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零一九章 牛有道去找晁敬?

  山林边,沼泽旁,一黑衣裳,一红衣裳,两人对峙。

  敖丰,如同牛有道摸到的情况一般,瘦高个,白面无须,眼睛很大。

  敖丰也在打量眼前偶遇的牛有道,不认识其人,但认识其人身上所穿衣裳,出现在这地方一看就知是外界来历练的各派中人。

  当然,对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腰上挂的鼓鼓囊囊的布袋,看布袋鼓起的凹凸形状,装的应该是妖狐竖眼,看起来似乎还不少,至少得有十几只。

  妖狐警觉性高,难以猎杀到,十几只妖狐竖眼真的不算少了。

  他的确是无量园过来的,只有身在无量园的人才知道那个平静地方有多危险,任何的异常都有可能让人丢掉性命。别以为是圣尊的徒孙就能安全,容易接触到无量果的人反而更容易让人怀疑,也意味着更危险。

  这次缥缈阁从所属各地调用人手参与比试,他想借此机会离开,可无量园那个地方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想离开就能离开的地方,他需要成绩,有了成绩好说话。

  当然,不仅仅是他需要成绩,缥缈阁这次的所有参与人都需要好成绩。

  这次比试倘若输在了历练人员的手中,丢不起那个人,也必然会给圣尊大肆整顿的借口。

  缥缈阁没用,圣尊要整顿的话,自己没用还有脸说什么吗?谁都说不出什么。

  为了鼓励大家用功,缥缈阁有言在先,是给出了许诺的,依成绩重赏。

  还有就是,有些时候身份地位也是负担,他的成绩若是不如其他人,反而显得他无能。

  见到鼓鼓囊囊的口袋,敖丰略有心动,有抢掠的心思,下意识观察了一下四周,即想抢,又不敢抢,担心被发现。缥缈阁同样有言在先,不得抢掠,否则严惩。

  为的是以示公平,否则历练组哪敢抢缥缈阁的东西,只有缥缈阁抢历练组的可能。

  缥缈阁的比试人员是两人一组行动,之前遇上一群妖狐,分头追赶时,两人暂时分开了,不想在这里遇上了一个参与历练的人,看起来收获似乎还不少。

  牛有道先有了动作,拱了拱手,以示尊敬。

  “来圣境参加历练的?”敖丰问了声。

  “是!”牛有道恭恭敬敬回道。

  敖丰又问:“哪个门派的?”

  牛有道回:“紫金洞。与同门猎杀妖狐,走散了,不想遇见了缥缈阁的先生。”

  紫金洞?敖丰再次上下打量一番,判断了一下对方的年纪,问道:“你是牛有道?”

  虽不认识,却是听说过,就算以前没听说过,之前罗芳菲硬是把人送出去闹出的动静他是听说了的。

  牛有道讶异:“与先生素未谋面,先生何以知道在下是牛有道?”

  敖丰不屑于回答,凭他的身份地位面对这些门派中人是有俯视心态的,问:“途中见过各派中人,几乎都是三人一组,你怎么就一个人,你的同门呢?”

  牛有道:“刚才已经回过先生,追杀妖狐走散了,我也正在找他们。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敖丰又看了看四周,虽然规则不允许抢掠,可若是能保证无人发现,自然也不算违规,没人说你违规就没有违规,这个道理放到哪里都是道理。

  目光回来,又瞥了眼牛有道的口袋,问:“看来你收获不少。”

  牛有道:“也不算多。”

  敖丰:“拿出来看看。”

  嘿!牛有道觉得有意思了,看对方这意思,似乎想抢,胆子不小,敢直接违规,如此一来,自己之前酝酿的准备倒显得有些多余了,倒是省事了不少。表面上却是警惕性的后退了一步,“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敖丰:“我让你拿出来看看,你没听见?”

  牛有道一脸惶恐模样,赶紧解下了腰间悬挂的口袋,扔了过去。

  敖丰接到手,扯开袋口一看,没错,里面装的的确是妖狐的竖眼。

  万一不是妖狐竖眼,他没必要多此一举,确认后则是另一番心思了,口袋收拢,拎在手中递回,“给!”

  牛有道上前,双手去接,变故就在瞬间,敖丰骤然一拳轰出。

  拳来人退,牛有道早有戒备,迅速后闪,退让开了拳锋。

  目中闪过厉色的敖丰不肯放过,趁势追来,牛有道侧闪掠向了沼泽地,敖丰亦闪身追来。

  轰!落向地面的牛有道凌空一掌轰开泥水,扑身钻入。

  敖丰凌空紧急倒扑而下,咣!凌空一记掌罡打在了身子还未完全钻入了泥水中的牛有道身上。

  待他落地,牛有道已遁入了泥水中。

  落地的敖丰再次挥掌,掌泛法眼可见的黑光,单膝跪在泥水中一掌拍在地面,黑光泛射。

  轰!未见丝毫泥水溅起,泥地却如涟漪般荡动,以他拍在地面的手掌为中心,一圈圈泥浪荡向四周,辐射方圆几十丈的距离,泥水犹如煮沸了一般,有咕嘟嘟的黑烟气泡冒出。

  动静未平,敖丰又迅速轰开泥地,翻江倒海般挖掘,然费了好大的工夫也未能找到牛有道的人影,连个牛有道的毛都没找到。

  泥地逐渐恢复平静后,敖丰面色凝重,挨了自己一掌居然还逃掉了?竟然从地下溜了?

