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九六五章 来自晁敬的感谢

  走着走着,跟在牛有道身后保持戒备的两名紫金洞弟子发现了不对劲,柯定杰凑近牛有道肩头低声提醒了一句,“长老,后面…”

  牛有道迅速回头一看,一愣,嚯,沈一渡、晁敬、芙花、断无常、浪惊空、红盖天等人皆紧跟在他身后。

  走走又回头看看,这伙人对他真可谓是不离不弃,牛有道无语,算是服了他们,当然也知道他们的心思。

  一群人被缥缈阁的人领进了一座大院,房间不少,呈长方形环布了一圈的房间形成了的大院,楼上楼下三层,不止二十八间房,足有上百间房,是缥缈阁临时空出来的房间,足够这些人暂时落脚居住。

  人全部进了院子,确认人数无误后,一名缥缈阁的领队大声道:“这里的房间都是给你们的,三人一间,各派各一间,各自挑选,选定了不要换来换去。在没有另行通知之前,任何人未得允许不得跨出这座院子,任何人不得在此惹是生非,否则后果自负。吃用会有人送来。”

  随着他大手一挥,各派的人散去,各自挑选房间去了。

  牛有道观察着四周,他一路上都在观察,这里也不例外,外松内紧,内心里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甚至是留心着一切的细节。

  他也注意到了身后的沈一渡等人,他在原地不动,这些人也原地不动。

  晁敬带着两名万兽门的弟子到了屋檐下离牛有道这边远了些,在避嫌,貌似在挑选房间,实则也没有动,在暗暗观察牛有道的动静。

  沈一渡和四海的人倒是不用避嫌,晓月阁和牛有道的关系人尽皆知,狼狈为奸一起灭了赵国,四海这四位和牛有道的关系也是人尽皆知,双方是结拜兄弟,他们混在一起没什么好奇怪的。

  等到其他人都差不多选好了房间,默默观察中的牛有道方开始挪步,他选定了楼上楼下左右几乎没人占的房间走去,领着两名紫金洞弟子推门而入。

  屋内还算干净,但空间不大,就一单间,陈设只有一张榻,两张椅子,一张桌。

  秦观和柯定杰一入内迅速将整间房进行无死角的仔细检查,牛有道微微一笑,手法他熟悉,发现袁罡调教的不错,看来今后的一点小事不用他操心,能省不少事。

  某种程度来说,袁罡是了解他的,知道他的行事风格,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配合。

  见牛有道选定了房间,外面的沈一渡等人立刻去占了牛有道房间周围的就近房间。

  晁敬略皱眉,发现靠近牛有道的房间没了他的份,不过想想也不是坏事,走的太紧容易让人怀疑他和牛有道的关系,之前急着找牛有道问清情况,似乎有点太刻意了,当自省。

  他四周看了看,挑了间隔着大院却基本与牛有道房间正对的房间,以便随时能看到牛有道那边的动静。

  房间一定,芙花四人立刻碰头,随后联袂进了牛有道的房间,驱赶两名紫金洞弟子出去一下,后者见牛有道点了点头,这才离去,不过一出门立刻发现门口被四海的人守住了,不让人轻易靠近。

  屋内没了其他人,芙花巧笑嫣然,“小弟,咱们又见了。”

  牛有道笑着拱手道:“小弟见过大姐和三位大哥。”

  “哈哈!”红盖天大笑,上来就在牛有道胸口擂了一拳,“你小子不错,不像那群人。”他所谓的‘人’是指人和妖修之间的区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排斥感。说罢又单臂搂了牛有道的肩膀,十分亲热和高兴的样子。

  不仅仅是他,四人这次再见牛有道,对牛有道的感觉都不一样了,颇有几分真当成了自己人的味道,总之言行举止间的态度上已经是比较亲近了,至少没那么生分。

  没办法,名声在外,多少还是有点影响的。

  与赵国角湖一战,牛有道舍己救人的事迹传出来后,对四人也许还没什么感觉。

  为了救结拜的惠清萍闹出那么大的阵势,四人也许也会认为是惺惺作态。

  两件事情分开来看也许没什么效果,可前后两件事情放在一起,都出自同一人身上,那感觉真是不一样了,四人不得不重新定义牛有道的为人,也才有了眼前的亲近。

  早先都不认为和牛有道的结拜有什么,也不认为牛有道的身份地位能配上他们,如今那般种种都被他们自己不知不觉中忽视掉了,和牛有道是结拜兄弟的关系倒是自我清晰了。

  这当中自然有牛有道如今的身份地位已起来了的原因,可都被他们自我忽视掉了。

  话又说回来,若无当初那场不当回事的结拜,双方见面也不会有这么亲近,似无违和感。

  牛有道任由红盖天勾肩搭背,有点奇怪道:“四海那么多人,缥缈阁怎么就恰好点了你们四个一起来圣境历练?”

