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五零章 三天三连报

  堂堂妖狐司执事,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吃了闭门羹?

  尤其是龙泛海那沮丧的样子,应该不是演戏给他们看,没那必要。

  眼前的一幕真正是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这妖狐司究竟是谁的地盘,怎么感觉这妖狐司乱了套?

  看看大门紧闭的院门方向,再看看龙泛海落寞离去的背影,众人半晌回不过神来。

  仍在台阶上的曲灵昆也同样好一阵都难以回过神来。

  站在路旁左看右看的众人,之后面面相觑,一个个欲言又止,又不知该说什么。

  他们在各司是什么样的待遇,自己自然是清楚的,能给好脸色看就不错了,哪像这妖狐司的龙泛海,能亲自提着酒菜拜求一见,在他们司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之前听昆林树说过龙泛海带酒菜为牛有道接风洗尘的事,后又见丁卫单独留牛有道谈话,此时更是亲眼目睹了牛有道一点面子都不给龙泛海,简直是在践踏。

  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清楚。

  但有一点他们意识到了,在这处境艰难的局面下,牛有道已经先于他们打开了局面。

  那句‘将死之人’更是成了他们的肉中刺,他们此时真的很想找牛有道好好谈谈。

  奈何有点放不下那个颜面去求,更何况牛有道说了不见,连龙泛海的面子都不给,甚至是给龙泛海难堪,这个时候再求见似乎也没什么意义,只会自找难堪。

  “咳咳。”太叔山海握拳嘴边干咳两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后,说道:“不急于一时,咱们先回去再商议一下。”

  众人找了个台阶下,唯诺一声走了,颇有点一步三回头的味道,还不时回头看看牛有道住的地方。

  尾随在众人最后面的昆林树内心也很惊讶,内心不由琢磨起秦观低声交代的话,不知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其实也没干什么,就在庭院内的亭子里,自然光线下,拿着一张纸,看着曲灵昆给予的有关情况。

  根据曲灵昆提供的情况,他大概了解了,九大圣地轮流执掌缥缈之际,谁执掌谁都会把主要部司的负责人给换成自己人。譬如丁卫接掌缥缈后,各部司的人全部被丁卫换成了自己人,这妖狐司的执事龙泛海其实也是刚上任没多久。

  对此,牛有道也能理解,仅担任缥缈掌令是没用的,丁卫不把下面各部司的负责人换成自己人,根本号令不动。

  脚步声传来,牛有道顺手掀起桌面上的地图,将手上另一张文字内容压到了下面。

  桌面上的地图是问天城的详图,这个让身边人看到了没关系,可以说是书房内的,有关缥缈的文字情况就不宜让其他人看到了,书房内会有这东西?说不过去的。

  他现在还不想让人知道他和缥缈内部的人有勾结,这事他还在琢磨。

  文字内容看完后,他会销毁掉。

  秦观进入亭内笑道:“长老,人都走了。”

  牛有道盯着地图,没有抬头,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

  秦观不再多言,出了亭子,来到占据庭院内有利地形负责警戒的柯定杰身边。

  两人齐刷刷看向亭子里认真查阅地图的身影,继而又相视一笑。

  之前的牛长老虽然让他们觉得很有能耐,却不像经历了眼前诸般后的感触那样见肉见骨。

  看看那七派的所作所为,之前是什么样,还想撇开这边,现在是什么样,求着联系这边。

  再看看妖狐司的执事龙泛海,已被长老收拾的服服帖帖,连点脾气都没有。

  这一方庭院里的伏案身影,看似几乎不出门,却似乎掌握牵引着外面的一切,颇有任由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风范。

  不是他们看不起自己的师尊,而是紫金洞的长老他们见识过不少,但有这胆略和手腕的人,他们认为整个紫金洞怕是找不出第二个,真正是让两人私下里常感叹不已。

  两人服了,经由此遭,更是心悦诚服,也渐渐心安,感觉牛长老身上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只要看到牛长老在,他们居然有种安全感,开始的不安渐渐消散,渐渐踏实了下来。

  ……

  繁星之下,一切美好皆朦胧。

  亭台内的莎如来拨开纱幔,踱步而出到露台,顺手接了边上人递来的东西。

  递东西的人就站在柱子后面,身形近乎隐藏在柱子的阴影中。

  摊开手上的纸张,借着星光看过后,莎如来向来没什么表情的面容上竟浮现一丝笑意,“还真是个不安分的主,竟连上书两道,居然把丁卫给搞了个不安。看来我们没看错人,的确有种,够胆!”