  他站在泥地中环顾四周,观察了好一阵,也不见目标再露面,扯下刚挂腰上的口袋,有点感觉抢错了对象,也不知对方会不会告状。

  有毁灭证据的冲动,然而转念一想,已经动手了,对方真要告状的话,有没有证据对方都一样会告状,谁又能证明自己手上的妖狐竖眼是抢来的?

  口袋一收,闪身飞掠而去……

  三只大型飞禽在荒泽死地上空盘旋,飞禽上的缥缈阁人员放眼搜寻下方。

  见到地面有人在飞掠行进,玄耀挥手示意了一下,当即有一人飞身而下,拦在了行进人员的前方。

  被拦之人正是南海的红盖天等人,见到是缥缈阁的人拦路,又抬头看了看上空盘旋的飞禽,不敢妄动了,皆拱手行礼拜见。

  空降之人询问:“你们是哪个门派的?”

  红盖天拱手道:“南海法王座下。”

  找到了!空降之人当即朝空中人员招手,俯视下方的玄耀立刻闪身而下,后方有四名缥缈阁人员跟着飞下。

  玄耀一落地,拦截问话之人立刻回道:“玄管事,找到了,是南海的人。”

  玄耀哦了声,目光落在了红天天身上,见其外貌,问:“你是南海的三当家红盖天?”能直接道出名字来,可见是对历练人员情况掌握的比较清楚。

  荒泽死地面积这么大,自然也不是一来就找到了,而是找了相当一段时间,先找到了历练的其他门派,获悉各派分成了三伙人,有一伙是跟着牛有道的,情况倒是和黄班上报的情况相符。

  既已知情,找到了南海的人,自然也就找到了晁敬这一伙人。

  缥缈阁的管事之一?红盖天心里估量了一下,拱手回道:“正是。”

  玄耀问:“万兽门长老晁敬是跟你们一路的吗?”

  红盖天回道:“是的。”

  玄耀又问:“既是一路的,想必你们有推进搜寻的计划,晁敬在哪个方向,你应该知道吧?”

  “呃…”红盖天一愣,居然是来找晁敬的?缥缈阁好好的找晁敬干嘛?那老小子多日不见,不会是惹出了什么事吧?

  “嗯?”玄耀鼻腔发出沉闷质疑之声,仿佛在说,我问话,为何不答?

  回过神的红盖天忙回道:“是跟我们一路的,但晁敬已经失踪了一段时日,不知去了哪里,我们也在找他。”

  “失踪了?”玄耀两眼略眯,估摸着还真被丁先生给猜中了,徐徐问道:“好好的,怎会失踪了,莫非遭了妖狐的毒手么?”

  红盖天:“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前些日子突然失踪了,我们还特意分派了人去寻找。”

  玄耀冷冷道:“寻找?这荒泽死地,人一旦失踪了,还找的回来吗?”

  红盖天:“大家毕竟在联手猎杀妖狐,是一路的人,不管能不能找到,尽力而为吧。”

  玄耀:“牛有道在哪个方位?”

  红盖天又是一愣,试着问道:“不知管事找晁敬和牛有道何事?”

  玄耀:“我在问你话,不是你问我,据实回答。”

  “是!”红盖天小心着应了声,可又忍不住抬手挠了挠那一头的红发,“牛有道在哪个方位我还真不清楚,现在只怕没人能搞清。”

  玄耀眉头一挑,“你千万别告诉我说牛有道也失踪了。”

  红盖天:“那倒没有,牛有道率紫金洞弟子寻找失踪的人去了,寻找晁敬的人正是牛有道。”

  “牛有道去找晁敬?”玄耀差点乐了,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为何不是别人去找,而是牛有道去找?具体什么情况,说清楚点。”

  “情况也简单,就是在约好的碰头地点没等到晁敬回来……”红盖天不敢隐瞒,把情况详细说了遍,说是因为大家怀疑是牛有道下了手,牛有道为了证明清白去找了。

  玄耀:“你刚才说西海的长老芙花能证明不是牛有道干的?”

  红盖天有些搞不懂是什么情况,小心着回道:“芙花是这样说的。”

  玄耀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已近傍晚,问:“你们应该快碰头了吧?在哪碰头,带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