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一零三章 五颗头骨

  黑石当然知道他想要什么,保存在魔教历代圣女手中的魔典,而本代圣女死后,魔典藏在什么地方似乎随着圣女的故去成了谜,怎么找都找不到。最终,和圣女有男女之情的赵雄歌便成了怀疑对象。

  可是不管用尽什么手段,赵雄歌死活不肯承认自己知道魔典的下落,威逼利诱都没用,态度无非一死。

  哪怕就算你确认东西在赵雄歌手上又怎样?人家就是不肯交出来,你还能杀了对方不成?如果赵雄歌真是唯一知情人的话,杀了他就永远都不可能知道魔典的下落。

  “现在他被许多人盯着,冒然接触怕是会惹人怀疑。他目前的情况,川颖也不可能老是往他身边跑,他人本就多疑,太过倒贴怕是更会引起他的怀疑。圣尊,这事恐怕需要时间。”黑石谨慎回道。

  乌常面对壁雕,沉声道:“都是罗秋女儿干的好事。”

  “唉!”黑石叹了声,谁能想到罗芳菲会突然把牛有道给点进来,搞得在外界酝酿的准备白瞎了。

  后来罗芳菲又把牛有道给弄出去了,这边正高兴外界的计划可以继续,紧接着发现又白高兴了一场,丁卫又把牛有道给弄回来了。

  这边想插手干预,可又怕天魔圣地为个牛有道有过多举动会引起其他八家的警惕,九圣之间一直相互警惕着,尤其是针对天魔圣地。只要天魔圣地一出手,另几位肯定要明里暗里的插手,弄清情况。

  一旦把另八家给卷进来了,那这事可就复杂了,并且更加难办。

  牛有道在圣境之外,针对起来,行事布置都比较容易,到了圣境后很难再怎样。

  加之牛有道不安分,一来就得罪了人,已经引起了各方注意,越发不好接触。

  叮当开凿声又起,继续抡锤的乌常边砸边说道:“那厮得罪了人,把人盯好了,别让人给弄死了。”

  黑石:“不好盯,这家伙拿着鸡毛当令箭,经常在圣境东奔西跑,动不动就跑得没了影。加上有其他人关注,我们行事不方便。”

  乌常:“也就是说,你什么都做不好?”

  黑石忙道:“属下倒是另有想法。”

  乌常:“说。”

  黑石:“不妨让人把他逼入死境,我们再出手搭救一把,条件不妨直接跟他挑明了,让他配合我们。只要让他知道我们可以保他的性命,结果也许简单的多。”

  乌常:“几家里面,我们应该是最早关注他的人,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控制?不是个愿意受人控制的人,他会想尽办法摆脱。一旦我们跳出来,一旦让他摸到了头绪,他会借机生事的,这事不能让其他几家知道。”

  黑石:“不妨先试试看,他若是不配合,那就直接做掉,不妨再从上清宗那边下手。”

  乌常:“上清宗?还用你来提醒我?赵雄歌和魔教相处这么多年,连对魔教都不肯吐露半个字,你以为他会告诉上清宗?上清宗是他的情分,不是他的希望。我为何选中牛有道?你呀,不懂赵雄歌那种人,只有与赵雄歌目标一致的人,才有可能让赵雄歌吐露秘密。和他有关系的人,我看来看去,也只有这个牛有道存在这种可能性,还是要在牛有道身上多下工夫,明白吗?”

  “圣尊明鉴,属下明白了。”黑石欠身应下。

  乌常不再言语,全身心抡锤开凿,可谓是汗流浃背,一头散乱的长发粘着汗水贴在身上,抡锤时的肌肉狰狞。

  黑石慢慢退下,其实有点想不明白这位,为何要把自己沦为俗世苦力一般。

  开凿时不施以法力,纯粹以血肉之躯的体力行事,一点点开凿。

  这座山中开凿出的巨大空间,都是乌常这些年以一己之力开凿出的,明明随时可以号召其他人来效力,却不让,非要亲自卖力不可。

  看这样子,似乎要亲自将整座大山给凿空了不可……

  魔宫内丁零当啷响个不停,外面阴气沉沉的乱葬岗却是一片死寂,连个虫鸣都没有。

  死寂中一群栖息在一棵大树上的乌鸦突然被惊飞,月下呱呱乱叫声中,两条人影惊的动作停滞,不敢有任何动作。

  乱飞乱叫的声音停下后,两人观察了一阵四周,见没惊出什么其他动静来,方松了口气。

  闪来落在树下的两人又抬头看了看树上,之前没想到这树上藏了群乌鸦。

  “埋哪?”一人问另一人,问话的正是武飞。

  这四周潦草乱葬的坟冢怕是有上千座,埋在乱葬岗的人大多是犯了错的,没人立碑,只有坟包而已,想找到目标坟冢有点不容易。

  另一人则是天魔圣地的底层人士,平常干点打杂的活,遇上埋尸的事也顺带了。

  武飞寻机找到其喝酒,闲聊忆当年之类的提到了个别人的名字。埋尸者则言提及的人死后是他埋的。

  接下来的事情,武飞自然是找了个借口顺理成章了,也是两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埋尸人环顾四周,“事情过去十多年了,一时间也记不太清楚。我记得当时连同徐子灵一起下葬的有五个人,埋的时候抬眼能看到这棵树,应该就在这棵树的周围一带,容我仔细想想。”

