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九零章 又回来了

  可两人也没办法,凭两人的身份地位在这里没有什么话语权,压根说不上什么话,说出来也没人会理会。硬闹,多他们两个不多,少他们两个不少。

  万兽门的晁敬不想举这手,不过不好暴露什么,加之见现场情况就算自己不举手也改变不了什么,也就举手了。

  环顾举手情况,放下手的太叔山城冷笑道:“芙花,大家的决定明摆着,你的意见就不用劳烦大家再高抬贵手了吧?”

  芙花无话可说,只是多看了秦观和柯定杰一眼,她做到这样已经算是给了牛有道一个交代。据她所知,秦、柯二人也算不上牛有道的心腹,她也没必要为此跟大家撕破脸,怕闹得影响四海这边,也就没再说什么。

  太叔山城呵呵一声,复又问秦、柯二人,“你二人可有异议?”

  两人相视一眼,能有什么异议,真要把这些人给惹恼了,下场比面对妖狐危险的多。

  “既然大家都没有了意见,那就这么定了。”太叔山城大手一挥,就此作拍板,继续商议接下来的布置问题。

  这边还在商议,缥缈阁那边的人手已经布置妥当了,就此从山巅飞向了前方的茫茫荒泽死地,引得各派人员一阵注目观望。

  站在高处的丁卫冷眼旁观,忽见各派人员中不少人回头看向一个方向,他亦回头看去,只见两只大型飞禽从远空快速飞来,斜斜冲向了此地山巅。

  大鸟挥翅减速落地,上载的几人也跳了下来,黄班回来了,一同来到的还有紧急带回的牛有道。

  黄班见到各派参加历练的人还在,顿时松了口气,这一路那叫一个紧赶快赶,总算是赶到了,当即快步到丁卫跟前拱手见礼,“先生,幸不辱命,人带回来了。”

  “是牛有道!”

  “他们不是走了么,怎么回来了?”

  各派历练人员哗然,议论纷纷,有点想不通已经走了的牛有道怎么又回来了。

  芙花等人愕然之余,又相视一笑,貌似在说这家伙居然回来了。

  晓月阁的沈一渡,万兽门的晁敬,内心皆安心不少。

  至于为什么又回来了,对他们来说不重要,这帮人认定了牛有道知道什么内幕,加之罗芳菲亲自出面的一番情形,越发让这些人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那家伙已经和罗秋的女儿勾搭上了关系,焉能不知历练内幕。

  牛长老居然回来了!秦观和柯定杰一扫心中不安,可谓一脸狂喜,主心骨又回来了。

  牛有道在不在的前后对比情形,两人可谓感触颇深,就算是四海那些人的态度也对他们冷淡了不少。

  牛有道瞅了眼众人,心中万分不爽,一路上算着时间希望赶不上赶不上,如果赶不上说不定又能离开圣境也说不定,说不定历练就没他什么事了,结果还是赶上了,令他内心惆怅,不免暗怪拼命赶路的黄班。

  心中的不满不敢表露,他也上前对丁卫拱手见礼。

  丁卫“嗯”了声,“既然回来了,那就归队吧。”

  牛有道刚要应下,忽见丁卫边上有人提醒道:“先生,缥缈阁的人已经出发了,已经扣下了一个人,牛有道再加入历练队伍的话,历练队伍可就比缥缈阁多出了一人。”

  闻听此言,牛有道一怔,心中又涌起希望,难道还有机会?

  边上那名被临时扣下的没有参与比试的缥缈阁人员忍不住多瞅了牛有道一眼,心中怪其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赶来,十有**要被弄得要再次在此折腾几个月。

  丁卫反问:“缥缈阁少一个人就赢不了吗?”

  提醒者忙道:“先生误会了,不是这个意思。”他记得之前是丁卫自己说过要公平的。

  丁卫道:“历练队可以多,缥缈阁的人不能多,明白吗?”

  提醒者瞬间明白了其中深意,回道:“是!”

  牛有道希望破灭,心中问候丁卫祖宗。

  之后丁卫挥了挥手,屏退了左右,只留了牛有道一人,问:“你和罗芳菲认识?”

  牛有道苦笑:“之前久闻大名,一直无缘得见,守缺山庄是第一次见面。”

  丁卫:“那就是之前有过什么联系?”

  牛有道:“从未有过任何联系,我哪高攀的上。”

  丁卫奇怪了,“那她为何要点你进圣境,又亲自送你出圣境?”

