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九七章 算这家伙还有点良心

  牛有道又不是瞎子,注意到了情况的变化,也一直在注意,初临荒泽死地,他也不知道这情况是正常还是不正常,淡淡回了句,“没什么说不过去的,按计划好的去做,非必要不要轻易被干扰,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准妄动。”

  秦、柯二人一起应下,“是!”

  三人继续前行,途中在沼泽地的一处草坡上休息恢复损耗的法力时,负责警戒的二人又发现了异常。

  秦观对盘膝而坐思索什么的牛有道低声道:“长老,左边,来了只黑的。”

  牛有道偏头左看,只见一群泥水地里嬉戏的白狐中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只毛色黝黑发亮的黑狐,突然矫健蹿身,落在了一处草坡上,仰天打了个哈欠,四肢一软,慵懒地匍匐在了草窝上,貌似悠哉而睡。

  “有够嚣张的,居然敢在我们面前睡觉,简直是目中无人。”柯定杰有点牙痒痒地嘀咕了一声,视同挑衅。

  牛有道眯眼审视了一阵,回头闭目,进入了盘膝打坐状态,面对诱惑老僧入定一般。

  秦、柯二人见他这个样子,知道还是不许他们动手猎杀,也就打消了自己隐隐欲发作的念头……

  等到法力恢复了,牛有道再睁开眼时,发现那边草窝上的黑狐已不见了,四周嬉戏的妖狐也不见了。

  一行再次出发,途中妖狐泛滥的情况消失了,甚至很少见到妖狐,仿佛又恢复到了第一天的状况。

  傍晚时分抵达了下一个集结碰头地点,牛有道这一组的人先到,之后其他各组也陆续来到。

  大家凑在一起清点收获时,发现还少一组人,芙花率领的西海人员及昆林树。

  今天的收获比昨天明显多了些,多猎杀了几只,言谈间明显已有了些猎杀的经验,毕竟有了头天的交手经验。

  才多猎杀了几只,秦、柯二人感觉到有些不正常,这和他们途中见到的情况不符,猎杀的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

  牛有道也感觉到了不正常,试着问道:“咱们已经深入进了荒泽死地,遇见的妖狐应该会更多吧?”

  浪惊空:“你这是什么道理,怎么可能会更多,已经打草惊蛇了,想发现那些妖狐只会更困难。”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这个说法。

  牛有道忍不住与秦、柯二人相视一眼,奈何三人一无所获,不好说出自己途中看到的情形,否则无法解释为何仍一无所获。

  晁敬出声道:“老弟,你们今天还是没收获吗?”

  牛有道有心思,思索着摇头:“奇怪了,你们还有所收获,我们这一路上居然连妖狐的影子都看不到。”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分析情况,秦、柯二人却知牛长老在说谎。

  稍候,晁敬似有些心烦道:“每天就这么点收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另想办法。”目光瞟向了牛有道。

  牛有道知道这话是说给他听的,这老家伙背着师门干的事情被捅破了,急于做出成绩加入缥缈阁,略安抚一句:“慢慢来吧,才刚开始就想一蹴而就,哪有这样的好事。时间还长,三个月呢,先看看情况再说。”

  晁敬想想也是,才刚开始,自己就有些心浮气躁沉不住气了。

  天黑入夜了,已经燃起了几堆篝火,而芙花那一组人还没回来,渐引起了众人的担心。

  红盖天:“不会遇上什么意外出事了吧?”

  担心出事了也没用,这大晚上的,人生地不熟,也不好找,只能是继续等着。

  等着等着,夜渐深沉之际外部略有动静引起了一群人的警惕,稍后发现是虚惊一场,是西海的人回来了,四个人一个不少的全回来了。

  红盖天迎上去问话,“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芙花径直走向盘膝而坐的牛有道,说道:“发现了缥缈阁的踪迹,我们悄悄跟上去查看了一下他们的落脚地点,因此回来晚了。”

  牛有道闻言站了起来,“他们在什么位置。”

  芙花拿出手册,翻到地图,指着一处已经做了标示的地方,“在这里。”

  众长老围了过来,凑着一起观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牛有道看后点了点头,“好,知道了,辛苦了。”

  芙花问:“已经找到了他们,下一步怎么办?”

  牛有道:“我自有打算。”

  他既然这样说了,又一直不肯松口,大家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又不能逼他说出来,只能作罢。

  晁敬关心到了收获上,“你们今天的收获如何?”

  芙花摇头:“没什么收获,只收获了两只妖狐竖眼。”下巴向牛有道偏了偏,“他不是关心缥缈阁的动向么,发现缥缈阁的踪迹后,我们不敢发出太大打斗动静,一直在悄悄跟踪。你们呢,收获了多少?”

