是把朝堂当成了一处议事场所,在皇帝宝座下设案。

  忙的连轴转的朝臣们陆续离开后,坐在案后的玄薇也已是一脸的疲惫和憔悴。

  站在一旁的西门晴空凝视了一阵,最终徐徐道:“你还能离开吗?”

  单臂支着额头的玄薇缓缓睁开了双眼,回头看着他,慢慢站了起来走出,与之面对,“晴空,卫国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我不能走,我一走,卫**心、民心将彻底崩溃。”

  西门晴空露出一丝牵强笑意,“我理解,没事,等眼前的局势平息下来再说。”

  说出这话时,他心中涌起莫名的悲哀。他又不傻,卫国目前的局势下,无论是臣民还是卫国三大派,恐怕都难容玄承天再坐上那个皇位号令天下,都被玄承天给搞怕了。

  眼前的女人还能跟他走吗?

  殿内安静,面对的男女都安静着,有些事情彼此心里都有数。

  “晴空。”玄薇忽打破平静,抬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有些事情已没必要再顾忌了,我要做什么,无论是朝臣还是三大派都不会说什么,局面稳住后,哪怕我走不了,我也一样嫁给你!立刻嫁给你!”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句话,西门晴空眼中和脸上涌出巨大的惊喜,突然情难自禁的张开了双臂,一把将眼前的女人拥入了怀中。

  门口还有太监守着,可这次,玄薇没有再推开他,而是静静依偎在他怀中。

  静静搂抱了一阵,西门晴空在她耳畔道:“只是这样一来,你永远无法自在。”

  玄薇:“就怕连累你,你愿意陪着我吗?”

  西门晴空搂紧了她,以行动作为答复。

  ……

  齐国朝堂内亦是灯火通明,卫国遭受的巨变,齐国感同身受。

  昊云图坐堂,与朝臣连夜商议应对之法。

  “报!”外面一声报,一名太监大步进来,禀报:“陛下,卫国使臣求见!”

  高坐在上的昊云图没有丝毫迟疑,现在情况紧急,也不是摆架子的时候,大手一挥,“宣!”

  没多久,卫使康和在齐国朝臣的注目下大步来到,君前行礼之后,康和陈述卫国目前面临的困境,指出晋国的狼子野心,希望齐卫两国能再次合作,联手挫败晋国的图谋。

  并当众宣布,为了证明卫国的诚意,卫国愿嫁三名郡主给昊云图的儿子。

  之所以嫁郡主,也实在是整个卫国拿不出了公主,卫国前任皇帝死的早,现存的公主基本上都嫁人了,只能从皇亲中找郡主来出嫁。也是也因为郡主的级别较低,因此表明愿意一次性嫁出三位。

  昊云图听后问道:“这是玄承天的意思,还是玄薇的意思?”

  卫使康和公然道:“自然是相公的意思,我国陛下身体有恙,由相公主持国政。”

  齐国朝臣中不少人交换了个眼色,都心知肚明,都知道所谓的卫君身体有恙是粉饰。

  昊云图颔首:“卫国的意思,朕明白了,容我朝君臣商议,康大人先回。”

  康和知道不可能他话一出口昊云图立马就能不经考虑当场拍板,肯定要与朝臣商量一下,齐国君臣的私下商议外人不便旁听,当即拱手告退。

  待其退下,昊云图出声道:“卫国的意思大家都听到了,诸位意下如何?”

  “陛下,这次的情况和以往的情况不一样,卫国随时有灭国之忧,卫国这次是真的急了。”

  “没错,这次玄薇主动表示嫁出三位郡主,表面看似主动和亲,实则是为了稳定卫国内部的人心。在这个关口嫁女,是为了让卫国上下臣民看到,我齐国会与卫国共进退。”

  “不错!玄薇将卫君后宫屠戮一尽,也是这个目的,是在向卫国上下表明卫国大权已在她手上,表明她亲自站了出来,希望大家不要慌乱!”

  “陛下,诸位,许多事情不怕外忧,就怕内患,卫国这次的情况与以往的确不同,也的确是凶险,其内部大乱,只怕就算我齐国出兵相助,也未必能保住卫国。”

  “是啊!如若是做无用之功,可否考虑保存实力?”

  “荒谬!”殿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一个身披战甲的人龙行虎步而来,浑厚嗓音震慑大殿内部,“是谁出此误国之言?”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齐国上将军呼延无恨。

  所有人目光注视下,呼延无恨殿前行礼,“参见陛下!”

  昊云图笑了,也站了起来,双手虚扶:“上将军不是出京巡视去了么,怎么这么快赶回来了?”

  呼延无恨:“臣听闻卫国出事了,便马不停蹄赶了回来。君臣对话,臣在殿外偷听了一阵,还请陛下恕罪。”

  昊云图:“上将军急急赶回,衣不卸甲,足见忧心国事,何罪之有?无罪!上将军有何高见不妨当众直言!”

  “遵旨!”呼延无恨拱手领命,转身环顾众臣,大声道:“晋国野心,路人皆知!一旦卫国战败,下一步,晋国必然挥兵攻打我齐国。”

  “保存实力?保存什么实力?坐视卫国灭亡吗?一旦卫国落在了晋国手中,晋国将获得充足粮草,届时晋国兵精、粮足,而我齐国失去了卫国这个助力,便只能以一国之力与晋国死战,后果难料!”

  “现在出兵,就是齐卫两国联手攻晋,能大大减轻卫国的压力,也能大大减轻我齐国的压力,焉能见死不救?”

  “不管能不能保住卫国,总之决不能让卫国轻易灭亡,哪怕卫国多死扛一天,也能多消耗晋国一份力量,于我齐国与晋国再战有利!”

  “因此,晚打不如早打!”呼延无恨说罢转身,朝昊云图拱手道:“陛下,这个时候,当尽量帮玄薇稳定卫国人心,尽量让卫国多坚持多消耗晋国,臣认为应该答应和亲。”

  昊云图颔首:“上将军言之有理。”

  “不过…”呼延无恨另有话说,“娶三位郡主的力道小了,当拒绝!臣建议陛下派一未婚皇子娶玄薇!说娶是好听,实则是牺牲一位皇子入赘卫国,嫁给玄薇!此举可让卫国上下见到我齐国誓保卫国之决心,可大大稳定卫**心、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