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八六章 魔教禁术

  两人是认识的,毕竟赵雄歌当初一袭花衣裳在茅庐山庄呆过,赵雄歌知道袁罡是牛有道的心腹。

  “那是你的爷,不是我的爷,他人在圣境…”话到此,赵雄歌两眼一睁,似乎瞬间从醉酒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从躺着的溪畔半支撑起了身子,语调清晰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在圣境内能和外界取得联系?”

  袁罡:“我不清楚他是怎么和我们取得联系的。”

  赵雄歌:“你不清楚?那你能确定是他在联系你,不是有人在假冒?”

  袁罡:“假冒不了。”

  见他如此笃定,赵雄歌知道必然有原因,又懒洋洋半躺了回去,“什么事非要你亲自跑来找我不可?”

  “你我的联系未必保险,有些事不好在书信里提及。”袁罡略显谨慎,边说边仔细查看四周。

  赵雄歌:“放心,周围没人,几里内有异常生人气味,我坐骑便能嗅到。”

  袁罡抬头看了看站在大石头上的那只外形凶猛的金毛吼,而金毛吼也回头看向了他。

  袁罡问:“这就是金毛吼?”

  赵雄歌:“废话,我这坐骑可不喜欢听废话。”

  “嗬…”袁罡忽张臂朝石头上的金毛吼发出低闷沉吼声。

  “吼…”金毛吼回应,不过气势弱了,没了那咆哮山林的气势,且弱弱磨爪略显后退之势。

  首先是袁罡的行为,其次是金毛吼的吼声不对劲,抬起酒葫芦的赵雄歌愣住,迅速起身了,转身看向石头上的金毛吼,发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金毛吼的尾巴都垂了下来,身形低沉后缩,金睛双目中也没了那凶悍气势,看样子似乎有些畏惧袁罡。

  头回见金毛吼这个样子,赵雄歌愕然回头问:“你对它干了什么?”

  袁罡收势站直了,淡然道:“试试它的胆子而已。”言下之意似乎在说,你不是说它不喜欢听我废话吗?

  赵雄歌顿时左看右看,看看金毛吼,又看看袁罡,最终上下打量袁罡,“还真没看出来,你还通些御兽的法门。说说看,怎么回事,我这金毛吼乃是荒古遗种,血脉非比寻常,可是连万兽门也奈何不了的。”

  袁罡:“我不喜欢废话,道爷让我来找你。”

  赵雄歌冷眼斜睨,撇了撇嘴,提起酒葫芦灌了口,“说吧,什么事?”

  袁罡:“道爷说,圣境无量园内,也就是无量果的生长之地,有乌常炼制的鸦将守护。鸦将是魔教的炼制秘法,道爷希望你向魔教打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

  “鸦将?无量园?”赵雄歌手中酒壶慢慢垂放到底,没想到牛有道会差人来问这种事,神情异常凝重道:“他想干什么?”

  袁罡:“道爷没说,我不知道。”

  赵雄歌目光闪烁,似乎对此事极为谨慎,斟酌一番后,徐徐道:“鸦将乃邪魔之物,既是乌常所炼制,必然是在乌常的控制之下,能被乌常控制,就说明灵邪之力有限,没有形成自己的灵智,否则魔性自我之下,乌常难以控制。可见乌常炼制的鸦将并非什么坚不可摧之物,寻常金丹修士应该就能杀死,破解简单,直接杀了便可。”

  袁罡:“我有必要再解释一下道爷的意思,圣境无量园看守严密,鸦将守护无量果树,人无法轻易靠近。道爷所谓的破解不是杀了它们,而是控制它们,避免惊扰出什么动静。”

  牛有道没说这么清楚,但他和牛有道配合多年,牛有道一说,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赵雄歌挑眉道:“牛有道不会是想盗取无量果吧?”

  袁罡:“道爷没说他要盗取无量果,你问我,我不知道。”

  “跟你这家伙说话好没劲。”赵雄歌翻了个白眼,鄙视了一句,不过转瞬还是认真道:“想控制鸦将,必须要炼制鸦将的人才能知道控制的引子是什么。所以除了炼制之人,外人无法控制。”

  袁罡:“魔教秘法,道爷让你向魔教打探。”言简意赅,你不懂的不代表魔教不懂。

  赵雄歌自然听懂了话里的意思,却没顺他的意,“不用打探,我身居妖魔岭,与魔教接触较深,问过这方面的事情。想控制别人炼制的鸦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多只能是稍加左右。”

  袁罡:“左右的办法告诉我。”

  赵雄歌:“鸦将的炼制,首先需寻阴气较重之地栖息的乌鸦,譬如常居坟地一带的乌鸦,而且还要是食用过人尸的乌鸦。而后便是拘拿死者英灵,炼制时将其引入乌鸦体内,让死者英灵借阴气较重的乌鸦肉身长存,时间一久,两者会融为一体。再以秘法加以炼制,吸收到了足够的阴气后,使之成为非人非鬼非禽兽的邪魔,这便是鸦将。”