  “我也纳闷这事,不知她为何突然来守缺山庄…”牛有道话说一半,突然愣住,反应了过来,狐疑道:“丁先生的意思是,我进圣境也是她亲自点名的?”

  丁卫嗤了声,“历练名单之所以出现变化,就是因你而起,因罗芳菲擅自更改名单替换上了你的名字,才惹出了名单之后的全面更改,你一点都不知道?”

  “……”牛有道有点懵,想起了丁卫之前在守缺山庄与大家初次见面的话,说什么诸位长老能来参加这次的历练,他牛有道功不可没之类的话。

  当时还奇怪这话从何讲起,现在总算明白了点眉目。

  看他样子似乎真的不知道,丁卫也是暗暗奇怪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事有待以后细查,现在历练重要,不好过多耽误,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挥手招了黄班过来。

  “丁先生,为何会这样?”牛有道又问了句,想搞清是怎么回事。

  然而丁卫没有再理会他。

  “不要再出事了。”丁卫叮嘱了黄班一句,之后转身闪人,落在了一只飞禽身上,驾驭着腾空而去。

  他执掌缥缈阁不可能花三个月的时间一直盯守在这里,依然由黄班专门负责。

  “是!”应下后的黄班拱手相送。

  一群人跳上飞禽,数只飞禽腾空追向丁卫去向。

  待人远去,黄班回头看了眼牛有道,很想问问丁卫刚才跟他说了什么,奈何不太方便打探丁卫的事,遂对牛有道抬了抬下巴,“你已经拖延了不少时间,还愣在这里干嘛?”

  正思索丁卫话的牛有道回过神来,反应也快,顺口就找了个理由,扯了扯自己身上衣裳,“黄管事,我就穿成这样吗?要不要换身衣服?”

  他身上的衣服还是从紫金洞穿来的那一身,进了圣境后,黄班太过赶时间,获悉历练人员已经出发了,立刻马不停蹄带着牛有道赶来了,当时也忘了换衣服这一茬。

  现在被牛有道一提醒,黄班才意识到了,立刻问左右还有没有历练人员穿的衣裳。

  左右人员皆摇头,谁特么会刻意为牛有道准备一身衣裳带着?都没有。

  黄班也不可能为了牛有道再大老远来回飞一趟,一趟可是要一整天的时间,挥手道:“算了,就这样吧,等这趟历练完了再说。”

  “是!”牛有道规规矩矩拱手应下了,这才转身向皆盯着自己的各派人员走了过去。

  “长老!”秦观和柯定杰立刻快步出来,双双毕恭毕敬行礼,牛长老的突然回归,实在是令二人喜出望外啊。

  牛有道乐呵呵道:“看你们一脸喜庆的样子,气色不错嘛。对了,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为难你们?”

  两人相视一眼,彼此脸上的气色看着似乎是挺喜庆的,不过皆知是因为什么,纯粹是因为牛长老回来了,不是牛长老想的那样。

  说到有没有人为难的事,秦观上前一步,在牛有道耳边小声嘀咕,把他走后众人的态度变化讲了一下,还有就是刚才的事,太叔山城成了首领,明显想为难他们两个。

  牛有道眉头略挑,回了句,“你们两个也真没用,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成,实在不行不知道另起炉灶单干?连屁都不敢放,丢我紫金洞的人。”

  他硬生生被人给弄回来,心里不爽的意味影响到了嘴里的话。

  秦、柯二人被说的尴尬,一起拱手道:“是弟子无能。”

  “屁话少说,行了,这事我来处理,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紫金洞头上撒野。”牛有道扔下话向前,两人当即转身跟在了左右,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不像之前惶恐不安。

  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其实两人之前对牛有道也没什么好印象,真正的紫金洞弟子又有几个能对这个半路混上紫金洞长老之位的人有好印象的?受身边上上下下同门的影响,不服和不满的居多。但稍微跟了跟牛有道一阵后,似乎又受到了一些莫名的影响,牛有道身上似乎有种让人莫名心安的魅力。

  至少之前各方大佬经常跑来围着牛有道转的情形他们是看到了的,至少感受到了牛长老是能镇住场面的人。

  “呵呵,都盯着我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走到众人面前,牛有道乐呵呵向众人拱手,“诸位,咱们又见了,小别一场,万分想念呐!”

  红盖天哈哈大笑道:“老弟,你不是走了、不是离开了圣境吗?怎么又回来了?”

  牛有道摇头叹道:“我也不想回来,刚回紫金洞喝了顿酒,因为想念诸位,就主动回来了。”

  想念我们?此话惹来一片不屑的白眼,能信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