  略偏头,“能帮他的,尽量帮忙,你做好安排。”

  “是!”阴影中的王尊应了声,又迟疑道:“他显然有疑虑,接连提出要求,想见您。”

  莎如来:“我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吗?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能不能脱身还不知道,现在见他,他为了自保,不把我拖下水才怪了。想见我,得有见我的资格,现在还不是和他见面的时候。这事你必须谨慎,不要让人有任何怀疑到你身上的可能。”

  王尊懂他的意思,一旦自己暴露了,也就等于眼前这位也暴露了。

  虽然不清楚这位究竟想干什么,可还是应道:“是,先生放心,不会有任何问题。”目光突然一瞥,见到不远处一道婀娜身影款款而来,一看便知是那位喜欢粘着莎如来的女人,当即低声道:“属下先告退。”

  莎如来嗯了声。

  王尊身影一拐,迅速消失了。

  ……

  “长老!”

  后半夜刚过,门外传来了秦观的声音。

  盘膝打坐的牛有道缓缓收功,慢慢睁开了双眼道:“进来。”

  秦观推门而入又关门之后,快步到了牛有道跟前,奉上一份书信,“长老,圣尊的回复到了。”

  牛有道立即接信到手查看,只见上面还是那四个字:圣阅已知!

  “研墨!”牛有道扔出话,自己也放了双脚下榻,在屋内徘徊思索着。

  秦观走到桌案旁点亮了桌案上的灯火,铺陈好了笔墨纸砚。

  似乎理顺了用词的牛有道走来,提笔蘸墨,落笔就是一行先向圣尊见礼的字迹。

  旁观的秦观相当无语,怀疑是向圣尊陈情,果然还真是这样。他就想不通了,难道还有什么好告状的吗?

  他绞尽脑汁想了又想,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好检举揭发的。

  注目到牛有道写出的东西后,又有几分愕然,发现这次居然不是告状。

  认真辨认下,发现长老居然在向圣尊提意见和提要求。

  长老认为目前的督查方式有缺陷,人分往各司督查固然没问题,可限制死了不能触类旁通会给督查带来困难。长老的意见是,分别督查各司可依旧,但最好不要约束督查人员有必要的情况下涉及其他部司的调查。

  为了督查方便,长老请求可给予督查人员调遣大型飞禽做脚力的条件。

  最后一个条件,长老觉得自己身边的可靠人手不够,想调天火教那边的昆林树来自己身边协助,能方便自己行事。

  当然也有理由,首先昆林树在天火教那边不受待见,容易受到打压,与其让昆林树在天火教那边内讧影响天火教的督查工作,不如让昆林树来他身边协助,让他这边发挥更大的作用。

  其次是昆林树本就因为比武败在了他的手上,成了他的人,奈何答应了的事情不得不兑现,才让昆林树继续挂了个天火教的名头参加历练。

  诸般种种,长老拜求圣尊能恩准。

  写完搁笔,揭起纸张,牛有道给了一旁的秦观,“发给圣尊!”

  秦观接到手吹了吹墨迹,晾干之际,有点担忧道:“这般种种,长老之前为何不一起上报,这样接连打扰圣尊合适吗?”

  “一步一步来,自然有一步一步来的道理。”牛有道简单回了句,并未将用意彻底倒出。

  有些事情提点一下就行,能领会自然能领会,不能领会就算说的再清楚,没那份天赋讲清楚了也学不到什么。

  秦观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再看看上面的内容,忍不住叹道:“为了昆林树,长老也算是费心了。”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长老之前让他交代给昆林树的吩咐。

  牛有道:“既然跟了我,他如今的艰难处境,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秦观眼神复杂,颇受感触,能感受到长老为了保住昆林树所花的心血。

  接着,牛有道又叹了声,“唉,我也是尽人事,听天命,姑且一试,圣尊会不会答应还不一定。去吧,尽快发给圣尊!”

  “是!”秦观领命而去。

  ……

  “什么?又发出了第三道呈报?”屋内盘膝打坐的丁卫闻报骤然站起而问。

  龙泛海连连点头,“是的!属下接到下面的禀报,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刻前来向先生禀报。”

  丁卫面容略扭曲了一下,来回踱步着,“三天三连报!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还有什么事是值得他再陈情的?”

  龙泛海:“属下也费解,也想不通。属下想过要不要派人将那传讯给截下来看看写了什么,奈何是发给圣尊的信函,属下也不敢妄动。”

  丁卫静默思索了一阵,良久后嘴缝里蹦出字眼来,“来了个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