  浪惊空摇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芙花笑道:“小弟,你问我们?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吧?”

  四人一起盯向了牛有道,牛有道很无语……

  晁敬的房间差不多就在对面,他一进屋就开了窗,貌似留心大院内的情形,实则一直暗中注意着牛有道那边的动静,也见到了四海的人进牛有道的房间,内心焦虑,急着想找牛有道弄清这次历练的事,可又找不到单独和牛有道接触的机会,众目睽睽之下跑去,想不惹人怀疑都难。

  他在屋内徘徊着,犹豫着,紧急思索着对策,待见到四海的人从牛有道房间出来,他脚步一定,抬手捋须,目光微微闪烁,心中有了定策。

  等着,白天熬过去,熬到了傍晚时分时,屋内盘膝静坐的晁敬突然起身了,吩咐道:“左右闲着无事,走,随我去拜访一下其他门派的人,也好打探一下情况。”

  “是!”两名万兽门弟子领命,此来自然是以晁长老马首是瞻。

  其中一名是他的亲传弟子徐火,也是曾被他安排进天都秘境的人,曾经在天都秘境暗中帮衬过牛有道。

  三人出了门,开始朝就近房间的门派走去,敲门而入,将双方随行弟子摒弃于外,与对方长老攀谈,谈论此次历练之事。

  这其实只是掩饰,谈不出什么名堂来,晁敬出来后又领着其他弟子去了另一个门派继续如此。

  兜兜转转的,天黑了,灯也亮了一段时间,晁敬终于来到了紫金洞所在房间的门口,让弟子徐火去敲了门递话。

  门开,见到屋内的牛有道,徐火拱手笑道:“牛长老,我是万兽门弟子,我师傅晁长老来访!”

  对于牛有道和师傅的关系,他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在天都秘境自己受命配合过牛有道,他心里清楚,师傅和牛有道之间暗中一定有什么勾搭。

  不过这不是他操心的,他只需记得一点,他是晁敬的心腹弟子,而晁敬的所作所为肯定是为自己好,晁敬自己好了,他这个弟子自然也要跟着水涨船高,该怎么做他心里清楚。

  牛有道已经看到了门外的晁敬,一见到晁敬,他就会想起黑牡丹,眼中便会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深刻,这抹深刻如一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里,不过表面无恙,从椅子上起身了,哈哈笑道:“原来是晁长老,请,快请进!”

  晁敬迈步入内,拱手道:“当年万兽门一别,今日再见,不想老弟已经成了紫金洞长老,未去恭贺,还望牛长老海涵。”

  牛有道:“哪里话,请进。请坐。这里无茶,清水一杯,还望晁长老不要嫌弃。”说罢亲自给晁敬倒水。

  “不用客气。”晁敬摆了摆手,目光左右瞟了下,“这次历练的事,想私下与牛长老谈谈,不知合适不合适?”

  牛有道会意,回头示意了一下,让秦观和柯定杰先出去了。

  屋内没了其他人,牛有道坐在了一旁笑道:“晁长老为了来见我,还真是煞费苦心呐,兜了这么一大圈。”

  晁敬颔首:“老弟好眼力,不见老弟有什么动作,这大院里的动静却瞒不过老弟的眼睛。”

  牛有道:“情况不明,自然是小心点为妙。”

  如他所言,肯定要小心点,不过他自身也的确没什么动作,是袁罡把秦观和柯定杰调教的好,暗中警惕观察着大院内的一切动静,及时向牛有道汇报了而已。

  获悉晁敬在各派走访,最后来到了这里,猜到了晁敬的目的是这里,其他的都是障眼法而已。

  晁敬放低了声音,“此来是要感谢老弟。”

  “感谢?”牛有道多少有些意外,以为他来和芙花等人的目的一样,谁想居然冒出个感谢来,遂有些疑惑道:“为何感谢?晁长老明示。”

  晁敬:“多谢老弟事先提醒,让我得以先安排了得力心腹弟子徐火进来,令我此行方便了不少。”

  说到徐火,他不得不感慨牛有道事先的准备周到,若无牛有道的事先提醒,此来圣境哪有这么可靠的心腹可使用。

  然而这事说是碰巧也不是碰巧,毕竟是因牛有道提醒后的结果,碰巧的地方在于万兽门之前上报的三个弟子名单中,缥缈阁划去一个时未能把徐火给划掉。别小看一个心腹,关键时刻能发挥大作用,在这种地方这种处境下,真正是帮了他大忙。

  PS:兄弟姐妹们有活了,推荐辰风如雪大作,大家去砸个场子,老规矩,不做亏本买卖,附带上咱的大名和书名,争取拉点客来。那个,也别光砸场子,太难看,顺带收藏一下不费事的。