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三八章 送餐人

  在场的安守贵和太叔山海等新来的有恍然如梦的感觉,才一来就被这么大好处给砸头上了,感觉不真实。

  布置完,一群人散了,又被带回了那个院子里。

  黄班也再次去了守缺山庄重地,见到了丁卫,禀报:“先生,事情都交代下去了。”

  “唉!”丁卫轻叹了声,盘膝而坐,闭目不语。

  ……

  回到院子里的各派长老又团团伙伙凑在了一起。

  本就是一伙的芙花等人自然是往牛有道这边凑,数人一起钻进了牛有道的房间内。

  牛有道正拿着列有缥缈阁各部名字的纸张发呆,见一群人联袂而来,不由苦笑。

  芙花见面便问:“老弟,你打算去哪个地方?”

  牛有道:“咱们连缥缈阁各部是干什么的都不清楚,哪知道选哪个地方合适,再说了,咱们总不能扎堆去同一个地方吧?”

  几人想想也是,全泰峰奇怪道:“让咱们自己选择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抖了抖纸张,“还用说么,缥缈阁为了避嫌而已,证明不是自己刻意安排的,真有扎堆的再调整。”

  浪惊空:“突然给我们这么大的权力,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感觉做梦似的。”

  牛有道嗤声道:“你不会真以为是什么好事吧?”

  众人略默,芙花叹道:“自然不是什么好事,说是圣尊才能决断我们的生死,真要出个什么意外的话,死个不明不白太正常了,还指望缥缈阁能查明白上报不成?最多是避免了某些人明着动手的可能。”

  断无常叹道:“这不是让我们虎口拔牙吗?缥缈阁手上掌握了太多的秘密,势力太过庞大,圣尊不解除缥缈阁的权力,让我们怎么去查?找死吗?”

  牛有道:“解除?都是自己徒子徒孙经营的势力,平常都靠他们办事,怎么解除?没有理由,你们北海的冥主能说把你在北海的人手解决掉就解决掉?这么庞大的势力,能集体坐以待毙?哪是说解除就能解除掉的。”

  红盖天琢磨着说道:“能不能相安无事?我们不较真,缥缈阁还能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全泰峰嗤笑道:“说梦话呢吧?那九位能让双方相安无事吗?我们写下的那些东西,可轻可重,决定权在那九位的手上,你不干就能把你整个门派给端了,你能跑的了?大家都不想惹事,可是等着看吧,肯定要杀鸡儆猴,逼得大家不得不卖命,就不知是谁第一个倒霉了。”

  断无常又是一声叹,“杀了咱们,咱们背后的门派还能递补上来,少咱们不少,多咱们不多,是这样玩吧?”

  红盖天牙疼道:“咱们要是较真了,缥缈阁能放过我们才怪了,再说了,咱们势单力薄深入到各部,能查出什么啊?”

  牛有道戏谑道:“你背后不是还有南海的势力协助么?起码不能让人给轻易暗杀了,南海势力若敢懈怠,你写下的东西就能把南海势力给端了。”

  红盖天龇牙咧嘴道:“鬼知道缥缈阁手上掌握了什么秘密会不会威胁到南海?”

  牛有道呵呵道:“那就没办法了,南海真要干了什么见不得光足以被灭门的事,而缥缈阁以前掌握了却不处理,缥缈阁想瞒着圣尊干什么?现在不正好逼得缥缈阁解决吗?”

  全泰峰神情抽搐道:“好狠的手段,不但要整顿缥缈阁,还要将各大派翻出来晒上一晒,咱们还有退路吗?这不是把咱们给架在火上烤吗?”

  牛有道:“你有本事敷衍一下试试看,杀鸡儆猴,杀的那只鸡可能就是你。”

  全泰峰嗤道:“老弟,别笑话我,别搞的没你事似的,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在场的都不是外人,都是你的结拜兄弟,有办法不妨拿出来让大家参考参考。”

  牛有道:“大势所迫,所有人都得随波逐流,我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了,我也没写什么不是。”

  “……”众人集体无语。

  “咯咯!”芙花忽笑得花枝乱颤,尖尖手指在牛有道肩头戳了戳,“别忘了能递补!你敢不尽力,你当那九位还找不到茬来收拾你?你真要敢这样做,估计用来杀鸡儆猴的那只鸡就是你!”

