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二五章 这盆脏水我不可能白受

第一零二五章 这盆脏水我不可能白受

  什么情况?篝火旁关注这边的各派人员皆惊的站了起来。

  牛有道居然拔剑了!

  居然剑指缥缈阁的管事!

  众人皆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可谓震惊!

  芙花身形一动,闪到了昆林树身边,拉住了欲过去的昆林树胳膊。

  昆林树回头,芙花与之四目相对,对他微微摇头着,情况不明,示意他不要冲动。

  玄耀亦震惊,面对各派修士彰显出的倨傲不是没有原因的。

  惯性思维中,缥缈阁凌驾于天下人之上,各派最多敢背地里针对缥缈阁做点见不得光的事,公然对抗缥缈阁的事很少见!

  当然,以前不是没有过,但都遭到了强势镇压,被杀了个鸡犬不留,渐无人敢捋虎须。

  如今竟冒出个胆大包天的人,简直是不知死活为何物!

  围住了牛有道的缥缈阁人员吃惊之余更多的是愕然,感觉此行的目的突变,而且是突变的如此顺其自然,前来审问的,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灭口?

  玄耀面颊抽搐,无视牛有道的剑锋,盯着牛有道凝视了一阵,忽对左右道:“去问问那两个人审问的怎么样了。”

  牛有道这边,他已经问不下去了,希望能从另一边找到突破口,一旦找到借口,他将立刻对牛有道发作。

  必须要有理由,否则“灭口”这顶帽子他吃不消的。

  没有理由,只要一动手,不是灭口也有了灭口的嫌疑。谁叫他自己搞岔了,话没接对,弄出了貌似灭口的嫌疑,再号令随行人员动手的话,已经不合适了。

  真要动起手来,除非将牛有道给活捉,一旦出了什么意外,或者让牛有道给跑了,恐怕还真要出现牛有道所说的后果,最轻的结果他恐怕也无法避免被扣押审讯。

  他一发话,立刻有两名缥缈阁人员从这里撤离,奔赴秦观和柯定杰那边。

  稍等一阵后,那边有人朝玄耀招手示意了一下。

  玄耀找到了台阶下,立刻闪身而去,询问审问结果。

  秦观和柯定杰自然也见到了这边发生的一幕,两人亦吃惊不小,牛长老居然剑指缥缈阁的管事,那后果两人无法想象。然而两人想象中的后果并未出现,缥缈阁的人员面对如此挑衅居然没什么反应。

  这一幕给了两人不少的信心。

  玄耀先来到了秦观这边听取了审问人员的禀报,之后又亲自询问秦观。

  再后来又去了柯定杰那边,同样问话。

  问不出什么,这两人对大多数情况一问三不知,知道的也和牛有道所说的能对上。

  两人说一开始猎杀到的妖狐竖眼都给了牛有道,后来不知那些竖眼去了哪里,问过牛有道,说牛有道让他们不要多问,让他们当做没猎杀到。

  两人也都能证明晁敬失踪的时候牛有道的确是跟芙花等人在一起。

  白白浪费了一番工夫,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玄耀又闪身回了牛有道这边。

  牛有道依然拔剑在手,与围着他的三人对峙着。

  玄耀回来,挥手示意手下人放下了武器,盯着牛有道冷冷道:“看在这场历练是圣尊发起的份上,我们不宜干预,但你记住,你迟早要为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走!”转身挥手,领着一起来的缥缈阁人员撤离了。

  夜幕中,六人驾驭三只大型飞禽腾空而去,就这样走了。

  被牛有道这样一搞,也实在是查不下去了,牛有道已经不会配合了,关键是牛有道不配合他也不敢对牛有道怎样,一顶“灭口”的帽子扣下来,已经没办法再照丁卫吩咐的去强行撬开牛有道的嘴巴。

  没有完成丁卫交代的任务,铩羽而归!

  目送三只黑影消失在夜空,唰!牛有道手中剑归鞘,又杵在了地上,双手扶立,面无表情地瞅着缥缈阁人员燃起的篝火。

  各派所有人皆静静看着他,眼神中皆透着惊疑不定,难以置信,都对缥缈阁拔剑了,竟然就这样没事了?

  秦观和柯定杰率先闪身而来,心有余悸的样子拱手道:“长老!”

  牛有道嗯了声,冷眼问道:“你们没乱说话吧?”

  “没有!”两人齐声应下,秦观道:“都按长老吩咐的回的。”

  “我也是。”柯定杰附和,之后又试着问道:“长老,没事了吧?”

