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七一章 人在屋檐下

  道君正文第一五一五章人在屋檐下南州府城,一处幽仄小巷内的破落人家里,突然来了一帮人。

  来探访的是商淑清,此家主人的儿子正是商淑清学堂里的学生。

  男主人在给人干活的时候,一时突然失力,所搬之物砸坏了脚,商淑清获悉后特意来探访看望。

  然商淑清的身份不一般,也是为了商淑清的安全,人还没到就先来了一群人查看,布防,谨防意外发生。

  这阵仗令这穷困人家有些战战兢兢。

  其子懂了些礼仪,在门外行礼,将商淑清引了进来,似乎是自知家境不好,似有些不好意思。

  走进门的商淑清环顾屋内简陋破败阴暗潮湿的环境,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郡主来了,穿着缝缝补补旧衣裳的女主人有点手足无措,说话都磕巴了。

  粗糙的双手翻了边缘有米粒破口的陶碗出来,泡了碗茶奉上。

  算不上什么茶,尽是些便宜的茶叶梗子而已,而且还放陈了,因平常舍不得喝,来了客人时才会奉上。

  茶碗不脏,但因为老旧,看起来是给人脏的感觉。

  随行护卫不会让商淑清喝这脏兮兮的东西,试手阻止了,搞得女主人有些尴尬。

  倒是商淑清自己不介意,让护卫让开了,双手接了,喝了口,点头谢过。

  之后探望了躺在破旧榻上的男主人,一只脚尽管被包裹着,但还是能看到包裹下的血迹。

  起床不便,商淑清也示意不必多礼,让他安心静躺,问了下伤怎么样。

  一名刚为其检查过的随行修士在商淑清耳旁嘀咕了几句,说男主人的这只脚掌被砸的骨头粉碎,已经废了,今后是没办法再干重活了。

  男主人面有愁苦,为将来而茫然。

  女主人泫然欲泣,她自己原本就体弱多病,常年咳嗽不停,偶尔还会咳出血来,可谓拖累了整个家庭,男主人卖苦力挣点钱都给买了药。后是郡主派了人来帮忙诊治,茅庐别院的修士过来帮忙治好了。

  如今脸上终于有了点血色,不想家里顶梁柱的男人又出事了,不知将来该如何是好。

  商淑清除了宽慰还能怎样,这世道里,类似情况的人家太多了,她能力有限,也帮不完。

  她也没什么钱,王府每月给她的例钱基本上都被她拿来救济贫困了。当然,她若开口要,王府肯定会给,但王府如今有了新的女主人,她一个老姑娘家的吃用在哥嫂家里,再时常开口要钱的话,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不好意思开口的。

  哥嫂那边也不会乱花钱,整个南州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嫂子都很少置办首饰,哥哥更是要从大的方向花钱解决大方向的贫困问题,靠这一个个的给钱不是解决办法。

  临走前,商淑清留下了带来的探望病人的心意,而随行来的扶芳园的吴老二则是老规矩,按照管芳仪定下的老规矩视情况而办,一张价值一千枚银币的银票塞给了女主人。

  女主人惶恐不肯要,大多穷人家的廉耻观胜过富人,一下平白得人家太多的钱是过意不去的,但肯定推辞不掉。

  出了门后,商淑清尴尬着欠身谢过吴老二,她也不好意思,每次这样就要让管芳仪那边破费。

  关键管芳仪那边又不屑领这人情,如同管芳仪玩笑自嘲的那般,在世人眼里,齐京红娘和青楼妓女没什么区别,说是她的钱人家也许还嫌不干净呢。结果往往都是管芳仪出了钱,得了人情的反而是商淑清。

  出了幽仄小巷,来到街头,登车前,银儿又看上了路边摊上贩卖的零食,拉着商淑清的衣袖指着,嘴馋的不行。

  吴老二当即走去,扔了钱,将摊贩的零食全给打包了。

  不远处停靠路边的一辆马车内,乌常和黑石静坐在内。

  此时的乌常算是穿戴正常了,肆意飘扬的长发也盘成了发髻,他这个样子怕是熟悉的人也一时难以认出。

  黑石略挑开窗帘缝隙,低声道:“就是那个看到吃的走不动路的姑娘。”

  乌常盯着银儿打量了一阵,“确认是她?”

  脑中深深记下了银儿的样貌,这也是他这次亲自前来查看的主要目的。

  若这个女人就是圣罗刹,若鬼医所言属实,一旦哪天要动手了,他必然是要突然突袭的,趁这女人还未变成为圣罗刹之前一举将其给诛杀!

  黑石:“名叫银儿的,恰好茅庐山庄这边就有一个,这恐怕不是巧合。最重要的是,根据打探来的情况,这个银儿的确像个傻子,这么大个人,脑子就像个三岁小孩,据说特别好吃,整天吃个不停。还有点,的确容易被激怒。这一切似乎都吻合黑离的说法。”

  商淑清登车了,前面王府护卫临时拦断路的情况解除了,黑石放下了车帘,敲了敲门框,两人所乘马车也启动了,不疾不徐地跟在了商淑清的马车后面。

  “发现这个银儿后,我这边立刻针对详查,结果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这个银儿第一次出现的时间,正是在多年前万兽门举办的一次灵兽大会之后,正是那次蝶梦幻界再也无法关闭之后,牛有道把她给带回了茅庐山庄。天都秘境开启后,这个银儿又突然消失了。而这次圣罗刹闯入人间消失后,结果这个银儿又回到了茅庐山庄。”

  乌常目光闪烁不已。

  黑石低声道:“圣尊,种种巧合凑在一起,恐怕就不是巧合了,黑离所言怕是不虚啊!”