  “唉!”牛有道唉声叹气道:“被你说到点上了,我正担心这事。所以啊,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说诸位,现在想多了没用,还是想想三天后该怎么交差吧。”抖了抖手上的纸张。

  无能为力,暂时也只能是这样了,众人纷纷告辞而去。

  牛有道将众人送出门时,忽喊了声,“全大哥。”

  众人齐回头看来,牛有道解释道:“一点私事。”

  芙花貌似调侃了一句,“弟弟,有什么办法记得跟姐姐商量。”

  牛有道拱手鞠躬,求放过的样子。

  芙花咯咯一笑,与四海的人离去了。

  全泰峰又回了屋内,显然有和芙花一样的心思,追着牛有道低声问道:“可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你想多了。大哥请坐,刚忽然想起一件事,向你打听一下。”牛有道边坐边伸手示意了一下。

  全泰峰在旁坐下了,奇怪道:“什么事?”

  牛有道:“冯官儿,你应该认识吧?”

  “冯官儿?”全泰峰愕然,颔首着,“认识,我凌霄阁前任掌门的孙女,她又不是修士,你在圣境不考虑自己的性命,打听她干嘛?”

  牛有道:“她不是罗照的夫人么,罗照跑到秦国去了,她怎么没跟去,被你们扣下了?”

  全泰峰顿时警惕,上下打量他一番,不免警告道:“老弟,我丑话说在前面,你我结拜之义归结拜之义,咱们两人交情归咱们之间的交情,牵涉到国事的话,最好别在我身上动歪心思。”

  牛有道:“你想哪去了,若有什么牵涉到两国之间的利益或秘密,你可能告诉我么?”

  是这么回事,但全泰峰不解,“不是,你好好的打听她干嘛?我实在想不通啊!”

  牛有道:“突然想起来了,问一问。”

  全泰峰:“你少跟我扯,我估计你们都不认识吧,你能好好的想到她头上去?”

  牛有道顿时奇怪了,“你不知道她认识我?”

  全泰峰愕然:“你们认识?”

  牛有道:“两军交战时,燕军攻入宋国境内的时候,她曾被我抓了,在我茅庐山庄关押了一段时间,她没说过?”

  “……”全泰峰愣住了,也想起来了,那时冯官儿的确消失了一段时间,还动用了不少人手去找,感情是被牛有道给抓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着摇头道:“这个她倒是没说过,当时也问过,她死活不提去了哪,落你手上了?那丫头姿色上等,你对她念念不忘,我说你没对她乱来吧?”

  牛有道若有所思,大概能理解冯官儿为何不提,“你想多了。两国交战时,那女人怕自己成为燕国人质要挟到自家指挥作战的丈夫,死活不肯暴露身份,直到两国停战了,她才吐露了,如此女人还是挺让我佩服的,不知现在怎样了?”

  是这样么?全泰峰心中有疑虑,不过想想觉得也没什么要紧的,也就提了一下,“不是罗照不带她去秦国,而是罗照为了撇清和宋国这边的关系,把她给休了。夫妻二人以前感情挺好的,真没想到罗照是这种人,见在宋国没了前途,便抛弃了结发妻子,唉,其他的我也没怎么关注,具体情况不清楚。”

  “休了?”牛有道意外,沉默了。

  见没其他事,全泰峰也就告辞了。

  之后牛有道撇开了杂念,又取出了列有缥缈阁各部的纸张,放在桌上琢磨。

  秦观凑近了,试着问了声,“长老决定了去哪一部吗?”

  “一点头绪都没有。”牛有道摇了摇头。

  整个困在院子里的各派中人,一开始是有点被天降好事给砸懵了的感觉,清醒过来后都意识到了这不是什么好事,一时间院子里的气氛有点压抑……

  次日,按点送餐的人又来了。

  各派人员的吃喝有人准备,这点上,缥缈阁不会让大家操心,安排了专人负责。

  柯定杰一如既往的在门口接收食盒,谁知送餐的缥缈阁人员朝屋内瞅了瞅后,忽对屋内道:“今天的餐重要,需牛长老亲自来拿。”

  柯定杰愕然,屋内盯着桌上纸张还在琢磨的牛有道亦愕然回头看来。

  那提着食盒的缥缈阁人员微微点头致意。

  牛有道不知什么意思,但还是走到了门口,拱手道:“有劳了。”

  对方双手奉上食盒,牛有道伸手去接时愣了一下,只因对方顺手往他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

  那人转交了食盒立刻转身走了。

  牛有道迈步出了门口,盯着其离去的背影略作凝视,之后转身回了屋内,顺手把食盒给了柯定杰。

  柯定杰拎了食盒去桌边置放,嘴里还嘀咕道:“长老,这人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

  背对的牛有道低头看了看掌中物,发现是个蜡丸,遂小心着捏破了,发现里面有个纸团,慢慢摊开在手,上面有字迹。字迹内容一看,牛有道脸色大变。

  https:///book_65928/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