  “唉!”晁敬叹了声,“也没多少……”

  听闻牛有道这边今天还是一无所获,昆林树忍不住看了眼正捧着地图琢磨的牛有道。

  众人皆坐回各自篝火旁安静下来过夜后,昆林树从西海那边起身走了过来,闭目盘坐的芙花略开眼瞥了瞥。

  篝火火光渲染下,一直捧着地图琢磨地形环境的牛有道略抬头,看着蹲坐在了自己边上的昆林树,问了声,“有事?”

  昆林树袖子里握着的拳头在牛有道跟前的草丛里放下了什么东西。

  牛有道低头一看,竟是三只妖狐竖眼,笑问:“什么意思?”

  昆林树:“给你的。”

  牛有道:“哟,你不是说这次来是为报答天火教,是为天火教来历练,收获都要给天火教么,怎么好心给我了,觉得我一无所获,可怜我?”

  正是因为这个,牛有道才和他分开了。

  首先,牛有道的打算中压根没打算猎杀妖狐,而昆林树却要为了天火教奋力而为,这和牛有道的计划有冲突。

  其次,昆林树对天火教还有很深的感情,又或者说因为自己师傅庞琢还在天火教手上,不想天火教因为这次的历练而出事,从牛有道这边发现了什么端倪的话,怕是免不了要提醒天火教。

  不像秦观和柯定杰,牛有道警告了两人不要告诉其他人,两人自然会帮着隐瞒,都是站在紫金洞弟子的立场嘛。

  如此一来,双方就有点不好相处了,牛有道不想为难他,牛有道对人对事有自己的处理方式方式,轻重缓急拿捏的很清楚,对有些人能快刀斩乱麻,对有些人只能是循序渐进,他相信水到渠成。

  至少在昆林树目前的心态下,牛有道准备做的事暂时还不能让昆林树知道,他宁愿在昆、柯二人身上下工夫。

  因此,这一趟猎杀妖狐就有点不合适再把昆林树带在身边,起码的一点,各组三个人,你这组四个人还一无所获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也因此,牛有道把昆林树给从身边支开了,支开到了芙花那边,美其名曰芙花是女人,让昆林树帮着保护。

  什么我是女人?芙花自然是不吃这一套的,女人怎么了?

  牛有道糊弄了芙花,假意透露了真相,理由半真半假,说昆林树要帮着天火教获取成绩,他帮着隐瞒不合适,要避嫌,让芙花帮忙带着,同时让芙花帮昆林树隐瞒一下。

  这点忙,芙花不好推辞,也是点小事,之后也的确帮着昆林树隐瞒了,昆林树猎杀的成绩没帮暴露。

  不过见过昆林树的身手后,芙花心里有点腻味,她发现昆林树着实是厉害,进攻手段非同凡响,西海整队人居然不如昆林树一个人猎杀厉害,这样的人获得的成绩居然要给天火教?

  女人的心思,多少有点不舒服。

  当然,昆林树也算是对牛有道的事上心,不惜大量消耗法力大范围来回奔波,缥缈阁的人的踪迹就是他发现的,而后芙花率人跟踪。

  眼前也的确是有点同情牛有道的意思,更多的是心里愧疚,低声道:“从今天开始,我这边的收获,一半给天火教,一半给你。”

  “也就是说,你一人猎杀了六只,不错嘛。”牛有道笑了,笑着调侃了一句,确切的说是略感欣慰,发现自己没看错人,算这家伙还有点良心,笑道:“拿回去吧。”

  “……”昆林树愕然。

  牛有道微微摇头,“心意我领了,我用不上。”说罢又解释了一下,“我不在乎个人成绩,说到底,最后历练组的成绩还是要归拢在一起和缥缈阁那边做对比的。你的收获都给天火教吧,你多出点力,让天火教看到你的诚意,兴许你师傅在天火教那边也会更好过点。我说真的,不是矫情话,收回去,自己收好。芙花那边我交代了,会帮你隐瞒的。”

  能被江湖中人从‘盗爷’改称为‘道爷’,他自有其过人之处,善于适时的以德服人!

  昆林树怔怔看着他,心中莫名涌出感动。

  他性格执拗,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多话没有,慢慢抓了草丛里的三颗竖眼,起身离开了。

  也许从战败落入了牛有道手中开始,他才算是开始了自己人生的真正历练。

  牛有道目送其从篝火旁离开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又继续盯着地图琢磨,他要出手了,有些事情要计划周全,至少要防范可能出现的风险,所以必须深思熟虑、谨慎思考,面对的局势不容他走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