  乌常徐徐道:“也就是说,万兽门那边也有问题。”

  黑石点头,“恐怕是有问题。”

  马车经过王府临时落脚点时,黑石又挑开了车帘,示意了一下,低声道:“茅庐山庄暂时就在这,从截获的此地金翅传讯来看,黑离和这边联系的翻译密码属实,所截获的传讯,全部能翻译出来。由此看来,黑离所言的确属实!”

  乌常:“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黑石道:“从译文中的消息覆盖面来看,这个茅庐山庄的水的确很深,暗中四通八达,牵涉甚广。只不过发出的传讯中都是不具名讳的,不知是发给谁的。搞不清状况,暂未发现有用消息,因此暂未向圣尊禀报。”

  乌常:“那就针对传讯金翅一只只追踪,摸清所有联系对象的下落。”

  黑石迟疑道:“圣尊限期一月,一只只追踪怕是来不及了。”

  乌常:“限期取消,以摸清茅庐山庄的联系对象为主要任务。记住,宁愿慢一点,也不能打草惊蛇。”

  “是!”黑石应下。

  马车未在王府外面停留,一直远去,出了城后,一路远去消逝。

  ……

  一座小镇,因受之前战乱影响而荒弃,此时有了点人气。

  小镇内先期抵达的一小部人马正在整理收拾。

  晓月阁上上下下六千余人,风尘仆仆奔赴而来,进入了镇内,此镇正是与商系人马约好的会面地点。

  “罗将军有军务在身,未能及时赶到,正在赶来的途中。四周暂无合适的休息地,只有这小镇让阁主屈就,请阁主率众休息,小镇内我等已收拾妥当了,还望阁主不要嫌弃。”负责前来打扫的百夫长铿锵有力的对卢渊做了交代。

  区区一个百夫长,卢渊平常是不会放在眼里的,但此时还是笑容满面地点头道:“好,有劳了。”

  回头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人上前,掏出一张能兑换百枚金币的金票作为赏钱。

  那百夫长也不客气,笑纳了,“阁主有什么吩咐尽管招呼。这小镇的居民都跑了,可自行挑选落脚点。”不过还是提醒了一下,“镇中最大的那处宅院是给将军备下的。”

  言下之意是,你们就不要占了。

  卢渊心中略有不满,但还是笑道:“罗将军的行军中枢,自然是需要宽敞些的地方,应该的。”

  百夫长告退后,卢渊挥手示意,立刻有人四散而去将小镇进行检查。

  一辆马车进入小镇后停下了,庄虹和夏令沛下了车,环顾这荒凉小镇,心情也如这环境一般荒凉。

  母子两个被带下去安置后不久,一骑飞奔而来,一名晓月阁负责前去联系的人跳下马来,对卢渊禀报道:“阁主,罗大安来了,半炷香内应该就会到。”

  卢渊哦了声,对几位长老挥手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得让人家面子上过得去。走,一起去迎迎吧。”

  一群人快步出了小镇,就在镇外正门入口处等着。

  很快,远处大地上有隐隐雷鸣声传来,接着只见滚滚烟尘如龙而来。

  没一会儿,一支骑兵如疾风般隆隆出现在了视线中。

  几人眺望之际,一名长老啧啧了一声,“英扬武烈卫来了,这气势果然不负盛名!”

  三千骑兵冲至镇外,为首将领手中枪迎空一举,动若奔雷,静若处子的骑兵队伍紧急刹停,战马嘶鸣声此起彼伏。

  刹停之下,令卷起的尘土扑向迎接的数人。

  烟尘散去,“罗”字旗下的主将也露出了真容。

  年纪看着不大,一身战甲,手持一杆乌铁长枪,胯下战马毛色乌黑油亮,正是罗大安。

  在外征战,条件可想而知,已是一脸风霜,但很精神,颔下蓄起了短须,双目炯炯有神,气势夺人。

  看着年轻,但已是手握五十万重兵的主将,此番攻占瓜分秦国领地立下了首功,加之又是蒙山鸣的弟子,没人敢轻视。

  有蒙山鸣的扶持和指点,并给予历练的机会,罗大安仅凭如今的成就,就已经远超其父罗安。

  罗安生前连三万人马都没有统帅过,自然是远远比不上儿子的成就。

  然而也是因为罗安忠心耿耿,豁出性命去为蒙山鸣挡箭,舍命救了蒙山鸣,可谓以此换来了两个儿子的前途。

  两个儿子,一个从军,师从蒙山鸣。一个从政,师从蓝若亭。

  两人的师父,那都是南州军政方面的头号人物,两人前途可想而知。

  兄弟两个的前途一片大好,母以子贵,罗安的遗孀,如今自然也是南州势力范围内数得上的贵妇人,享受荣华富贵。

  PS:都闻到了大结局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