  “鸦将体内的英灵毕竟是人的英灵,它只是在邪法诱导之下方认为让自己寄身的乌鸦是自己的肉身,如果能找到英灵生前的人身骸骨,找到他的本尊骸骨让鸦将看到,鸦将体内的英灵会产生错觉,会产生短暂的恍惚,可令其神不守舍些许时间。”

  “牛有道如果是想盗取无量果不被人发现的话,这片刻的时间应该足够为他所用了。”

  他猜到了牛有道想干什么,实在是因为袁罡所问太明显了,可他居然没有丝毫的意外和逆反表达,其详述的方式更像是有心成全。

  袁罡又不傻,听出了其中的味道,盯了他一阵,问道:“鸦将还能吐露自己生前是什么人不成?”

  赵雄歌摇头:“灵智未开,只会乌鸦般呱呱叫,吐不出人言,无法告知。”

  袁罡:“既如此,要找到死者骸骨谈何容易?”

  赵雄歌抬手灌了口酒,“还是有机会的。鸦将吸收的阴气越重,攻击威力也越强大,这种邪法类似于鬼修和血肉之躯的结合体,是真正的邪魔歪道,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鸦将阴气深重到一定地步后,便会产生自己的灵智,身为邪魔,魔性深重,不可理喻,将不甘于外物的驾驭。”

  “因此,就连魔教自己也不会轻易动用此术,否则容易遭受反噬。此乃魔教禁术,乌常虽会炼制,却并未全盘通晓此禁术的优弱点,他应该不知死者生前骸骨能对鸦将产生影响。”

  “既然他不知道,就未必会在拘禁死者英灵后将死者骸骨给挫骨扬灰毁灭,也就是说,还有可能找到死者骸骨的埋身之地。”

  袁罡听的认真,也知此事干系重大,遇到疑点立问:“乌常曾掌控魔教大权,你怎知乌常没有全盘通晓鸦将炼制之术?”

  赵雄歌:“我说了,此乃禁术,一直掌握在魔教历代圣女的手中,不会轻易泄露,连魔教历代教主都没有全盘通晓的东西,乌常自然得不到全盘传承。”

  听到这,袁罡目光闪了闪,有些传闻他也听说过,风闻过这位和魔教圣女的一段情。

  “凭乌常所知晓的底子,一只鸦将他最多只会掌控十年,年限一旦临近,乌常必然除之,另换新炼制的鸦将替代,否则他将无法控制反受其乱。这点,你可以让牛有道打听确认一下,看守无量果树的鸦将是否会定期更换,若如此,就必然是我说的这般。”

  “只要想办法找到相关时期内失踪的人核实,就有可能找到英灵被炼制者的骸骨。”

  “另外还有一点可助牛有道确认死者的身份,鸦将幻化成人时,其轮廓样貌与死者生前类似。”

  “如果这些办法皆不行,那就要看牛有道自己的本事,看他能不能从乌常的口中得知其驾驭鸦将的引子是什么。若能知道这个,便可直接控制鸦将。不过乌常可不是善于之辈,我劝他尽量不要冒这个险。”

  说罢往口中灌酒,就此打住的样子。

  袁罡:“就这些?还有其他吗?”

  “没了。”赵雄歌反问:“你还有事?”

  袁罡摇头。

  “那就各滚各的。”赵雄歌一个闪身而起,落在了石头上的金毛吼背后骑乘,酒葫芦甩起一砸金毛吼的脑袋,砸了个咚声脆响,骂了声,“没用的东西!”

  金毛吼似乎颇通灵性,弱弱回头看了眼下面的袁罡,继而嗖一声,蹿身掠出,载人飞速蹿入了山林深处。

  ……

  妖狐司,牛有道独自将自己关闭在书房内,手上拿着一封信看。

  袁罡来信他已收到,里面详述了他吩咐之事的回复,将赵雄歌的说法完整告知了。

  信中内容令牛有道有些头疼,确切的说是因为无量园内的鸦将而头疼。

  无量园好进,可那守着果树的非人之物却很难办。守园的人可以想办法,这鸦将就难办了,因为无法沟通,不知从何下手才能不让这看守的邪魔不闹出动静来。

  凭无量园的看守实力,强抢不太可能,也只能是盗取。

  按他的计划,要盗取就要悄无声息,必须神不知鬼不觉,还不能让人知道无量果被偷了,否则得到了无量果也要被追杀。

  此事他谋划许久,最终被乌常布置的鸦将给难住了,逼不得已之下才让袁罡去找了赵雄歌请教。

  赵雄歌倒是提供了一些办法,可这办法未免也太费周章了。

  “连乌常都不知道,那酒鬼怎会对炼制鸦将的事知晓的这么清楚,魔教圣女把这种秘术都告诉他了?”靠在椅背盯着信的牛有道自言自语嘀咕了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