  牛有道淡定道:“能有什么事?缥缈阁不是哪一家说的算的,想动我,也得问问其他人答不答应。”

  话中有玄机,两人相视一眼,皆心领神会,看来牛长老在圣境内果然有人。

  之前杀了那两个缥缈阁人员时,两人很惶恐,一度想过要不要去检举揭发、将功赎罪,如今看来,庆幸没有冲动,否则还真有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牛有道提醒过他们的,罗芳菲为什么偏偏送他离开圣境,而不是其他人,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

  如今的情形无疑证明了牛长老的话。

  两人松了一口气之余,跟着牛长老,心中也越发有底气了。

  昆林树也过来了,见面拱手,“道爷,没事吧?”

  牛有道挥手卷了几根拾取堆积在旁的干柴抛入火堆中,“没什么事。”

  昆林树犹豫了一下,沉吟道:“那边的人之前说了些对你不利的话。”

  牛有道颔首:“我都知道了。”

  昆林树为自己辩解了一下,“我没说什么。”

  牛有道笑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又能说什么?”

  昆林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再跟在他们身边不合适,今天开始,我回你身边。”

  牛有道偏头看着他,平静道:“事情都过去了,没什么事,继续跟着芙花好了。”后面他还是不会猎杀妖狐。

  有些事情,不到逼不得已,他暂时不希望对方卷进来,今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对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他还是看重昆林树的价值的,加之对方对天火教的感情,不会坐视天火教前来历练的人遇险而不顾,有可能会让局面出现难以调和的矛盾,他不想哪天逼不得已对昆林树干出灭口的事来。

  他甚至琢磨过,要不要让狐族直接把天火教的来人给做掉。

  昆林树:“出了这样的事,在他们身边有点别扭。”

  牛有道面对篝火弯了腰,一手扶剑,一手捡柴扔入火中,“不是让你去别扭的,帮我盯着他们。”

  布置了任务,昆林树默了一下,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去了。

  目送其离去后,秦观问道:“长老,他们出卖了您,就这样算了?”言下之意是不是要给那边点颜色看看,连缥缈阁的人都不能把这边给怎么样,多少有了些底气。

  到了这个时候,他和柯定杰也知道了,那帮人把自家长老给出卖了。

  牛有道:“被人出卖了是不好受,但有些事情个人感情上的感受并不重要,没必要哀哀怨怨的,影响的是自己。既然跟了我,就不要算那小肚鸡肠的帐,想算账得学会算大帐,眼光要向前看!人家有必要为咱们卖命吗?做这妄想对还是错?在这鬼地方跟他们翻脸有什么好处吗?得不偿失,计较这些是跟自己过不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以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明白吗?”

  两人钦佩其心胸,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什么人待久了,多少会受到一些熏陶,对这番话多少也有了些领会,面对刚发生的事情有现实做对比,不仅仅是听了番道理那么简单,一起拱手道:“是!”

  牛有道抬手了,朝那边各派的人员招了招手。

  某些人挺尴尬的,不过还是一起凑合着过来了,一个个或尴尬或干笑。

  牛有道也笑眯眯看着他们,他们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就这样笑眯眯看着他们,看他们怎么办。

  最终还是心虚的那一方绷不住了,芙花强颜欢笑道:“兄弟,没什么事吧?”

  牛有道:“托你们的福,没事。”

  全泰峰出声道:“老弟,我可是没说你一句坏话的。”

  你?牛有道乐了,倒是想问问他知道什么,又能说出什么坏话来,不过还是朝他竖起了大拇指,“义气千秋!这才像我结拜兄长的样。”

  这话说的,四海四个领头的越发尴尬了,芙花唉声叹气道:“老弟,我们也是没办法。”

  牛有道:“理解,完全能理解。没事,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这些结拜兄长和大姐还真够讲义气的。我没责怪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事换了是我,我敢保证,我绝不会说你们半个不是,绝对跟你们有难同当!”

  芙花赔笑道:“这点我们承认不如你,你是条汉子,不要跟我女人一般见识,行不行?”

  红盖天挠了挠满头红发,“哎呀,老弟,你就别说了,再说下去哥哥我要找条地缝钻进去,这次是哥哥们做错了。”

  “好,既然知错,事情就过去了,兄弟之间偶有矛盾很正常,说开了就过去了。”牛有道大手一挥,就此揭过,换来四海四位的笑脸。

  不过牛有道又顺手指向了某人,“沈一渡,你够可以的啊,说我在圣境有内线也就罢了,还敢无中生有说我敲诈了你们晓月阁两千万。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当你们无知,可以不计较,但这笔账我记下了。回去后,你问问玉苍我有没有敲诈,若没有,你们晓月阁自己准备好两千万给我,这盆脏水我不可能白受,你说行不行?”

  沈一渡一脸牵强道:“老弟,我这不是不清楚情况嘛。”

  “不清楚就敢胡说八道把我往死里整?摆了我一道,还不想给钱?”牛有道哼哼冷笑两声,环顾众人,漫不经心道:“各位兄长,兄弟我这次受了委屈,你们自己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