  武飞警惕着四周,“你也真够可以的,埋了人,连埋哪都不记得。”

  埋尸人:“记当然记得,但也只是记一段时间,谁能永远记得。尸体抬来,走到哪,见哪块空地合眼就挖坑埋了,不会想那么多。”

  武飞不耐烦道:“你快点。”

  埋尸人开始闪掠各坟包之间,落地后不时看向大树,似乎在寻找记忆中的方位。

  好一阵后,埋尸人蹲在了一座坟包前,似乎在查探。

  警惕四周的武飞注意到后,迅速闪来,问:“找到了?”

  蹲在地上的埋尸人点头道:“没错,应该就是埋在这里。”

  武飞惊疑不定道:“什么叫应该?别跟我应该,要确认才行。我念旧情,要给他们另觅地方好好安葬,万一重新入土的是别人,祭拜错了对象岂不成了笑话,也对不起他们。”

  埋尸人再次伸手摁在地上施法查探一阵,之后确认道:“武先生,没错,就是这里。”

  武飞打量了一下坟包,问:“一点标识都没有,你何以确认?”

  埋尸人解释道:“首先是埋的方位我大致有点印象。其次你看这坟包的沉降程度,已经快平到地面了,这坟有些年头了,肯定不是新坟。还有一点,当时随便挖了个坑,五个人扔一个坑里埋的,同时一个坑埋五个人的重复情况应该没有,所以不会有错的。”

  武飞当即蹲下,也伸手摁在了地面,施法查探地下情况,果真发觉埋有五具骸骨,按对方的说法的确不会有错,当即示意道:“那就挖,快点,免得夜长梦多。”

  两人当即一起动手,施法剥开地面积土。

  待到沉寂地下多年的五具骷髅骸骨浮现后,武飞有点傻眼了,五具埋在一起,血肉早就腐烂,只剩下骨头架子,哪个是褚卫城,哪个是徐子灵,哪个是广鹤,根本分不清楚。

  他当即问道:“你能分清哪个是他们三个吗?”

  埋尸人道:“武先生,这你就为难我了,这哪分得清?”

  武飞皱眉,头疼了。

  埋尸人又道:“武先生,既然是做好事重新安葬,已经这样了,干脆将另两人一起顺带了也没什么。”

  武飞叹了声,“行吧,帮我启出来。”

  埋尸人刚转身,突然身子一僵,瞪大了双眼。

  一指点中其后背突袭的武飞再次上手,抓住对方脖子直接给嘎嘣拧断了。

  将人推倒一旁,武飞迅速摘取了五具骸骨的颅骨给一起打包了。

  跳出坟坑后,又迅速培土,直接将埋尸人的尸体给埋了。

  做完这些观察了一下四周,背着五颗颅骨迅速飞离。

  东西他已经找到了,但哪颗是谁的颅骨他分不清,只能是扔给牛有道自己去想办法了……

  数日后,牛有道再次赶到上次碰面的地方与武飞秘密碰头了。

  布包打开,五颗头骨摆在眼前,牛有道愕然:“怎么是五个?”

  “先生,没办法,当时埋的就是五个人……”武飞一顿诉苦。

  这就有点麻烦了,牛有道皱眉,伸手抓了只骷髅头在手,发现触手冰凉,骨头颜色略泛乌青,略颔首道:“果然是在阴气之地埋了许久的东西。”

  抬头又问:“你能确定三人在这当中吗?”

  “这个应该不会有问题……”武飞又把埋尸人的话转述了一遍。

  牛有道案首:“辛苦了。”说罢重新将布包给包上。

  武飞在旁眼巴巴道:“先生,事我已经办了,那个女人的事…”

  牛有道拎了布包,“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不过要等我先确认你找的东西究竟是不是我要的才行。”

  武飞连连点头,“好,那我等先生消息。”

  两人就此分别,悄然各自归去……

  又有一只甲虫。

  无量园牌坊下再次轮值的敖丰注意到了,看来是狐族的消息又来了,他看了看手中把玩的一株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